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27章九玄天兵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这声音就像是一个讯号,所有人一时都停住了动作,抬头向着空中看去,就见天空中有数十道人影,如流星赶月一般,飞快的向此处赶来。只隐约见到有两队人马,也分不清是谁赶谁追,又似乎是全都奔着此处而来。

    顾颜从这里远远的看去,都可以看到在天空之中,数十人龙蛇混杂,斗得无比惨烈,不时的有人发出惨叫,然后便从半空中飞坠下去,远远的坠在队伍之前的两人,一为老者,一个是面目清峻的中年人,正是秦重与元子檀,他们两个遥遥相对,并没有出手,但身后的两队人马,却互相斗得血肉横飞。

    这两人所携的,都是两大势力中的精英人物,斗法起来也更加的惨烈无比,天空中宝光横飞,只在顾颜所看到的这短短片刻之间,已有三人从空中飞坠下去,不知生死。

    站在前方的秦重怒道:“元子檀,你何故下这样的狠手?”半月不见,秦封觉得他脸上的皱纹似乎更深了起来,如刀刻一般的刻在他的脸上,像是又苍老了百十岁一样。

    元子檀哈哈的笑了起来,他摇动起手中的折扇,颇有些风流自赏的模样,只是顾颜看上去总觉得像是虚张声势。

    “秦兄,我们相交多年,何必发这样大的火,这不是正合你的意么?”

    秦重一愣,说道:“你说什么?”

    元子檀悠然的说道:“难道你不是想在这里出手,跟我们一决死战的么,现在我送上门来,你怎么还不情不愿的模样?”

    秦重的眉毛忽然间一跳,一股热血直涌上来,这个诡诈如狐的元子檀

    他想要在这里与元家决战,但是突然间得了段无修送来的消息,他有着几千年的寿元,深通苍梧的历史掌故,顿时便想到了一件事,便下令将这个消息紧紧的瞒住,就连段无修也被他看管起来,而秦家除了他自己之外,便再没有人知道这个消息,然后又下严令,将飞鸟门所有的弟子都抓捕起来,以防消息外泄,然后他便亲自带着人赶往融天岭。

    可是在融天岭上,他什么也没有发现,那里寂静的如同死域一样,他在融天岭呆了半个月,没有丝毫的发现,刚想转回头来去寻秦封,却在黑沼之外,遭到了元子檀的伏击

    元子檀带着元家的人马,埋伏在黑沼之外,趁着秦重急于归程,在路上突然发动,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好在他们的争斗经验都丰富,很快便稳住了阵脚,双方所携的都是精英,顿时便引发了一场极大的混战。

    秦重想着在古战场出其不意,决一死战的主意,但没想到会被元子檀抢了先手,心中之愤怒,难以抑制,只是这数日来,两个人只是遥遥的对望,相互牵制,却没有真正的动手。他们心中都清楚,一旦两个人动手,那么将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了。因此虽然他们的手下打得激烈,血肉横飞,但两个人却始终镇定如恒。只是追追赶赶,一路上纠缠了半个月,这才赶到隐云泽这里来。

    他们先去的融天岭,比起顾颜来慢了一步,因此正好落在顾颜她们的后面,几方人马直到这里才碰上头。

    随着慢慢的临近,他们也都看到了站在风暴中心处的顾颜,秦重的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大声喝道:“封儿,擒下她,留住活口,其余人格杀勿论”

    因为这两人的到来而停滞了一下的阵势,突然间发动,秦封如离弦之箭一般的飞出,其动作之快,犹如闪电,一下子便到了顾颜的身前不远处,他双手立起,如一座小山般当头劈下来,顾颜的眉毛一挑,低声说道:“凝翠峰?”

    赤家兄弟从秦家手里借来凝翠峰,在断云崖围攻顾颜,南仙子将顾颜引入通天眼,以凝翠峰镇之,却被顾颜借以炼成太阿剑,然后破禁而出。后来引动冥池血海,开启玄都秘境,凝翠峰便自行飞走,看来又回到了秦家人的手里。

    这是秦家最厉害的七宝之一,在秦封的手中,比起当日来更具威势,一座小山在空中铺天盖地的压来,将半个日头全都挡了去,周围的另外七名修士,按着生死八门的方位,同时围过来,将顾颜周围的方位全都锁死。

    顾颜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在这样生死的关头,她反而愈加的神智清明,问天录在体内飞快的运转着,似乎周围的一草一木都尽在她的掌握,她忽然间一剑划出去,刺在虚空之处,但周围本来凝滞着的灵气却顿时翻腾起来

