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32章回返云泽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顾颜只觉得无数的压力汹涌而至,强大的压力似乎要将她挤成碎粉一样,体内的血液飞快的奔流起来,似乎转瞬之间就要喷薄而出,这时重重的一击便从天空中降下。就像是末世来临一样,她从未见过的景象,天地倾覆,日月无光,那些宝光在天空中这一击之下,顿时被击碎,有几人眼见的被虚空中出来的劲气卷去,落入空间裂缝之中,不见踪影,秦重也像是受了重重的一击,鲜血狂喷而出,将白须白发染得通红。

    那一击马上落到了顾颜的身上,她飞快的想打出法诀,遁入混沌空间,却发现周围所有的灵气运转一时都凝滞住了,似乎一切都束手无策。

    这时她的身上忽然涌起了一道白光,有一个白白的东西将她的全身都笼罩起来,替顾颜承受了这重重的一击,然后才“咔”的一声碎裂开来。

    是那只六足蜢的壳她们在赤枫林中,杀了那只六足蜢,将它的元丹取走,躯体炼化之后,剩下那个比五金之精还要坚固的兽壳,被顾颜收在身上,今天却替她挡了这重重的一击。

    天空中那道光柱似乎其势已尽,整个天空犹如碎琼乱玉一般,似乎阴阳之气已经失调,所有的人飞快的在空中冲杀着,想要找出一条生路。

    顾颜看到毕真真等人,这时正驾着青天玦,茫然不知所去,这时天空中的光柱仍然一道又一道的劈下,其密如雨,有的修士被光华劈中,惨叫一声,便倒地死去。她强运真气,如电一般的掠到青天玦之上,说道:“若是不行,就随我……”

    这时天空上忽然像是受了重重一击一样,半个青天盖子都被揭开来,一片白色的云光之中,有一个如洪钟一般的声音隆隆作响,“传送阵已开启,尔等速出”

    随即那片云光便飞快的向着四周扩散开来,将所有人都罩在了里面,随后便听到一声疾呼:“去”顾颜只觉得眼前一黑,像是无数股压力从四面八方不停的拉扯着她一样,她知道这是进入传送阵的先兆,说道:“不要妄动”

    毕真真等人,都乖乖的没有运用法力反抗,站在青天玦上,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她们的眼前又见到光亮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站在那个硕大无比的广场之中。

    顾颜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又回到了云阳城

    在那座高大的祭天台之上,六名藏剑山庄的修士,整齐的站成了一列,为首的璇光真人脸色凝重,他手中执一柄长剑,数十丈长的剑芒,整齐的对准着前面立着的传送阵,无数的灵石在上面不停的旋转,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精光四射,顾颜看得心惊,就像是随时都要爆裂一样。

    一个又一个的人从传送阵中被甩出,有的面色默然,满身血污,有的面如金纸,气若游丝,她飞快的收拢了一下,才发现毕真真、林梓潼与诸莺都在身边,连段无修与虞商都没有走丢。

    这时有一个粗豪的声音大笑道:“我就说,你们不会那么容易的死掉”一只大手重重的拍在顾颜的肩上,让她忍不住咳嗽起来,回头一看,便知道是纪荃,他带着碧霞宗留守的几名弟子,满脸欣喜的看着她们。

    顾颜咳嗽了几声,也忍不住微笑起来,回来的感觉,实在是好

    一个个的修士不停的被传送出来,而璇光真人的脸色也愈加的苍白,这时传送阵上附着的无数灵石,忽然同时爆发出一道耀眼无比的光华,然后“蓬”的一声,在空中爆碎开来,整个传送阵都随之爆成了碎粉。璇光真人颓然的坐倒在地上,一口鲜血顿时喷在前襟之上。

    苏曼箭飞快的过来,帮他拭去衣上的血迹,问道:“可都出来了?”

    璇光真人叹了一口气,“还有十几个吧,实在是无力将他们都带出来了”站在他身边的老皇帝默然不语,将目光缓缓的向着祭台之下看去,下面的修士多半身上带伤,包括元子檀与秦重在内。

    秦重在最后围攻顾颜的时候,受了波及,被天空中那道最强烈的光柱所伤,这时端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像是只差一口气的模样。而元子檀也同样如此,他与秦封两人站在一处,在大地倾覆的时候,被地底反震上来的灵脉所伤,但比起秦重的伤势却要轻得多,元家的家主元子规,秦家的家主秦靖,这时候都已经来到了广场之中,各大势力分成自己的圈子,分别站在周围,相比之下,碧霞宗的队伍比起那些大势力来,都要小得多。

    但是那几个女子,英姿挺拔的站在那里,一股英华之气扑面而来,相比于周围那些个个带伤,垂头丧气的修士来说,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

    云战羽一眼便留意到了她们,低声的问道:“那便是碧霞宗?”

