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31章古战场崩塌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远在云阳城中的皇城内,那个静室之中,这时所有人忽然都鸡飞狗跳了起来,连一向镇定的璇光真人,这时神色也变得惊惶无比,他脸上的肌肉都开始一条条的跳动起来,两道眉毛飞快的扬起,眼中露出了仓皇无比的神色,大叫道:“快去,去祭台,开启传送阵”

    数道剑光飞快的从皇城中冲出去,刺目的光华瞬间便耀满了天际,云战羽还有些茫然的说道:“这是怎么了?”

    老皇帝以不符合他年龄的敏捷速度,飞快的扯了一把他的手腕,“传送阵要坍塌了,你要让云泽的那些修士们,全都葬身于古战场吗?”。

    十余位高手同时从皇城飞出,强大的气息瞬间便笼罩了整个云阳城,那些留守的修士们全都抬头看向了天空,脸上都变得震惊无比,能够让这么多人一齐出动的事,必定是能够震动整个云泽的大事

    他们飞快的向着进入古战场时的那个祭坛赶去,在那里负责看守的皇族卫士,都整齐的在外面列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十余道剑光破空而来,最先落下地的是璇光真人,他飞快的说道:“让开”

    前面的护卫动作稍有缓慢,他一扬手,便是数十丈长的剑芒吐出,顿时将前面的人都震得东倒西歪,而他则步履不停的冲上了祭天台。

    在高台之上,有数十根高杆,笔直的刺向了高空,一团团的云光在那里缭绕着,本来澄净通透如镜面的云光,这时已经变得波澜起伏,飞快的激荡起来。一波*巨大的反弹之力向外冲击,璇光真人刚冲到台上,便被那股反弹之力震了下来。

    这时苏曼箭也飞过来,她接住璇光真人,但仍然被那股力量震得倒退了数步,险些跌倒在地。她平复了一下的血气,震惊无比的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这里的传送阵出现异变?”

    璇光真人说道:“这是有人撬动了古战场中的杀阵,弄不好整个传送阵都会为之坍塌”

    苏曼箭道:“古战场中有杀阵,怎么我们不知?”

    璇光真人这时也无暇细说,只是说道:“是数千年前的旧事,本来以为这个杀阵尘封已久,不知道受了什么诱因而发动起来,但现在,只能提前开启传送阵,把他们传送出来”

    苏曼箭说道:“开启一次传送大阵,要耗费无数灵石,还要等传送盘积累到足够的灵气才行,现在灵气不足,如果贸然启动传送阵,很可能会扯出空间裂缝啊”

    璇光真人断然的说道:“已经来不及了,开启吧,我们全力控制传送阵,能传送出多少便是多少吧”

    只是祭台上的传送阵云光弥漫,传送盘上的数千块灵石这时同时都闪亮起来,飞速的旋转不停,光亮几乎刺瞎人的眼睛,似乎随时都会爆裂开来。

    璇光真人咬了咬牙,喝道:“结阵”六名藏剑山庄的修士笔直的站成了一列,他们的手中同时取出自己的本命之剑,六剑连而成为一体,顿时一道如雪的剑光便卷了出来,向着祭天台上狠狠的斩过去

    苏曼箭站在最后,她这时的脸上,不知道为何,流露出了一丝笑意。她自己的元命之剑,还是当年在栖云山上,于顾颜的九嶷鼎中所炼而成。想一想,那位顾家姐姐,所至之处,似乎总是免不了腥风血雨呀。

    当云阳城内已经鸡飞狗跳,从藏剑山庄到皇室全都乱成一锅粥的时候,那位始作俑者,这时仍茫然不知的看着远处的剧变,浑然不知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秦重与元子檀两人同时冲至中心处,他们两人都使出了自己看家的本事,秦重手中的风雷斩,与元子檀所用的玉笛,都是他们当年赖以成名,叱咤风云的法宝,带着身后的修士大军,其势如风一般的卷至,整个地面都像是被他们犁了一遍一样。但八口天兵围拢起来,形成的血色光幢,拱卫着那口主剑,飞快的向着顾颜所在的方向冲去,他们居然都没有拦住。

    无数的血雾在空中飘散,两边的人马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这时候每个人都像是癫狂了一样,忽然有人大吼道:“反正是要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所有人都取出法宝兵刃,不要命的进行着搏杀。

    先前的大战中,虽然血腥惨烈,但那些人的心中还存着理智,进退尚有章法,现在却是全然的聚在一起血拼,转眼间就有十余人死在刀剑之下。

    秦重与元子檀都大惊,他们全力的收拢着自己的手下,但这时其势已成,再想收拢亦是晚矣。

    元子檀沉声说道:“这是六璇离光阵,当年七大魔尊布置下的阵法,有迷神之效,他们恐怕神智有些不清了”