    她这一剑,正好刺在了灵气运转的枢纽之处,本来彼此相连的生死八门,顿时被她一剑所隔断,虚空之中传来丝丝的剑气之声,远处的冷剑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莫非这个女人也习过剑修之术?她的剑气之寒,似乎都不在自己之下

    顾颜身形飞快的前冲,剑气森森荡去,顿时将周围的气息破坏的不成模样,这时秦封的凝翠峰已经当头压来,她低喝一声,将皓腕一扬,一只金光大手便从空而起,一下子将整个凝翠峰托住。

    秦封脸色铁青着,口吐真诀,狠狠的念道:“临、我、镇、定、破”

    他每一个字的念出,都如同重若千钧的压力,狠狠的压在凝翠峰上,一波又一波的压力,如怒海狂涛一般的压至,顾颜体内的经脉连受了五次剧震,一口鲜血顿时便喷了出来,溅在凝翠峰上,犹如碧绿的林木染上了无数点嫣红,甚是好看。

    秦封的心头不自禁的一恸,但他的脸色却更加狠厉,左手擎出一柄长刀,便重重的劈下去。

    顾颜一剑破去了生死八门,真气已经大损,再与秦封硬碰硬的一击,顿时伤了元气,经脉中的灵气似乎在一瞬间被抽空,但随即混沌空间中的紫金灵气便又自行补充进来,她吐了这一口血,心中反而一畅,她见秦封对自己下手狠厉,毫不留情,心中不禁一叹,见长刀劈面斩来,将手指一划,空中的朱颜镜自行飞过来,将前面挡住,长刀重重的斩在朱颜镜上,“当”的一声,顿时火星四溅。

    这时凝翠峰已经越变越大,将顾颜整个的笼罩起来,山峰上的树木开始飞快的向外疯长,顾颜知道这是五行中的青木禁法,如果将她全身罩住,那么便极难脱身。

    这时被她甩在后面的七名修士,也飞快的赶过来,在空中又结着阵势,只要秦封能够将她困在此地片刻,那么她又会重新陷入包围当中。

    远处的秦重正在飞快的向这边冲来,而元子檀却站在原地不动,甚至也收拢着手下的修士不许妄动,脸上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

    秦重以真元发声,已经传至秦封的脑海之中,“此女身上,可能携带着于我秦家有大用之物,务必要擒下她,不能让她逃了,封儿,当此关头,你不能顾惜其它”

    秦封紧紧的咬着嘴唇,像是从牙齿中迸出来的几个字:“封儿遵命”

    长刀被朱颜镜拦住,横在半空中便斩不下去,这时顾颜忽然低声的吟动起咒诀,朱颜镜上散发出极为耀眼的光华,向着她所在的方位射下去。

    顾颜的青丝在光芒中飘扬,低声吟道:“梦里不知身是客……”她的身形被无尽的光芒遮住,秦封的身心忽现警兆,他也顾不得青木禁法没有布置完全,双手连按,凝翠峰当头下压过去。

    落在地面之上,轰然作响,但白光散去,顾颜的身影却已在当地消失,她借着朱颜镜的妙用,在五行禁法将要封死之际,一瞬间中遁了出去,转眼便出现在后面那群修士赶来的路上,她将手一扬,数十丈长的金光雷火倾泻而下,那群修士猝不及防,有两人被雷火的边缘扫到,顿时向着左右飞跌开去。

    顾颜挥动太阿剑,以朱颜镜护身,当头斩来,那几名修士没想到她居然能从凝翠峰的禁法中脱身,猝不及防之下,有两人被她的宝剑所伤,四条断肢顿时离体飞去。

    顾颜也不欲纠缠,她以摧枯拉朽之势,从人群中疾穿而过,飞快的落到青天玦上,将手一扬,数十条火焰从她的手中扬起,周围那些秦家的弟子顿时惨叫着飞跌开去。

    秦封的脸色铁青,他没想到顾颜在这样的危境,还能够从他的禁法之中逃走,他这时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以积云峰和长青宫双方的合力,还是在那样的绝地,依然能够被她安然的脱身了。

    不过她虽闯出自己的包围,但想要脱身,却不那么容易他一手托着凝翠峰,便向着顾颜所在的方向冲去,喝道:“十叔,十三叔,向内围拢过来”

