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23章密谋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这两个字实在太刺耳,顾颜还没有说什么,林梓潼与诸莺已经同时斥道:“放肆”一道青荧荧的冷光当头飞起,玄光如电,向着他们两个当头罩过来,诸莺更将手中的紫腾鞭甩出去,一股逼人的阴气顿时扑面而来。

    两个少年吓了一跳,他们本来也是看到秦封最近颇为苦恼,形销骨立的模样,对于事情前后了解的又不甚清楚,才有心要替他出气,过过口头上的嘴瘾罢了。想着顾颜至少还在云泽混,总要给秦家几分面子,以她结丹中期修士的身份,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随意的出手,没想到眼前这两个看上去年轻弱质的少女,动起手来却一点也不含糊,一剑双环,祭起来顿时杀气逼人。

    他们飞快的向后退去,但诸莺与林梓潼在古战场中磨炼了一番,又是刚刚晋阶,正需要有人试手,见他们两个人后退,青冥剑向左右一分,剑身在空中忽然消失不见,无数点青丝自空中洒下,将他们从头到脚罩了一个结实。

    根根青丝如同利剑,几乎要透骨而入,两个人心中大骇,都将手中的剑扬起,但诸莺的紫腾鞭已经扑面而来,这件独孤月溶修炼已久的法宝,其威力远非两个筑基弟子所能挡,虽然诸莺只能发挥出五成的威力,但长鞭将他们手中的剑一卷,便扯脱飞去,顾颜在空中伸两指一拈,便轻轻巧巧的将其抓在了手里。她淡淡的一笑,两只手一搓,手指交接之间金光灿然,两条剑顿时被她绞成了麻花,轻轻一折,便分为数段,跌落尘埃。

    顾颜淡淡的说道:“回去告诉你们的长辈,这个人我留下了,有什么意见,让他来找碧霞宗顾颜”说完她一挥手,空中顿时出现一只金光大手,在空中一抓,无数的金光卷成一道遮天长幕,一下子将两人裹住,向着反方向疾飞回去,声势迅如雷电,转眼间就消失在空中不见。

    诸莺望着他们瞬间远去的背影,很是冷笑了几声,不屑的说道:“没胆的东西,只会嘴上叫嚣,一点担当都没有”

    她转过头来,看着仍然昏迷不醒的虞商,说道:“师叔,他是怎么回事,还不醒过来?”

    顾颜笑道:“他中了毒,不过既然秦家的人追杀他,想必是知道什么事情,等我把他救醒,再问问清楚吧。”

    七虫七叶花的毒性由七种不同属性的毒素混合而成,最是让人头疼,再厉害的炼丹师,也没法准确的炼制出解药,但这对顾颜却不是问题,她手上有两枚可以化解七虫七叶花毒性的灵丹,在炼丹的时候,只不过用了四分之一左右,她随意取出一枚,在虞商的头顶上滚了一滚。

    七种不同颜色的烟雾便从他的经脉中缓缓的流散出来,然后被这枚有鸽蛋大的丹丸全都吸了去,紫青色的脸色也渐渐变得红润起来,诸莺看着他唇白齿红的模样,心中忽然不自禁的跳了两下,便觉得这个人也没那样讨厌了。

    顾颜将丹丸在他的头顶上滚了三滚,便又收起,但虞商的眼睛仍然紧闭着,诸莺问道:“师叔,怎的他还不醒?”

    毕真真有些诧异的看了看这个弟子,虽然诸莺平日里有些风风火火的,但她做事却是个有分寸的人,今天……似乎有些失态?

    顾颜倒没在意,答道:“有些毒素深入经脉之中,我要用火灵助其清除,你们闪开些。”

    几个人让开一个数丈方圆的空处,顾颜一扬手,紫罗天火在她的指尖处弹出,随即便化为无数火星,星星点点的散落入虞商的体内,忽的一下,他的身上顿时燃起了腾腾的火焰,经久而不息。

    诸莺吓了一跳,刚想说话,却听到虞商呻吟了一声,眼帘眨动,像是要醒来的模样,便又哼了一声,故意走到一边去。

    顾颜一弹手指,无数的火星便又从他的身上收回来,烈火瞬间止歇,虞商大叫了一声:“痛死我也”一下子把眼睛睁开来。

    顾颜虚按了一下手,让他平静下来,才说道:“我从秦家人的手中将你救下,你们不是已经归顺了秦家了么,为什么他们还要追杀于你,古战场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

    虞商呆呆的愣了一下,似乎是有些没反应过来,诸莺不满意的说道:“你发什么呆?我师叔出手将你救下来,你这个人怎么总是恩将仇报?”

