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28章群攻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从地下所冲出来的这人,正是当年在丹霞山中豢养灵兽,后来被顾颜逼走的韩千羽,已有数年未见,不知他何时隐藏在地下,隐忍了这许久,直到这时才冲出来。

    他手中执一柄长剑,人剑合一,一道银光径直向着顾颜冲来,顾颜看到在耀眼的银光护持中,韩千羽手持的长剑,殷红如血,对着顾颜当头劈下来,她手中的虎符顿时杀气冲天,半个虎头殷红似血。

    顾颜只觉得手中无比灼热,不自禁的一松,半片虎符便冲天而起,在空中化成半个狰狞无比的虎头,发出一记声震四野的咆哮。

    元子檀的身形动如脱兔,在九道光柱冲天而起之时,他早就飞身而起,向着其中的一道光柱冲去。

    顾颜也顿时反应过来,想必这九口天兵,关系着这古战场中的生死存亡,而两半虎符,则是驱动九口天兵的令符,因此秦家才这样的苦心孤诣,也要将这两片令符夺取过来。

    只是元子檀似乎更技高了一筹,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不用两片虎符合一,便将这九口天兵激发出来。让秦重结结实实的吃了一个大亏

    秦重脑子顿时嗡的一声,像是响起了一个炸雷一样,他怎么也没想到,元子檀是用什么法子,强行将九玄天兵开启的,他一时居然愣在了当地,喃喃的说道:“这怎么可能……没有两片虎符合一,怎么会开启九玄天兵”

    眼看着元家的人已经飞快的冲上天际,显然他们早就有了安排,极快的向着四周飞去,抢夺周围出现的天兵。

    秦封飞快的扯了一下秦重的衣服,大声的喝道:“祖师,他们已经去抢夺天兵,我们也要尽快出手”

    秦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当机立断,居然还不如一个小孩子,难道是真的老了吗?他飞快的冲天而起,大喝一声:“所有秦家子弟,随我来”数十道宝光,追云逐电一般的向着天空冲去。

    元子檀这时已经飞快的冲入了一道光柱之内,也不见他有如何动作,只是掐动法诀,那道光柱的红光便被销去,一柄赤红色的长剑握在他的掌中。

    但另外冲上来的元家人却没那么好的运气,有的人被通天的血色光柱射中,惨叫着从中空跌下去,但元子檀却毫不在意,他扬声大笑起来:“秦兄,你这次,可算错了一着吧”

    站在他身边的元子越心悦诚服,“兄长果然算无遗策”

    元子檀得意的大笑起来,他让元子越将虎符在危急时抛给顾颜,便早就算到了这一手他知道,顾颜没那么容易轻易就范,她极有可能,会逃向隐云泽,而在隐云泽的深处,隐藏着一个只有他和韩千羽知道的秘密。

    那里是阴气极重的血煞之地,因为当年的道魔大战之时,丹鼎派的一位祖师,曾经在这里引万魔之血,来炼制九玄阴毒花。

    地下的八条灵脉都因此而变成了血灵脉,但被隐云泽的浑天泥所遮住,不为外人所知,藏剑山庄的使者曾多次来此,但地底的灵脉灵气已散,深藏于下,因此连他们也不知晓。

    但韩千羽却知道这件本门的秘事,而元子檀知道,顾颜的身上,携有能够激发混沌元气的法宝,这两者交织,便能够激发地底的阴煞之气,从而让虎符上的血煞之气提前现世,引发出整个古战场埋藏的九口天兵

    当年那位修炼虎符的修士,听说他的目的,是想在古战场中寻找一样东西,但却始终无果,而这九玄天兵,说不定其中有着某些线索。元子檀将目光掠到顾颜的身上,这个女子,似乎身上的奥秘太多,总也挖掘不完。

    顾颜这时已经无暇顾及他人了,韩千羽的修为,当年曾经压过她一头,仗着朱颜镜的威力,才能够与他拼个两败俱伤,就算现在她的修为突飞猛进,两人仍不过只在伯仲之间,但他显然是有备而来,他手中所执的长剑,便是九玄天兵中的一口,剑身还未挥动,血气凛然,森森而来。周围无数的血雾飞腾而起,将青天玦紧紧的困住。

    两团青光交融,合为一体,把四女一男,紧紧的护在中间,但周围的压力巨大,无数的血雾把青光彻底粘住了,根本脱不得身。韩千羽这时飞身而来,一剑便刺破了青天玦的护罩,向着顾颜当胸刺来。

