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42章神兽之骸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顾颜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依稀觉得那个道者有些眼熟,可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但他对自己并无恶意,却是毫无疑问的。无数的烈焰在自己的脚下飞腾,万朵金莲将她完全的拱卫起来,站在空中,真有飘飘欲仙之感。

    正面的野赤炼等人全都拜服于地,额头深深的抵在地面,脸上全是诚惶诚恐的神色。不停的磕着头,也不用法力护身,磕得额头上全是鲜血。

    顾颜站在空中,冷冷的说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野赤炼说道:“姑娘得到老神主的认主,就是我们下一代的神主,也就是野赤族全族的主人,野赤一族,当年曾经是老神主的仆从,如今也甘愿为神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谢筠实低声说道:“长老小心,怕他们有诈”

    顾颜看了看倒觉得不像,她以神念感知,对方的心中,对自己并没有防备之意,似乎真的是全心全意的拜服,只是她也不会如此轻信,便说道:“你们所说的神主,我并不懂,可不要认错了人”她扬了扬手,说道,“先起来回话”

    一股无形的大力便将七人同时托起,七人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野赤炼这才说道:“神主不知么,刚才在火海中出现的,便是老神主,他在数万年之前,于莽苍山中建造洞府,当时野赤一族,曾经为他的仆从。”

    他虽然相貌粗豪,但口齿倒便给,把当年野赤一族的来历,向顾颜一一的说明。

    原来野赤一族的祖先,在不知道多少年前,曾经是一位古修士的仆从,说起来有些丢人,这个仆从,是专门为那位古修喂养灵兽的,地位实在是极低。

    但是当年的野赤祖先,十分伶俐,擅讨神兽的欢心,后来那只神兽于此地死去,古修士将神兽的尸体葬于此地,又布置了护山大阵,命野赤一族的那位祖先,于此地看守,慢慢的这么多年看来,繁衍出野赤一族,形成今天的这副模样。

    顾颜听他说得神乎其神,忽然想到当年初至归墟海的时候,那里的人,不也自称是仙人仆从?

    想到这里,她忽然想起那位古修士在哪里见过了,不就是在归墟的时候,于阵法中央主洞中见到的那个道者么?

    野赤祖先曾经所侍奉的那位古修士,也就是当年的归墟主人

    她还记得容华曾经和她说过,在上古时期,大地并不像如今一般的泾渭分明,没有天脊山脉的存在,没有无数深山秘境,与无边无际的大海,那时候的修士瞬息千里,飞行如电,在天地之间自由来去,因此那位神秘的归墟主人,曾经在这里有一座别府,也并非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

    但顾颜还是觉得有一些迷离,远在百万里之外的归墟海,数万年前的古修,与如今的苍梧,奇异的连成了一体,而自己,就像是连接中心的那一个节点一般。

    她这时才想到野赤炼说的话,问道:“既然当年的神兽已死,这七颗火龙珠是做什么用的,你们所说的召唤神兽,又是什么意思?”

    野赤炼恭恭敬敬的答道:“这七颗火龙珠,是从当年神兽的尸骸中化出的元珠,里面含着最为纯净的火灵气,是先祖为我们留下的至宝,七珠齐聚,便可以呼唤出神兽的元灵,重现当年老神主的五火,将一切来犯之敌,全都炼化于五火之中。”

    顾颜沉思了片刻,有些了然,她曾经听说过,一些具有上古血脉的神兽,在死去之后,它们的精气不会全部消散于天地之间,而是会依托尸骸而残留下来,并具有一定的神力,想必这只神兽也是如此。

    七颗火灵珠,便是它殒落于天地间之后,体内留下来的元珠,上面留存着它的精魂,在特地的仪式下便会被召唤出来。想必这是最早时的那位野赤族祖先,留给他们的最后保命之法,只可惜数万年过去,就算是神兽的精魂,其灵力也早就已经衰减了,被顾颜用混沌元气压服。

    不过她觉得似乎又没有那么简单,那位古修士在升空之前,对她露出的那个笑容,总让顾颜觉得其中有什么深意。这些上古时的大修,寿命长存,深体天地玄奥,一举一动都非无的放矢,难道说自己从归墟来到此处,也有着什么指引么?