    虞商有些呆呆的愣了一下,问道:“古战场的事,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这几个人,居然都安然无恙?”

    林梓潼这时说道:“我们被人围杀,都受了伤,因此觅地养好了伤才出来,这三个月的时间都错过了,眼看传送阵将开,便急着赶到隐云泽去,只是一路上都没有见到活人,你还是第一个,所以才请问详情。”这也是她们事先对好的口径,毕竟玄都秘境的事,对任何人都不能说。

    虞商有些机械的点着头,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诸莺看着他有气,刚想斥责他几句,忽然他一下子跳起,身手矫健的如同没受过伤一样,把诸莺与林梓潼都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冲过去,却见他一下子跪倒在顾颜的身前,不停的磕着头,说道:“求仙子救我师父一命小人的做牛做马,报答仙子的恩德”说完伏首在地,不停的叩头不止。

    他并没有用法力护体,额头重重的磕下来,顿时血流不止,诸莺有些不忍,伸手去拉他,但虞商却倔强的不肯起来。这个倔强的少年,原来对着顾颜的时候并没有低头屈服,现在为了他的师父,他却不住口的向着顾颜求恳,就算是惹怒了她也在所不惜。

    顾颜并没有喝止他,但也没有要答应的意思,淡淡的说道:“你先不要磕了,好好说话。至少先说说是怎么回事,不然我怎么答应?”

    诸莺又去扯了他一把,虞商才站起身来,额头的鲜血流个不住,他也不去擦拭,只是说道:“那一日我蒙仙子的垂怜而被放归,后来在不远处便遇到秦封公子,他似乎心情不甚好……”

    顾颜淡淡的“嗯”了一声,那天秦封被她大大的驳了面子,虽然在她看来那是很自然之事,但于秦封来说,大概不亚于当面挑战了他的尊严,他心中十分不忿,也是可以想见的事情。她不想多提这些,便说道:“枝节的事不必再说了,你说说后来的事罢。”

    虞商点点头,“我与秦公子很是投艳,又听他说,师父在亮马河与秦家一同作战,我便答应和他同去,后来他急着回去禀告事情,我们便分道而行,后来我还没赶到亮马河,中间走到一座山岭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那里有人设下了阵法……”

    诸莺不禁嗔怒道:“你这人实在啰嗦,我师叔让你捡要紧的说,你却半天也说不到点子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虞商摸了摸头,说道:“那个阵法很是宏大,当时我觉得,大概是有大派要在这里伏击什么人,于是我就用五行遁法,在周围暗暗的隐藏下来,看有没有趁机出手的机会。”

    顾颜不禁摇头,“你胆子实在是太大,这种事也敢做,换成你师父,不打你几鞭子才怪”就算是他师父段无修,也向来是打游击战,只敢欺负弱小,抢完东西便走的,从来不敢沾大派的羽毛,这个小子却胆子颇大,先是好不好的惹上了自己,然后又去惹别的大势力,这样子下去,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她沉吟着问道:“你可见到了,布置阵法的是什么人?”

    虞商的身子打了一个颤,显然想到当时的事情,还有些恐惧,说道:“是元家的人,镇守正中的,是元家的老祖师元子檀”

    顾颜不禁露出了一丝讶色,她本来以为是虞商撞破了秦家的秘事,连着他师父一同受累,没想到居然还和元家有关,这中间有什么奥秘?她兴趣大起,说道:“你仔细的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虞商定了定神,说起来还像是有些后怕的样子,他说道:“我去的时候,那个阵法似乎是还在布置当中,我刚刚用五行遁法隐藏在其中没多久,他们就在周围立下了九块断龙石,隔断周围的五行精气,让我只能在当地藏身,再也无法再用遁法逃走,只好在周围小心的看着。”

    顾颜不禁露出笑意,“也算你运气好,听说元子檀会九天搜神大法,他只要把自己的神念在周围一动,你这条小命便难保,现在居然还能活着回来。”

    虞商听到顾颜的打趣,没什么反应,反倒怔怔的说道:“那时候他神色凝重,要办那件大事,自然没时间顾及我了,周围的元家弟子,把那里死死的封住,外面连只飞鸟都进不来,他怎么会留神那里还有个我?”

