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25章祸水东引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那些弟子们并不畏惧,九面大旗同时挥动起来,迎风招展,遮天蔽日,几乎将日光全都挡住,一条条稀疏的光线从空中洒下来,天空似是突然间就暗了下来一样。

    秦清大声喝道:“结九星连珠”那九人飞快的排成一条直线,九面大旗同向一个方向挥动,一道霞光如天河倒泄一般从空中直射下来,顾颜冷哼了一声,五道通天光柱向上拔起,在空中聚成一个光球,顾颜一剑斩去,蓬的一声,无数金色光线四射,向着地面倾泄而去,顿时将平地砸了一个大坑。

    她随即冷笑一声,金光灿烂的长剑平伸着斩来,杀气逼人,当头的秦家弟子强握着大旗不退,牙齿咬得格格作响。顾颜一剑斩下,金光顿时将他当头罩住,向内一合,便要将他的性命收了去。

    这时秦清才终于赶至,他也没想到顾颜一出手便下杀手,从来其它的修士跟秦家动手,哪怕再是嚣张,也总会有几分顾忌,不会一下子就全然撕破脸,但这个女人,似乎不管不顾,也不知道她是莽撞,还是心机太深?

    他的四宝之一已被顾颜破去,这时秦清从身后扑至,他双手捧着一件数寸见方,如印台一般的东西,从天空中飞快的压下来。青天玦周围的护身宝光,全都挡不住他这一压,只听到“咔嚓咔嚓”的碎裂声,毕真真清晰的看到秦清的手中捧着的是一块四四方方,上面刻着九个盘龙玉钮的玉印,惊呼道:“快避开,那是九龙玉印”

    秦清的脸色上露出厉色,两只手上的灵气加以摧动,白色的雾气向外伸展,空中飞腾出九龙蛟龙一般的影子,张牙舞爪的飞下来。青天玦的宝光根本挡不住它们。

    顾颜却似充耳不闻一样,她决意要格杀眼前的此人立威,自然,她这一剑而下,与秦家便再也无转圜的余地。自然,早在秦家作出先前的决断时,他们之间就已经没有什么情谊可言了。

    她见空中九条蛟龙飞腾而来,并不惊惧,手握着长剑坚定不移的向前斩去,喝道:“真真,施遁龙桩”

    毕真真被她一言提醒,这才想起来收取的法宝遁龙桩,她飞快的将两只手同时向外扬起,九根小小的木桩就从她的袖中飞中,随即飞快的冲向天空,九根木桩在空中变成支天的巨木,从天而降,将那九龙白龙顿时牢牢的钉在空中。

    秦清眼中的瞳仁陡然间一缩,他自然识得,这是长青宫独孤宫主的随身至宝,看来秦重的猜测果然是没错的,那些全都死在了她们的手中

    九个盘龙玉钮虽然失去了光彩,但硕大的玉印却依旧从天而降,顾颜去势不停,她一回手,九嶷鼎在手中弹出去,硕大的玉印压在鼎身之上,顿时“蓬”的一声反弹回去,而顾颜的太阿剑已经贴地斩来。剑锋上金光灿然,几乎掠到了那名秦家弟子的喉间。

    他这时终于不敢再逞英雄,连滚带爬的向后飞掠而去,顾颜的长剑趁势而下,金光闪动之间,已将那杆大旗从中而断,去势不停的而去,将那名弟子头颅斩去,然后又顺势将九杆大旗全部斩断。

    后面的弟子仓皇的飞退,但仍有三人死在了顾颜的剑下,顾颜顺势将剑拖回来,回身便一剑向着秦清斩去。

    金光灿然的长剑,带着周围无数灵气流的压力滚滚而来,玉印上的龙气又被毕真真手中的遁龙桩所制,秦清不敢硬接,他双手托着玉印,浓浓的白气挡住前面的进击,然后飞快的向后退去。

    边上的一名老者与一位中年人同时从左右迎上,他们每个人的眼中都冒着怒火,没想到顾颜一见面,居然便立下杀手,站在左边的那位中年人秦缘怒道:“你这女子,好生辣手?”

