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47章两生花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顾颜将目光落向箱中的这个少女身上,眉头微微的一挑,感到她的体内,居然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像是被一股力量所牢牢的压制住,不禁说道:“就算是琅琊印,也不应该对神念有这样的压制才是,难道……你的妻子有神兽血脉?”

    林枫站在一侧,腰身挺得笔直,清晨初升的晨晖落在他的脸上,将他的棱角分明的脸映得如刀削一般,紧闭着嘴巴,一言不发。显然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回答顾颜。

    顾颜笑了笑,说道:“延寿丹虽然能够延续她的生机,却不能去掉琅琊印刻在她身上的禁制,就算能够为她续命,但将来她没有神智,你又愿意要一个活死人么?”

    林枫默然了片刻,才说道:“就算是每天能够看着她,也是好的……”他忽然抬起头来,惊喜的看着顾颜,“难道,你有办法?”

    他作为连家的高手,自然知道,自己的妻子被连家的家主,连同六位高手一起下了最为厉害的禁制,七道封印牢牢的锁死了她的神识,也正是为此,无论找了多少的仙丹灵草,也无法为她续命,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的生命慢慢断绝,最后只有将她封在这玄铁棺之中,以万年的玄冰灵气,护住她的身体不腐。

    他也知道,延寿丹是上古留下来的至宝,曾经也远赴过东南六国,去查探延寿丹的踪迹,可是一直杳无音讯,他也便慢慢的死心了,这时忽然从顾颜的口中得知,她不但有延寿丹可以为自己的妻子续命,甚至还有办法解开她的封印,让她能够回复神智,一股狂喜之意顿时涌上他的心头,五味杂陈,让他忽然间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顾颜倒是没有留意他的神情,她倒也没有想更多,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帮他一把才好,或许是他孤零的身世,引起了自己的同情吧。她沉吟了片刻,说道:“我最多也只有五成的把握罢了,而且她醒来之后,也不要想着回复当初的修为,能够有原来的七成,便算是相当不错。这粒延寿丹是我的珍藏,数十年间从未以之示人,今天我拿来给你用,也不用你为奴为仆,但你却需要为我办几件事,如何?”

    顾颜并没有想着凭着一个恩情,就能够挟恩而要求别人一辈子,但林枫却是她来到苍梧之后难得一见的高手,如果能将这个高手拉到自己的阵营之中,至少自己在南浦中的行事,便会多了几分把握,而且,她对连家的琅琊印,也极感兴趣。至于这粒延寿丹,她留在自己的手中,本来也是无用,而且当年在栖云山的时候,她曾从溶老的手中,得到过一张当年碧霞宗主留下来的,残破的延寿丹丹方。她也曾有意自我试炼一番,只是现在的时机仍然不到。因此,她从这粒延寿丹上刮下了一点粉末,放在玉匣之中,随后,便将延寿丹又拿了出来。

    林枫也不再跪下了,他直着身躯站在那里,看着顾颜的眼睛,沉声说道:“愿任凭驱策,百死而不悔”

    顾颜点点头,她看得出来林枫所说的话是真心之语,只是她在结丹之后,修为渐高,已经不能再像当年一样,可以拥有那种放心将自己后背交给他的朋友了。

    她沉思了片刻,说道:“我要在周围布一个阵势,你且为我护法,不要让外面的人闯入。”

    林枫肃容的站在一旁,他的双手飞快的在空中结着法印,空中浮现出无数若隐若现的影子,这时顾颜扬起左手,飞快的掐动法诀,九嶷鼎便出现在空中,鼎口一开,无数的混沌元气遮天蔽日,将方圆数十丈的范围牢牢罩住。她低喝了一声:“落”

    顾颜五指如划破长空一般,飞快向下一划,九条紫焰应声而落,将玄铁棺紧紧的围住。无数逼人的寒气被紫罗天火拢住,寒热交织,顿时发出了“咝咝”的响声,一层白雾将玄铁棺密不透风的罩起来。

    在铁棺中所沉睡的那个少女,像是沉睡千年一般的仍然不醒,从这个方向,顾颜可以看到她半边洁白如玉的脸颊,睫毛上似乎还凝着一滴露珠,只是身上一丝生机也无,沉睡在那里,就如同一个被封存了千年的尸体一样。

