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45章一剑斩之!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不是顾颜为人暴戾,正如她所说的一样,在这千里莽苍山之中,必须有、也只能有一个主人,更何况她要于此地立碧霞宗在南浦的总坛,作为南浦的桥头堡,对赤炼峰她还有大用,卧榻之侧,又岂能容他人酣睡?

    顾颜并没有期待过她可以王者之气一发,便能让对方彻底臣服,白波岭与赤炼峰彼此间数百年的争斗,让双方结下了极深的仇恨,绵延数代,不死不休,她身为野赤一族公认的神主,又岂能轻易将白波岭收为手下,引来日后的麻烦?

    因此顾颜的心中早就存了杀意,那些低层的弟子或许可以宽免,但这些头目,却是她一定要拿来立威的,因此,她才毫不留情的甫一见面,便断了对方的一条手臂。只是,看上去,这个白波岭的山主,并不像表面上那样粗豪。

    在下面争斗着的那些人,这时都愕然的停了手,抬头向着空中望去,白波岭的那些野人,看着自己的头领,在顾颜的面前,居然显得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都愤怒得大叫起来,但被顾颜破去威胁了之后的护山大阵,依然强硬的挺立在他们的面前。

    那些人挥动着手中的火把,大声的呼号着,毫不掩饰着自己的愤怒,而姬僚则是微躬着身,只是他的一双眸子在眼眶里不停的转动着。顾颜漫不经心的抚动着手中的剑锋,对这些乱象都如视若无闻一样,只是用目光随意的扫着姬僚。

    姬僚的嘴角露出勉强的笑容,只觉得身上无形的压力重如山岳,他的心中也不禁凛然,自己以退为进的法子,似乎在这个女子的面前并不好使。这个女子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居然就修到了结丹后期的境界。可是在南浦,结丹后期的修士他也见过几个,怎么也没有哪个像她一样,能给人以这样大压力的?

    只过了短短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但姬僚额头上的汗已经涔涔的滴了下来,像是过了无尽漫长的时间一样,他忽然间抬起头,不再掩饰,用冷冽的目光瞪着顾颜,冷冷的说道:“你到底要怎样?”

    随着他一步踏前,身后的三人也同时上前了一步,四个人呈半圆形的将顾颜围住。而那个站在一侧的黑衣男子,却连眉头也没有抬一下,像是对这些事都漠然无视一样。

    顾颜用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剑锋,冷冷说道:“我要你们白波岭的人,从此退出莽苍山,有赤炼峰在一日,便不能进入莽苍山这千里山域”

    她声音很是平和,但一个一个字却极为悠扬的传了出去,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听到了,赤炼峰的人顿时爆发出一阵冲天一般的欢呼声。他们与白波岭争斗了上百年,彼此之间的仇恨,只有用鲜血才能够洗刷。本来在顾颜刚被立为神主的时候,他们的心中还有过疑虑,不知道这个看上去文弱的少女,是不是真的适合做他们心中的主人,但顾颜这一句话,便已经将他们的心全都收服。所有人都举起手中的火把,法器等等的东西,向着天空大声的叫喊起来。

    姬僚的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怒气,他也不再掩饰着自己的怒意,猛地站直了身子,用锐利的目光毫不留情的直视着顾颜,“阁下不觉得有些过分了吗,这千里莽苍山,为各族所共有,是你一家可以独占的?”

    顾颜很是随意的说道:“不过我听说,当年莽苍山曾有十数家野族,但如今白波岭方圆数百里,只有你一家称雄,既如此……”

    她的声音忽然间变得冷了起来,“今天便不要再怨天尤人”

    姬僚怒喝道:“兄弟们一起上,和她拼了今天赤炼峰与白波岭,不死不休”

    他与顾颜相隔,只不过是数十丈远,对于修士来说,这实在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他的话一出口,在他身边,与他朝夕相处的两个师弟,早就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意,飞快的向前冲去,他们两人的手中,同时现出一对半球形的罩子,向着空中一抛,就有无数耀眼的红光亮起,然后以顾颜为中心猛地压迫过来。

    顾颜还未动作,站在她身边的野赤炼等人已飞快的向前冲出,不知何时,野赤炼的手中已经擎出一柄半月形的弯刀,向着两人联手的相连处,狠狠的斩了过去。

    被顾颜一剑斩断手臂的修士,带着愤恨的目光站在一边,并没有动作,野赤炼与三人飞快的冲入了那团红光的包围之中,他手中的弯刀重重斩去,像是在虚空之中斩出了一蓬血雨一般,耀目的红光顿时刺破天穹。两片红光飞快的向内聚合,形成了一个红色的光球,把三个人同时困在了里面。

