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40章通天火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只是到了现在,谢筠实身上的宝光已经愈加的黯淡了下去,大概再用不了半日,她那柄玉如意就会被石林周围的火焰所炼化,她本人也会遭擒。顾颜不禁吁了一口气,好在自己来得还不算晚。

    那七人都隐身于云雾之中,没有留意到站在头顶上的顾颜,顾颜在空中一扬手,数十丈长的金光雷火便砸下来,顿时将下面的云气一扫而光,露出光秃秃的一大片石林。

    七个人也同时在周围现身,他们都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相貌昂然而有古意,在七人中间的那个身村高大的中年汉子,留着黄色的卷发与长须,看上去十分的威武霸气,他忽然间见天空中降下火焰,顿时吓了一跳,喝道:“你是什么人?”

    顾颜的动作奇快,她发出紫罗天火,将周围的云气一扫而光,随即紫云圭便向着石林中落去,那七人对望了一眼,居然奇异的都没有动手,只看着顾颜向石林中冲去。

    顾颜飞快的落到谢筠实之前,紫云圭自行的化做一轮紫色光幢,挡在头顶上,随后她一扬手,便将那柄光华黯淡的玉如意收下来,问道:“你便是筠实?”

    谢筠实一直在甘碧梧的身边随侍,与林梓潼交情也好,是见过顾颜的,不禁惊讶道:“长老如何前来?”

    顾颜说道:“我欲往藏剑山庄一行,路经南浦,听说你出了事,便特来看看,你先随我出去吧。”说完便拉她的手要走。

    谢筠实这时才像想起什么似的,叫了一声:“不好!”飞快的将顾颜向着外面推出去,“快走!”

    顾颜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到谢筠实的身上,忽然间自行的飞起一缕火焰,在她身体周围一旋,随后便忽的一下爆炸开来,无数的火焰将她周身都笼罩起来,火光冲天在,空中出现在一只硕大的兽头,有些像是一只巨蟒的头颅,吐着赤红色的信子,面目狰狞作色。

    与此同时,外面响起了响亮的大笑声,那七个人同时喝道:“留下吧!”随即有六道火光便冲天而起,顾颜看到,在那七个人中,除了那位族长两手空空之外,其余的六个人全都盘膝坐在地上,在他们的胸前,全都悬着一颗通体赤红,鸽蛋一般大小的珠子,每颗珠子的中央,似乎都有一条怪蟒游动起来。

    这条怪蟒的外形十分奇怪,与凡间所画的龙有些类似,有四爪,头上有角,尾部长着厚厚的鳞甲,这时在六个人头顶处所浮现出来的,分别是怪蟒的四肢与身子,还有尾巴,腾腾的火焰飞快的在空中燃起,通红的火光瞬间映满了半天,巨大的影子在空中忽聚忽散,一时间聚成一个缺失头颅的怪蟒,然后又倏地散了开去。站在中央、被顾颜猜为野赤一族大王的野赤炼,这时大喝道:“头颅何在,还不归位?”

    悬在空中的那个头颅,忽然间便要向着石林之外飞去,谢筠实的全身一刹那间变得赤红,似乎所有的精气全要离体而去,从她的头顶之上,一颗珠子钻了出来,转眼间便要破空飞去。

    那颗珠子,与外面六人所持的一般无二,刚一从她的头顶处钻出来,谢筠实全身赤红色的肌肤立刻变得煞白,转眼间便要倒下去。

    顾颜心念电转,已经知道她与这颗珠子有着莫大的关系,虽然不知道自幼投入碧霞宗的弟子,为何会与数万里之外的深山野族有何关联,但此时却不能不救,她一扬手,紫焰飞腾,一只大手便在空中出现,当时便将那颗珠子牢牢抓住。

    她的手刚一碰到这颗珠子,就感觉到有一股炽热之气,从五指间的经脉直透进来,那是一股极为纯净,但又炽烈非常的火灵气,让她这个天生的火灵根之人,几乎都有些承受不住,她不禁大讶,这颗珠子居然能在谢筠实的体内存身?

    顾颜用目光飞快的打量了一下谢筠实,这才留意到:“你居然是天生火灵之体?”

    谢筠实本来是土木双灵根,天资算是极高了,不到百岁便已修到了筑基后期,算是林梓潼之下碧霞宗数得上的几个弟子之一,不然也不会被派到南浦来主持分舵。但顾颜以前却没留意过,她居然是天生的火灵之体?

