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38章气势逼人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不过这女子脾气倒真是泼辣,难道说因为南浦出了个林子楣,因此所有的女修也都气足了三分?

    她向着女子微微的点了点头,“原来是海夫人,失礼了。只是令弟掳我门人在先,夺我门中之物在后,今日此来,不得不要一个说法,连城主曾说,此乃两家宗门私事,现在又何故要亲自插手?若连城主想干预此事,便先将前事了断清楚再说吧”

    顾颜神情淡然的站在紫云圭上,与连士蕃面对面的说话,站在她身边的杜绾,也觉得腰杆都突然直了几分,否则前两次她去求见城主,就算连士蕃看在碧霞宗的面子上见了她,但那股慑人的威严让她几乎说不出话来。但站在顾颜的身边,面前这位连城主的威风,却像全是收敛了起来。

    顾颜虽只是淡淡的说话,但锐利的辞锋却让连士蕃难以作答,他一时间沉吟不语。

    顾颜也不着急,只是站在紫云圭上,不停的用目光打量着眼前的海都山庄,若是连士蕃的回答不如她的意,那她似乎也不介意拔剑一怒。闭关了十七年,似乎更加的静极思动了啊。

    连士蕃对顾颜的言辞,皱眉不语,他在沉吟着此事应如何处理,对连氏一族的影响如何。虽然以连氏的地位,是不必对碧霞宗有过多顾忌,若是碧霞宗其余的人来处理,他大可以推脱出去,但此次是顾颜亲来,他却是知道顾颜名头的。当年在古战场的时候,她的剑下,曾经斩了多少修士的头颅,至今让云泽的那些修士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在他身边的那名女子,便是海千峰的亲姐姐,姓海名青虹,她们姐弟两人,都曾经是海家的门下,当年也是南浦的名门望族,只是后来因为惹了一个势大的对头,因而败落,好在这两人天资都好,海青虹的相貌好,后来投到连家的门下,与连士蕃情投意合,虽以侍妾之名,但他的元配的妻子早死,海青虹的身份与妻子无异,连家亲近的人,也都把海千峰当正牌小舅子看待,是故他重建海都派,在南浦也一直顺风顺水,直到连士蕃被选为伴月城主,便将总舵迁到此地来。

    她们两个从小姐弟情深,虽然现在海千峰已经独当一面,但海青虹仍然会不时的看顾他,也因此养成泼辣的脾气,连士蕃平时都要受她的管束,只是两人的感情深厚,外人无法置喙罢了。

    这时海青虹见连士蕃沉吟不语,心中便不禁恼火起来,“你身为大城之主,怎么有人找上门来,你便怕了?若你不管此事,你就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自己回去吧”

    顾颜这时心头也有了一丝火气,她本来觉得碧霞宗是客居于此,将来还要在南浦发展,才想着要客客气气的解决此事,但面前的这几人也实在是太过分,劫了碧霞宗的人,抢了碧霞宗的法宝,若她不为此事出头,将来碧霞宗还怎么在这里混?

    她忽然间踏前了一步,冷冷的说道:“海夫人想为此事出头,那么就请先给我一个交代吧,若你不将我的弟子交出来,今日之事便不能甘休”

    她的脚步向前一踏,周围的气机忽然间引动起来,无数的灵气飞快的移动,隐隐的布成了阵势,一股杀气顿时扑面而来。

    海千峰这时仍然不答,只是说道:“我庄中并无你的弟子,此事恕我不能作答”

    顾颜冷笑道:“既如此,便用我手中的剑来说话”她脚下不见如何动作,紫云圭已经倏的向前而去,手中的太阿剑扬起,金光灿然的长剑瞬间扫出数丈之长的剑芒,从天空之上压下来。

    一股五金锐气,扑面而来,海青虹一扬手,她掌中的蜃元瓶便发出五色毫光,向着空中的剑芒卷去。

    她手中的蜃元瓶,专克五行之属法物,但顾颜却并不畏惧,太阿剑在空中落到一半,忽然间顿住,紧接着五色光华便卷上来,将太阿剑紧紧的缠住。

    海青虹说道:“还是你先将此剑送了我吧”她将手中的蜃元瓶一举,五色光华倒吸而回,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太阿剑用力的向后扯去。

    顾颜的手握住剑柄,两股力量便在空中相持不下,只听见空中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声。海青虹冷笑着划动法诀,周围无数的云气都被她聚拢而来,蜃元瓶光华闪耀,几乎变得通体透明,只见到五种颜色的灵气在里面不停流转。