    顾颜微眯着眼睛,看着这些人在面前动手,双方显然都是不知道曾经比斗过多少次,彼此知根知底,因此也没有先前的试探,一上来便立下杀手。虽然白波岭的结丹修士这次只来了四人,但在顾颜的眼中看来,除了野赤炼可与姬僚一战之外,野赤族另外的人,比起白波岭的这三人来都要逊上一筹。也难怪赤炼峰再与白波岭的战斗中,渐渐的趋于不敌之势,若非是有着护山大阵的护佑,大概他们已经被人端了老巢吧。

    她把目光移向一直站在一旁默然不语的黑衣男子,看到他隐在长衣下的手忽然间微微一动,顾颜的眉心立刻涌起一丝杀意,飞快的立于她的眉间,清叱了一声,右手的太阿剑便飞快的斩了出去。

    在她出剑的同时,姬僚的话才出口:“动手”

    黑衣男子的身形猛然间暴起,身形之快,只在被火光映得通红的天空中掠过了一道黑色的残影,几乎半个天空都被黑色的阴影所遮蔽,头顶上有如千钧之重一般的压下来,与此同时,顾颜的剑也已经斩到了空处,她这一剑,就像是斩破了一个空间一样,无数的灵气飞快的从四周被吸了进来,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在肆无忌惮的吞噬着四周的灵气一样。这时黑衣男子已经来到了她的上空,顾颜一扬手,朱颜镜的光芒便向着天空中射去。

    毫光照射之下,他的身影清晰的在空中闪现出来,顾颜清楚的看到闪在他眉梢间的一楼错愕,这时姬僚也突然间发动,他的身形之快,似乎一下子就穿过了野赤族等人在前面的拦阻,转眼间就到了顾颜的身前。他脸上带着阴冷的神情,双手同时在空中一摇,无数黑色的长针密密麻麻如雨一般的飞出来。

    他的眼中透着极为阴冷的光芒,无数黑色的寒芒冲到顾颜的身前,在她周围的数丈之处,忽然间尘土飞扬,有五座硕大的旗门拔地而起,一阵灵气的狂风席卷而起,顿时将那无数长针吹落的不成模样。

    顾颜当年得自于栖云山的五座旗门,这些年来,被她着意的加以炼制,如今已是布阵的无上利器,她从九天迷罗中出来,又将这五座旗门再带出来,顿时便将姬僚挡在了外面。

    无数的长针轰在旗门之上,十之八九都被挡了去,但仍有数枚冲破了阻隔,飞到顾颜的近前,顾颜伸出两根手指,便将那十余枚长针捏在了指间。

    这时那名黑衣男子才堪堪压到了她的头顶,他手中的一对玉环,这时正发着夺目的光彩,一大一小,环环相扣,无数的龙纹在其中流转,让人目眩神摇,周围的灵气似乎在一瞬间被抽得干干净净,像是有无数种力道在互相的牵扯,又如同是踏入了一个乱流,全身的每一寸经脉都在向着不同的方向拉扯,似乎马上就要离体而去。

    顾颜低喝了一声,她的双脚如同钉子一般,牢牢的钉在了地面之上,无数的灵气乱流在她的周围肆虐,但她就如同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只小舟,无论巨*滔天,始终屹立不动,一尊紫色的宝鼎在她的头顶上升起,她低喝了一声:“定”混沌元气便从天而降,将周围无数的灵气乱流定住,本来四处冲击着的灵气慢慢的回复平和。

    那名男子的实力,确实让顾颜有一丝惊讶,此人的修为,至少不在当年古战场中的几人之下。而姬僚手中所发的长针,也让她有些诧异,她用手指微微的挫了一下长针的针身,眉头一挑,低声说道:“这是玄天殒铁?”

    虽然被两人夹攻,但顾颜仍然举重若轻般的控制住了局势,姬僚冷哼了一声:“林枫,你要记得,如果拿不下赤炼峰,那我们先前的约定,也就不作数”

    顾颜抬头望了一眼,原来这个人叫林枫。

    林枫的眉梢扬起,露出一丝怒色,双手猛地扬起,一对玉环在他的掌心之中闪烁,透过玉环的光芒,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他的两个掌心之中,都刻着一个小小的如同印鉴一般的图案。上面无数的纹路流转,光华四溢,顾颜总觉得这个图案有些熟悉,她的心中忽然一动,一扬手,便将朱颜镜抛了出去

    于此同时,那两片玉环向着中心一合,掌心处的图案光芒大作,一道玄光便从空中直射了下来。正撞在朱颜镜的正中心,一记惊天动地的大响传来,顾颜只觉得全身的血脉在一瞬间都翻腾起来,她的脸色顿时变得肃穆,对外面的姬僚视而不见,沉声说道:“琅琊印?你是连家子弟?”

