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46章世家秘子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所有人都无比的震惊,无论是空中还是地下,仍在争斗的人,这时都停住了手,他们惊愕的看着顾颜,没有人想到,这一战居然如此之快的就分出了胜负,顾颜果然以雷霆手段,将姬僚彻底的斩杀于当场。

    她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十七年闭关,结丹后期的境界,让她终于有资格可以傲然的立于这个世间,除了元婴修士之外,没有多少人能与她争锋

    而这些人里,自然不会包括像姬僚这种小角色。

    在一瞬间,山上山下,无数的人呆立于当场,这一刻是无比的死寂,随后便爆发出震天一般的呐喊之声,所有野赤一族的人都大声的欢呼起来,与他们血腥争斗数百年的死敌,居然在今天,被自己的神主,一剑斩去了头颅

    野赤炼大吼了一声:“愣着干什么?杀啊”野赤族的人这时才如梦方醒,他们飞快的向着面前的敌人冲过去,在这一刻,他们的士气无比高涨,而白波岭的人则如丧考妣一般,士气已泄,几乎只能任他们屠杀。

    姬僚的师弟们怒吼着冲上去,似乎爆发出了双倍的能量,但他们被野赤炼等七人团团围住,甚至冲不到顾颜的身前,有一个人通红着眼睛,向着林枫怒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冲上去为山主报仇?”

    林枫露出一个落寞的笑容,“他是你们的主人,又不是我的,你们要为他报仇,与我有何关系?”他又看了一眼姬僚的尸体,“你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做到,看来以后也做不到了,那么,我便要走了。”

    说完,他就慢慢的蹲下身,将那个在战斗之前,他一直负在背上,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色大箱子,又重新背了起来,在他负起那个箱子的时候,双肩微微一沉,两条腿似乎有些站立不住的模样,步履有些踉跄的向外走去,似乎身后血腥的战场,与他再也没什么关系一样。

    顾颜对于那些仍在与野赤炼争斗的修士,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在她以雷霆手段,斩杀了姬僚之后,这些人无非是案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罢了,她眼角的余光,敏锐的看到,林枫的掌心中,本来的两个琅琊印,这时已经飞快的黯淡了下去,似乎隐隐的有鲜血在滴出来,方才他强行以体内的灵力,突破九嶷鼎中混沌元气所布下的光幕,必然是受了不小的暗伤。

    顾颜看到他背上的那个黑色大箱子,配着他那身黑色的斗篷,整个人显得格外的落寞而孤寂,似乎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她心中一动,忽然叫道:“慢走”

    林枫缓缓的回过头,沉声说道:“怎么,你要拦下我么?”

    顾颜带着一丝笑意说道:“我听说连家的规矩,擒下了对手,都要拘回家族去,做几十年的苦役,才能放人,你是连家子弟,怎么不知道这个道理么?”

    林枫低声的说道:“双方交战,各为其主罢了,我有要事要做,不能陪你在这里纠缠,再说……”他的声音低得几不可闻,“我也不是连家人”

    他转身大踏步的向前,似乎要将周围这一切统统抛开一样,顾颜忽然说道:“我有办法救你”

    林枫全身一震,他回过头来,看到顾颜的手中,拿着一件东西。他的眼睛忽然间变得亮了起来,声音也有些发颤的说道:“你……你不骗我?”

    在顾颜的掌心处,静静躺着的,是其其出生之后,剩下来的那一堆蛋壳。这些蛋壳在其其出生之后,并没有毁去,被顾颜小心的收了起来,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在里面蕴含着极为浓重的火灵气,精纯无比,顾颜本来是想把它当做炼丹所用的材料的。但这时,她清澈的目光直视着前方,说道:“你体内有冥罗之气,七脉不通,阻塞厉害,是否需要此物相助?”

    林枫的全身为之一震,像是没想到顾颜会看穿自己的秘密一般,他的神情忽然间又落寞下来,低声说道:“那七颗火龙珠呢?”

