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24章决心一战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她们这时处在隐云泽的上空,离中心还有十数里之远,但却可以远远的见到,在隐云泽的中心之处,这时已经打得一片热闹,剑气横飞,宝光灿然,有一个五彩斑斓的极大护罩,正从上面缓缓的升起。

    顾颜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护罩不是某个人施放出来的,而是无数种法宝灵气,在相互交击、倾轧之下,自然而产生的,她放眼看去,就见到至少有上百名结丹期的修士在空中飞舞,剑光纵横,真是好一场大混战

    还没有等她作出决断,是不是要过去趟这一场混水的时候,有几名在外围的弟子已经迎面飞来,他们劈头便问:“哪个门派?”

    顾颜还没来得及回答,另外一边已经有两个少年又飞过来,他们手中都执着长剑,剑光如雪一般的冲来,看到是顾颜等人,顿时大怒,“她们是碧霞宗的人”

    正是今天清晨时,曾经与她们为难的两个秦家少年,他们败在林诸两女的手里,灰头土脸的回去,这时却又来耀武扬威,那几个人都是筑基期的修士,但有一名结丹中期的修士领头,是个中年的道者,那道者听了,顿时面色一变,“不得妄动,快回去禀告祖师”

    两个少年叫道:“飞鸟门逃走的那个小子,现在就在她们的手里”

    顾颜并不理会他们,淡淡的说道:“我们参加大比,来去自如,道友何故将我们拦在这里?”

    说起来,虽然她与秦家暗地里过了几次手,但正经的面对面,除了秦封之外,还从来没有见过秦家人。这个道者似乎是秦家的首脑之人,他一说话,所有人都噤了声,他看到顾颜,脸上也露出不悦之色,说道:“你年纪轻轻,何故性情如此暴戾?”他摆出一副长辈模样,看上去颇有些痛心疾首的模样。

    顾颜还没说什么,诸莺已经反唇相讥道:“你算什么人?既非师长又非同门,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训人,回去该干嘛干嘛去吧”

    道者被她气得胡子都竖了起来,怒道:“无知的贱婢,若非是你们,安能生出这么多事来?今天你们就留在这里吧”他也不顾秦重曾经和他说过的话,将手一挥,周围的人顿时都压了上来。

    顾颜这时才淡淡的说道:“道长何出此言,要管别人的事,还是先抻抻自己的斤两”将手一挥,一道金光的光幕从半天空中降下,一下子便将众人隔了开去。

    她不知道这个道人是秦封的二叔,与他关系最为要好,对顾颜便有着天生的恶感,看到她就从心底有一股不舒服,一言不合,便要出手。

    她脑子中飞快的一闪念,便说道:“今日大战,我们不能对其的锋锐,且暂避一时”说完这句话,她已经从林梓潼的手中,暂时接管过了青天玦的控制权,两片青光拱卫着五人,顿时向着反方向疾飞回去。

    在来隐云泽之前,顾颜也没想到,这里居然进行着这样激烈的大战,难道是元、秦两家,开始肆无忌惮的大打出手了,难道他们就不怕两败俱伤?小小的碧霞宗,在两大势力的交织之下,说不定便要成为炮灰,所以她当机立断的便要避开。

    道者名叫秦清,他已经修炼到结丹中期的顶峰,眼看就要迈入后期的门槛,在秦家的修士中也是前十的水准,平常性子暴烈,难得与人交好,只有侄子秦封和他性情相投,因为碧霞宗之事,秦封曾几次被秦重及秦靖斥责,让他心中对顾颜无端起了三分恶感,这时见她一挥手,便将自己的几名手下全都隔开,心中惊讶之余,怒气也更盛,喝道:“休走”挥动手中的大旗,便要冲上前去。

    边上有人硬生生的将他拖住,“老祖师让您在这里镇守,可千万不能擅离啊”秦清这才止步,可是脸上却气得青筋迸发,血脉一根根的突出来,胡子气得乱跳,一副暴跳如雷的模样。

    在隐云泽的中心,这时有着泾渭分明的两队人马,分居左右,本来的争斗已经渐渐止歇,地面上全是尸体,光是死去的结丹修士便有二十多人,那些尸体横在湖面上,渐渐的被下面的淤泥所吞噬。

    其中一队人马,带头的正是秦封,在他身后是几个叔伯与同辈,再加上秦家的附庸势力,至少也有百余人以上,而另一方人马则单薄得多,只剩下了十几个人,在那里聚成一个圆阵,但是脸上却也不露惧色,为首的是与元子檀同辈,但如今已经须发皆白的元子越。他身上也带着伤,恨恨的看着秦封,“小子,你真的要斩尽杀绝吗?”。

    秦封身上穿一袭短衫,露出赤膊,他的目光中全是寒意,发上披着血污,也不去管,只是冷冷的说道:“将那一半虎符交出来,就放你们离去”

    他淡淡的说道:“当年你们元家从我的手里谋夺虎符,也没想到过有这一天吧?”