    旁人站在一边,都没有插手,连士蕃倒是觉得顾颜似乎并没有传说中的厉害,还是云泽的那些人以讹传讹?仅凭这样的本事,似乎难以在古战场中脱颖而出……

    他正想到这里,顾颜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个微不可查的笑容,她手指轻轻的一弹,一尊硕大无比的宝鼎便出现在空中。

    这尊顾颜得自于栖云山的九嶷宝鼎,在这十七年中,她不停的用本身灵火加以淬炼,里面又积了无数的天地灵草灵根之气,变得愈加的灵气十足起来。那只鼎身上所伏的灵禽,一双眸子更加的灵动无比,九嶷鼎一出,它便低鸣了一声,两只眼睛中忽然间射出炽目的赤色光华,随即便从鼎身上飞了起来,鼎盖随之盘旋而起,九个孔窍中同时发出了灰濛濛的灵气。

    九道灵气在空中迅速的凝结起来,混沌元气向下罩去,转眼间便将蜃元瓶所发出的五色光华压制住,劲气长卷,强大的吸力将整个蜃元瓶倒吸而回。

    海青虹的脸上顿时露出震惊之色,她只觉得这股吸力无比之大,手腕一松,蜃元瓶便脱手飞去。

    蜃元瓶在空中掠过了一道长长的痕迹,向着九嶷鼎中投去。这时一直旁观的连士蕃终于出手,他冷笑了一声:“顾仙子好手段”双手长伸,人飞快的向着空中扑去。

    空中顿时出现了一对青色的巨手,遮天蔽日,将半个天空都挡了去,向着蜃元瓶抓过去。

    顾颜的眉毛一扬,眼中露出了一丝的战意,她闭关多年,出来之后,终于遇到一个可堪一战的对手,胸中的战火顿时便燃烧起来,她挥动皓腕,向着空中印去。

    一只金光大手出现在空中,夹杂着无数的雷霆火焰,与空中的那对青色巨手相碰,发出轰然的巨响,都抓向中间的蜃元瓶。

    在两股力量的夹击之中,蜃元瓶居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瓶身上像是出现了道道裂纹,海青虹惊呼道:“快停手”

    这只蜃元瓶是她家族当年传承下来的宝物,不单只是她护央之宝,亦寄托着她对家人的思念,是万万不能损毁的。

    顾颜倒是不急,她只是好整以暇的摧动灵气,不停的向回收去,而连士蕃却不敢和她硬抢,蜃元瓶一寸寸的向着顾颜所在的方位移去。

    连士蕃低喝了一声,两人只交了一下手,他已觉得顾颜灵气充沛,无穷无尽的汹涌而来,她的手中,像是还有不少的手段没使出来一样。听说此女有一张阵图,杀气冲天,当年在战场上曾经逼死了无数的敌手,今天她若出这样的杀招,只怕海都山庄难保。

    只是当此之时,若是怯战,只怕他城主的名头也要毁了,他不禁的对海青虹有了些责怪之意,为了一个海都派,便引出这样大的波折来

    只是当此情形之下,他也只能先发制人,连士蕃一扬手,一个八角铁盘出现在掌中,向着空中一抛,顿时八个角上都闪动金光,光华灿烂的符印从空中落下,顿时重如泰山般的压力向着顾颜袭来。强大的压力让杜绾几乎在紫云圭上站立不住,脚一歪就要跌下去。结丹后期修士的强大威压,果然不是她能够抵抗的。

    顾颜一弹指,青木巨盾出现在空中,将头顶上那股巨大的压力尽数挡了去,轰的一声响,空中顿时火星四溅。这时顾颜一扬手,虚空之中便有一道紫色的巨刃斩了出来。

    紫色的火焰炽烈而飞扬,带着浓重的灵气向着空中斩去,转眼间便将金光全都斩断,顾颜笑道:“这是玄铁盘么,果然不凡,可借我一观否?”

    她忽然间将手一松,本来已渐被她吸走的蜃元瓶又飞回了连士蕃的手中,而她则将手一扬,那只金光大手上便有数十丈长的霹雳雷火发出,将玄铁盘八角上的金光尽数震散,随后那只手在空中缩小,向着玄铁盘便抓过去。

    连士蕃冷笑道:“只怕你吃不下”他双手飞快的打动法诀,无数的符篆从玄铁盘上闪现而出,一波*的轰击向着顾颜攻过去。

    顾颜这时忽然喝了一声:“镇”她一只手飞快的从上到下,自空中一划,虚空像是被她割得裂开了一条口子,八条烈焰飞腾的光柱直冲而下,一下子将周围的灵气之位全都定住,周围的灵气运转顿时为之一滞。