    这让顾颜更加的奇怪起来,通常这种天生灵体,都只会出现在那种单灵根或者是异灵根的修士身上,而谢筠实是土木双灵根,根本与五行之火不沾边儿,怎么会是火灵之体?

    但若她不是火灵之体,但无法解释这颗珠子为何会寄身于她的体内,换成一般的人,体内早就五火俱焚,经脉中的灵气全被烧干了。

    顾颜将这颗珠子抓住,站在谢筠实的身边,虽然仍未回到她的体内,但脸色却顿时便好了许多,她听到顾颜所说的话,慌忙的摆着手说道:“我怎么可能是火灵之体?”

    顾颜刚要说话,这时外面的野赤炼已经怒吼起来,他召唤头颅不至,顿时间大怒,向着周围的人喝道:“火灵齐聚,将发而未发,你等看如何?”

    边上的六个人齐齐摇头,“箭在弦上,只能发动了!”他们口中同时大声的呼喝起来,像是在念着极为古老的咒诀,本来安静如详的石林,忽然飞快的震动起来,无数的石笋飞快的地下生长,转眼间便成了参天的石柱,天空像是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箭羽射下来,顾颜一弹指,紫云圭在空中顿时像是扩大了数十倍,如一柄撑天的巨伞,将那些攻击尽数都挡了去。

    但同时周围的压力也如山一般的降临,无数的烈焰瞬间便将这里围了起来,似乎要将一切都烧成飞灰一样。

    腾腾的火焰穿过了紫云圭的阻挡,飞快的向着里面冲入,谢筠实的脸色煞白,顾颜淡淡的说道:“无妨!”她将袖子向外一拂,一篷紫焰飞快的冲出,像是在周围筑了一道堤坝一般,无数的火焰被紫罗天火所挡,只隔着数十丈便冲不进来。

    谢筠实这时的脸色稍好,她低声说道:“长老,这里的石林,似乎是上古修士所布下的阵法,十分精妙,因此他们一直不敢轻启,只想着用外面的火焰慢慢炼化我,现在想要闯出去,恐怕难了。”

    顾颜的眉头一动,她这时也感觉到这个石林有不同寻常之处,天空中无数的箭羽过去之后,便是遮天蔽日的青色巨木滚滚而来,这是一个头尾圆融,浑然天成,毫无破绽的五行法阵。她微微放出神念一感应,便顿时吃了一惊,她居然感应不到周围的方位和阵眼所在!

    通常阵法抵定,必应以天干地支,九宫四维,以定周围的方位,但现在她却感应不到周围的方位所在,东南西北,完全不分,她心中忽然想到一个名字,不禁说道:“这是九天迷罗阵!”

    这个名字她还是在数十年前,身处归墟的时候,从当时的容华口中听过这个名字,因为在归墟中,也有这个阵法。

    这个阵法的攻击力虽然算不上极大,但有一样极厉害的地方,就是可以变化阵法中的方位。在当初制定阵法之时,布阵人便用大神通将阵法中整个方位移形变幻,四维失衡,天地不全,只要被困在其中的话,生死之门完全逆位,随布阵之人的心意而动,踏错一步,便有万劫不复之虞。

    但九天迷罗阵法的缺点是只能立于一地,它以灵脉为其,错乱四维,除非有人将整个地脉全都撬了去,否则便无法破阵而出。因此常用在洞府的防护之上,这种阵法多见于古修,如今世上已经不存,顾颜只在归墟之中见过一次。这时她不禁在想,当年那位古仙人,是怎样的来头?

    九天迷罗阵法,奥妙之处在于方位迷乱,她不去行差错步,一时间却也没有危险,索性便坐下来,说道:“筠实,你与我说,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颗珠子,这时正牢牢的在顾颜手中抓着,紫罗天火织成了一道密密的火网,将这颗珠子牢牢的笼在她的掌心。无数的火灵气不停的向外冲击,却始终逃不掉顾颜的手掌范围之内。

    紫色光幢将头顶牢牢的护住,天空中无数的青色巨木滚滚而落,砸得无数火星四溅,但始终攻不破紫云圭的防护。外面的人脸色全都阴沉无比,其中的一人说道:“如你所说,启动了阵法,怎么还是无法抓她们出来?若是真的让她们惊动了神主,此事如何是好?”

    野赤炼怒道:“那又怎样,难道你要让她们带着火灵珠而去?”他重重的一拳击在地面上,“我们丢失火灵珠,还不知道神主会不会震怒,如果不将这几个罪魁祸首拦下来,一旦怪罪下来,拿你性命来赔么?”