    元子越恨恨的说道:“你做梦你想拿了虎符,调动古战场中的天兵?只要有我一口气在,你就休想得逞”他看了秦封一眼,忽然间大笑起来,“当年元家是曾从你手里谋夺那一半虎符,如果不是有人相助的话,恐怕你那面虎符早就保不住了。只是你们秦家,过河拆桥的本事实在一流,用完了就抛过一边,现在自己吃了亏,可怨不了人了吧?”

    积云峰与长青宫联手伏杀顾颜,却同时覆灭在断云崖的事,经过了两个多月,再也瞒不住人,慢慢的流传出来,这些在场的修士,大半知道,元子越直揭秦封的疮疤,顿时让他脸上挂不住,秦封冷冷的说道:“秦家的事情,不容外人置喙”但是在他身边的人,却能够看到他用力的咬着嘴唇,一丝丝的血痕从下巴上不断的流下来。

    边上的两个叔伯担心的望着他,自从听到了两大门派覆灭,顾颜生死不知的消息,他便如同疯了的野兽一样,似乎修为突然就上升了一个境界,大肆冲杀,不顾性命,这一次大比之中,他至少搏杀了三名以上修为胜过自己的修士,虽然受伤不浅,但本身的修为境界也在突飞猛进的向前发展,似乎隐隐有突破现在境界的迹象。这让秦家人都是又惊又喜。因此在刚刚得到了顾颜等人一起现身的消息,他们都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秦封。

    他们所在争夺的虎符,其实也是当年古修士传下来的一件异宝,据说是比一千年那次大比更早之前,有一位来过古战场的修士,遍历此地的阵法之后,将自己所炼制的九柄名曰“天兵”的宝刃,收藏在杀气最烈的九个阵眼之中。作为镇压阵法的法器。只有凭他手制的虎符,才能够调动这九个阵法。

    他手制虎符之后,就将其一分两半,分给自己的两个弟子收藏,但是在他因化神不成,最终殒落之后,两个弟子便开始为此而争抢,后来不知为何而同归于尽,虎符也随之失去下落。在此后的数千年内,虎符分分合合,最终湮灭无闻,极少有人知道这一段故事。

    偏偏元秦两家却都是知道的,尤其是元子檀,他在古战场中一战成名,对此事尤为的关注,在数年前,他一听说虎符现世的消息,就马上派人赶去,而秦家也同时派了秦封来主持此事,最终积云峰得到了其中的一半,另外一半被当时元家的手下所夺去,积云峰将虎符藏在自己的门派之中,然后暗渡陈仓,派杨真与南仙子合力将虎符送往云阳城,这都是当年顾颜亲历的旧事了。

    只是秦重拿到虎符之后,便下令当时参与此事的人封口,连秦封都不知道得到虎符有何用处,直到这次进了古战场之后,秦重才将详情告诉他,并且他也说出来,元家的手中,必然有另一半,而且那一半,并没有藏在元子檀的身上。

    元子越是元家最擅长阵法之人,论起阵法之学,元子檀也要甘居他的身后,那九个阵眼当中,不单藏有九口天兵,也是整个古战场中九个最关键的所在,如果能够控制了九个阵眼,那么可以说便立于不败之地。

    秦封当时便吓了一跳:“祖师,这是要与元家决战么?”

    当时他曾记得,秦重脸上的皱纹纵横,似乎是一瞬间老了数十岁一样,他长叹一声,说道:“封儿,我自己深知,此次大比之后,我必要冲击结婴。一旦成功,那么一切好说,元家必不敢与我们争锋,连皇室也要让我三分,但若是失败,那么秦家便将万劫不复,因此,我要在此地,将元秦两家的事情了结”

    秦封不禁说道:“祖师先前的布置,难道不是徐徐图之么,何必如此急切?”