    顾颜其势不能退,否则的话,剩下的人都要葬身于剑下,她双足微分,呈丁字形的站在青天玦之头,吐气开声,大喝了一声,一剑便反着撩上去。

    太阿剑金光闪动,两口长剑飞快的相交,发出惊天动地般的一声响,两口剑在空中像是凝住了一样,随即便是长长的寂静。

    这时地底像是有无数条血水爆发出来,整个隐云泽的地面几乎全被翻腾起来,一条条通天的血柱,向着空中激射,比起那日冥池血海的声势还要厉害,无数个血色的阴雷在顾颜的头顶上炸响,无尽的冲击力向着青天玦压迫过来。

    这样的声势,是虞商从未见过的,他也根本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诸莺与林梓潼,在那里不停的忙碌,用手中的法宝护住青天玦的护罩。毕真真飞起九根遁龙桩,每当有阴雷炸响的时候,她便将遁龙桩飞出去,将上面的阴雷消饵于无形。九根遁龙桩上被炸得全是焦黑的痕迹。

    但青天玦的护罩仍然越来越薄,站在青天玦上,甚至已经可以闻到清晰的血腥气,这时,顾颜与韩千羽几乎是面对面的站着,他们的两口长剑彼此交击,金光与血色光华不停的交错,一个个的炸雷在他们的身边炸响,忽然间顾颜扬起左手,一只金光大手便在空中闪现,随即数百丈长的金光雷火倾泻下来,夹杂着冲天的紫焰,顿时将周围的血雾一扫而空。

    随着这一击,顾颜的脸色变得惨白,韩千羽飞快的将手中剑推过去,顾颜苍白如纸的脸上泛起一丝艳红,剑上的金光顿时大盛,反着将韩千羽压制下去,青天玦转身便向着空中飞去。

    韩千羽也不追赶,冷笑道:“九玄天兵合一,我看你拿什么逃生”他站在原地,举起手中剑,念动咒诀,一道血光冲天而起,在天空中印出一柄长剑的影子来,他忽然间举起手中剑用力一劈,犹如半天空打了一道利闪,虚空中的长剑,径直的斩到青天玦上。

    青天玦犹如受了重重的一击,顿时向着左侧倾斜过去,顾颜低喝了一声,像钉子一样的牢牢钉在原地,这时护罩的宝光被这虚空而来的一剑击散,周围无数的血影凭空而来。

    顾颜太阿剑挥去,顿时将那些血影斩断,她一拍掌中的九嶷鼎,鼎盖飞起,白色浓雾中,无数妖兽已经铺天盖地的飞出来。

    当元子檀冲入血色宝光中时,元家的人,包括元限在内,已经先后取走了四柄天兵,但另外的人却都被血色宝光所射中,惨叫着从空中跌下来。

    秦重虽然慢了一步,但也随即便冲了过来。他与元子檀同样,都知道收取天兵之法,念动咒诀,那柄血色晶莹的长剑便收取到他的手中,但也同样,有两个人被血光射中,从空中跌了下去。

    秦封也已收取了一柄,加上韩千羽手执一剑,还有两柄天兵无主,但这时韩千羽在地面上挥动长剑,血光顿时大盛,秦重只觉得手中剑居然有隐隐要脱离飞去之势,他全力稳住,但去收取另外两剑的人却都被血光击中,惨叫一声,跌下地去,生死不知。

    秦重飞快的向着地面上望去,韩千羽隐去了面目,他不知道这是何人,还以为是元家新晋的弟子,心道:元家何时出了这样的人才,居然连我们都不知道

    元子檀也不欲揭破韩千羽的身份,事实上他根本不愿意让韩千羽来趟这一次浑水,只是他执意前来,又以丹鼎派的扶助相要挟,让他无法推拒。但若他的身份揭破,闹到藏剑山庄那里,便是一场大风波,是故韩千羽才用本门的化颜丹,遮掩住了面目。

    他自己自然也知道,若是落到藏剑山庄的手中,性命必然无幸,但眼前却有一场大诱惑,让他不得不冒险而亲自出手,如果今天能够得到这一场大富贵,那么就算是在云泽的布置尽数都丢了,也没有什么关系。

    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天空中的顾颜,忽然间脸上现出厉色,一剑便又重重的斩下去

    秦封一时不慎,他手中的长剑脱手飞去,但他的反应奇快,大喝了一声,头顶上顿时现出凝翠峰来,如小山一般的重压,顿时将四周全都镇住,那柄剑在原地激旋,嗡嗡的作响,就是飞不出去,他飞快的打出法诀,牢牢的握住剑身。只见长剑晶莹如玉,一丝碧色的血痕从剑柄处延伸出去,阴煞之气透体而来。

    他刚刚将此剑收取,就听到头顶上风声呼啸,有人一剑当头劈来,正是元限。这两个人都是家族中年轻一辈的佼佼之人,元限手中同样执一柄天兵,冷笑道:“秦封,当年在东阳郡,你有人相助,逃过一劫,今天可没有那么简单”