    她在来南浦之前,曾经听甘碧梧提过,掌控南浦的六大家族,他们各有自己擅长的术法,其中连家最著名的,便是他们当年仗之以操控无数神兽的琅琊印,这种印记,天生刻于他们的体内,只有连氏一族血脉的子弟才能够学会,天生对神兽便具有号令和压制的作用,而其攻击力更是强大无匹,当年连氏一族的先祖,就曾经以此而横扫莽苍山,所至之处,莫敢不从。

    顾颜的心中这才了然,原来白波岭有这样的人物相助,难怪他们能够压赤炼峰一头,在莽苍山中号令群雄

    林枫听到了“连家”两个字,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铁青起来,只是沉声说道:“对不住了”两手一合,整个地面全都被他掀得飞腾起来,五座屹立于大地上的旗门再也立不住,被震得倒飞向天,无数的烟尘瞬间便遮蔽了整个天空,把无数的火光全都压了下去。

    顾颜身上的衣袂被激得不停飞舞,在她的体内,混沌空间中的小姜与其其,似乎也都感受到了外面这股神秘的力量,不安的扬起头来,向着四处张望。

    这时,一直站立在原地不动的顾颜,才骤然间发动起来,双手同时划动了法诀,九嶷鼎九个孔窍之中,同时喷出了耀目的紫光,光华流转,一道遮天的光幕布在她的身前,顿时便将琅琊印所发出的玄光隔了开去,而她的人影已如电一般的掠起,一只金光大手出现在空中,朱颜镜发出一道白光,罩在她的身上,一闪即没,顾颜低声说道:“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道残影一闪,林枫手中的两道玉环在中间一合,浓重的杀气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但双环合一,只卷中了一道残影,而顾颜的身形已经出现在姬僚的头顶,那只金光大手,夹杂着无数的金光雷火,滚滚而落。她居然对身后的强敌追击毫不在意,先对仍在外围的姬僚下手。

    林枫的一击落空,反应也奇快,他忽然间大喝了一声,本来苍白的脸顿时变成了血红色,手上的青筋一条条的爆起,在他掌心处的印鉴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在空中陡然间出现了一只血色的灵兽,如同麒麟一般,张牙舞爪,七窍之中都喷出火焰,向着顾颜的身后扑去。

    顾颜并不闪避,那只大手飞快的压下来,一下子便罩住了姬僚的头顶,如同一个金色的光罩,随后无数的紫焰便冲天而起,将他周身都罩在其中,厉声喝道:“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动手?”

    野赤炼等人本来都已经被惊得呆了,只是在一边看着这三人不过是一转眼间免起鹘落般的斗法,被顾颜一声断喝,才如梦方醒一般的大吼起来,野赤一族的七个人,同时向着白波岭的人围上去,而下面的那些低级修士们,也开始了他们酝酿已久的那场大战,赤炼峰上,顿时血雨腥风

    野赤炼等三人,本来正与白波岭的那两人缠斗的,另外的四人在为顾颜掠阵,听到她的一声喝,便飞快的冲入战团,以七对二,顿时便取得了相当的优势,七个人法宝齐出,光华璀璨,顿时将那两人压得喘不过气来。而在山脚之下,野赤炼的弟子,则调动着护山大阵,以丝毫不顾忌后路的决绝,向着白波岭的来袭之敌,发起了极为猛烈的攻击。

    双方猝然而发的这一场大战,便如冲天的烈火一样,一瞬间席卷了方圆数十里,在无数火光的映照之下,双方在每一寸地面都开始了血战,无数的宝光不停飞舞,更多的却是低级修士彼此间的性命相搏,血光四溅,将地面染得一片血红。

    但大家都知道,此战的关键,还在于那几位顶尖高手之间的胜负,而这时,姬僚已经被顾颜所发的火灵团团的围了起来。顾颜的一手扬起,在空中飞快的划动法诀,九嶷鼎在空中激旋,无数的元气飞腾而起,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遮天的光幕,任凭林枫如何的冲击,始终屹立于空中岿然不动。而顾颜右手凝在空中,那只金光大手已经狠狠的轰了下来。