    秦重背过脸去,肩膀不住的抖动,尽显苍老之态,“是我眼拙,看错了人,我没想到那个女子会有这样的本事,碧霞宗如今已是凤鸣九霄之势,只要假以时日,必将一飞冲天,她们目前虽小,却搅动了整个云泽的局势,如今东阳的局势已失,长青宫必要纠集势力与我们为难,若我不在此地发动的话,只怕将来秦家会被元家借此而压制,你要知道,我们输不起啊”

    他转过身来,大声说话,眼睛中隐有泪痕,让秦封顿时间呆住,他从未见过这位平日里,任是泰山崩于前亦镇定如衡的老祖师,居然是今日的这副模样。

    秦重沉声说道:“因此我已决意,在古战场中,与元家一决雌雄,我与元子檀,这次只能有一个人走出古战场。因此,我要夺取虎符,发动天兵,我们便能占七成的胜算”

    他目光炯炯的望着秦封,“封儿,我只让你答应我一事,为了秦家的生死存续,你绝不可有私心杂念”

    秦封“扑通”一声跪倒于地,沉声说道:“请老祖师放心,封儿生是秦家人,死是秦家鬼,愿为秦家流尽最后一滴血,以前种种,皆如风过往”

    秦重满意的一笑,便让秦封主持劫杀元子越,夺取虎符之事,而他自己却在得到一个密报之后,带着一批人,星夜不知向何处去了。

    秦封带着秦家近七成的精英好手,不停的寻找着元子越的踪迹,元秦两家,及其所属的势力,在这月余之内,进行了连番的大战,双方全都死伤惨重,但总的来说秦家要稍占上风,直到昨日,才终于将元子越及手下堵在隐云泽,随即便是惨烈的围杀,秦家虽然占了人数上的优势,但双方一场血战,杀敌一千,也要自损八百,在付出了十余条性命之后,终于将他们围在这里,战事已近尾声了。

    元子越没想到秦家会突下杀手,他们全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想不到秦重这个狡猾如狐的老家伙,居然也有这样的决心,要在这里跟他们一决雌雄,急切之下,都来不及叫人来援,偏偏元子檀带着一批人,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行踪隐秘,根本联系不到,秦家将周围的地域彻底的封死,至少八成参加大比的修士,全被卷到了这场大战中来,整个古战场几乎血流成河,死伤的人数,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前面的任何一次。

    除了那些不参与两家争斗,远远避开的门派之外,两家的势力泰半集结在此,这也是顾颜从断云崖过来,周围却没有看到一丝人迹的原因。

    但奇怪的是,两边的首脑,秦重与元子檀,却一个都没有出现。他们各自带着一批人,不知去了何方。

    秦封在历次的血战当中,意志也磨炼的如钢铁一般的坚定,他对元子越的话,如同充耳不闻一般,说道:“你若不将虎符交出,那便一个不留”

    元子越冷笑道:“就算我听你的,你会放过我们么,倾巢之下,岂有完卵?”他攥紧了拳头说道:“凡元家子弟,今日随我赴死,可有怨言?”

    他身后的十余人都道:“无憾,无憾”

    秦封冷冷的扬起手,正要下令,忽然从边上飞来一个人,飞快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秦封的脸色铁青,只犹豫了一下,便说道:“截住她们”

    见边上的人欲言又止,便又说道:“这是祖师的意思,她们能够全身从断云崖而退,身上必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秦家需要知道这些。”顿了一顿,又冷冷的说道:“我是秦家子弟,不会顾及其它”

    他身后的两人,便飞快的得令而去,秦封的脸色丝毫不变,冷冷的说道:“三叔,五叔,十五叔,你们带一队人马过去,务必要将她们截住,除了……”

    他语声顿了一顿,便又行若无事的说道:“除了她之外,其余的均可就地格杀,但身上的东西,却要一丝不差的收回来”三个老者领命,带着十余人飞快的赶过去,而秦封则带着剩余的人,缓缓的向着元子越围拢过去,他的脸上冰冷的如刀削一般,一股凛冽的杀气扑面而来,在说出格杀勿论几个字的时候,冰冷的像是毫无感情一样。元子越看着他围过来,似乎已经抱定了要奋力一搏的主意,最后的一战像是一触即发。

    顾颜驾着青天玦飞快的向后退去,但这毕竟不是她以前操控熟练的锦云碟,速度至少慢了三成,刚飞出数十里之外,就看到身后有人飞快的追上来,有两名老者,和一名中年人,刚才见到过的秦清也在其内,他们飞快的从身后追上来,朗声的说道:“请留步”

    他们的速度显然比起顾颜要快,不过片刻,就追到了身后,呈品字形将四女团团的围住,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余名后辈弟子在虎视眈眈。秦清飞快的说道:“老祖师有令,请诸位仙子暂时在此地驻锡”

    顾颜站在青天玦上,淡淡的说道:“你们要留下我,有什么事情?”