    提起当年在东阳争夺虎符的旧事,无异于揭秦封心里的疮疤,他冷冷的说道:“废什么话,动手便是”单手掐动法诀向前一送,凝翠峰便飞击而去。

    元限闪身避开,挥动天兵当头斩下,秦封反手迎上,两口天兵在空中相碰,居然奇异的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只是无数的血雾瞬间飞起,将周围全都笼罩起来。

    元子檀在空中大喝道:“不要恋战,夺取他们手里的天兵”

    秦封只略一迟疑,头顶上已有另外两名元家的修士攻来,三个人将他团团围住,这时秦重已经飞身而起,却不是来援,而是直奔着空中那两口仍空着的天兵而去。

    顾颜开启九嶷鼎,里面的混沌元气便汹涌而出,周围的血雾顿时为之一空。她离那两根光柱极近,心中忽然一动,两只手同时向着左右伸出,掌心处紫焰闪动,周围的血雾遇到紫焰,就如冰雪消融一样纷纷化去,她转眼间便冲入血光之中,一只手已将那柄长剑握了个结实。

    她并不像元子檀与秦重一样,通晓天兵的收取之法,但阴煞之气飞快上涌,她体内的火灵与紫金灵气顿时汹涌而出,将那股阴煞之气化去。同时她的体内,居然有一丝灵气自行的涌出,流入到剑身之上,那一丝碧色的血痕,顿时变得鲜艳起来。

    顾颜不禁大讶,那股灵气,居然是来自于玄都令?

    只是这时容不得她思索,极为顺利的将这柄天兵收取,她飞身掠过,又冲到另一条血柱之畔,另一手已经将那柄天兵抓起。

    随着她将两柄天兵收取,空中的血柱顿时消散,正向着此处冲来的秦重大喝了一声,目眦尽裂一般,喝道:“竖子敢尔”

    他这声音一吼,方圆数里内的修士心头同时被震了一震,修为较低的人都觉得胸中气血翻涌,如虞商差点从青天玦上跌下去。

    顾颜只觉得一股极大的压力从背后涌来,她全身的汗毛都根根的直竖起来,这是她平生以来,第一次与如此厉害的修士对敌。秦重的修为境界,更在当年的天机子、江敖曹等人之上,除了没有直接动过手的那位卫老祖,这是她平生仅见的高手

    这就是一只脚迈入元婴境界的强手么?

    顾颜在空中微停了一瞬,全身的血液似乎一瞬间便沸腾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怕过?她转过身,两口天兵都交在左手,右手擎出太阿剑,对着迎面而来的秦重,一剑便斩了下去

    秦封虽然在与元限对敌,但还是关注着顾颜的动作,他见顾颜居然敢跟秦重动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可真是胆大

    想想又觉得没什么,当年她还没有结丹的时候,都敢和威压东南的卫家硬撼,他早就应该知道,她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秦重这时其实才正面的第一眼见到顾颜,淡如远山般的眸子清澈而澄净,身上虽有血污却不掩那一股英气,一见便知她心定如海,这样的人,将来必定有大成就。他心中长叹一声:只可惜此等人,与我秦家无缘

    他双手在空中一合,两只硕大无比,闪动着金光的手掌便出现在空中,向内一拢,劲气顿时扑面而来,顾颜被他这一迫,太阿剑几乎刺不出去。

    这种神通与她所习的姹女九转有些相似,但其中蕴含着极强的阳刚之力,本质上截然不同。顾颜一扬手,金光大手便重重的拍出,两只手在空中一击,就如同打了一个惊天的炸雷一般,无数的雷火向着四周激射,顾颜一劈手,便将手中的太阿剑甩了出去。

    秦重还是头一次见顾颜用姹女九转之法,他心中不禁大惊,此女居然会玉虚宫的玄门正术?

    他只一愣的功夫,顾颜的太阿剑劈面掷来,秦重猝不及防,穿破他的大手而过,转眼间便到了他的面门。

    顾颜与云泽中最为驰名的高手相遇,一进一退之间,似乎丝毫不落下风。秦重怒气上涌,只觉得面子大失,他的手一翻,一面玉牌便出现在他的掌中。

    这块玉牌分阴阳两面,一黑一白,上面刻着圆形的太极图案,各有一对阴阳鱼,他只在手中一晃动,周围的两股灵气顿时变得泾渭分明。

    顾颜只觉得两股力量分从左右袭来,互相牵扯,她体内经脉顿时间翻腾起来。心中顿时一凛,知道这是隔断阴阳的法宝,可以断绝五行灵气,好在她本来就不打算恋战,将手一招,卡在秦重身前不能寸进的太阿剑顿时被她收了回来,随即她一转身,便向回飞去。