    顾颜淡淡的说道:“当日秦家决定助积云峰时,又何曾留情?”你们对碧霞宗毫无情谊,我今日又何必对你们讲什么狗屁情面

    她一剑便将秦家所设下的包围圈捅破,见到两人在前面拦路,二话不说,挥剑便斩,那两人同时怒斥了一声,分从左右围拢过来,将前面窄窄的通路完全封死。

    她们所行的这条路,两边都是狭窄的大山,夹着中间窄窄的一条路,顾颜冷笑一声,她一扬手,便将手中的惊天图抛了出去,逼人的杀气顿时在狭小的空间内爆发出来,无数的气流激旋,磨盘大的石块在空中飞舞,然后又不停的被杀气绞成了碎粉。

    毕真真摧动手中的遁龙桩,九根木桩将周围的气流完全的镇住,杀气冲天,顿时将两名修士卷了进来。顾颜一扬手,四种火灵同时从手中发出,冲天的火网顿时将前面牢牢的罩了起来。

    在没有绝地的限制之下,火力全开的顾颜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展自己的本领,以她现在几乎能够迈入结丹后期的修为,这三个人真的困不住她

    冲天的火焰一瞬间卷来,身后的秦家子弟都避其锋锐,不敢上前,只有秦清飞快的从后面冲至,但却被九根遁龙桩挡在外面,这时两名修士已经被顾颜的阵图困住,火灵从四面八方合拢过来,里面的热度瞬间升高到极致,顾颜略一犹豫,想着是不是要以混沌元气合击,虽然能重创对手,但自己也难免要受伤,这时从隐云泽的方向,有数十条光华如电一般的飞来,前面是几个满身血污的人,后面则是大队人马在飞快的追赶,顾颜的眼睛一眯,她看到了在人群之后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秦兄?”

    人家的大队人马已经赶来,现在不可能再下杀手,还是赶紧脱身的要紧,她的手在空中虚提,无数火网便被抽了回来,将惊天图向下一压,青天玦向前飞遁而去。

    秦清大吼了一声,他将手中的玉印一甩而出,重如千钧的一座小山在空中向着顾颜冲击而去,顾颜回身一剑劈去,长剑重重的斩在玉印之上,顿时碎屑飞溅,秦清一口鲜血喷出,从空中掉了下去,顾颜也觉得气血翻涌,全身如受剧震一般。

    这时后面的追兵已经飞快的赶至,顾颜看出来前面那几个人是元家的人,为首的一个似乎还有些眼熟,两人相隔距离之近,几乎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的血污,顾颜刚要转身遁走,这时元子越眼睛忽然一亮,他猛地从怀中取出一物,向着顾颜重重的掷了过来。

    其势迅如雷电,一下子便刺破了青天玦的护身宝光,径直落到顾颜的手里,顾颜这才看到,是半片淡金色,呈虎头形状玉符,居然与她当年初来云泽的时候,帮助秦封护送过的那半片虎符一模一样。

    她脑子极快,一转念便想到,这虎符应该是一分两半,另外一半在元家手里,可是他为何要扔到自己的手上?

    元子越刚刚想起兄长元子檀曾经说过的话,“那个姓顾的女子,是个颇为奇特之人,如果势不可为,你可以行祸水东引之策”

    他那时对这个决定还颇为惊讶,问道:“难道她不会借此而投效?”

    元子檀当时露出一个很是复杂难明的笑容,“这个女人的心很大,我看不透她,秦家人只拿她当一般的小女子对待,因此才屡屡在她的手下吃瘪,但她的心志,或许远在你我等人的想象之外,不管怎样,你听我的便是”

    元子越一直不明白,这面虎符,为什么元子檀却不甚重视,甚至都不亲自携带,现在却突然想到,难道他本来就有一片要将其扔给顾颜的心思?

    他这个大哥,本来就是个多智而善谋的人,生生的一手将元家,打造成一个可与世家秦氏比肩的大家族,多有深谋远虑,一旦做出决定,便不许人置疑,是以他虽然心中疑虑,却仍然按着兄长的吩咐办事。

    在将虎符扔到顾颜的手中之后,他便顿时在空中转了方向,喝道:“我们走,去寻子檀祖师”他将元子檀最后留给他的一张灵符施展开来,一道青光簇拥着他与剩余的几名幸存之人,一同向着东方飞去。

    后面所追击的人显然吃了一惊,没想到元子越付出十几条性命也要护住的虎符,现在却随手就掷给了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前面的人有些茫然,不知道是应该去追元子越,还是留下来抢夺顾颜手中的虎符。

    只慌乱了这短短的一瞬,秦封已经飞快的喝道:“大家停步”

    他在后面一扬手,数十人便整齐划一的停住,然后他才飞到了人群之前,数月之后,他与顾颜再度见面,他的嗓子一时间哽住,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顾颜在心中已经狠狠的骂了那个姓元的一顿,虽然她不知道这个虎符有什么用处,但引起两方人马争夺的如此惨烈之物,必定是一个烫手山芋,他倒是毫不在乎的就扔到自己手里来了

    她在脑子中飞快的转着念头,就算现在,她并不想与秦家大部队正面作战,否则不一定有像断云崖那样的好运气。只是这个东西,又该如何处置?