    这时野赤炼等人又惶恐的跪在地下,“我等因与白波岭的野族相争,受他们的压制,无奈之下,只好想着启动本族的大阵,召唤神兽之灵,没想到故老相传,一直秘藏于本族深山之中的七颗火龙珠,忽然间少了一颗,只好开启其余的六颗,组成法阵,找到最后一颗的所在。无意中将神主的弟子掳来,还请恕罪”

    顾颜这时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全貌,想必是这七颗火龙珠他们代代相传,藏于深山之中,平时并不经常拿出来的,结果被那只通天蛭顺着地脉钻进去,这种灵兽天生对火灵气敏感,结果将一只火龙珠吞下肚去,然后在赤炼峰周围徘徊,被谢筠实无意中斩杀。或许也是因为谢筠实体内有着隐藏的火灵根,才将这只通天蛭引出来。

    谢筠实斩杀了通天蛭之后,火龙珠便自行没入她的体内,随后野赤族因为不能擅自出山,正好海千峰的独子进莽苍山中试炼,被抓了他,逼迫海都派为他们效力,将谢筠实又抓回去,才引出这样的一场风波来。

    顾颜沉吟着不语,借此机会,倒是一个极好的收服他们的手段,只是这赤炼峰上似乎有着太多的秘密,让她不敢轻下决心。她想了想,才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所说的什么神主,但你们既然奉我为主,可听我的号令?”

    野赤炼等人又连连叩首,“神主既然能收服金莲玉焰,必是老神主的传人无疑,我等焉敢置喙?”

    原来地下冲出来的那些火焰,浮在顾颜的脚下,其中又生出万朵金莲的,被他们称作金莲玉焰。顾颜虽然不知道这些火焰为何会认自己为主,但想来或许与九嶷鼎上的这只灵禽有关系。

    反正九嶷鼎也是自己的性命相连之宝,因此这个称号,她便也不客气的笑纳了,随即便说道:“若你们皆奉我为主,那么整个野赤一族,是否亦全听我的号令?”

    野赤炼有些迟疑的说道:“神主有令,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全族之人,有的年纪尚轻……”

    顾颜一笑,她本来没想过,凭借数万年前的一个传说,便能让所有的人死力投效,毕竟人心都有自己的想法。她淡淡的说道:“并非要你们的性命,只是此地实在是仙山胜境,我于此地将有大用,因此想将尔等迁出赤炼峰,你亦知我是碧霞宗之人,若有意,你们可投入碧霞宗,我皆当一视同仁,视为新弟子对待,或者我发你们一笔灵石,可各自散去,另觅居处,如何?”

    野赤炼顿时放下心来,他曾经听族中的老人们说过,当年的神主,身为上古大修,脾气喜怒无常,动辄便会杀人,他还担心顾颜也是如此,所以才出言迟疑,这时便毫不犹豫的说道:“我等野赤一族之人,自出生起血脉中便存血誓,我等皆为神主之奴仆,也不会投入什么宗派,誓为神主之传人效死命,永世不改”

    顾颜有些讶然,看来效忠神主已经成为他们生命中的一个信念,不可更易了。按野赤炼的说法,他们属于自己私人奴仆,只听自己一个人的号令,与门派无涉。她想了想,便说道:“既如此,我便答应你了,尔等可皆站起,将野赤一族的详情与我说来。”

    野赤炼等人又叩了头,这才站起身来,又分别与顾颜介绍身边的几人,都是野赤一族的长老。

    野赤族共有族人逾千,但其中有灵根的修士只占三成,其中大半是炼气期的低级弟子,筑基者只三十余人,结丹期的不过七八人而已。

    听起来似乎也与碧霞宗的人数差不多,但野赤族的人手良莠不齐,不像碧霞宗中全是精英,其实力相差者远矣。但论实力,野赤一族,比起先前的积云峰还要厉害一些。只是顾颜虽然挂着神主之名,但对这些人尚不了解,还谈不上驾驭,因此也没有过多的亲热,只是继续询问野赤一族的详情。

    野赤一族深藏莽苍山之中,避过了上一次道魔大战的风浪,后来他们也开始向外扩张,只是莽苍山中的野族甚多,他们扫平了周围的不少族裔,最近才与白波岭的野族相斗,双方本来纠缠了上百年,一直不分胜负,后来白波岭出了一个极厉害的人物,只一个人,便可以力抗野赤族的数名高手,一下子便打破了双方的势力平衡,后来白波岭更要大举进攻,抢夺赤炼峰,将野赤一族灭族,因此他们才不得以的想到要召唤神兽之灵的办法。