    顾颜微微的点头,她听说过元子檀此人,做事十分缜密,但有时未免也会有灯下黑之失,虞商的五行遁法极为精湛,连她在未知的情况下也不免着了道儿,元子檀虽然厉害,但神念却未必强得过自己,无心之失,也是难免。

    不过听到虞商的话,她的脸色随即郑重起来,说道:“你说清楚,他在那里,到底是在做什么事?”

    虞商长呼了一口气,定了一下心神,才说道:“他在那里,是在见一个人。而且……事情与顾仙子有关。”

    顾颜心中不禁的跳了一跳,她对元子檀这个人颇为忌惮,此人心机深沉,谋定而后动,看这样因为碧霞宗与积云峰之间,扯出多少争执,多少势力都卷了进去,但他却一直按捺着不动声色,便可见此人的心机之深。因此,一听到他提起与自己有关的事,顾颜便莫名的紧张起来。她神色极是平和的说道:“他在那里,见的是什么人?”

    虞商也不禁佩服这位神情淡然的少女,听到元家对自己有密谋,居然还能如此的镇定,他定了定神,说道:“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甚至都不记得,他是怎么混到此次大比中来的。”

    顾颜笑了笑,以元子檀的手段,想在元家中塞个人,也算不上什么为难之事。

    就听到虞商续道:“我不认识那个人,只看到样貌,他峨冠博带,一双眼睛颇有神,个子高瘦,曾听元家弟子称他为‘韩真人’……”

    顾颜不自禁的惊呼出来,“韩千羽?”这个人当年在丹霞山豢养妖兽,后来被她逐出,她原本还想着,丹鼎派会不会来找后账,可是后来却一直渺无声息,没想到他又无声无息的在此地出现

    她冷冷的看着虞商,目光中带着三分厉色,“他们说过些什么,你一字不差的,跟我说清楚”

    虞商也被她吓了一跳,带着回忆之色,说道:“他们其实只说了寥寥几句,大概也要顾及着不被人发现,姓韩的问了你们的动向,得知你们是从融天岭上来,便和元子檀说,你可知她们从融天岭带走了什么东西?元子檀答说不知,他又说,你要仔细查看,如果那个姓顾的女人手中,有一截毫无灵气,只有半尺长的枯枝,那么不惜一切也要弄得到手,不管元家损失了什么,将来丹鼎派会双倍的补偿给他”

    顾颜的心头一震,手不自禁的要伸向乾坤袋中去,随即马上便止住,林梓潼与诸莺对望了一眼,脸上齐刷刷的做出了茫然之色,问道:“那是什么?”

    顾颜暗赞她们的动作敏捷,也不提此事,只是问道:“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虞商摇摇头,“说完这件事,他们两个便各自散去,在走之前,元家的弟子,特地在那里放了一把无明之火,将那里整个的烧成了一片白地”说到这里,他仍然心有余悸,“我藏在火中,真元受了大损,好不容易等着火势降了,这才逃走,去找我的师父。”

    顾颜点了点头,元家的做法也不可谓不缜密了,只是没想到有个精通先天五行遁法的人会提前的隐蔽在侧,“但是……你见了你的师父,又怎么会被秦家的人追杀?”

    提起此事,虞商的脸上就露出悲愤之色,“我悄悄和我师父提了此事,他便决定去告诉秦家的祖师秦重,没想到他一去之后,便渺无音讯,我赶紧去秦家的驻地打听,听说他们居然将师父扣了下来,而且绝然不许此事外传出去,我便知道不好,也不敢再回去找师兄们,赶紧仓皇逃走。结果在路上,便听说师兄们全部被秦家派人带走了,现在都不知道结果如何。”

    说到这里,他便又哽咽起来,“我师父将此事瞒下来,只说是他无意中得见的,没有露出我的名字,我是师父最小的弟子,大概秦家不太重视,只派了两个后辈弟子来抓我,才让我有机会逃生,但师父却是因我才受困,至今不知道生死如何,望顾仙子能加以垂怜虞商愿粉身碎骨,也报你的大恩”

    诸莺暗自嘟囔着说道:“你都要粉身碎骨了,还有什么可报的……”

    顾颜挥挥手,示意虞商先不要说话,她脑子中在飞快的思索着,虞商一席话,给她的震动却不小,丹鼎派为什么要谋夺她手中的这根枯枝?融天岭一场大战,九大派中的修士全都横死,他们必然是知道些什么秘密,那么藏剑山庄会不会知道?这根枯枝究竟是什么,值得丹鼎派的人如此重视,即使冒着泄漏身份的危险,也要让元子檀拿到此物?