    顾颜对他知道野赤族的秘辛,有些惊讶,摊了摊手,说道:“你也看到了,为了孵出这颗蛋,已经毁掉了。”

    林枫叹道:“你帮不了我。”他转过身,步子踉跄的便要离去。

    顾颜扬声说道:“你体内的冥罗之气尚且不盛,如果再耽搁几年,深入三焦之内,那么你要受暗伤,此生修为都不能再寸进一步”

    林枫的步子没有丝毫的停下,仍然向前走去,顾颜说道:“就算你不顾惜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尽可和我说之,我一定相助”

    她几次的出言挽留这个叫林枫的男子,实在是心中起了一丝的爱才之念,虽然她不知道这个几乎百分百可以笃定是连家子弟的人,为何会沦落到莽苍山中,为一个野族效力,但此人的修为境界之高,却是她平生极少见的,即使比起当年在古战场中的秦重与元子檀,也不过只是差了一层罢了,自己今天以九嶷鼎布下混沌元阵,他居然可以那样快的便冲出来,若是与自己做生死之搏,只怕她也要拼着受伤,才能将他制服。这样的人,为何又会沦落至此?

    林枫顿了一顿,忽然回过头来,冷冷的说道:“你口气好大,但死人,你能够复生吗?”。

    他站定在那里,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着顾颜,周围的厮杀惨烈,残血断肢,似乎在他的眼中都视而不见,天地之中,便只有他与顾颜两个人对望一般。

    顾颜不禁为之气结,这个小子大概脑子有些问题吧?但看着他的眼神,却带着无法言说的清澈,里面的悲伤之气,浓得让人无法直视,她心中忽然一动,说道:“或许……我真的可以”

    她把目光,看向了林枫负在背上的那个黑色大箱子,说道:“若我能够帮到你的话,你会用什么来报答我呢?”

    林枫愣了一下,他只是觉得心中的积郁之气难泄,因此才忍不住问出了那番话,心中并不抱什么希望,但却没想到,从顾颜的口中,听到了那样的一句话,他忽然间升起了一股难以抑制的希望,轰然的拜倒在地,“若你能助我,那么以后,林枫愿为奴为仆,凭由驱使”

    顾颜道:“我独往独来,并不需要奴仆,不过……”她微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黑衣的大个子,如果身边能够带这样一个打手的话,似乎也很不错……

    林枫低着头,跪在顾颜的身前,边上白波岭的人传来如连珠炮一般的怒骂,在他的耳中浑如未闻一般。

    顾颜苦笑了一声,她刚才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忽然间就说出了那样一句话,但却不是她乱说的,因为她想起了,自己还收着一件藏了很久的东西。

    她在自己乾坤袋的深处,拿出了一个玉瓶,一扬手,悬在头上的九嶷鼎,便有一道光幕落下,把他们两个人罩在里面,所有的东西都不再让外人得见。然后她便打开了这个玉瓶,在里面,有一粒艳红色,如龙眼一般大小的丹丸,静静的躺在那里。香气顿时飘于四野。林枫见了,他的眼睛便顿时亮了起来。

    顾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想到过这件东西了,就像是归墟海时的那段记忆,已经在她的脑海里消失了很久,在这一刻,她才想到当年曾与那些朋友们并肩作战时的岁月。

    这粒丹药,就是当年珠离宫地底所藏,后来被温南秦转送给她的那粒延寿丹,也是当今修仙界难得的至宝

    尘世间的修士,终究不是真正的仙人,寿命总有穷尽之时,就算是对于元婴修士来说,能够延长寿命,也是让人梦寐以求之事,这粒传自于上古的延寿丹,对于如今的修士来说,实在是一件难得的至宝。

    只是顾颜如今的寿元尚还不足二百岁,离结丹后期修士千岁以上的寿命还远得很,因此这件东西对它实在无用,她来到苍梧之后,深知怀璧其罪的道理,将此物收在深处,从来没有拿出来过,时间太久,她甚至已经有些淡忘了。

    但林枫此时的目光却直勾勾的盯着这粒延寿丹,他的呼吸都渐渐变得粗重起来,“说吧,你要什么条件,哪怕把我的这条命拿去,也在所不惜”

    顾颜笑道:“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只是你要让我帮你,总要先解答我的一些问题吧?”

    林枫退后了几步,这才想到,眼前的少女,是一个比自己的实力还要更加强横的人物,实在没有能力从她的手里硬夺,不禁颓然的说道:“你想知道什么,你就问吧”

    顾颜以混沌元阵护住四周,一切都不会被外面的人所查知,就算是有元婴修士靠近,她的元阵也能事先觉察,因此她也没有将丹药收起,便问道:“林枫可是你的真名,你真的不是连家人?”

