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44章以势压人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野赤炼一愣,不知道顾颜这样问是什么意思,他想了想才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因为地域资源之争,莽苍山虽然是灵山胜境,但此地的野族也多,外围的那些山脉,又多被大家族控制,太过深邃之地,又太过凶险,真正适合我们野族生存,又资源丰富的,也就是这方圆千余里,因此彼此相争,都是常事。神主若想让我们罢兵休战,这事也不难办……”

    顾颜伸手打断了他的话,“正相反,我不是要你罢兵休战,我想让你带着人,荡平这方圆千里内所有的野族,把整个莽苍山都统一起来,至少在莽苍山的内山,我要让赤炼峰成为唯一的主人”

    她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杀气腾腾,野赤炼顿时大喜。他天生就是个桀骜不驯的好战之人,开始看到顾颜是个小姑娘,还生怕她会性子柔弱,过于约束他们,现在看来,这实在是一个比自己还好战的狠人啊

    他立刻回禀道:“其实这千里地域中,经过这数千年的争斗,基本上只剩下我们赤炼峰与白波岭两家分制,其余的野族,也全都听我们的指派,只是白波岭现在势大,我们已经被压得抬不起头来,只有靠神主出手相救。”

    顾颜笑了起来,“你不用激我,我行事自有分寸,当出手时便一定会出手。我不妨告诉你,我意于此地建立碧霞宗于南浦的总坛,并且要做一件大事,因此周围绝不能有反对势力存在,你将白波岭的详情,与我仔细说来。”

    野赤炼定了定神,这才开始解说。白波岭与赤炼峰本来相隔数百里,两不相干,但这些年,他们两家分别将周围的小族裔一一荡平,两家独大,一山不容二虎,渐渐的便因为地盘而起了纷争,双方争斗,本来互有胜负,但近数月来,白波岭中忽然来了一个极厉害的人,他道术通玄,身上的法宝也极厉害,打得野赤一族毫无还手之力,有数人都伤在了他的手上,这才不得以要重新召唤神兽之灵的。

    野赤炼说道:“那人看上去长得白白净净的,年纪也不甚大,但境界似乎已经到了结丹后期,修为极高,我们这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顾颜沉吟不语,按野赤炼所说的,这人的修为在云泽,也算是元子檀秦重等人之一,最顶尖的几个了。南浦的修仙界实力,比起云泽应该差不多,放在六大家族之中,也算是精英长老之辈,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来到一个野族?

    野赤炼见顾颜不说话,便说道:“那人虽然厉害,但比起神主,还是远为不及的,至少他当初一人打到赤炼峰来,我们的九天迷罗就曾经将他挡住,哪像神主举手间便能破去的?”

    顾颜失笑道:“你不用给我说好话,他若是能从你们的九天迷罗中脱身,也算是个厉害人物了。若将他剔出去,你们可有信心,对付得了白波岭么?”

    野赤炼有些为难的说道:“我们以前相斗,互有胜负,若说铲除他们,恐怕……”

    顾颜点点头,“既如此,我会传令下去,让碧霞宗派人来助。”她转头对谢筠实说道:“分舵中有多少人手?”

    谢筠实想了想,说道:“筑基修士有十几人,皆能派得上力。”顾颜点点头。碧霞宗的弟子虽然看上去境界并不算高,但都是精英,战火中磨炼出来的,比起野赤族这些良莠不齐的人要好太多,也是一股强大的战力。她说道:“你回去传令,让杜绾带人来援,这次我要于此处立总坛,便先拿白波岭开刀”

    顾颜站在这里,微风轻拂着她的发丝,淡然的话语中透出了一股十足的杀气,让所有人都为之一寒,谢筠实说了声:“得令”便飞身而起,驾着玉如意,向着山外径直飞去。

    野赤炼又惊又喜的说道:“神主英明神武”

    他身后的那些人也全都伏地拜倒,“神主英明,我等万死不辞”

    待谢筠实飞走之后,顾颜便在野赤炼的带领之下,来到前山,这时野赤一族的所有族人,都已被召集到前山的空地之上,就是顾颜刚到赤炼峰时,所见的那个祭坛,这时已被拆除,前面黑压压的站着近千人,顾颜看了一眼,这其中身怀灵根的人,大概占到四成左右。筑基的不过百人,结丹的只七八人而已。而且其中良莠不齐,论战力与碧霞宗可差得远了。