    虽然她不知道虎符的作用,但却有一种本能,让她不想将虎符还给秦家,这时秦封已经站在她的面前,顾颜脸上的微笑不变,微微的颌首,“秦兄,别来无恙?”

    秦封冷冽的目光紧紧盯着顾颜手中的虎符,脸上的神色复杂难辩,终于武器,声音干涩的有如枯柴,“没用我帮忙,你居然也活着出来了。”

    顾颜低敛着眉说道:“不劳秦兄费心。”

    秦封缓缓的说道:“你与元家,是否早有勾连,在断云崖的时候,是不是曾经有他们相助?”

    他越说的声音愈加的低沉起来:“我还曾经在祖师的面前,为此事而苦苦的恳求,想不到,你已经有自己的法子了。”他看着顾颜的眼神,像是痛心疾首,又像是充满了不忿一般。

    顾颜却只觉得好笑,不管自己与元家有没有关系,自己要做的事情,何时又需要向他人交代?她淡淡的说道:“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重情重义的秦兄了,家族的重担,个人的欲望,遮蔽了你的双眼,让你没有当年的洒脱与豪气,既是如此,又复何言?”

    她握住手中的虎符,“我不会将此物交与你的,正如你也不会放过我一样,何必再复多言?”

    秦封沉声说道:“祖师之命我不能违,但……我至少会留你性命……”站在他身边的人,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两手紧紧的攥着拳头,上面青筋爆起,手指处格格的作响,似乎全身上下有着无数的戾气,就是没有渠道发泄出来一般。

    顾颜淡然的说道:“我命由我不由人,秦公子,不必你来处置”她的手指一敛,便将虎符收进了怀中,喝道:“我们走”

    林梓潼飞快的将青天玦发动起来,两道青光向前冲去,秦封喝道:“合围”他的语声深沉,像是下了一个决心一样,“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顾颜微微的一叹,她倒不是感伤,但只是有些可惜,当年众人曾并肩作战,互托生死的情谊,似乎也一去不复返了。

    秦封所带来的人,远非秦清那一批人可比,光是结丹修士便有十数人以上,他们的动作极为整齐划一,秦封一声令下,便分人左右,将她们一起围在中间。

    顾颜手执太阿剑,神色不变的站在青天玦上,环视着四周,目光淡然,似乎并不把周围的人放在心上。

    虞商在后面看得暗暗心惊,他忽然想到自己所在的飞鸟门,师父一直小心翼翼,生活在两大门派的夹缝中间,不敢有一丝的差池,以免落得个身死门灭的下场,但他们在投靠了秦家之后,结果似乎并不那么美妙。

    他一直不知道,居然在云泽,还有人,可以在这两大门派的威压之下,如此的平淡如风,如此的视若无物,他喃喃的说道:“男子不如也”心中忽然起了一丝向往之情,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难道就不想有一天也这样挺胸昂头的站在人前?

    虞商悄悄的看了诸莺一眼,忽然便理解了她们战意昂然,毫不避怯的原因。

    诸莺手执龙凤双环与紫腾鞭,站在青天玦的尾部,护住侧翼,看到虞商的目光游离,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不要耍花样,否则先结果了你”做出一副凶巴巴的表情。

    这些人并没有马上进击,而是十分井然的在周围布下阵势,顾颜身处在一个狭长谷道的正中间,他们将四面的方位全都锁定,每人手中的都取出法宝,然后缓缓的向着中间压逼过来。

    数十名修士同时行动,光是神念所形成的压力便强大无比,青天玦的护罩不自禁的开始喀喀作响,林梓潼与诸莺全都绷着脸,两个人笔直的站着,一副全然不惧的模样。在断云崖那边从生死关中打了个滚回来,她们对这些都已不甚在意。

    顾颜冷哼了一声,将自己的神念直接放出去,顿时将他们所形成的压力撞了个粉碎,青天玦毕竟是新得之物,没有她原来的锦云碟更加得心应手,她暗自揣测着形势,要如何才能冲出包围之中。

    其实在从虞商的口中听到那个消息之后,她就猜到秦家对自己有所图谋了,不管那根枯枝是什么物件,但顾颜却知道,相比起元家,秦家才更加危险,因此她见了秦家子弟之后,并没有犹豫,当时便下辣手。