    老皇帝低声说道:“不错,那位为首的便是顾颜,你应该见识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沉声说道,“积云峰与长青宫都没人出来,想必……他们已经丧生于古战场”

    云战羽的心中顿时凛然,这两家与碧霞宗有宿怨,尽人皆知,如今碧霞宗安然而归,这两家势力却无人逃生,岂不说明,碧霞宗已经在古战场中,将这两家人完全灭杀?

    一些念头飞快的在他的心中掠过,秦重与元子檀都重伤,元秦两家的势力大损,整个云泽已没有再能压制碧霞宗的势力,若是能够扶持她们……

    他将注视的目光投向顾颜,那个青衣少女,这时正淡然的站在场中,只能说是清秀的相貌,一对澄净的眸子闪亮,目光平视着四周,像是对一切都浑不在意一样。整个人如孤云出岫一般,散发着一种别样的气质。云战羽的心中,忽然有一个抑制不住的想法滋生出来。

    这时苏曼箭见璇光真人并无大碍,便有些欢喜的掠下高台,落到顾颜的身边,拉起她的手,很是高兴的说,“一别数年,终于能够再见,你在古战场里没有事吧?”

    顾颜在古战场中与秦重等人连番的相斗,伤势着实不轻,只是她体内灵气充沛,又有灵丹护体,没有大碍,站在这里,等着大比的善后之事。而那些已经濒临危境,气若游丝的人,则早被本门中人带回去救治。

    顾颜见苏曼箭来了,也很是欢喜,她在苍梧的朋友不多,能够彼此知心相交的便更少,因此秦封与她决裂,让她颇感惋惜。她虽然早就知道苏曼箭来了,但大比之前,两人却一直没有相见,这时自然十分欢喜,也拉起她的手,“受了些伤,还好我命大,能够挺过来。”

    苏曼箭不禁笑起来,她作为掌门人的亲传弟子,平日里十分严肃,但在顾颜的面前,却会有些小女儿情态,“你不是命大,而是真正的本事大呢。在融天岭和断云崖惹出事的人,就是你吧?”

    顾颜的眉毛一挑,身上便透出一股冷意,“那些人自寻死路,我自乐得送他们归西罢了。”

    苏曼箭露出个笑容,扯了一下她的袖子。顾颜忽然觉得有一道锐利的目光盯在自己的背上,她回过头来,看到在远处,有一个身材高瘦,作道装打扮的人,正冷冷的看着顾颜。

    苏曼箭低声说道:“那是长青宫主善法真人,他与端木青和独孤月溶虽然不是亲师兄妹,但数百年的交情极深,你杀了他手下的两位宫主,这梁子可结得深了。”

    顾颜回过头,又笑起来:“也不怕再多杀一个”她的声音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周围有不少人都听到了,身上不禁的涌起一股寒意,这时他们似乎才注意到,在大比之前,还是不堪入眼的碧霞宗,似乎崛起的时刻,就在眼前了。

    这时那位一直垂目于旁,不理外事的老皇帝才站出来,看着下面乱纷纷的修士们,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古战场一役,诸君皆损失惨重,可各归其家,阵旗且先收上来,上面各有名姓,伪造不得,璇光真人及诸使,会一一对照,七日之后,再于大殿之中,会议诸事,皆散了吧”

    那些修士们听了这句话,便纷纷散去,苏曼箭看到了秦封就站在秦重的后面,但自始至终,目光都没有向这边投来一眼,不禁甚是奇怪,“秦兄怎么了,那日还和我见过一面的,也曾谈起你,怎么今日这般冷漠?”

    顾颜还未说话,站在一般的诸莺已经说道:“苏真人且不知,他是没脸来见我师叔的,就凭秦家人在里面做的那些事?”

    苏曼箭也不在意,反正她与秦封的交情泛泛,知道古战场中所发生的事情一定不少,这时璇光真人已在高台上唤她,便匆忙的说道:“我还有事,先与师兄回去,回头再找你们说话。”说完便驾起剑光,飞上高台。

    这时老皇帝等人已经退走,广场中的修士们七零八落,走得不见人影,璇光真人等人驾着剑光,飞回皇宫去了。顾颜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我们也先回驿馆去吧”

    纪荃看了段无修一眼,奇怪的问道:“段门主?”