    几个人被他这一顿吼,顿时不敢作声,野赤炼说道:“任她们有多大的本事,也冲不破九天迷罗,如果她们不乖乖的出来,我们就直接让七颗火龙珠聚合,把她们炼化在里面!”

    另外的六人都点头,他们盘膝坐下来,守着这座石林,天空中这时已有无数的火焰落下,拼命的向着紫云圭冲击而去,在他们的目光所及之处,里面的女子却似乎镇定如恒,全没将外面的危险当做一回事一样。

    顾颜让谢筠实坐下来,看她的脸色略好了一些,头也低了下去,说道:“这件事……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

    谢筠实其实自己也觉得很奇怪,这简直就是她莫名所惹来的一场灾祸。就如杜绾那天所言,在换了新城主之后,碧霞宗暂时的收敛起来,都闭门在城中不出,而她本人因为境界受困,难有突破,因此便要去莽苍山寻找机缘。

    她本来也是漫无目的的四处乱走,只是莽苍山的外围,基本已经被那些修士们所走遍了,她越走越深,便来到赤炼峰的附近。

    顾颜不禁说道:“你胆子也实在不小,这里六阶以上的妖兽横行,倒是真不怕危险!”

    谢筠实低下头说道:“碧霞宗里,都流传着长老年轻时的故事,说您只在筑基期的时候,就敢独自去挑战六阶的妖兽,还与它们正面的放对,大家都觉得心向往之呢。”

    顾颜不禁愕然,没想到自己倒成了她们整天模仿的对象,不禁失笑道:“好了,先说你自己的事情。”

    谢筠实那天在赤炼峰附近,并没有见到人迹,她来伴月城的时间尚短,还没听说过野赤族的事情,只以为这是一座荒山,但是又感应到这里有灵气的存在,便在四周仔细的搜索起来。然后发现在地底数十丈之下,似乎有灵气痕迹,便用法宝向下开辟道路,谁知道惊起了一条巨蟒来。

    那条巨蟒至少也有五阶以上的修为,口吐火焰,威势惊人,谢筠实倒也不怕,与它旗鼓相当的斗了数天,终于在玉如意的庇护之下,将它斩杀。

    顾颜这时打断她问道:“你记得那条巨蟒的样子么?”

    谢筠实回想道:“现在想想,也没有什么特别,它通体火红,身上有小刺,头前有一只怪角……”

    顾颜“哦”了一声,“这是通天蛭!”

    通天蛭是一种极为少见的妖兽,论凶恶比不上那些有名妖兽,但是它只生长在火灵气最盛之地,因此常被人当成寻宝之用,一般只长到三四阶为止,寿命也就尽了,像谢筠实遇到的五阶以上,实在是极为罕见之物。顾颜猜想,或许是此地的火灵气极盛,才滋养出那样一只通天蛭来。

    通天蛭有一个极为奇特的本能,便是可以在火灵脉中,自由的进出,并且天生就有吞噬火灵气的天性,这也是不少修士愿意养它当灵宠的原因,会强行的用灵药提升它的寿命,然后再帮它提升修为。难道谢筠实遇到的,是一只修士的灵宠?

    可是顾颜想想又觉得不太像,这样的灵宠,必然是极为宝贝的,就好像她对待小姜一样,怎么会随意的把它丢弃在荒野之中?

    谢筠实见顾颜若有所思的模样,便停下来不说话,过了片刻,顾颜才说道:“你接着说,杀了这只通天蛭之后,又怎么样?”

    谢筠实的脸上露出犹豫之色,显然她对当时的情景也很有些茫然,愣了一下才说道:“长老手中所握的这只珠子,便是我从那只通天蛭的腹中所得到的。”

    顾颜愣了一下,谢筠实说道:“我杀了妖兽之后,便将它的皮毛剥去,骨骼一一取下,然后又去找它的妖丹,可是找了半天也不见。”

    顾颜插口说道:“通天蛭只以火灵气为食,通体都是纯净灵气,混于经脉之中,因此并无妖丹。”

    谢筠实点点头,“后来我找了许久,在妖兽的头颅之中找到这枚珠子,我当时还奇怪,为何妖丹长在头颅中?谁知道一将它取出,就自行的飞入我的体内,像是与体内精气混成一体,当时便将我吓了一跳。后来我默运心法,将它从体内逼出,但从此之后,身体就像是被下了禁咒一样,只要此珠离开我身体三丈之远,我就觉得体内灵气飞快散失,有性命之虞。我当时不知所以,只好将它随身携带,然后再带回来与同门参详。”

    顾颜点了点头,大概这便是杜绾当时见到谢筠实举止奇怪的原因了,事实上此事也确实匪夷所思。她看着眼前的这颗珠子,沉吟着说道:“若我所猜不错的话,这本来应该是野赤族所藏之物,或许就是藏在地下,结果被这只通天蛭顺着灵脉进去,将这颗含有无比纯净的火灵气之珠吞噬掉,结果顺着灵脉走到它的脑中,才在机缘巧合下被你得到。只是为何它寄在你的身中而不出……”

    她将两指搭在了谢筠实的手腕上,放出一丝灵气,感应她体内经脉运行,似乎也无什么异常,顾颜想了想,忽然问道:“你是哪里的人?”