    顾颜脸色凝重,手指在空中飞快的结着符印,紫罗天火如无数条灵蛇一般,将那些白雾团团的裹住,然后慢慢的向外抽离,随着这个过程,玄铁棺也开始黯淡起来。

    无数的白雾被九嶷鼎中的元气裹住,向着鼎口中投去,随后再将里面的寒气一一的炼化,这时顾颜忽然屈指一弹,动作轻如鸿毛,但她手指用力却凝重如山,那粒不知被封存了几万年的延寿丹,就轻轻的投入到了那个少女的口唇之间。

    延寿丹被顾颜放出,便发出一股淡淡的馨香之气,顾颜喝道:“护住左右,不能让气息外泄”

    站在外侧的林枫,这时已在空中结了无数个法印,将散发出来的气息尽数的拢了下来,这时那粒延寿丹化作了一缕清露,飞快的没入了她的体内。随后,她的肤色便顿时变得红润起来。

    顾颜低声说道:“此丹封存了万载之久,药力需要慢慢化开,林兄不可急切。”

    林枫在空中结着法印的双手,有着颤颤的发抖,但空中的法印却仍然镇定无比,似乎是等了数十年,也不在乎这一朝。

    九嶷鼎在空中飞快的旋转不停,大概过了数个时辰,终于将玄铁棺上笼罩的白雾吸了进去,棺中女子的肤色已经由苍白变回了血色,眼上的睫毛也开始微微的颤动起来,但似乎她周身有一件无形看不见的枷锁,让她体内的精气与神魂都被困于一隅。

    这时林枫也收起了自己的法印,站在一侧,他两只手紧紧的握着,十指甚至扣破了手掌,一丝丝的鲜血流下来,而他仍如浑然未觉一般。

    无数缭绕着的火焰在周围飞舞,顾颜沉静的看着眼前的铁棺,沉睡着的女子如同一座冰山一般,亘古长存,像是从来也没有挪动过地方一样。她两指轻轻的一拈,一朵淡紫色的小花便出现在她的指尖。与此同时,一片光幕,已经将周围牢牢的罩住,把她与林枫两个人分割开来,让他再也看不到里面的景象。

    林枫的身形一动,顾颜便说道:“此是我门中秘法,林兄请勿妄动”他生生的止住身形,但呼吸却变得无比粗重起来。

    被顾颜拈在手中的,正是那朵已经在混沌空间之中,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那朵紫菡花,这朵又被名为两生花的上古奇花,自从她得自于归墟海后,已不知在混沌空间中长了多少年,却始终没有等来两生两谢的日子。

    但顾颜如今却在庆幸,如果真的等到两生两谢的开花之后,或许她今日便不能将其用来救人了。在她刚刚看到的那本图录中,便记载着两生花的妙用,可以转换于生死之间,介神魂若有之若无,于凝炼神念上具有无上妙用,但现在,顾颜却可以用它来救眼前的这个女子。

    她被连家的琅琊印禁住了神魂,深入体脉之中,血气相连。如果强行的将封印从她的体内抽离,说不定会血气反攻,到时候就算不死,也要神智全失,因此,顾颜才突出奇想,用手中的这朵两生花,将她的神魂与身体分开,然后再慢慢的炼化她体内的法印。只是她手中拥有上古奇花的这个秘密,却不能够让林枫知道,因此她才用禁制遮住周围的目光。

    林枫虽然急切,却也没有来打扰顾颜,他等了数十年,也不在乎这一天,只是紧握着的双手,却暴露着他内心的紧张。在一片青光的笼罩之下,她只能看到里面隐隐有紫光闪烁,却看不到顾颜在做些什么。

    而这时顾颜正凝神的结着法印,那朵两生花慢慢的飘起,浮在玄铁棺的顶端,忽然间一个雷光在空中炸响,如同落英缤纷,化成了千千万万片,一下子投入到女子的身体中去。随后,便有无数的星星点点,从她的身上升了起来。

    然后周围便有无数的血光涌现,一层层的血雾之中,一个类似于麒麟形状的神兽浮现出来,张牙舞爪,对着前面的无数星光扑过去,似乎要将它们全都吞噬掉一样。这时顾颜一扬手,悬在空中的九嶷鼎突然大放光芒,青白二气涌动之下,无数的妖兽影子飞快的冲出来,在鼎身上那只灵禽的率领之下,一下子便将铁棺上面的血气罩住,雾气之中,无数的妖兽冲上去,顿时将血雾之中的神兽嘶咬的不成模样。