    秦重催动手中的阴阳两界牌,两道元气一阴一阳,向着顾颜的身后扑去,所至之处,周围的五行灵气全被隔断,顾颜所发出的火灵,全被两界牌收了去,他庞大的身躯随后追来,气势如风,一只悬在空中的大手不停下击。

    顾颜回身的过程中,已经连接了秦重三击,只觉得全身经脉涌动,一口鲜血堵在喉间,勉强着不会吐出来,这时青天玦已在眼前,无数的血影分从左右而至,顾颜一扬手,一道灵光打出来,落到悬在青天玦正前方的九嶷鼎处,云光闪动,青白二气顿时汹涌而出。

    混沌元气作为天地间最原始的灵气,纯净无比,秦重两界牌上所发出的阴阳之气,被它卷住,在空中一合,便化为虚无,顾颜的压力顿时一轻,这时秦重已追到了近处,一只大手又铺天盖地般的压下来,喝道:“留下天兵,放你一条活命”

    顾颜不敢再硬接,她转身踏上青天玦,一道青光飞快的向前遁去,那只大手只扫到了尾巴,一阵劲风差点让后面的人跌下去。

    顾颜手中的两柄长剑,瞬时间便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包括元限与秦封都停了争斗,向着她这边飞过来。

    顾颜这才发现手中的两口天兵是个烫手山芋,她毫不犹豫,见到面前元限与秦封同时冲来,一扬手,便将两口剑同时抛了出去。

    她手法极精巧,中间的灵气全被劈开,一左一右,正好落到两个人的手里,一人一柄。

    这两个人都是一愣,只一闪念的工夫,顾颜已从他们两人的中间疾穿而过,飞快的向着隐云泽的外围冲去。

    秦重紧跟着顾颜飞来,见秦、元两人各得一口,喝道:“封儿,取他手中的天兵”他一扬手,两界牌上的阴阳二气重新聚动,顿时把元限困在那里。

    元子檀冷哼了一声:“好一着移祸江东之计”他倒也佩服顾颜的果决,当断则断,毫不犹豫,他将手中的两口天兵收起,人已经飞遁而来,方在空中,双手一扬,两道半弧形的银光已经向着秦封卷去,两口半圆形的弯刀在空中围成一个圆形,飞快的向着秦封的喉间锁去。

    这时整个空中都已经一片混乱,元、秦两家,及他们所属的势力,为了争夺那九口天兵,在空中进行着一场混战,混乱之中,只看到宝光四射,法宝漫天飞舞,根本分不清敌我,顾颜趁乱飞遁而出,向着西北方飞速而去。那里是断云崖所在的方位,实在不行,她们大不了遁入玄都秘境,再修炼上个几十年

    所有的修士,这时都向着秦重和元子檀所在的方向聚拢而去,顾颜从他们身边飞快的掠过,偶尔有人拦路,也被她一剑斩飞,转眼间便离人群越来越远。这时天空中像是忽然开了一道裂痕,有一道血色的光华从空而下,一下子便将整个青天玦罩了起来。

    无数的血雾瞬间便将她们从头到脚的围住,强大的压力让青天玦根本无法动弹,顾颜挥剑斩去,顿时将层层血雾斩开了一个缺口,见到在不远处,韩千羽正手执长剑,冷然的看着她们。

    顾颜一手擎出朱颜镜,冷冷的说道:“韩真人,何故要与我等为难,不怕今日两败俱伤么,若我叫破你的身份,你可能生离隐云泽?”

    韩千羽对她的话置若未闻,只是说道:“我问你,你在融天岭处,到底发现了什么?”

    顾颜又想起那根枯枝来,答道:“与你有什么关系?”

    韩千羽冷声道:“既如此,就先擒下你,再拿命来换”

    那两边元秦两家正打得热闹,除了看出端倪,早早已经躲起来的几个小门派之外,几乎所有参与到大比的门派,全被卷入了这场争斗,而在战场的边缘,顾颜却正与号称九大派年轻后辈中佼佼者的韩千羽对峙。

    这次他的身边并没有夏若秋跟随,但看上去却像是有恃无恐,顾颜却不敢随意使用朱颜镜的最后一击,一旦她失去了抵抗之力,仅凭着毕真真等人相护,绝对免不了被人宰割的下场。但她站在青天玦上,却是丝毫不退,冷冷的说道:“那你便试一试”

    韩千羽冷哼一声,提起手中长剑,顿时风云变色,四方飞出漫天的血影,向着顾颜当头扑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