    而且在段无修将此事报给了秦家知道后,他们的反应也很是奇怪,似乎是要此事完全隐藏起来的模样,还是他们想到了什么?这几方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让顾颜觉得头疼。

    但不管怎样,她手中的枯枝能够引来丹鼎派的觊觎,一定有它自己的用途。她看着眼前的虞商,露出颇有些玩味的笑容,淡淡的说道:“你这样记挂着你师父,也算是有心。”

    虞商愣愣的望着她,不知道这位顾仙子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顾颜说道:“你想让我去救你师父,我现在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是不成的。”她用手止住虞商,“你听我说,我虽然与秦家不和,但却不会因为一件与我无关的事就杀上门去,为了一个段无修,平白牺牲掉我们的性命,做这样得不偿失的事,但是你为我传讯,也算是有一份情谊,我答应你,如果能够有救你师父机会的话,我会帮你,但是你要记得,碧霞宗不会付出自己的性命来救段无修”

    虞商有些怔怔的看着她,忽然露出了颓然之色,算了,自己已经尽到了师徒情谊,而他又有什么筹码来请求别人?

    这时顾颜忽然间向他一笑,说道:“不管你师父能不能救下来,只怕这次飞鸟门要分崩离析,我问你一句,你有没有兴趣加入碧霞宗?”

    虞商愕然的张大了嘴巴,没想到顾颜会提出这样一个提议,嗫嚅着说道:“这怎么使得,碧霞宗都是女子……”

    顾颜微笑道:“碧霞宗虽以女子为主,但对男子也并无歧视,我派中有数位长老,都是男子,你若能加入碧霞宗,可以择其中之一为师,不会比你在飞鸟门更差。否则,你愿意被其它的门派,收为奴隶,过一世沉沦之苦么?”

    诸莺瞪大了眼睛,没想到顾颜会提出这样一个提议,本能的觉得不好,可是张了张嘴,又想不出有不妥的地方。

    顾颜倒没有其它的意思,她只是觉得人才难得,像虞商这样精通先天五行遁法,且修为精进的人才来说,本来就是一个要高速发展的门派所要争夺的对象,不管秦家是出于什么目的,或许要将整个飞鸟门从世上抹去,然后再顺便瓜分他们的资源,但顾颜却对那些灵脉和法宝之类的没兴趣,她更注重的是人,像虞商这种算得上天才,而且重情重义,才是争夺的好对象。

    她见虞商有些愕然,便说道:“你可以自去想想,我不会勉强你,等出了大比再说不迟。我们现在先去隐云泽,你也跟着一起吧。”

    反正虞商与秦家的人照过面,也不用隐藏什么,顾颜也不太担心秦家会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的麻烦,毕竟他们对虞商不算重视,认为他并不了解内情。只是她还在想着,秦家与元家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因为此事而出现什么变化?

    离隐云泽只有半日的路程了,她们不缓不疾的向前飞行,虞商被扔在青天玦的后面,诸莺不放心,特地从紫腾鞭上扯了几根长丝,把他从头到脚的捆上,生怕他又施展遁法逃走。

    而顾颜的话,显然对虞商造成了很大的冲击,让他颇有些失魂落魄,如果真的如顾颜所说,日后飞鸟门分崩离析,那他又将何去何从?

    或者说,相比起在其它的门派为奴为隶,加入碧霞宗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不时的转头,便能看到诸莺冷若寒霜的脸,他又觉得还是要想一想再说……

    她们缓缓的向前,又过了数个时辰,就觉得空气中似乎有着一股硝烟的味道,争斗的痕迹处处可见,这时她们已经到了隐云泽的外围,无数的林木森森可见,不知道生长了几千几万年的大树,遮天蔽日,将头顶上的阳光尽数挡了去。

    隐云泽其实就是地处在古战场中央的一个大湖,当年也曾经是无数修士厮杀血战的场所,现在几乎已变为了一个沼泽,地下的淤泥深处,也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尸骨,离隐云泽的中心越近,她们就见到地下有着不少的尸首,还在激烈搏杀的痕迹,有的数人环抱粗的大树,已经被连根斩断,有的地面裂开了深深的大缝,甚至可以看到地底深处的灵脉涌动。

    林梓潼这时忽然将青天玦停在空中,朗声说道:“你们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