    顾颜手中掐动法诀,鼎中的青白二气便将那团血雾裹住,然后向着里面倒吸而回。在空中浮现出来的那只血色麒麟,面目狰狞的向着顾颜嘶吼,但对着紫罗天火的时候,却忽然产生了一丝畏惧,无数的妖兽影子趁机扑上去,顿时把空中的麒麟扯得七零八落,被混沌元气所卷,向着鼎中吸回。

    顾颜长出了一口气,见那朵紫菡花已经完全没入了女子的体内,才将周围的光幕撤去,外面露出来的便是林枫无比惊愕的眼神。

    他这时正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的看着,那只困扰了他多年的血色麒麟,正被顾颜的九嶷鼎所吸去,而女子的肤色,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回复着红润。

    顾颜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我以混沌元气,将她身上的琅琊印炼化,这个过程至少也要四五天,你便在此地护法好了,此宝与我心血相连,不会出问题,你只要将她看好便是,我要先出去看一看。”

    林枫连声的应着,但却连头也不回一回,目不转睛的盯着玄铁棺,似乎生怕自己一回头,棺中的少女就会消失不见了一样。

    顾颜的心中轻叹,举步而出,离她进入此地,也大概过了有四五个时辰,当她踏出石林,放眼看去的时候,才发现峰下的争斗已经渐渐的止歇,野赤一族的族人,正在峰下打扫战场,还有十来个女弟子穿梭于其间。明显她们的处事要利落得多,一切善后事宜,都被处理得井井有条。

    顾颜的脸上露出微笑,这时便看到峰下有十余人飞上来,在野赤炼的身后,便是谢筠实与杜绾。而杜绾的脸上显然也有着惊讶之色,她也不知道顾颜是怎么回事,居然在莽苍山中走了一遭,便能够将这个名震伴月城的野族收服,而且看样子,这些野人们,对顾颜都十分的拜服。

    野赤炼上来之后,便在顾颜的身前拜倒,说道:“回禀神主,白波岭的那几个山主,都已经被我们当场格杀,剩下的弟子,除了几个领头的凶恶之辈带头反抗,因此被杀之外,剩下的都交由诸位仙子们看管起来。后续如何,还请示下。”

    顾颜笑着挥挥手,“这些小事,你看着处理便是,只是要记住,首恶必除,却不能一味杀戮,刚柔相济,才是处事之道。我要在此地立碧霞宗在南浦的总坛,用人手处甚多,这些野人能收服的,还是尽量收服了吧。有事情,你多与她们商量着办。”

    野赤炼躬身答应了,虽然他修为远在谢、杜二女之上,但有顾颜的一句话,他对两女的态度便十分恭谨,让两人连称不敢。

    顾颜这时才问起伴月城中的事情,在谢筠实下山的时候,她已经让其带走了海千峰的儿子,算算日子,离她进莽苍天也有数天,按先前的约定,再有两天,海千峰便要交出海都山庄。

    杜绾听了,犹豫了一下,说道:“谢师姐回来之后,已去海都山庄交人,那位海门主也答应将海都山庄交接给我们,只是……”

    顾颜看她的脸上有犹疑之色,便说道:“你有什么猜想,但说便是。”

    杜绾说道:“海都派倒没什么异样,但我总觉得那位连城主,似乎是有些古怪。”她飞快的说道,“这几天来,伴月城中,似乎像是有什么异变一样,不但城禁变得更加严了,而且城主府中,还有神秘的修士在其中出入,我于月夜时分,登高远望,曾见到城主府中有修士出没,似乎是向着莽苍山方向而来。”

    顾颜听了,沉吟不语,本来她在莽苍山搞这样大的一番动静,也没有想瞒过连家这个地头蛇,只是她远自云泽而来,行事又占着道理,连家至少也要给她几分面子,但是……

    她微微垂目,看着这座赤炼峰,下面可是有一整条淡月晶石的矿脉,所出产的灵石数量,就算是连家这样传承数千年的世家大族,大概也不会不为之动心吧?

    顾颜几乎可以肯定,连士蕃肯定是知道了自己在莽苍山中的动作,只是不知道他会以什么方法应对,如果他们不知道晶石存在的话,那么应该不会下更大的决心与自己相对。她思索了片刻,问道:“筠实,我让你传信给丹霞山,可有信来?”