    段无修尴尬的笑了笑,向纪荃拱了拱手,顾颜笑道:“段门主愿投入本门,我意回去与掌门人商议,再作决断。”

    纪荃了然,用力拍了拍段无修的肩头,大笑起来:“日后都是同道,老段多多关照才是。”顾颜早知道纪荃这个粗中有细,听了微微一笑,也不多言,“回去吧”

    段无修身为飞鸟门前任的门主,甘愿投到碧霞宗的门下,本来还是有些尴尬,被纪荃一打岔,也便轻松起来,虞商笑嘻嘻的跟在他的后面,从古战场那个压抑的地方出来,似乎又恢复了他跳脱的天性,变得爱说爱笑起来。凑在诸莺的身边,说些逗趣的话。只是诸莺见到同来的碧霞宗姐妹,很是欢喜,不停的拉着手说话,把虞商抛在一边。

    众人上了青天玦,一队十几人,浩浩荡荡的回去驿馆。一路上多见那些垂头丧气的颓然修士,个个身上带伤,脸上全是哀色,见到碧霞宗一队人欢天喜地的回去,脸上都露出羡慕的神色。有的则嫉恨不已。

    顾颜也不在意,古战场一场大战,完全无损的便只有碧霞宗一门,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回去将养些日子便好,而明眼人都知道,这一次大战之后,碧霞宗的崛起已是指眼可见之事了。

    有人嫉妒亦是平常,常言讲,不招人妒是庸才,对于那些小人们愤恨的眼光,顾颜并不在意。现在整个云泽,谁也比不过她的风头。

    众人浩浩荡荡的回到驿馆之前,岳屹已经带着人站在前面迎接,在他的身后,是一批东阳郡的修士们。韩、谭两家也在其内,不少人都身上带伤,但他们的脸上,却没有不情不愿的神色。所有人见到了顾颜,都诚心的拜伏道:“恭迎碧霞宗回程”

    顾颜一愣,便即了然,那些与碧霞宗无关的人,有些嫉恨心理,原是常事,但这些人身在东阳,利益相关,却看得分明,碧霞宗其势将起,已不可挡,力压东阳之势已成,他们这时不来攀附,更待何时?这次大比之后,碧霞宗势将飞快膨胀,如何善后,还要好好研究出一个章程。不管怎样,眼前这些人,却是先要笼络,不可怠慢的。

    顾颜不理这些俗务,她只是向着岳屹点头示意,在大比之后,她在苍梧的地位,与先前不可同日而语,对这些俗事无须太过应付,自有毕真真这个做过掌门人的出面料理。

    青天玦落在驿馆之上,岳屹迎上前来,脸上神色十分复杂,顾颜心道:他现在大概也在后悔,当初应该助碧霞宗一臂之力吧,现在便不至于这样尴尬。只是大概当初谁也没有想到,碧霞宗能够在大比中独树一帜,将积云峰与长青宫全都这样干脆利落的解决掉。

    至少当初岳屹持着两不相帮的态度,没有因秦家的态度而向碧霞宗施压,顾颜还是念着他的情分的,将来碧霞宗立足于东阳,与岳屹仍要交好,便向着他点头为礼,神态很是客气。

    “岳郡守,我等初回,尚有事情料理,有俗事可托付真真,在下便先告退了。”岳屹微微躬身,拱了拱手,“顾仙子但请自便。今日大比,碧霞宗堪为我东阳之首,我等亦与有荣焉,有何事但请吩咐,莫要客气。”

    顾颜一笑,向着韩谭两家为首的修士一点头,便带着纪荃等人,缓步转入后厅去了。

    韩谭两家的主事人,心情都十分的复杂,这个前几年还只是不入眼的小小门派,如今却已经爬到他们的头上来,让有些人心中十分的不忿。但这又能如何?就算是元秦两家,在当今的形势下亦不能不低头,他们这些只能在夹缝中求生的人,又能如何自处?

    而如卫冷秋等与碧霞宗交好的门派,这时都暗自欣喜,只是喜色藏在心间,这个时候,更应该不动声色才对,他们先前既然下对了注,便有能够赢盘的机会。而像胡致云等先前得罪了顾颜的人,则根本没敢出来,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笑话,连积云峰和长青宫的全被她一剑跺了,自己这点本事,难道还够人家塞牙缝的?

    见到顾颜等人飞快的隐去,只留下毕真真笑盈盈的迎上前来,谭子云与韩庭栋对视一眼,心中同时长叹一声,形势如此,不折腰又能如何?

