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37章威压伴月城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那粒珠子呈赤红色,里面有着极为浓重的火灵气,似乎是被放在一个贝壳所制的盒子中,才能压制住它的火灵气,谢筠实刚将盒子打开,里面的火灵气便汹涌而出,几乎将房子都烧坏了。

    顾颜沉吟道:“这应是得自海外的寒珠蚌,有着源自海底的太古阴寒之气,专门用来克制火灵的。”

    杜绾说道:“果然长老明鉴,我们当时都不知道那是何物,只是一将珠子拿出贝壳,火灵气便肆虐不已,因此只得再放回去,而那粒珠子的来历,谢师姐又不肯说,我们都只当是她从山中搜罗的异宝,也未在意,而谢师姐自从得了那粒珠子,行事便有些古怪,整日里不知在忙些什么,明明我们都闭门谢客,她却要日日出城。得珠不过几日,她有一天出城去,便未归来,后来有相熟的门派前来报讯,我们才知道,她于城外,与海都派的修士动手,结果不敌被擒了。”

    顾颜皱眉道:“这海都派,是什么来历?”

    杜绾道:“海都派,其实是连家的一个分支,听说海都派的门主,与这一任连氏的城主关系颇深,因此虽然迁来不久,但发展极快,已经在此地扎下了脚,他们承连家的本事,多会驯兽之术,平日里常在莽苍山中打转的,但是行事还算低调,还没听说与别的门派结仇。”

    顾颜道:“那便是有事了,你们可曾打探?”

    杜绾苦笑道:“还没等我们打探,海都派已经找上门来,说是谢师姐盗了他们师门秘传的宝物,现在擒了她去,要等她的师长过来理论,才会放她,然后又来取回他们的宝珠。我们自然不肯,双方在这里相斗,我们人手虽少,但气势也不输,只是相持,后来城主府突然干预了此事,派出巡城护法干涉,我们无奈之下,只能将宝珠交出。给掌门人的信,才刚刚发出不久,尚未得到回音呢。”

    顾颜的心头微有怒意,随即便想起这并非在云泽,南浦的修士,并不一定要买碧霞宗的账,便又坐下,说道:“既如此,你们可找过城主府理论?”

    杜绾还未说话,她身边有个圆脸少女颇有些气愤的说道:“怎么没找过,可是那位连城主却一推二六五,称这些事与他无关,只让我们去找海都派,这几天,杜师姐可发愁了呢。”

    杜绾低声说道:“师长在前,哪有你说话的余地?”她站起身来,说道,“杜绾受命为此地主事,只是上不能护师门之威,下不能庇同门姐妹,实在无能,还请长老责罚。”说完便跪下地来。

    顾颜挥了挥手,一股力道便自行将她扶起,“好了,我知道错不在你,你那位谢师姐行事也有不当之处。你事后仍能如此处理,不卑不亢,已算是难得,既然我来此一趟,便不能白来,回头,我陪你上海都派走一遭。”

    圆脸少女讶然道:“长老,此事处置的根源,还在连城主的身上,不如……”

    顾颜笑了笑,“我自然知道,但那位连城主将此事向外推,那么我就顺他的意思,等他推出去了,想收,恐怕也收不回来”

    杜绾听明白了顾颜的意思,一双大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

    那些女弟子们本来还颇有些郁闷,但是见顾颜来了,但都觉得像是有了主心骨儿一样,站在厅外,小声的叽叽喳喳,从门缝里看着顾颜,似乎是觉得,看上去与自己年龄相差无几的少女,为何便有这样高的修为?

    顾颜笑了笑,站起身来说道:“杜绾,你陪我走一趟吧,其余人等留在此地等候消息好了。”

    那个圆脸少女这时有些怯生生的说道:“要是他们再上门来找麻烦怎么办呢?”

    顾颜颇有些傲然的一笑,“你放心,他们以后不敢再上门了”杜绾行事稳妥,才能以客居的身份,在这里游刃自如,但现在顾颜既然来了,但要张扬一些,让大家认清楚碧霞宗的实力,无论处事手段如何进退,终究要有实力作为后盾,否则修仙界不认别的

    她站起身来,缓步走出了大门,拉一下杜绾的手,便踏上紫云圭,一道紫光破空而去,耀满了天际,向着东门之外,海都派所在的位置飞去,紫光漫天,气势张扬无比,引得城中的修士纷纷侧目。