    林枫点点头,“这确实是我的真名。”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嘲之色,“或许我算是连家人吧,只是当年他们亲自将我逐出连家,我破门而出之时,便说过,从此不再进连家的门了。”他缓缓的说道:“我母亲,是连家上任家主的女儿。”

    他沉声说道:“连家血脉,天生就有控制灵兽的本能,据说连家的先祖,曾经有上古神兽的血脉遗存,当年的那位先祖,在刚修行之时,就已经将连家秘传的琅琊印,修到了十二重楼中的第七重,只是后来随着岁月变迁,血脉也变得越来越淡,在近几百年中,最高的也只不过是修到了第八重而已。”

    顾颜若有所悟的说道:“那么,你又算是第几重?”

    林枫有些嘲讽的笑道:“我算是第九重吧我母亲当年在家族之中,算不上是受重视,否则也不会远远的被打发出去,嫁给一个偏远之地的小门派联姻,或许,他们早就已经忘记了连家还有那样一个女儿。只是,那大概是三百多年前罢,我随着母亲回连家认祖的时候,他们才记得,在遥远的东方,还有一个连家的血脉。”

    他的眉头微微的凝结起来,“你大概不会清楚,一个世家之中,彼此之间的倾轧,会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在那里,亲人之间,彼此都会冷漠的令人发抖。或许,没人会把我这个连家外姓放在眼里。他们大概当我只是一根草,风过之后,便不知会被吹到哪里去了。只是那天,谁也没想到,在连家历代所供奉的万古麒麟神像之前,居然激发了我体内潜藏着的琅琊印”

    顾颜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这个落寞的男子,在开口之后,居然是这样的滔滔不绝。林枫似乎是想把自己的郁气都倾泻个干净一样,他继续说道:“从那天开始,一切便都不同了,我被送入连家内部的麒麟堂,受着与嫡系子弟一样的特训,从那日开始,与外界隔绝,这一去便是十二年。当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筑基成功,成为连家后辈子弟中的佼佼者。”

    顾颜表情平淡的看着他,十二年筑基,说起来算不上快,但显然林枫的根基打得极牢,按他先前的说法,他以三百多岁的寿元,便突飞猛进的晋阶到了结丹后期,就算是在苍梧这个修仙圣地,也是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只是这位林家的突出子弟,似乎现在脸上全没有那种高人一等的自觉,像是在以漫不经心的口气说道:“数十年间,我为连家做了不少事,南征北战,立下了无数功勋,就连这伴月城建城,也少不了我的一份力,我于百岁寿元时结成金丹,在连家的历史上,也是有数的七八人之一,只是……”他自嘲的笑了笑,“我终究是外姓人,不是连家的嫡系子弟,他们会用我,忌我,却不会真正的将我接纳于连氏的体系之内。”

    顾颜默然的不语,她看到林枫脸上的那一丝恨意,让她的心中不禁的有些怅然,这时在光幕之外,那些战斗已经在慢慢的止歇,在失去了姬僚这个领头的山主之后,那些人士气已泄,野赤炼等人已将剩余的三人困住,而下面的那些人,一鼓作气之后,其势亦已衰竭,被赤炼峰的人团团的围住,这个与他们争斗了上百年的生死大敌,在顾颜以一往无前的气势斩杀了姬僚之后,局势似乎变得极为简单起来。

    顾颜对这些毫不在意,她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觉得他身上似乎有着很多的故事,她顿了顿,才说道:“以你的修为,就算没有连家的倚仗,也自然能闯出一番天地,何必非要受如此的束缚?”

    林枫苍凉的一笑,“你不是世家子,不能体会终南浦千载,以世家大族掌控国势的情形,他们彼此相争,但又全力的维持着的这个共治的局势,就算是你有再强的实力,也不能冲破这个藩篱而自行作主。”

    顾颜默然,林枫所说的是南浦,但整个苍梧又何尝不是如此?高高在上的九大派,以君临之势,控制着整个苍梧的局势,在他们的控制之下,有纷争,有不平,但不管怎样争斗,始终逃脱不了他们的掌控之外。除非……有足够的强势,才能够真正破局

    林枫这时续道:“说起来,我的父母,其实是受我的拖累,本来他们所处之地虽然偏远,但平日却自在逍遥,可是自从我入了连家的内堂,他们也就被接入连家,过那种衣食无忧,平日里却不能相见的日子。后来……”

    林枫紧紧的握住了拳头,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那次,似乎是个意外,是数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刚晋阶结丹中期不久,远去东南办事,我的父母在一次外出时,无意中为北方的姚家所伤,伤势极重,还没有回来,便断了气。”

    他说话的声音很是平静,但顾颜却能够听出他话语中丝丝倒吸着的冷气,问道:“后来怎样?”