    秦清说道:“这还是你去问老祖师罢”他将手一挥,众人便飞快的聚拢上来,分别的在周围落位,将她们全部锁定在中央。

    毕真真走到顾颜的身前,低声说道:“是否与融天岭的事情有关?”毕真真是亲眼见了顾颜得到那根枯枝的人,听到虞商的话之后,顿时便想到了这一点。

    顾颜向她以目示意,其实她觉得自己颇有些冤枉,不知为什么就卷到了这一场风波中来,但是如今却不能后退,只要她退了一步,对方就会穷凶极恶的扑上来,把她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在灭杀了长青宫与积云峰之后,势已不能回头,她们只有坚定的向前,顾颜沉声说道:“既如此,便请贵派祖师,亲自来和我说话罢,否则,恕在下不能奉陪”

    秦清冷笑了一声,他早就对顾颜颇有意见,极想亲手教训她一番,这次总算是找到机会,大声喝道:“交出那个小子,乖乖与我回去听候发落,否则,秦家不是那么好相已的”他双手忽然间一扬,宽袍大袖在空中扬起,天空中像是打了一道利闪一样,轰隆隆的声音作响,两只硕大无比的转轮从天飞降下来,旋转着带着劲风,像是一下子把空中的灵气全都割开来,向着顾颜当头飞过去。

    这一击势如奔雷,气势逼人,林梓潼与诸莺都一时骇得呆住,顾颜喝道:“退后”她站在青天玦的中央,两面转轮飞旋而来,让青天玦都摇晃不止,她一步踏前,将林诸两女挡在身后,随后便抽出太阿剑,金光灿动,长长的剑身耀眼无比,一剑便当头劈了下去

    “当”的一声巨响,震得那些筑基修士的耳轮中嗡嗡直响,顾颜冷笑了一声,她单手用力的握住剑柄,剑身印在两面转轮的中间,在上面刻下了深深的印痕,将上面精细的花纹斩断了一大半。

    两面转轮高速的旋转,上面的无数铃铛法器不停的作响,却不能再向前挪动分毫,顾颜忽然间断喝了一声:“开”剑身上的金光暴涨,猛地向前冲去,转轮顿时被她冲成了两截,秦清存身的四宝之一,被她一剑斩开

    四片残破的转轮飞回到秦清手里,让他面色铁青,头一次觉得这个女子并不容小觑,他本想当头先给她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却被她折了面子,但是他久经战阵,也不会因此一击就颓了气势,扬声喝道:“三哥,十五弟,你们分从左右拦住去路,其余的弟子们,结阵”

    他身后的十余人轰然应是,这些人全是筑基后期的修为,每人手中都拿着一面大旗,听到秦清的号令,便同时挥动手中的大旗,迎风招展,顿时无数条灵气瑞彩千条的飘起来。

    顾颜的眉头微皱,她倒是不怕这几个人的围攻,但是秦家占据了隐云泽的中心,她们想要通过传送阵,就不能将他们绕过,秦重到底是什么心思?她一直还摸不透,按常理来说,积云峰覆灭之后,秦家想维持自己在东南的地位,就必须要拉拢碧霞宗为助。

    但这只是常人的想法,换成顾颜自己,她是宁愿杀掉这个威胁,也不愿今后养虎为患。至于秦重是怎么想的,她全然都猜不透,这个纵横云泽数千年的老家伙,虽然一只脚已经迈入了棺材,但其心机之深沉,仍然不在于人下,但是顾颜也没有想到,秦重居然要在古战场与元家决战

    这个一辈子隐忍至深的老家伙,在寿命即将踏入尽头的时候,终于抛去了全部的束缚,要来一场痛快淋漓的大战,只是,谁也不知道元子檀与秦重这两个人,到底带着人去了哪里。

    顾颜一扬手,五座旗门便从手中飞出去,一下子将周围的方位全都定住,在断云崖那个绝地,五行灵气断绝,她连阵法都不能使用,这次终于能好好的出一口气,秦家的这些人,正好让她拿来当试手的靶子。

    她以五座旗门,先定住了周围的五行之位,灵气运转顿时滞涩,随即便喝道:“冲过去”

    林梓潼心领神会,驾着青天玦向前方疾冲,顾颜一挥手,五座旗门同时拔地而起,五道通天的光柱同时飞起,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前方压逼过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