    没过多久,城主府便也有两道剑光冲天般的飞了出来,一白一紫,也向着同样的方向飞去。

    顾颜带着杜绾,气势张扬的掠过了城墙,两边守门的修士想上来问询,但被顾颜的气势所慑,纷纷后退,守门的那八只妖兽,见到顾颜驾着紫云圭飞驰而来,身上的杀气凛然,都纷纷吓得往两边退去。

    顾颜自从得了九嶷鼎以来,里面的妖兽日渐凝炼成形,鼎中又炼化了不少妖兽,让她的身上肃杀之气日重,尤其是妖兽见了,无不退避三舍。

    海都门的驻地在东门之外,依山而建,在一座山峰的半山腰之上,高高立着一座山庄,大门高耸,便有数丈之高。顾颜掠到近前,笑道:“待我扣门”

    她一扬手,太阿剑便出现在她的掌中。自从当年大比之后,十七年中未与人动剑,顾颜颇有静极思动之感,她信手一挥,数丈之长的剑芒闪出,门前耸立着的两杆大旗,上面写着“海”、“都”两个大字,顿时被齐腰斩去,顾颜扬声说道:“告诉你家门主,有人上门来了”

    在门外也有守门的修士,只是见顾颜从天外飞来,猝不及防,还未来得及反应,已被对方一剑将大旗斩断,这分明是当着他们的面挑衅,守门的两人顿时怒极,只是见到顾颜从空中落下地来,身上紫光缭绕,气势逼人,居然吓得不敢做声,顾颜也不说话,只是随意的负着双手,在门前一站,如泰山般重压的气势就逼人而来。

    杜绾心中也有了十分的底气,朗声说道:“碧霞宗有客来访,海门主怎么不出来?”

    这时,山庄之内才有数道光华飞起,破空而来,在大门之前落下,现出四人,都有结丹中期以上的修为,为首的那人身材高大,紫色的脸膛,两鬓颇有风霜,看上去如同个久历风雨的渔夫一样。

    顾颜的眼睛一眯,心中轻轻一动,这人看上去不起眼,但他的修为似乎已到了结丹后期,只是像被什么东西所隐藏住了。

    那人脸色很是不虞,铁青着脸说道:“你们这些人,护旗不利,先到后面去领三百鞭子再说”

    他见了杜绾,微扬着头说道:“原来是杜姑娘,怎么,你们的师门长辈来了?”

    在他身后的众人,发出一阵笑声,“怎么碧霞宗是没人了么,让两个小姑娘过来撑场面?”

    顾颜淡然不语,那几个人的声音虽响亮,但她却从里面听到了一股色厉内荏之声。而那为首之人,似乎也不制止这种失礼之行,只是大声的笑起来。

    顾颜忽然说道:“便是小姑娘,亦曾杀过人,见过血”她的两指轻轻捏住太阿剑的剑锋,在空中甩了甩,顿时一股杀气逼人而来,那些人全身一凛,不自禁的便住了口,气势顿时为之一颓。

    身材高大的男子顿了一顿,才说道:“这位想必就是名震云泽的顾仙子了,在下海都门主海千峰,在此见过。”他略拱了拱手,身后的几人都已不作声。显然他们都知道,顾颜的剑下,曾经斩了多少修士的性命。

    顾颜笑了笑,“海门主早知我来了,何必此时多言。我只是想问,你囚了我门中弟子,这道理要拿出来讲一讲。”

    她神色淡然,面上亦带着盈盈的笑意,只是一个人站在那里,便有一种可以压迫天地般的威严,让海千峰不由自主的觉得矮了半头。他心中暗凛,这个女人在云泽的名头,可是她真正一个个杀出来的,非常人可比。自己怎么平白无故,会惹上这么一个煞星,不都说她在闭死关么,怎么会不声不响的来到伴月城?

    只是谢筠实现在却不能放,而且让他到哪里去寻人?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贵派弟子出言无状,又盗走我门中之宝,实在无礼,你既是她师门的长辈,便要和你讨个公道,不囚上半月,我海都门的怨气难销。”

    顾颜的脸色转冷,“我门中弟子有错,自有我来教训,何时轮得到他人越俎代庖?你说我弟子盗了你门中宝物,何不拿出一看?”

    海千峰说道:“本门至宝,怎能与外人观看?”

    顾颜冷笑道:“若是真有,何妨不现于人?”

    海千峰听出她话中的未尽之意,脸色顿时一变,“你是什么意思?”