    这些人见到一个少女出现在他们身前,都知道这就是新来的神主,虽然惊异于她年龄之轻,但看到野赤炼等人都拜伏在地,也都心悦诚服的拜倒,高声呼道:“叩见神主,愿为神主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顾颜笑了笑,举手示意众人起身,说道:“我承天之命,接掌赤炼峰,尔后主仆一体,共荣共辱”她说完这句话,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顾颜又从怀中取出一个玉匣,递给野赤炼,打开之后,里面芳香扑鼻,是数百枚灵药,顾颜说道:“这是我炼制的灵丹,最适宜修士补气养体,你们可将其分润了。”又取出一个玉瓶,“此是专为结丹修士炼制的火云丹,其中火灵气充裕,你们可加以服食,提升修为。”

    野赤炼顿时大喜,像炼气筑基这些修士的丹药还可以去找,适宜结丹修士服食的丹药,那些大家族也都当成宝贝一样深藏起来,不与外人的,因此他们修炼之路,实在艰难,连忙接过,又重带着众人拜倒,欢天喜地的叩谢。

    顾颜这时便当众说了要在此地建立总坛一事,居然也并无人有异议。他们既然奉顾颜为神主,便将此身全都奉献出来,至于赤炼峰,在他们心中,早就被当成了顾颜的私产,她愿意怎么处置,已与自身无关了。

    顾颜见众人全都拜伏,也颇欣慰,正要说话,忽然见到山外有无数的宝光涌现,紧接着嘈杂之声四起,野赤炼大吼一声,喝道:“有敌来袭”

    他飞快的冲上了天空,随即便说道:“回禀神主,白波岭的那些人,他们居然抢先攻来了”

    顾颜所站之地,正处于赤炼峰的中部,从她这里看下去,可以见到外面宝光冲天,无数的光华在空中乱舞,显然是有修士大兵夺境,光筑基期以上能够飞行的就在百人以上。后面还有无数密密麻麻如虫蚁一般的人翻山越岭而来,野赤炼说道:“这一次白波岭恐怕是倾巢出动”

    那些人动作奇快,转眼间便离赤炼峰极近,顾颜喝道:“既有敌来袭,当由族长决断,你先指挥起来”

    野赤炼应了一声,飞快的分配人手,又将护山大阵开启。

    当年那位归墟主人,在布置九天迷罗之后,也曾经在赤炼峰外,布置了一个阵法,在当时的他看来是举手之劳,但却是整个莽苍山野族中,最为厉害的护山大阵,也正是有了这座大阵,野赤族才能够屡次在与白波岭的战斗中,立于不败之地,但这次,他们大兵压境而来,似乎是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

    顾颜驾着紫云圭,站在高空,那些没有灵根的野赤族人,这时整个护山大阵已经开启,整个赤炼峰都已经被一层赤红色的宝光笼罩起来,而在外面,有上百名修士正发动起来,轮流不停的向着前山的大阵攻打。

    顾颜站在护阵宝光之后,野赤炼等人都护在她身前,虽然知道这位新认的神主道法通玄,更在自己之上,但却仍然不自禁的要站在前面护卫。

    顾颜也不打断他们,只是站在高处,冷冷的看着前面的人拼杀。这么多年来,见惯了厮杀纷争,她已经习惯于人命流逝,但眼前的两个野族厮杀之惨烈,却仍然让她有些触目惊心。这些人并不像通常那些修士们,在对敌的时候,还会你来我往的列阵,而是一对面就进行着殊死的搏杀,根本就不顾及自己的性命,丝毫没有修士们那种惜身的自觉,只不过是短短的一柱香功夫,已经有数十人尸横就地,其中不乏筑基期以上的弟子,让顾颜看了都觉得有些心疼。

    但野赤炼却仍然行若无事一般的站在边上掠阵,丝毫没有下去帮手的意思,他见到顾颜疑惑的眼神,便说道:“这些都不过是他们派来试阵的人罢了,仅凭这些崽子们,哪里能攻破我们的护山大阵?白波岭的头领们,应该都在那里看着呢”

    他伸手向着战场的后面指去,一片一眼难以望尽的山林之上,茂密参天的巨木上头,有一朵黑云正浮在那里,云气之中,隐约可以见到有几个人影若隐若现。

    顾颜点了点头,就如同人世间那些凡人中的战斗一样,两军对战之时,总不会一下子就将所有筹码都压上来,而是要派先锋打头阵,慢慢试探,只是这并不适合修士间战斗的法则。但这些野族,却似乎仍在学习着那些凡人的手段。她眯起眼睛,向着那朵黑云之中看去。