    见到毕真真站在前头,脸上满是自信的微笑,两人微微躬身,笑着迎上前去,寒喧起来,便如同是几十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顾颜转入内厅,便谢绝了这里的仆役过来服侍,回到众人所居的小院之中,先让纪荃安置段无修等人的住处,然后又开启了自己的那间静室,让林梓潼与诸莺进来。

    两女进来之后,顾颜便取出一个玉匣,打开后,里面是一层厚厚的软膏,顾颜说道:“此药一半外敷,一半以灵丹辅之而内用,你们在古战场中受失血都不轻,赶快将它用了,以免将来留下后患。”

    两女各自接过称谢,顾颜笑着摆了摆手,“无妨,此药甚有灵性,两个时辰便会渗入骨骼。你们可闭关两个时辰之后再来便可。出来之后不要找我,直接去前面找真真吧。”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也帮她应付一下那群苍蝇们好了。”

    两女都不禁莞尔,顾颜说道:“我要闭关三日,这三天内不可来扰我,一切事情由真真作主,你们商议着处理,另外梓潼传书一封,让你师父尽快赶过来,碧霞宗的这些事情还需要她出面。”

    林梓潼躬身应声,这也是形势变化,不得不然。本来她们定的是韬光隐晦之策,不需要出过多风头,因此甘碧梧留在本宗,让顾颜主理其事,毕真真主持俗务即可。但是现在世易时移,碧霞宗势必要在云泽出头,那么如何料理随之而来的种种事务,应付那些要附庸碧霞宗的势力,消化所吸收进来的派系,这些种种,顾颜懒得去理,毕真真亦非擅长,都要甘碧梧赶来处理才行。

    两女领命出去,顾颜便将静室的门关闭,又布下一个阵法挡在外面,随即她便打出法诀,进入了混沌空间之中。

    进入混沌空间之后,她一扬手,一百零八颗紫炎晶便弹出来,无数的灵气顿时飞快的聚拢过来,整个混沌空间内的紫金色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顾颜的体内飞快聚集。

    顾颜觉得到全身像是被温泉浸泡着一样,暖洋洋的十分舒适,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她从怀中取出了一枚结天丹来,然后从中取了一半,吞服下去。整个身体顿时涌起了一层金色的光华。

    她这次在古战场之中,所得非浅,光是修为境界便不止突破了一个层级,如果现在她愿意的话,几乎可以一脚迈入结丹后期。但是所受的伤也实在非同小可。

    在断云崖时,她与两边的人马连番大战,经脉上所受的伤已经不轻,只是在玄都秘境中闭关数月,已经痊愈,但在隐云泽又是一场血战,尤其是最后,与秦重等人的法宝狂攻,硬碰硬的连对了七击,几乎每一击都是能让筋断骨折的。顾颜凭着体内的灵气充盈,硬生生的挺着连受了这七击,最后天空中的光柱降下,若不是六足蜢壳为她挡去了那最后一击,她的小命,非生生的送在隐云泽不可。

    但饶是如此,这伤势也着实不轻,现在又是多事之秋,碧霞宗又是正处在即将兴盛的关头,顾颜不敢耗费太长的时间闭关,因此便将自己炼制的结天丹取了半枚出来,调元养气,等日后再多花时日好了。反正这次隐云泽一战之后,她已经打算闭关上十年八年,稳定境界,然后再向着结丹后期冲击。

    结天丹不单在结婴时有用,对于疗伤时亦有奇效,只是像顾颜这样拿这种旷世的奇丹用来疗伤,也实在是骇人听闻了。这种上古灵丹,可是如今那些九大派中的弟子们冲击结婴时梦寐以求的东西。

    不过顾颜心中早有打算,这半枚灵丹,可以更好的打下她体内灵气的基础,她现在修行的进境有些过快,需要以此来压一压境界。另外她服用结天丹,也是还有一件事要做。

    等她的经脉全都稳定下来之后,顾颜默运灵气,体内顿时有丝丝的声音作响,然后一丝丝的血雾,从她的体内被蒸了出来。

    无数的紫金灵气飞速的运转着,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抽水机,把顾颜体内那一丝丝的血气全都抽出来,顾颜划动法诀,低喝了一声:“开”

    她身上忽然间白光闪动,九道银光自行的从体内飞了出来,在她的身前,悬成一座银色的光幢。

    顾颜站起身来,她用手握住了光幢中的一柄长剑,脸上露出了自得的微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