    顾颜淡淡的说道:“你若不肯,我自己将它找出来”她忽然间踏上了紫云圭,带着杜绾一起,掠到了空中,随即如雪般的皓腕一扬,顿时一只金光灿烂的大手在空中出现,只向下一压,便有数十丈长的紫焰铺天盖地而来,烈焰飞腾,方圆数里内顿成火海。

    无数的火灵气在空中激荡,但周围虽然火焰飞腾,却没有一丝东西燃着,顾颜冷冷的说道:“听说那枚宝珠是火灵汇集之物,如今紫罗天火在此,何处的火灵不出?”她冷冷的说道,“你若不将人交出来,休怪我烧了你的山门”

    杜绾惊讶的站在紫云圭上,看着顾颜。她是碧霞宗的老弟子,当年在栖云山,曾经和顾颜一起相处过的,那时的顾颜言笑晏晏,与大家相处甚欢,后来虽然知道她的身份,也见识过她的本事,但她没有跟着顾颜一起参加大比,在她的心中,顾颜仍是那个和气可亲如朋友一般的人。这时见她微一动作,杀气冲天,逼人而来,心中不禁暗凛。

    顾颜此举,倒不是耀武扬威,只是碧霞宗在此地客居,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若要以势压人,便必须有更强的势才行。修仙界不认情面,只认实力,只要她有足够强的实力,那么就没人敢得罪她。

    因此她毫不犹豫,一上来便施辣手,海千峰身后的修士中有人一怒道:“你好大胆子……”他怒喝了一声,便飞身而起,双掌盘旋,便有一对短刃从他的手中飞出,雷霆闪耀,连绵不绝,向着顾颜压逼过去。

    这一对飞雷斩,采玄天五雷之精,淬炼而成,作为结丹修士的护身之宝,非同小可,雷霆闪耀,转瞬之间,数十丈长的雷火便当头砸下。

    顾颜并不在意,经历了断云崖与隐云泽的大战,这种攻击实在如同开胃小菜一般,她正想试试新炼的法宝如何,屈指一弹,脚下的紫云圭,便忽然有无数的光华向上冲起,一个紫色的光幢将她全身罩住,无数紫色的灵气团在空中激旋,将压迫过来的无数雷霆,瞬间都绞成了碎粉。

    紫光如柱,破去了所有雷霆之后,又飞快的向前压逼过去,将那对飞雷斩的光华彻底压住,顾颜淡然一笑,她的身形忽然出现在紫色光幢之上,手中不时何时已提起了太阿剑,金光灿然,那名修士只觉得头顶的压力重如泰山,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海千峰心中大惊,他虽然已经几次高估顾颜的实力,但仍没想到她举手之间便将自己的同门制于剑下,只要她手起剑落,自己的师弟不死也要重伤。

    他见顾颜的太阿剑已经压下,来不及呼喝,飞身而起,双手连挥,半个天空顿时一黑,无数碧蓝色的海水,便如天河倒泄一般,滚滚而下,转瞬之间便将顾颜所发出的紫焰淹没。

    顾颜眉毛一挑,略有诧异,对方所用的,是“碧海青天”秘术么?

    见自己所发的紫焰被淹没,她手中剑一横,随后左手扬起,一片青色的光华便从手上发出。天空中顿时现出无数根青色巨木,自天中滚滚而下,顿时将无数海水隔在了外头。

    她当年于子午谷中所得的缺月梧桐,于断云崖时受了重击,在隐云泽又再受击,因此损毁,她闭关十七年中,以本身的真火加以炼制,输以灵园中的各种灵根及灵草,将其中的青木之气激发得愈加旺盛,重新炼制成一面青色巨盾,其防护之力犹胜往昔。

    她以青木之气,克制对方的碧海青天之术,顿时便将滔天的巨*都压了下去,半天之上,无数的水波光华如溢,被一层青气挡在空中,他负在身后的手指微动,海千峰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

    顾颜的手指在空中飞快的打了几个法诀,一片青光在空中将半天的浪涛完全裹住,悬在空中,停而不落。她微笑着说道:“海门主玄门秘术,居然引天河之水而来,果然不凡,只不知我将半天之水,泄于此地,又将如何?”

    海千峰的脸色顿时一变,他以海都派秘传之术,平生曾压伏过无数的修士,却在这个女子之前吃了个暗亏,他双手负在身上,暗中不停的催动法诀,但空中被引来的天河之水却被顾颜的青木之气困住,任他如何的摧动灵气,连一丝一毫也收不回来。

    无数的天河之水悬在半空,让海千峰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若是天河倒泄,整个海都山庄内顿时便会成为泽国,只是当此形势,他却又说不出向顾颜恳求的话来。再者如今,他又到哪里去找谢筠实把人交出来?