    野赤炼又说道:“这座石林之下,便是当年的老神主修炼时的洞府,他临走之时,将洞府之物全都迁走,又将神兽的尸骸埋在下面,然后在其上布下九天迷罗阵法,以为此峰的护佑,只可惜数万年过去,阵法的灵气已经濒临断绝,我们运用又不得其法,因此威力这才大减。”

    顾颜点了点头,实则若非她有混沌元手在身,想破去这九天迷罗,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她听到野赤炼说的那一句“上古洞府”,心中还颇为向往,但随即便听到当年的那位古修,把所有的物品全都迁走,不禁长叹一声:这位不知什么年代的老神主,做事还真是干净啊,一点多余都不留下来的

    顾颜沉吟了片刻,便说道:“既然老神主的洞府在下,我有意进去一探,不知此地可有什么危险?”

    野赤炼等人面面相觑,那个白脸的汉子说道:“此地是老神主当年的洞府,我们从来不敢擅入,只是听说除了九天迷罗之外,并没有其余的阵法禁制,应无大碍。”

    这时谢筠实低声说道:“长老,小心他们设有陷阱。”她平日里在这里主持碧霞宗的事务,见得那些心机诡诈之辈多了,见顾颜要一个人入地底洞府,实在有些放心不下。

    顾颜笑道:“无妨,我自有办法。”她对着野赤炼等人,扬声说道,“你们既奉我为神主,从此便当奉我号令,永世不易。”

    众人同声道:“这是当然”

    顾颜道:“既如此,你们当立下心魔誓,并将精血一滴,寄于我的令牌之上,从此便算是我之仆从,听我号令,主仆一体,共荣共辱”说完这句话,她的目光微微冷下来,将灵气贯注在九嶷鼎上,仔细看着他们的反应。

    这些人毫不犹豫的跪倒在地,“愿听神主吩咐”

    顾颜满意的一笑,“尚未告诉你们,我乃丹师,擅炼丹之术,此行之后,我将为野赤族炼灵丹一批,以助尔等提升境界之用。”

    野赤炼大喜,与众人又重新叩头道:“多谢神主眷顾”要知道野赤一族僻处于深山之中,无论丹药与法器都是极缺的,只能以本山出产的资源,与外界的修士进行交换,但这样最多也只能换到中品的灵丹及法器,至于法宝那是一件没有,也正是因此,野赤族的实力一直半上不下,总是被白波岭压着一头。有顾颜这一句话,便能够让他们喜出望外了。

    顾颜笑了起来,扬声说道:“我等既为主仆,当彼此一心,共荣共辱,尔等可记得?”说完她将手一扬,九嶷鼎飞快的悬到空中,无数的烈焰全被鼎中的混沌元气收去,天空中顿时为之一清。

    所有人都被顾颜的手段所惊骇,同时跪倒在地:“愿永世为仆”

    顾颜一挥手,一块晶莹的玉牌便浮到空中,上面闪着氤氲光华,野赤炼伸手在眉心处一划,一滴精血便飞出来,没入那块玉牌之中,血光一闪,便又恢复原状,只是在上面多了一道血色纹路而已。

    其余几人亦依样而做,将七人的精血全都印在了玉牌之上,又自动飞回到了顾颜的手中。

    谢筠实站在一边,心中若有所悟。顾颜这是以恩威并施的手段,既然决定让他们为仆,便施以手段,慑之以威,再诱之以物,当然她本身有足够的实力,便足以让他们彻底臣服。

    当然现在还不能奢求所有野赤一族都有同样的忠心,但他们既然立下了血誓,那么便会终生奉顾颜为主,这是她私人的奴仆,无论几生几世,都一直会听顾颜和她传人的调遣。她不禁暗自感叹,果然是有手段之人

    顾颜将漫天的火焰收去,地下的石林这时已经变成了光秃秃的白地,中间有一个硕大的图案,刻着一只身长四爪,周围烈焰飞腾的巨蟒,便应是当年神兽的影像。

    这时,顾颜手中所提的那张火网,其中的七颗火龙珠,在九嶷鼎的镇压下,也同时安静了下来,像是被顾颜收服了的模样。顾颜一扬手,火龙珠上便发出七道光华,射向地面,随即那个硕大的图案就自动向着两边分开,从地面之下,露出一条黑黝黝的通道,向下延伸而去。

    顾颜将手一弹,七颗火龙珠就飞了出来,自行的环绕在她的周围,发出光亮,将下面的通道照亮,顾颜对谢筠实说道:“你在此地,暂时代我统率他们,待我回来,再一同回返伴月城。”又将那块浸了野赤炼等人精血交给她,“我在下面,多者不过三五天,即会回转,若有事情,你便持此令牌,号令这些野赤族的人。”