    似乎是被什么人用法术遮蔽住了,以顾颜锐利的目光,也只能隐约看到其中的人影浮动,却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觉得里面有一个身披黑色长衣的男子,身材高瘦,颇为醒目。顾颜的眉梢不禁微微一挑。那个男子抄着双手,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身材立得笔直,有如一杆挺立着的大枪一般,一股逼人之气便扑面而来。

    顾颜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她从这个人的身上,她似乎感受到一股难以言说的气质,虽然身处于战场之中,杀气震天,血气逼人,但此人仍如一柄锋锐的利刃一般,能够在第一眼就耀却所见之人的双眼。

    野赤炼没有顾颜一样敏锐的眼神,只能隐约看到黑云之中的人影,但他却能感受到顾颜身上所浮现出来的一丝杀气。这两个人似乎在没有对面的时候,已经产生了一种无形的碰撞。

    他低声说道:“在黑云之中的,应该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人了。他向来藏头露尾,不到出手的时候,是极少露出身形的。”

    顾颜微微一笑:“是么?那便让我领教一番好了。”她话音一落,身形便开始向着空中升去,对于面前无数人拼死冲击着护山大阵的情景,恍如未见一样,她站在空中,将手一扬,掌中便出现一面黯淡无华的铜镜。

    光秃秃的镜身,上面还有着坑坑洼洼的孔没事,卖相极为不佳,但顾颜只用手指轻轻的拂过镜面,一股古朴无华的气息便扑面而来,这面朱颜镜自从镜身被毁之后,似乎就变得愈加的古朴起来,将所有的灵气英华全都深敛,但与它心血相连的顾颜,却能够感受到极内部似乎在进行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却不是她现在所能够揣测的。

    随着顾颜掐动法诀,镜身之上便射出一道青濛濛的光华,虽不起眼,却在一刹那间便刺破了长空,向着远处飞快的射去,与那团黑雾相撞,发出“嘶”的一声轻响,顿时便被化去了大半。

    黑雾驱散,里面露出四五个人来,在那长身黑衣男子的周围,尚有数人,都穿着兽皮所制的短装,头上戴着有兽骨所制的环,服饰与野赤炼相似,几人的脸上都带着极为肆意的笑容,用手指向着下方的护山大阵,放肆的狂笑着。那名黑衣男子则站在那里,脸上毫无表情,他手中拿着一个半月形的玉环,两只手的十根手指形成一种奇异的形状,向着下方不停的微微晃动,空气中似乎有一种无形的波动,从他的身上缓缓的散发出去。

    顾颜看到他手中的玉环,脸上神色顿时一凛,这时她才看到那名黑衣男子的真容,他身材颇高,长得也甚是英武,只是眉间带着一丝的愁苦之色,但脸上的神情却颇为坚定,在他的身后,负着一个黑色的硕大包裹,整压住了他两肩,但腰杆却挺得笔直。

    只是顾颜现在却无心去看这人的外表,她脸上的神情凝重,手指忽然间向下一划,一只金色的大手顿时出现在空中,握着金色巨剑向着地面狠命的一斩,“扑”的一声,地面上飞起了无数的气柱,几乎将半个地面全都翻了过来

    无数的碎石粉尘簌簌而落,整个护山大阵都被震得摇动起来,男子的脸上露出讶色,他两只手猛地加力,握住手中的玉环,但玉环却仍然在他的掌中不停的振动起来,上面似乎已隐隐的出现了几道细纹。

    顾颜收回太阿剑,淡然的说道:“这位道兄,居然可以正反五行相冲之术,来动摇我护山大阵的根基,你手中所持的,莫非就是伴月环了?”

    护身黑雾被顾颜的朱颜镜销去,那几个野人已经极为震惊,这时又看到顾颜破去了男子的秘法,顿时大怒起来,用手指着顾颜,不停的怒斥起来,赤炼峰的这些人自然也不甘示弱,站在顾颜的身边,与他们对骂起来。

    顾颜对这些话充耳不闻,她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个黑衣的男子,她总觉得这个人的眉宇间,似乎带着一些愁意,看上去,他与自己一样,都是来自于山外的修士,这人的修为,似乎并不在自己之下,放在南浦,也算是有数的十数人之一了。为何会为白波岭的这些野人效力,看样子,似乎他并不是首脑,而只是任人驱策而已。

    她看出了此人深藏在心底的一丝不甘,因此对边上的话如若未闻,只是说道:“你是何人,为何来此?”