    她忽然想到秦重在古战场中的行事风格,大异他平常韬晦之举,忽然一股寒意升上来,莫非,他有意在这里与元家决战?碧霞宗这个初出茅庐的小门派,居然第一次参加大比,就赶上了这种大事,而且她们还不能远远的旁观,因为她们自己就是入局之人,是顾颜自己,一手搅动了这场大风波

    秦封站在高处,冷冷的向下看去,他极为了解自己曾经的这位朋友,她道法诡异,不拘一格,如天马行空,难寻踪迹,于阵法上有着极深的造诣。因此现在他反而显得格外的冷静,并没有让众人一拥而上,反倒先在外围列下了阵势,将周围的灵气之位一个个的牢牢占住,然后再慢慢的向里进逼。

    这时秦清与另外两人才飞到秦封身前,脸上满是惭色,不发一言,秦封挥了挥手,“几位叔伯,还请入列吧,今天,我们不管付出多少代价,也要把那片虎符拿到手中”

    秦清倒是有些别样的担心,“老祖师已经带人走了多日,一直没有出现,不知道到底是去了哪里?”

    秦封冷冷的说道:“那是祖师之行,关我们何事?我们最重要的,是需要做好自己的事”他将手重重的向下一挥,喝道:“进击”

    秦清的全身一凛,他这才意识到这个侄儿从刚进入古战场到现在,似乎正在褪去身上的青涩,变得愈加的狠厉起来,正在变成一个合格的家主继承人,他心中不禁想到:太像了,与当年的大哥,几乎是一般无二

    在他的指挥之下,数十名修士进退如一,有四人从队列中冲出,从四方向着中央合拢,每人手中执一柄长剑,当头斩下。

    在他们的身后,长长的灵气流连通着众人,虽然是四人出手,却相当于是众人合力一样,强大的压力顿时向着中央压迫过来。

    顾颜手握长剑,惊天图便悬在她的头上,她却不敢一下子将所有人都困入图中,否则阵图无法承受这么多修士同时进入,一旦发生爆裂,那后果不堪设想。见四人抢先攻过来,她便沉声说道:“准备好,作战”

    后面的三女同时应是,顾颜站在青天玦上丝毫未动,毕真真一扬手,一对旋光斩便盘旋而出,两道玄光向着四人当头的卷去。

    那四人分成四维方位,进退几乎如一,同时抬手,长剑向着空中斩去,发出金铁交鸣的铿然响声,随后四人同时挥动长袖,袖中青气濛濛,似乎有数万支箭同时飞出,漫天的箭雨,将整个天空几乎都遮蔽起来。

    顾颜仍站在原处不动,她的长剑缓缓的移动着位置,似乎剑尖的指向,总是不离对方阵法中的薄弱之处,虽然不动,却能让对面的阵法跟着移动。

    秦封的目光牢牢的注视着顾颜的身影,他心中亦有一丝感伤,似乎分别数年,自己已经被她的境界拉下了太多,顾颜的目光如电,让他的阵法只能随之而变,第一波比斗,不过只是浅尝辄止而已。

    数不尽的长箭密密麻麻的冲入青天玦的护身宝光之内,毕真真手中的九根遁龙桩便飞起,此处不是绝地,遁龙桩中的灵火尽情的挥洒,九条火龙漫天飞舞,将无数的箭羽尽数挡了去,这时顾颜突然间动了。

    她不动则已,一动则其势如火,只是一闪的功夫,一道淡青色的影子已经从青天玦上飞掠而出,一只金光大手从天空中按下来,满眼金光灿然,无数的箭羽被她一把抓在手里,而她右手处的长剑已经毫不留情的挥剑斩去。

    那四名修士都是新晋的结丹修士,他们操控着手中的长剑,与毕真真的旋光斩相斗,一时间也压制不下,刚刚发出箭羽,正在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灵气尚未接继而上,顾颜一剑斩来,其势如风,他们大惊之下,顿时向后退后,整个阵法便出现了一丝缝隙。

    顾颜这时早已接过了青天玦的控制权,意随心动,一道青光如电一般飞坠,她并不向前冲,反而转头向后冲去。同时太阿剑动,数十丈长的金芒瞬间延伸出去,有两名修士被她的剑芒所伤,鲜血狂喷,从空中摔跌下去。

    秦封冷峻的脸如古井不波,见到顾颜向着自己的方向冲来,挥手下令,两侧便又有六名修士围攻上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