    至少有超过一半的秦家修士,站定了周围的方位不动,就是为了锁住顾颜的退路,听到秦封的调遣,他们便各执法宝攻来。

    这时便可看出秦家的令行禁止,指划如一,比起当年在栖云山的卫家要强得多,如果换成当时在栖云山,顾颜现在早就驾着青天玦远走高飞,但现在秦封所布置下的一重重人马,像是春蚕吐丝一般,源源不绝的围上来,虽然顾颜不停的冲破一个又一个的破绽,但马上就会有更多的人围堵上来,让她居然有力尽难施之感。无论是秦家的本族子弟,还是依附于他们而生的门派势力,都听从秦封的指挥,无一人有异议,名门大族的底蕴,在这一刻充分的显露出来。

    顾颜飞快的扫了一下战场,她们这时已经身处在隐云泽的外围,背后的秦重正带着人飞快的赶来,还是前面通向隐云泽中心的那条路人手最为薄弱,她毫不犹豫的说道:“向那个地方冲”

    在她的控制之下,两道青光簇拥着她们,飞快的向前冲去,顾颜站在前头,手执长剑,金光灿然,威风凛凛的模样,诸莺看得无比的崇拜。

    她一手执紫腾鞭,站在青天玦之尾,林梓潼在她的这上,而毕真真则站在另一旁,同时护住侧翼,顾颜在前面开路,两侧的修士如雨一般的围上,顾颜的九嶷鼎悬在空中,混沌元气在前面激旋,无数的紫焰冲天而起,一道金光如经天长虹,在空中架起了一座金桥一起,周围的修士望之而辟易,转瞬之间,她已经击退了七八人,来到秦封所布置整个包围圈的边缘之处。

    这时,秦重已经带人飞快的赶至,一股杀气瞬间便压迫过来,他远远的见到顾颜似乎要突围而去,在空中一扬手,一个像是黄铜制的铃铛从他的手中飞出,“当”的一声响,声音极为清脆,近似于尖锐,刺人心魄,顾颜只觉得头像是被针刺了一下,脑子一晕,而林梓潼与诸莺已经站立不住,两脚一没,便从青天玦上跌落下去。

    站在两边的修士飞快的冲来,要将她两人抢走,顾颜顿时反应过来,这是秦重直接用来攻击神念的法宝,她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神念反击回去,铜铃停在半空中,发出“嗡”的一声巨响,两股力量相互纠缠,让它奇异的在空中停住。

    顾颜一扬手,冰灵焰所化的长枪飞快的射去,那杆长枪射中了铜铃,“哗”的一下在空中炸开,强烈的声音,震得每一个人的耳轮都嗡嗡作响。

    而顾颜这时已经从青天玦上飞掠下去,虞商在两女跌落的时候,已经飞身而出,他的五行遁法精巧,不惧神念上的攻击,一把扯了两女的手便向回飞走。

    周围的修士大声斥骂着,向着他背后攻来,这时顾颜飞至,朱颜镜在她的手中飞快的激旋,镜面上光华灿然,所有的攻击全被她反弹回去,而虞商已抓着两女回到青天玦上。

    顾颜向他点点头,“多谢”

    虞商回头望去,黑压压的修士漫山遍野的向着这边追来,他的心中忽然间生起一股难以抑制的豪情,说:“能与此战,亦不枉此生”这个自小出生于飞鸟门,已习惯被人讥讽为偷鸡摸狗的少年,这时却也生出一股热血来。

    顾颜手指飞快的在朱颜镜上连划,空中像是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痕一样,所有的攻击尽数被挡了去,青天玦顺势直冲,一下子便脱出了秦封所设的包围,径直冲入了隐云泽。

    秦封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费尽心力所布置的人手,居然还是被顾颜闯了出去

    这时秦重已经落到他的身边,一只大手重重拍在他的肩上,秦封的脸上露出惭色,叫道:“祖师”

    秦重看到他坚毅的眼神,欣慰的一笑,“一时的得失,何必在意,你以为,今日在隐云泽,她真的还能够逃出生天吗?”。

    他挺直了腰杆,似乎这一瞬间的苍老与衰弱都离体而去,“秦家倾全力都对付不了一个人,除非她是九大派掌门人的亲生闺女”

    在这一刻,他身上的衰老尽去,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叱咤云泽,指点风云的豪气。他沉声说道:“拿到虎符,将这些人统统灭杀,我们仍然是云泽第一族”

    秦清站在边上,有些忐忑的说道:“那样的话,皇室与藏剑山庄,会不会与我们为难?”