    林枫淡淡的说道:“我回来之后,想去姚家,杀了那个凶手,为我的父母报仇,却被家主所阻止。因为连氏与姚家,本来便相结甚好,而那人,又是当时姚家家主的亲子,而他的亲妹,马上就要嫁到连家来,与我那位嫡亲的堂兄,结两姓永世之好”

    顾颜看到他平淡的神情,心中若有所思,问道:“你去将那人杀了,因此,你才被逐出了连家?”

    林枫露出一个笑容,只是有些僵硬,像是他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一样,“不错,我将那人杀了,姚氏女嫁来连家的婚事也就吹了,家主很是震怒,只是当时我也是南浦有名的新锐,他并没有舍得将我逐出,而是将我禁在祠堂之中,足足三十年不能出去。”

    顾颜道:“你就是在这三十年中,修为再有突破的么?”

    林枫惊讶的看了她一眼,说道:“那三十年中,我一心修炼,想的是我还是不够强,因此才不能让家主随着我的心意做事,只是后来我才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有了足够的实力,便可以做的。”

    顾颜淡淡的说道:“实力始终是修仙界说话的第一法则而已,如果你还做不到,那说明你的实力还不够强而已”

    林枫苦笑着摇头,他将身上所负的那个大铁箱放在了地上,说道:“我破门而出,已近十余年,却从来没说过像今天这样多的话,后面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我与家主再次的争执,因此便被逐出了家门,从此以后,再不能以连家子弟的名头示人。起因,便是因为我的妻子。”

    那个铁箱子被密密麻麻的符篆封着,林枫小心翼翼的一条条揭去,然后一股寒气便透了出来。顾颜的面容一肃,说道:“你随我来”她一扬手,青色的光幕便冲天而起,带着五座旗门拔地而起,飞快的向着山内飞去。

    她扬声说道:“此处事宜由你等处理,记得不要妄杀,留下那些人的性命,还有用处”野赤炼等人都躬身就是,目送着顾颜远去。

    顾颜带着林枫,速度奇快的飞到了石林之前,她将手一挥,五座旗门便又埋入地下,随后九天迷罗又重新升起,将周围全都罩得密不透风。她这才说道:“你这是取自于北海的玄铁棺?”

    在林枫将那个黑箱上的符篆全都揭去之后,上面浮着的那层黑气就慢慢的褪尽,露出里面乌黑而闪着晶光的箱身,一头略长,另一端略宽,果然是棺木的形状。

    从铁棺的外围,散发着丝丝的寒气,与外界的气流相碰,周围顿时腾起了一层层的白雾,林枫用目光注视着顾颜,说道:“我将她封入此棺,已有数载,终究未得一开,你那粒延寿丹,真的能给我么?”

    顾颜道:“我既然答应帮你,便不会食言”

    林枫长出了一口气,用手轻轻一推,棺盖便自行的开启。

    这副铁棺里面的空间并不算大,只勉强能容下一个人,在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身材很是娇小的女子,微微伏着,脸庞被遮掩在秀发之下,隐隐还能看到她那吹弹得破一般的肌肤,顾颜不禁惊叹起来,“果然是得自北海冰川之下的玄铁棺,居然真的能够存住人的生机”

    顾颜的目光飞快的从那个少女的身上扫过,说道:“她是伤在连家的琅琊印下?”

    林枫缓缓的点头,“她体内的经脉全都堵塞,受了重伤,不出数日就要死去,我只能将她藏在此棺之内,吊住一线生机,听说赤炼峰有上古火神所遗的秘宝,能够沟连五火,焚通经络,姬僚答应任我取之,我才答应助他。”

    顾颜失笑道:“这种谎话你也信得么?倘若有这样的东西,为何赤炼峰压不住白波岭?”她沉声说道,“地底确实曾有古修士的遗迹,但那里已成废墟,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