    连士蕃顿时一愣,他才发现所有的灵气攻击,都被这八条光柱反弹回来,上面居然带着凛冽的剑气森森,随即空中又有一柄长剑直落而下,悬停在空中,剑身上所发出的昂然剑意,顿时便将玄铁盘镇住。若是他再动,似乎随时便有失宝之虞。

    顾颜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不枉她费了十七年的苦功,来炼制这玄天剑阵,果然已经成型,连玄铁盘这样的法宝都能镇住,只是这一次要耗费的灵气,也着实非同小可,虽然她有混沌空间在身,灵气源源不绝,但一次仍然将她经脉中的灵气抽空了近三成,还要从空间中加以补足。

    蜃元瓶虽然落回到连士蕃之手,但五行灵气被顾颜所发的混沌元气压制住,她手中的太阿剑顿时变得金光灿然,顾颜见连士蕃被震慑住,微微一笑,一扬手,向着空中重重的斩下去,在海都山庄背依的那条山岭上,顿时出现了一条深深的沟壑,山石震动,磨盘大的石块在空中乱飞,一片狼籍景象。

    海千峰站在那里,脸上的肌肉一条条抽动着,像是忍不住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这时顾颜一扬手,便有数十丈长的金光雷火从空中砸下来,所至之处,只冒起一缕青烟,那些亭台楼阁、山石草木,全都化为飞烟。

    顾颜将手虚悬在空中,冷冷的说道:“你若不答我,海都山庄今日尽化尘灰”

    连士蕃的脸色又青又白,变化了数次,却始终没有作声,他这时才知道,云泽中都把这位顾仙子叫做女魔头,果然不是虚言这女子下手果决,说一不二,居然不容得他有半分置喙

    海青虹这时也被顾颜的气势所慑住了,她平日里在南浦行走,旁人顾连士蕃的面子,都敬她几分,但这次连士蕃也被顾颜所压制住,他要考虑连氏一族的关系,动手可以,却不能与顾颜性命相拼。此时分出胜负,便应该罢手。

    因此她的脸色一青一白,始终不作变动。

    这时海千峰忽然大叫一声:“算了,迟早也是死,你都冲我来吧”他从海青虹的身后冲出来,飞快的冲到顾颜身前,喊道,“你的弟子确实是被我掳走,只是如今已不在我的山庄之中,你就拿我的命,去抵她之命好了”

    顾颜看到他神情激动的模样,不禁的有些不屑,一门之主,气量实在是太小了。她的手在空中悬而不发,淡淡的说道:“你且说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连士蕃见海千峰终于服软了,这才松了一口气,事实上他也不知海千峰为何要与碧霞宗为难,像是有难言的苦衷一样,他既不说,也就不便问。只是这时海千峰自己出头,他便乐得不再与顾颜交恶,也不去管被镇压在空中的玄铁盘,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

    海千峰说道:“山中的野赤族,掳走我的独子,与我说,若不将那枚火龙珠寻回来,便要我儿子偿命,我不得以,到处打探,才知道落在贵派的女仙手中,不得以上门强抢,没想到因此而连累了姐姐姐夫,你若有什么怨气,便冲我来好了若我有一字虚言,便让我为心魔所噬,万劫不复”

    顾颜见他神情激动,又以心魔立誓,不似作伪,便将虚悬在空中的手放下,说道:“你仔细说来,详情究竟如何。”

    海青虹的眼圈不禁红了,走到海千峰的身前,“你又何必这样说,做姐姐的,总是不会不管你的……”

    连士蕃这时的脸色却一变,说道:“是山中的野赤族?”

    海千峰定了定神,这才一一说起。他所说的野赤族,是山中的一个野族,这个族裔一直生于莽苍山中,已不知传了多少代,足迹向来不出深山,偶尔有修士去山中试炼,也会与他们打些交道,做一些灵石之类的交易。

    而海都派在迁来伴月城之前,曾经在莽苍山中住过很长的时间,因此与野赤一族有些交情,那一日,海千峰的独子,与几名师兄弟去莽苍山中试炼,久久不归,海千峰心中焦急,便进山寻找,结果却接到野赤族的族长,野赤炼的传讯。说是海千峰的独子,就在他们的手上,以此作胁,要海千峰帮他们做一件事,做成之后,才能将独子放归。

    顾颜听了,冷冷的说道:“他们要你做的事,便是让你掳走我的弟子么?”