    姬僚这时候反而不慌,他跌坐于地,一片黑色的网子从他的头顶处缓缓升起,先前那片黑色的云雾,又将他全身都笼罩起来,这次的云雾,远比先前要浓重得多,就连朱颜镜的毫光都照不透,白光落处,黑雾为之一消,但随即便有更多的雾气升起,源源不绝,消之不尽。

    姬僚虽然是失了先手,他没想到顾颜会舍林枫而取他,但却仍然相信顾颜不可能以一敌二,反过来将他们两个人同时压制住,只要林枫突破了她的禁制,那么自己自然便可以脱身,只是,要先抵挡住她所发的这火灵,该死的,火焰居然如此的猛烈姬僚的心中忽然想到了一个传说,这个传说曾经在数千年来,在莽苍山中不停的流传,但随着那些老人们的逐渐逝去,便再也没人记得,消饵于尘世之间。

    姬僚睁大了眼睛,看着顾颜,喃喃的说道:“难道说,她就是火神的传人么?传说中,赤炼峰曾是火神的驻锡之地啊”但看上去,顾颜这个清秀的少女,怎么也不像传说中那个杀人如麻,一举手间便可以移山填海的烈火神君。

    顾颜自然不知道姬僚在想些什么,她于斗法之时,讲究的便是一个“快”字,舍林枫而取姬僚,便是先要以雷霆的手段,将他彻底压服。而林枫在身后正飞快的进击,她分心二用,只凭九嶷鼎自身的灵力,只怕挡不住他太多时间。这时她感应到火灵在前面,遇到了一堵极为坚固的墙,她毫不犹豫,低声喝道:“小姜出来”

    小姜应声出现在她的肩头上,顾颜瞥了一眼,不禁哭笑不得。那只被她起名叫其其的四脚蛇,这时正紧紧的抱着小姜的脖子,两只小兽的样子像是极为亲昵,根本不愿意分开一样。而只隔了两天不见的其其,居然比刚被孵出来的时候,足足的胖了两三圈,尤其是那四只小短腿,变得肥肥肉肉的,它的脸上露着浓浓的满意之色,嘴巴里似乎还在嚼着什么,好像是灵石?

    顾颜不禁敲了一下小姜的脑壳,“这才几天,它就被你带坏了”

    小姜吱吱的叫了两声,像在表达着自己的不满,顾颜不再理它,对着前面说道:“破开它”

    小姜像是听到了战令一般的扬起头,两只眼睛发出了耀目的紫光,如电一般的射去,刺在黑雾之上,就如同是腐石一般,一穿而过。顾颜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果然如她的所料,这是一件“阵器”。

    金光大手猛地下压,无数的火焰寻隙而进,转眼间便把姬僚与那张黑网之间的联系割断,随后顾颜一扬手,便将那张黑网给抓了过来。

    她以灵力稍加催动,无数暗红色的符印在每个网眼之上同时亮了起来,几乎可以耀亮每一个人的眼睛。

    护身之宝被破,姬僚大吼了一声,飞身就要向她冲过来,只是这时无数的火灵已经向着他不断的冲击而去,顾颜忽然间跨前了一步,穿过了无数的火焰阻隔,已经站在了姬僚的身前,随后扬起手中的太阿剑,一剑便重重的劈了下去。

    与此同时,在她身后的林枫,已经冲破了混沌元气的阻隔,只是他掌中的琅琊印,这时也变得黯淡无光,但他仍义无反顾的向着顾颜的身后冲过去,双手向着空中连扬,无数的霹雳雷火便在空中爆起,正在与人争斗的野赤炼都不禁惊呼出声,“连家的地火神雷”

    无数的烟尘漫天飞舞,土黄色的火焰在空中爆响,以他们三人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强大的冲击力向着四周飞快的延展开去,这些修士都抵受不受这种冲击力向着外面退去,但顾颜仍站在那里,她手握着太阿剑,沉稳的没有一丝晃动,而姬僚的护身宝光,这时已完全被她一剑所震散,剑锋之处,正横在姬僚的喉间。

    九嶷鼎布下的光幕,将无数的雷火都挡在了外面,火焰漫天之时,站在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顾颜一个人,她缓缓的回手、收剑,每一个动作都做得无比自然。

    而林枫默默的站在那里,在这一瞬间,他似乎也全然没有了出手的意思。

    随后,姬僚便仰天倒了下去,他斗大的头颅忽然间飞起,一股血箭冲天而起,溅得四野皆是。

    顾颜一剑,将白波岭的山主斩杀于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