    秦重放眼看去,果然如此,境界较高的修士,还能够镇定下来,但那些修为较低的修士,这时都已经放肆的厮杀起来,甚至连自己的同伴都能够狠得下心下手,一点也不顾先前的情谊。

    他飞快的看了一眼四周,便扬声说道:“封儿,过来”

    秦封心智极为坚定,他虽然修为不算最高,但神念只略略一晃,便清醒过来,听到秦重的喊声,便飞快的冲过来,只这短短的数十丈远,已经有无数的法宝与剑光向他的身上招呼,他一手托凝翠峰,一手执剑,将那些攻击全都挡开,冲到秦重的面前时,已经血染战衣。

    秦重又招呼几个秦家的得力干将,飞快的说道:“我们与元家合力,将他们全都隔开”

    他们这时也无暇多问,只能照着秦重的话做,一直斗了上千年的元秦两家,现在却要为了自保而联起手来。

    元子檀这时已经掠到空中,他手中的玉笛飞快的在空中横划了一道,空中便像是被横空划出了一道天河一样,无数的银浪如瀑布一般的倾泻下来,秦重吐气开声,大吼了一声,双手向着地面猛砸,无数的劲气飞快的突入地底,将整个地面裂开了一条深深的沟壑。顿时将人马隔成了两边。

    但这时双方的人马几乎都混杂在一起厮杀,他们飞快的冲入人群之中,不由分说,把所有见面的人全都打晕,然后再分别的向着对面抛去。

    这几个清醒的人,都是在场中极厉害的高手,他们的实力占到整个队伍的七成以上,不出片刻,便将整个战场清理出来,只是死伤的人手,已经至少超过了三成。

    这时他们才有余暇去看顾颜,只见那座血色光幢,这时正静静的停在顾颜的头顶上,八条光柱飞快的落到了顾颜的周围,将她整个人都拱卫起来。那柄剑正缓缓的从空中落下。

    元子檀叫了一声,“不好,那柄剑要与她身心相合”他一声叫出,已经如电一般的飞去,元秦两家为了九口天兵费尽心思,怎么也不能为她做了嫁衣

    顾颜这时也觉得十分奇怪,九口天兵同时爆发,将整个阵眼开起,她也晓得这里出现了大乱,正想着脱身之策,血色光幢便扑面飞来,一下子将她整个人都定在那里。周围的气息全都被锁定,她根本就无法催动自己体内的灵气。

    但头顶上的光幢却又不像是有什么恶意,那柄剑上的气息,似乎与自己体内的某种气息暗合,两种气息正在试图着相融到一起,但是又被什么东西所阻隔住,以至迟迟不能相融。

    这时顾颜看到远处的元子檀与秦重等人已经料理了战场,元秦两家的精英共十数人,正极快的向着这边飞来。

    她沉声说道:“你们不是对手,速速离去”

    毕真真将一缕头发咬在口中,沉声喝道:“我不走”她知道顾颜被血色光幢所困,不能动用灵气,一旦离她而去,必是任人宰割的下场。

    顾颜急道:“你们在这里,又有何益?”

    毕真真露出个笑容,“那真真也非贪生怕死之辈”

    顾颜现在确实是一筹莫展,她身体里的所有窍穴,似乎在一瞬间,全都被头顶上的血色光幢所封死,一丝灵气都运用不了,连混沌空间都进不去,而剑上所传来的气息,正拼命的要与体内的灵气相融,但总是差着一线,就如寒冰烈火,泾渭分明。

    毕真真扬手将九根遁龙桩发出去,九条火龙顿时如飞而下,青天玦的宝光,紫藤鞭的劲风,一时全向着那边冲去,只求能够挡住一瞬也是好的。

    段无修站在原地,有些犹豫,但毕真真已经从他的身边如风的掠过,诸莺在百忙之中扫了虞商一眼,虞商大吼一声,也跟着冲了出去,吼道:“师父,我答应为碧霞宗执役,不能说了不算”

    段无修忽然感到全身的热血都沸腾起来,自结丹以来,一直行事谨小慎微,战战兢兢的他,这时心中充满了少年时的豪情,就痛快淋漓这一回罢他大吼了一声,喝道:“杀啊——”向着元子檀等人的前面直冲。

    顾颜的眼睛微微有些湿润,来到苍梧之后,她似乎很久没有过这种情绪。她的心中忽然间一切都平静下来,低垂着双目,生死之心顿时淡了。生亦何欢,死亦何憾?