    谢筠实躬身应了,顾颜便举步下阶,她进去之后,那些图案便又自行闭合。而野赤炼等人,在这个过程中,一直跪在地上,恭送着顾颜进入地底洞府。

    谢筠实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几个半天前还喊打喊杀的人,她在碧霞宗常处理外务,并不怯场,说道:“我在此地等候长老归来,你们可自行安排族人。”

    野赤炼躬身说道:“全听姑娘吩咐。”

    谢筠实道:“你们身为长老仆从,与我也算有同宗之谊,大家平辈相交即可,日后同在莽苍,还请多多照应。”说完便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她将野赤炼的面子给足,对方亦非莽撞之人,本来曾经生死相搏的对方,转眼间便言笑甚欢起来。叙谈一番之后,野赤炼便去料理族人之事,谢筠实自在这里等候顾颜归来。

    顾颜刚一踏上石阶,身后的入口便自行闭合起来,小姜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肩头上,吱吱叫了几声,显得很是恐惧模样。

    顾颜笑着拍了拍它,放眼向前望去,七颗火龙珠盘旋飞舞,将前面照得一片通明。

    石阶蜿蜒悠长,前面一层又一层,也不知转过了多少个圈子,两边全是壁画,画的场景顾颜依稀有些熟悉,都是上古时修士的情景,与她曾经在澜沧谷中那个秘室内所见的,也颇有相似之处。

    只是这时她无心细看,快步的向前走过,转过一条又一条的石阶,只觉得这里虽然狭窄,却奇异的给人以一种空旷幽深之感。

    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圈子,只觉得已经深入地底数百丈之下,这时眼前终于一亮,七颗火龙珠欢快的向前冲了出去,像是久别的游子终于回到家了一样,亮腾腾的火苗飞舞在了空中,在四周不停的飘飞,石壁上一盏盏的灯被它们燃了起来,顿时灯火通明。

    顾颜停住了脚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在她的眼前,是一片极为宽阔的大殿,四周全都空空如也,可以看出墙壁上有过存放法宝或者其它什么东西的痕迹,但全被人卸下带走了。只是在正中央,有着一座高大的祭台,祭台之上,静静的横躺着一副巨大的骨架,骨头之上,全都闪着淡淡的金光。

    那副细长型的骨架向前延伸,可以清楚看到头颅和四肢,以及那只长长的尾巴。从骨架的身上,一股亘古之前的气息扑面而来。那些飞腾着的火龙珠,也像是受了感应一样的,变得沉寂下来,围绕在骨架的周围,像是在发出无声的哀鸣。

    顾颜走到骨架之前,恭恭敬敬的揖了三个躬。无疑这就是当年上古神兽的遗骸,虽然她还不知道这只神兽的名字,但从尸骸之上,也可以感受到当年那股强大的气息。就算是经过了数万年之久,所残存的气息依然那样厉害。这又让她不禁遐想起来,那位可以驾驭神兽的归墟主人,又是何等的强大?

    她下来此地,本来只是想看一看上古修士的洞府,并没有什么其它的目的,现在看来,这个洞府实在是简陋的很,大概只是那位古修曾经停留过的驻地之一,除了上面的九天迷罗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的阵法和禁制,就是空空荡荡的一间大殿。

    顾颜在这里将神念放出去,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她不禁有些失望,想要回转,她一扬手,要将七颗火龙珠召回来。

    但七颗火龙珠却围绕在骨架的周围,不停的闪烁,发出的火焰忽亮忽暗,像是在发出某种讯号一样。

    顾颜知道这是当年神兽体内灵气所聚的元珠,说不定已经有了灵性,见到神兽遗骸,不想再走了,不禁笑道:“你们要留在这里,永伴于此么?”

    七颗火龙珠闪烁的愈加急切,忽然间向下一冲,一下子便没入了遗骸的肚腹中去,本来遗骸之上的金光顿时消饵。

    顾颜不禁吓了一跳,这个已经存放了数万年的遗骸,可不要因此而损坏了,那她的罪过便大了。她急忙走过去,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原来在这座骨架的身躯与长尾相连之处,静静的放着一个径有一尺,椭圆形的东西,带着白色的壳,发着淡淡光华。

    顾颜不禁张大了嘴巴,“这是一个,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