    谢筠实有些奇怪,还是答道:“我是卫国本地人,父母都是凡人,兄弟姐妹六七个,只有我一个人身具灵根,因此年幼时就拜入碧霞宗本下,已近百年了。”

    顾颜点点头,见她没提,想必那些亲人都已去世了,说道:“我猜想,可能是你遗传下来的血脉,有什么奇特之处,因此才会引得这颗珠子入体。”

    谢筠实莫名道:“我祖上七八代,都没听说有修士出现的,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凡人,血脉会有什么奇特之处?”

    顾颜道:“这也不算罕见,修士的血脉,未必代代都能传下来,或许会深隐于岁月之中,于某一代才突然发作。我记得藏剑山庄那位云霆剑尊,他的祖上十几代都是凡人,但在更早之前,却是曾经出过一位结丹真人的。”

    她们两个人在这里细细的低语,外面的人却像是等的有些不耐,有一个红色脸膛,相貌粗豪的人说道:“还等什么,索性让七灵会聚,直接在这里将她们炼化算了,费这么多麻烦!”

    边上又有一人冷冷的说道:“你着什么急?我们野赤大哥是看上了那个女子,想要把她纳回山来做压寨夫人的。”

    野赤炼大怒道:“你说什么?”

    那个白脸的汉子反唇相讥道:“我说错了么?否则的话,早在第一天你就能将她灭杀了,何苦让大家陪着你费这么多功夫?”

    野赤炼哼了一声,说道:“你懂什么,若我没看错的话,这个女子似乎是当年火神君一脉的传人,她体内有着隐藏的火灵根,深植经脉之中,否则你以为那颗火龙珠为何会没入她的体内?这样的修士,是滋养火系法宝最好的载体,也是最适宜我们本族人繁衍生息的。我们这一族,数千年传承下来,后代越来越少,不就是因为天生的火灵气太重,旁人无法承受么,只能在族内通婚,因此人才日渐凋零,如今遇到这样的灵体,怎么能轻易的放过?”

    两个人说得面红耳赤,几乎要动起手来,边上有人来打圆场,将两个人排解开,但是那白脸汉子仍然说道:“如今七珠已聚,唤醒神主之事势在必行,如果再也攻不破护罩的话,难道将她们困到死?”

    野赤炼沉声说道:“明天午时,阳气最盛之刻,若是她们不投降出来,就炼化她们!”

    外面的人争执起来,顾颜在里面是能看到的,只是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事实上她也不焦急,九天迷罗虽然厉害,但未必就一定能困死她,只是想先停在这里,问一问谢筠实详情而已。

    谢筠实也将自己所知道的全说了,她那天回来之后,没过几日,外出的时候,就遇到海千峰寻上门,二话不说便将她掳去,当时那颗珠子并未带在身上,她一被掳走,就被海千峰施以禁法,好在她用玉如意护住了元神,只是假作昏迷之状。

    后来海千峰打上碧霞宗,将那粒珠子抢走,然后又将她一同送到赤炼峰,她这才知道是有一个野族要寻她,趁着交接之后,野赤族防备疏忽的时候,她突然抢了珠子逃走,借着玉如意护身,慌不择路的闯入了这座石林之中。说也奇怪,那些人见她闯入了石林,便都不进来,只是在外面,调用阵法之火来克制她,靠着玉如意护身,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三天。只是若顾颜不来的话,再过个一半天,她也要被炼化宝光,束手就擒了。

    顾颜听她说完了这番话,才笑道:“你放心,海都派会为此事而向我们道歉,并付出一定代价,我们现在还是先离开此地。”

    谢筠实抬起头,看到天上这时无数的洪水滚滚而来,有如天河倒泄,遮天如幕,不见天空,犹豫着说道:“外面还有阵法禁住……”

    顾颜傲然的一笑,“除非有元婴修士出手,否则什么阵法能困得住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