    元子檀等人这时已冲到近前,他的玉笛捻在唇边一啸,尖锐的劲气破空而来,前面的人身形顿时停滞住,秦重双手劈空而斩,这几个人连挡都没能挡住一刻,便被震得飞跌左右,鲜血狂喷。

    他们马不停蹄的冲到顾颜的近前,所有的法宝攻击,全冲着中间那座血色光幢而去。

    顾颜这时低垂着眼帘,脸上的神色十分平静,无悲无喜,似乎将生死都置之了度外,她这些日子以来,身上所积累的那层杀气,居然在奇异的慢慢消去。

    本来她整个人,就如同是一柄刚刚出鞘的利剑,锋锐无比,但现在光华却慢慢的内敛,整个人变得返照空明,澄净不尘。

    那柄天兵的光芒,这时已经完全的掩去,鲜艳欲滴的血痕,像是从剑锋上自行的流了下来,到最顶端的那一汪碧痕之中,然后一滴灵血,便从上面滴下来,落到顾颜的额前。

    顾颜额前的长发掩住,谁也没有看到,在她的眉心之间,有一个淡淡的五芒星闪了一闪,然后鲜血便浸了进去,而那柄长剑,也忽然从她的顶门处没了进去。

    整个云泽中最顶尖的十几名修士,他们所有的攻击,全都轰击到了血色光幢上,无数的血光禁不住这一击,“哗”的一下,散为了满天的血雾,八口长剑飞快的向着顾颜的身上插去,像是要把她插成个刺猬一样。

    元子檀却惊呼起来:“拦住她,不能让长剑入体”

    十余人手中的法宝同时扬起来,飞快的向着顾颜的身上招呼过去,顾颜只觉得那柄天兵没入了体内之后,一下子便灵气充盈,似乎全身的经脉充沛无比,瞬间便有了用不完的力气,自己的修为居然在结丹中期的顶峰又刷刷刷的向前迈了一步,像是马上就要迈入结丹后期的模样。

    那八柄长剑如电般飞来,在她体内的八个窍穴中穿透而过,一股清凉之意瞬间袭满了全身,这时身后那些人的轰击也接踵而至。

    顾颜不用挥手,随心念而动,八口剑自动的结成了剑阵,“当”的一声响,将所有人的攻击全数的挡住。

    顾颜只觉得全身像受了重重一击一样,一口血忍不住便喷了出来,她整个的身子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飘去。

    面前的这十几人,是整个云泽中最为厉害的精英,两个结丹圆满,只差一步便踏入结婴的修士,剩下的除了秦封与元限之外,全是结丹后期的修士,全力的一击,如果不是顾颜有刚刚被激发的九口天兵护体,早就被这一击轰为碎粉。

    但这九口天兵受了这一击,也变得黯淡无光,飞快的没入了顾颜的体内。

    秦重这时的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喝道:“九口天兵已与她血脉相合,不如就在此地灭杀了她”

    秦封的脸上露出不忍之色,脚步一停顿,身边的秦家叔伯们便飞快的冲了过去,而元限带着元家的子弟们也同样冲击过去,元子檀却同样的止步,他略一犹豫,想张口说些什么,却又止住。

    这时十余人已经冲向顾颜。她吐出了那一口血,只觉得全身的经脉都在突突的跳动着,像是已经脱力了一样,但偏偏正卡在旧力已尽,新力将生的那一瞬,她见到前面那些人杀气腾腾的冲来,手腕一扬,朱颜镜已经来到掌中,她的手指在上面一划,吟道:“闲来天地悲无数……”

    似乎是源自于天地入灭间的一丝绝气,将她与整个世界都分割开来,众人的轰击飞快的落到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而顾颜已经踪影不见。

    秦重一转身,双手并掌如刀,向着地下狠狠的斩去。劲气纷飞,整个地面顿时翻腾起来。

    顾颜的身影出现在高空之上,她的脸色苍白如纸,却又带着桃花一般不正常的艳色。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持着朱颜镜的皓腕在微微的颤抖,似乎根本发不出下一击。秦重的双手扬起,劲气破空而至,顾颜的右手拔出太阿剑,迎空便斩,金光灿然,而秦重劲气袭来,势挟风雷,双方在空中狠狠的一撞,顾颜顿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身形飞快的向后飘去。

    元限眼见她的身法已经有些迟滞,见她正向着秦封所在的方向飞去,生怕被秦封捡了便宜,趁着秦重与顾颜对了一击,尚未回过神来,飞快的向前冲去,他将手一扬,一张青色的大网便遮天蔽日般的罩了过去。