    男子的嘴角一挑,露出一个看不知是哭是笑的表情,却并没有回答顾颜的话,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身材极为雄壮的男子,身上披着用不知什么妖兽的皮毛所制的皮装,露出半个赤膊,怒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来管我们两族的事?”

    顾颜还未说话,野赤炼已经喝道:“这是我们野赤一族的神主,是你能够冒犯的么?”

    与他对话这人,便是白波岭的山主姬僚,他听了野赤炼的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虽然我们两族相争,互有死伤,但我一直敬你也是条汉子,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堂堂野赤一族的勇士,需要认一个黄毛丫头为主了?”

    他说了这句话,后面的人便全都哄笑起来,有一个人更是极为放肆的笑道:“难怪野赤峰都带着一股娘们儿气,原来你们早就甘愿喝人家的洗脚水了,小姑娘,你用了什么手段,让这些汉子都甘心听你的调遣?”

    顾颜听着这些污言秽语,倒是并不动怒,相反嘴角还泛起一丝微微的笑意,这些野族的人,倒不像是久居山中,对世事浑然不知的莽汉。

    那名男子像是感应到了她目光中的锐气,猛然间抬起头来,这时顾颜也猝然发动,她的身形如电一般的射出,左手只一张,便有无数铺天盖地的灰色云气从空中压来,无数云气的掩映之间,一个紫金色的小鼎正飞快的旋转着,不停的放出青白二色的元气,那个人放肆的笑声只发到了一半,全身一滞,顿时动弹不得,这时顾颜已飞快的来到了他的上空,冷冷的一笑,右手擎出太阿剑,毫不留情的当头斩下,那人大吼一声,身上喷出了一篷血雾,人则飞快的向后冲去。

    但顾颜的剑光如泰山压顶一剑而来,一下子便划过了他的肩头,顿时便将他那条手臂齐膀子割了下来,一篷血光顿时冲天而起。那人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惨叫着向后飞跌出去,顾颜忽然觉得剑锋略有迟滞,再看那个黑衣男子,这时已站到了自己的身前。

    她微微一笑,也不进击,停住脚步,手按长剑,说道:“如此可有资格否?”

    那几个人早已被惊得目瞪口呆

    被顾颜所伤的这人,也是白波岭的山主之一,身为结丹中期的修士,在整个莽苍山都算是一号人物,就算是伴月城主亲至,他也不会落得这么狼狈,却被顾颜举手之下,便将他的手臂斩去

    而且让人震惊的是,看那个青衣少女手按剑锋,淡然而立的模样,似乎她根本没有出过全力,姬僚飞快的冲到自己师弟的身边,才发现他脸色惨白,几乎要昏厥过去,身上全是鲜血,流个不住,根本没有止歇的意思。

    顾颜淡淡的说道:“我以混沌元气镇住他的经脉,自然不会死,但不多流几滴血,似乎有失他先前言辞中的‘善意’”

    姬僚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下来,他紧紧的抓住了另外的两人,站在他们的身前,沉声说道:“阁下不是伴月城人氏吧,不知从何处而来?”

    顾颜微笑起来,她知道这个山主,果然不似外表那样的有勇无谋,她缓缓的说道:“我自云泽而来,与此山中的野赤一族有旧,得他们认之为主,两族纷争,我身为野赤一族之主,焉能不管?”

    姬僚长吸了一口气,说道:“白波岭与赤炼峰,彼此相争,已有数百年之久,向来不分高下,阁下的意思,是要帮着他们,与我等为难么?”

    顾颜微扬着头,目光平淡的从他们身上扫过,不做停留,但昂然的威压却已经让他们几个人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那人身上所流的鲜血这时才慢慢止住,只是他断去的一臂,却无法再接续上了,顾颜那一剑,已经将他的断臂整个绞成了碎粉,并将他肩部所接的经脉全都毁去,终他这一生,也只能做一个独臂修士了。

    他用怨毒的目光看着顾颜,却被姬僚用极为严厉的目光制止,他上前了一步,微微躬身,说道:“不知仙子来此,我等实有冒犯,既如此,我等愿远退百里,将此地让给赤炼峰,白波岭终生不再踏入此地,如何?”

    顾颜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那名黑衣男子,他低垂着双目,脸上毫无表情,便淡淡的说道:“我只听说,一山之中,不能容下两只老虎,在这莽苍山中,也只能有一个主人”她的眼中忽然亮起了一道寒芒,昂然的威压,顿时让眼前的这几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不错,她身为结丹后期,虽然只比这几个人高出了一个层级,但她今天就是要以势压人,她要压服整个白波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