    顾颜见海千峰并不回答,脸色便慢慢冷了下来,她本人亲自上门,手段含而不发,已经算是给足了海都派的面子,这个掌门人,莫非是铁了心要与碧霞宗为难吗?

    眼见得海千峰只是站在那里不语,顾颜的脸色便冷下来,她悬在空中的左手,轻轻的向下一放,漫天的青光忽然间便收去了一半。无数滔天的洪水顿时便向着地面倾泻而下。滔天的波浪瞬间便将半个山头淹没,飞快的向着海千峰身后的海都山庄滚滚而来,硕大的山庄,转眼间就要被淹没在洪流之中。

    这时一道长虹以极快的速度自天外飞来,转眼间便落在山庄之前,正好停在那一排巨*的风口处,光华敛去,出现的是一男一女,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穿着制式的长服,唇上留着浓浓的短须,正面色严肃的向这边望来。

    在他的身侧,站着一个极为年轻貌美的妇人,绿鬓红颜,柳眉杏眼,相貌端丽,这时她正面带寒霜,手中拿着一个如羊脂白玉般的瓶子,瓶子上面发着五彩的灿烂霞光,从瓶口处一道光华,将外面的滔天巨*卷住,然后便飞快的向内吸入。

    顾颜的眉毛一挑,对方手中的玉瓶,似乎是她曾经听过的一件法宝,叫做五行蜃元瓶,当年她与蓝湘闲谈的时候,曾经听她提过,此宝有五行之气,相生相克,变化无穷,炼成之后,便落在南浦,只是她不知道在谁的手中。

    两宝若相碰,必有破损,顾颜一抬手,将青木遁收了回来,那女子似有感应,一边用蜃元瓶收去天河之水,一边回过头来,锋锐的眼神向着顾颜望了一眼。

    顾颜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回过头来,那个中年男子已经晋级结丹后期,而且境界不低,女子不过是中期而已,显然男子才是两人中话事者,这时站在她身边的杜绾低声说道:“那便是伴月城新任的城主连士蕃,边上那人,应当是他的侍妾,两人常同出同入。”

    连士蕃的脸色倒还不算难看,待那名女子将天河之水全都用蜃元瓶收去后,两人才同时落下地来,站在海千峰的身前,连士蕃向着顾颜抱拳行了一礼,说道:“这位便是远自云泽而来的顾仙子么?在下曾听守门护卫来报,只是未及拜见。”

    站在他身边的女子,却冷着脸不做声,退后了一步,低声的与海千峰说着话。顾颜自然也不会与她什么好脸色,修为到了她们这样的地步,彼此之间已经无须过多的客套,只是淡然的说道:“我此来为处理门派中事,乃两派之私,连城主此来,是要为我们排解么?”

    顾颜这一句话,顿时将连士蕃噎住。他在碧霞宗分舵刚找上门来的时候,曾借口此乃两派之间的私事,有意将事情推托出去,其实是有偏帮海都派之意,只是碧霞宗毕竟是客居于此,宗门远在云泽,因此他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只过了不到几日,顾颜便远自云泽而来,难道碧霞宗的动作有这么快?

    连士蕃的心中不禁有些波澜,他在想着,似乎要对碧霞宗于此地的重视程度,做重新的评估了。

    能够做到伴月城的城主,他在连家之内,实在是有数的几人之一,何况最近连家内部权斗,一批老人纷纷退位,他与连家新任的家主交情极深,便不欲在这时惹什么事端。只是顾颜已经打上了门来,若不出手,却似不太合适……

    他不禁有些恼怒的看了边上的女子一眼,但看到她眉目间的风情,心中便又软了,说道:“此事说来话长,顾仙子可从长计议,不如先息手罢战……”

    他正将话说到一半,身边那女子已经眼圈泛红的冲上来,说道:“还计什么议?现在人家都打上门来了,难道你这个城主是白当的么,如果你不管这档子事情,以后便不要再进我的门”

    顾颜大为惊讶,好泼辣的女子,如今修仙界,多以男子为尊,她行走于天下,也曾见过不少高级修士身边的侍妾,多是那种低眉顺眼,小心伏低之辈,可从未见过这样气势嚣张的。而且看样子,她对海千峰颇为亲昵,也不怕连城主捻酸?

    这时那女子又说,“他远从蛮荒之地,迁来伴月城,全靠你这个当姐夫的看顾着,若连这个也办不到的话,我有什么面目,去见我死去的父母?”

    顾颜这才恍然,原来此女是海千峰的姐姐,看样子倒是弟弟的修为更高一些,只是海千峰虽然高大威武,看样子脾气却温和,不知道是不是少年时,曾经被姐姐管得死死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