    谢筠实躬身说道:“蓝、毕两位长老,正在云泽北方,她们已接到了传讯,应该过一两天便会赶来。”

    顾颜点点头,又说道:“我已和筠实说了,我将于此地,设立碧霞宗在南浦的总坛,此事我已飞书告于掌门人,将来必有一位结丹长老坐镇于此,我已经和掌门人说过了,你们要好生的辅佐,将来必然会有重回丹霞山的时候。”

    两女都有些激动,顾颜的话,便是将这里的总坛,摆在仅次于丹霞山的位置上了,要知道碧霞宗在外地的分舵,从来没有过结丹长老坐镇的,将来这个总坛必定要执掌碧霞宗在南浦所有的权柄,虽然这两个人的性情都恬淡,但此时也忍不住激动。

    顾颜抬头看了看天色,这时已经接近破晓,便道:“再过两日,便到了七日之期,到时我便和你们一起回去,筠实,你留在此地,做前期的准备事宜,我估计不出三五日,两位长老便会前来,我也会在此地停驻一段时间。到时候还有事情吩咐。”她想着的是那条灵石矿脉,务必要以最快的速度开采出来,否则这一块大的蛋糕被碧霞宗这个外客独吞,只怕南浦的门派得到了消息,会生出事来。这也是她一开始便毫不留情的斩杀姬僚,又让野赤炼严密控制住白波岭族人的原因。

    白波岭此次攻来的,足有千人之众,虽然赤炼峰取得大胜,但自己折损的人手也不算少,这两天中,野赤炼便一直在忙着料理死伤的族人,又要看顾那些白波岭的野人,脚得脚不沾地。谢筠实与杜绾都从旁辅助,这两个人虽然修为尚浅,但处事之才,被甘碧梧亲自的调教出来,并不逊色,将整个赤炼峰的事情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两日的工夫转瞬即逝,顾颜这两日来,便在石林之畔等候,这一日清晨,那五座旗门忽然间发生了异动,飞快的从地面拔地而起,大旗在风中猎猎作响,随后无数的云气在一瞬间散去,顾颜感到运转了数天的九嶷鼎开始止歇下来,心中微惊,似乎比自己预计的时间要提前了两天。看来那位被困于棺中的女子,其修为似乎有些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啊。

    无数的云气没入鼎口之中,一尊紫色的小鼎便又重新落到了顾颜的手上,在石林之中,那尊巨大的玄铁棺这时已经消失不见,只有林枫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一个俏生生的少女,明眸皓齿,眉目如画,小鸟依人一般的站在他的身侧。

    林枫见到顾颜站在石林之外,便走上前来,躬身向着她行了一礼,并没有说话,却是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顾颜微微的顿首,看着他身边的少女,笑道:“不与我介绍一下?”

    少女长着一双极为闪亮的眼睛,目光中有着些狡黠之色,显然本人并不像外表那样的天真无邪。只是她看着顾颜的眼神中,流露出来的也全是感激之色,就如同她看着林枫时的一片深情一样,是万万作不了假的。

    她走到顾颜的身前,深深的弯下身去,“我是简玥,蒙姐姐相救,此恩此情,万难报答”

    顾颜伸手将她扶起来,体内的灵气微微的在她身上一探,不禁有些惊讶,这个少女的修为,似乎并不在林梓潼之下呢。简玥体内的琅琊印,已经全都被九嶷鼎所炼化,而她的神识在被两生花隔开之后,重回体内,似乎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适之感。只是比起先前,如今她的额头上添了一个殷红色的印记,反而更添了三分俏丽。

    她笑着将简玥扶起来,“我也不是白帮你的,林枫曾答应了我,要在南浦帮我做事,说起来,还是因为他这些年来不离不弃,你们才有今日。可记得,要珍惜这一段感情。”顾颜颇有些感叹的意思,她独行于世,无论是于越国,于洛地,于归墟海,于苍梧,见到的红男绿女无数,但能有好结果的寥寥,除了当初在越国时的十六姐与陆嘉言之外,唯一有好结果的,便就是眼前这一对了吧。

    简玥露齿而笑,“借姐姐吉言,不过我想,他多半是不会负我的。”她微微的抿着唇,居然便露出一股文静的气质来,体内那丝若有若无的气质,也就变得极淡无比。

    顾颜也不想再问她体内那丝灵兽气息的事情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事,又何苦去寻根究底呢?她想了想,便说道:“你虽然醒了,但仍需……”

    她的话刚说到了一半,忽然见到山下有两道宝光飞来,正是谢筠实与杜绾,她们两个人一左一右,中间夹着一个圆脸的少女,顾颜还记得曾经在碧霞宗的分舵中见过,似乎是叫做阮籍。只是这时她身上带着血污,像是受了伤的模样。

    两个人转眼间便飞上山来,落到顾颜的身前,伏地拜倒,说道:“长老,伴月城分舵遇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