    顾颜虽然向着飘飞,但她的一双眼睛却依然锐利,见到元限一人如电般的飞至,冷笑了一声,人在空中倏的停住,左手一挥,一只金光大手便出现在空中,无数的金光雷火倾泻下来。顷刻间便将那张大网裹住,无数的紫焰飞腾而起,将元限整个人合拢在内。

    顾颜冷笑了一声,太阿剑紧握手中,重重的劈了下去

    她先前受了那一击,确实受伤不轻,但她体内混沌空间的灵气无穷无尽,几个转折,便回复了大半,与秦重对了一击,颇有些示弱,便是打着要诱杀一人的主意。元限自己上门送死,她自然毫不客气的不会放过。

    她这时的修为,本来便在元限之上,再加上神通法宝都压过他,将元限困在其中,太阿剑手起剑落,这个从到云泽之后便一直与她为难的修士,便被顾颜斩于剑下。

    元家的修士全都大怒,飞快的冲来,而站在远处的元子檀,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一下,但是他居然没有移步,秦封冷冷的看着他,“我听说元家祖师子檀,心冷如冰,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元子檀“嘿”了一声,“已经晚了”

    顾颜一剑斩杀元限,飞快的向后退去,这时整个隐云泽的地面之下,已经有一道又一道的光柱冒起,此起彼伏,大地像是个开了锅的火炉一般一片沸腾。整个天空似乎都黯淡下来,像是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一样。

    以秦重为首的那群修士飞快的冲过来,他们手中的法宝齐发,在空中连续的轰击不断,顾颜一边疾退,手中的太阿剑连斩七剑,与他们对了七击,始终没有被对方的宝光困住。但所受之伤也愈加的重,地上洒的全是她喷出来的鲜血。

    她的脸色虽然苍白如纸,但一双眸子却愈加的坚定,似乎这世间万事万物,全都拦不住她。纵然天风海雨,万难在前,她仍然不会屈服。

    太阿剑连斩七击,似乎已经到了报废的边缘,顾颜将剑收起,左手把那口天兵抽了出来。这口九玄天兵,在上面的血痕完全化去之后,变得纯净而清澈,顾颜挥手便劈,顿时间雷霆四起,空中咔啦啦的作响,随即一道雷光便在双方之间猛地炸开来,整个地面都摇晃起来。

    毕真真她们这时全都远隔在外,根本插不上手,这两方人马追逐的速度之快,有如闪电,她们甚至用眼睛都追之不及,只见到无数光华在空中乱舞。段无修站在当地,喃喃的说道:“此真英雄豪杰,大丈夫也”

    诸莺这时刚刚服用了灵丹,擦去嘴角的血痕,听到这句话,不满的说道:“只有你们男子才有如此的豪气吗?”。

    段无修默然不语,只觉得前面的几百年岁月都是白活了。

    诸莺还想反唇相讥,看到站在边上的虞商露出求恳之色,不知怎的心一软,便住口不言。

    这时林梓潼忽然叫道:“不好,怎么地面都在晃动?”

    毕真真说道:“他们斗得太过激烈,已经撼动了灵气的根基……”她说到一半,忽然也觉得不对,就算是震动了周围的灵脉,也不应该整个大地震颤才对,这个样子,倒像是整个空间都要坍塌

    她抬起头来,看到天空中这时一片云彩也无,澄净的有如一块水平似的天穹,这时像是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缝,一股无比压抑之气飞快传来,像是整个天空都要倾覆下来。

    毕真真飞快的叫道:“大家快想办法,整个空间都要坍塌了”

    这时忽然间一声响,像是天空那块凝固了的水晶破碎了一样,一道光华飞坠下来,顿时地面便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大坑,有一个修士被击中,整个躯体全都化为了尘灰

    而正在追逐的那两方,似乎全无所觉一样,秦重势如疯虎一般的连发连击,地面泥土翻腾,像是被犁了一遍又一遍,顾颜与他连交了数击,觉得一口血又要涌上来,强自含在喉间。这时背后一道光华落下来,杀气逼人。她全身一凛,顿时停步。

    秦重等人的攻击汹涌而至,无数宝光聚合起来的一击,似乎将周围所有的空间全都撕破,向着她的身边聚来。

    这时天空中传来了一声轻响,那块澄净如水晶一般的蓝天终于全部碎裂,大地全都塌陷下去,整个隐云泽,整个古战场,全都成了修罗地狱一般。天空中一道光柱直射下来,将顾颜与秦重等人全都罩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