    海千峰道:“野赤炼的原话是,要寻回他们丢失的火龙珠,并且将盗珠之人,一并交付于他,才能将我的儿子放还。”

    顾颜冷哼了一声,“既如此,想必你已将我的弟子送去了,你的儿子可曾放归?”

    海千峰说道:“他们只将谢姑娘与火龙珠收了去,说要验证火龙珠未毁,需七日后,才肯将我的儿子放归。”

    海青虹站在他的边上,眼中隐有泪痕,说道:“我弟弟只有一个独子,是海家单传的血脉,因而出此下策,还望顾仙子宽恕他才好。”

    顾颜的眼睛微微一眯,看了海青虹一眼,忽然觉得这个妇人实在不是那种性情固执的人,而是粗中有细,转圜极快,也难怪有这样的手段,才能把连士蕃牢牢的抓在手里。

    她淡淡的说道:“这是你一面之词,我不能轻信,我要到莽苍山中,去寻一个明白。至于你,虽有情可悯,但你无故掳去我的弟子,又打上门来,毁我山门,伤我弟子,我虽不找你的麻烦,但海都派,却要给我一个交代。”

    海青虹想要说话,却被连士蕃凌厉的眼神止住,随即便传音说道:“收起你那一套做派吧你以为她是那种无知心软的女仙,会吃你一哭二闹的这一套?在她面前,还是少耍一些心计的好”

    海青虹被他吓了一跳,不敢言语。她这才留意到顾颜淡然而锐利的眼神,似乎并没有为她的言语所动。

    顾颜也不理她,看着海千峰说道:“你独子被掳,其情可悯,我也不再找海都派的麻烦,但你打伤碧霞宗的弟子,毁我山门,此事若无交代,便说不过去。”

    海千峰颓然道:“我愿出灵石一万枚,五件法器,灵丹百枚作为赔礼。”

    顾颜笑了笑,负起双手,说道:“杜绾,我碧霞宗可缺此物?”

    杜绾心思聪慧,随即会意,扬起胸脯说道:“自然不缺碧霞宗虽然远在云泽,但手下仙山胜境无数,岂会贪图区区的灵石法器之流?”

    海都派是在海千峰手上初建,他手中的家底并不算厚,这一句话已经是大出血了,但看顾颜的意思,似乎仍不满足,他不禁说道:“你待怎样?”

    顾颜露出一个微笑,说道:“我观此地背临莽苍山,风景甚佳,我有意停留南浦之时,驻锡于此,莫如让此地让了碧霞宗,我折三千枚灵石于你如何?”

    海千峰一口血险些没吐出来。这女人说得好是轻巧他在此地立下海都派的山门,是费了千辛万苦之力,才借连士蕃的帮助,从伴月城连家的手中套出这块地域来,此地背临莽苍山,灵气汇集,实属灵山胜境,是伴月城之外最佳的一块地域,就算是三万块灵石,他也是绝不会换的。顾颜只出三千块灵石,就要从他的手中套走海都山庄,当真是好大的口气

    他一时间怒气勃发,喝道:“你……”

    看到顾颜淡然的眼神,他却又一下子颓了下去,毕竟此事是他理亏在先,若是顾颜不肯与他甘休,借此事要大闹一场的话,那么连士蕃也不会死力助他,毕竟他是连氏的人,遇事要先考虑连氏的利益,可是今日让他生生的吃下这个闷亏,他却也心有不甘。

    海千峰只愣了一下,顾颜锐利的眼神便向他射来,他的心中一凛,忽然间想到,面前这个看似寻常的女子,却是能够将积云峰灭门,斩杀长青宫宫主的狠人如果她要借此事大做文章的话,只怕自己辛辛苦苦复兴海都派的基业,便要一朝丧尽。

    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愿听顾仙子的吩咐”

    海青虹欲言又止,在连士蕃凌厉眼神的震慑下,终于没有说话。顾颜笑道:“如此甚好,我与你五日时间,你将此地腾出来与我,待我去山中,将谢筠实接回,便可着手搬迁之事。”

    海千峰的眼睛一动,心中又起了念头,莽苍山中的那个野赤族,可着实不是好对付的,若是她能够陷在那里,便免了自己的一番功夫,心头顿时大畅,说道:“莽苍山中行程凶险,还请顾仙子多加小心。”

    顾颜微微点头,起身踏上紫云圭,又对着连士蕃说道:“连城主做事公道,顾颜心甚敬之,他日期有良晤。”

    连士蕃翻着眼睛不答,对方的玄天剑阵,可还镇着自己的玄铁盘。

    顾颜一笑,在空中一扬手,八条光柱连着一道剑光,被她飞快的收入体内,随后一道紫光便远遁而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