    秦重“嘿”了一声,露出一个莫测的笑容,“真正到那个地步,只怕藏剑山庄,还会来扶持我们,但前提是,我们能够把元家和其它的势力,都灭杀在这里”

    别人还有些茫然,秦封却明白了他的意思,无论秦家与元家怎样的争斗,这始终是云泽内部的事务,藏剑山庄不会轻易的为其中一家出头,包括皇室在内,如果到时候秦家取得了胜利,再受到打压的话,云泽的势力就要大损,极容易被其它的门派趁虚而入,要知道,九大派之内,可也不是那么和谐的。

    他真心的对祖师佩服起来,当机立断,下手狠辣,将整个苍梧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都算在内,果然不愧姜是老的辣

    秦重挺直了腰板,说道:“但是现在,我们先要干好自己的事”他沉声说道,“调动所有人手,向隐云泽的中心靠拢,她们去那里,是自入绝地。她可不知道,那柄玄铁天兵,就埋在隐云泽的正中央……”

    顾颜冲出包围,便驾着青天玦向前飞遁,站在她边上的毕真真见她的脸色无比苍白,掏出一块帕子,为她擦去额前的汗水,担心的说道:“你要小心,且莫伤了元气。”

    顾颜深吸了一口气,她已经快要飞到隐云泽的正中,这时身后的追兵已经飞快的赶来,她与秦家的连番大战中,先后用剑破了他们的生死八门,又与秦封手中的凝翠峰硬抗,经脉着实受了损伤,只是混沌空间中的灵气源源不绝,她暂时还不会有灵气断绝之虞,只是苦笑道:“这次事了,我恐怕要闭关几个月了。”

    元子檀这时仍然站在远处,他背负着双手,像是那种世外高人一般,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似乎根本不准备来插上一脚,毕真真低声说道:“秦家这次真的是拼尽全力了,他们就不怕实力受损,以后会被元家压制吗?”。

    顾颜冷哼道:“他们当然不怕,秦重的意思,是要在这里与元家彻底的决战,毕其功于一役”

    毕真真吸了一口冷气,她也是冰雪聪明之人,马上就想到了这些事,心中不禁一跳,“我们的运气,实在是不佳”

    顾颜淡淡的说道:“运气是靠人来争的,只要我们闯出这片天,那么将来,谁也无法阻挡我们”她抬头向前看去,“首要之事,先脱身再说”

    她扬手向后一挥,一道金色光幕几乎横跨了半个天际,将所有的追兵都挡在后面,那些人随即挥动法宝攻来,无数的宝光向着顾颜飞快的冲击。

    顾颜的脸上透出一层鲜艳的血色,随即又飞快的褪去,如此的重复了数次,但那些人却始终攻不破她的阻拦。

    这时她们已经飞到了隐云泽的正中心,顾颜低声喝道:“继续向前,从反方向飞出去,先离开他们的包围,大不了再逃回断云崖去”反正传送阵还有五天就要开启,只要等过了这五天,传送阵一开,那时候藏剑山庄的使者,自然会来止歇干戈,秦家就是再想和她们为难,也不行了。

    只是目前,却先要逃出这个包围圈再说。

    整个隐云泽,就是一片硕大的沼泽,比起围住整个融天岭的黑沼更为庞大,到处都是淤泥,只有中心之中,有着一眼清泉,汩汩的向外冒着清澈的泉水,顾颜冲到这里,身体忽然间就是一颤。

    毕真真心中一惊,飞快的扶住她的身体,“怎么了?”

    顾颜定了定神,“无事,只是心中忽然有些凉意……”她语声忽然间顿住,只觉得自己收起来那半片虎符,这时飞快的颤动起来,本来是清澈透明如青玉的虎符,这时忽然间变得殷红如血,上面的半个虎头变得无比狰狞,似乎在发出一声声的怒吼,从上面透出来一层层的杀气。

    顾颜从怀中将虎符取出,一道血红色的光华冲天而起,整个古战场中,升起了九道通天一般的光柱,远远站在边上的元子檀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秦兄,你大概还不知道,不是非要两片虎符合二为一,才能摧动九玄天兵的”

    秦重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这个奸诈如狐的元子檀,果然还留有后手

    顾颜这时停在了隐云泽的上空,四方云动,无边的杀气同时涌来,她将青天玦停住,沉声说道:“恐怕我们……不能这么容易脱身了”

    她的话音未落,忽然间一道极为凛冽的剑光,从隐云泽之底冲了出来,所有的杀气被他一时间排开去,向着顾颜直冲而来。

    顾颜看到那脸庞上遮着一片青色云雾,看不清面目,但对方一剑逼来,身形却依稀有些熟悉,不禁脱口而出:“韩千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