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18章灭杀!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独孤月溶惨叫了一声,“三妹”她被顾颜挡在外围,即使是拼命的狂冲,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端木青的躯体落入地底的冥池之中。

    顾颜转眼间又连杀长青宫两人,气吞万里如虎,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她一剑射落端木青,飞身而起,将太阿剑招回手中,九嶷鼎在吸入了青天玦之后,光华大盛,飞快的在空中旋转起来,九个孔窍同时喷出了青气,遮天蔽日,将九根遁龙桩完全裹住,向回猛吸。

    独孤月溶大吼了一声,九根木桩飞快的插入了地面,全身咯吱吱的作响,在抵抗着那股巨大的吸力,她心中显得无比的震惊,只过了短短的几天,面前的这个女人,似乎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九嶷鼎上所发的混沌元气,将九根遁龙桩缠住,顾颜不再恋战,她一闪身,便向着地底之下冲去。

    随着南仙子大旗展动,地面被天上所射下来的无数光柱刺得成了个蜂窝,大地似乎分成了数层在不停的涌动着,整个冥池血海随时都有可能倒翻上来,顾颜趁着遁龙桩被九嶷鼎压制,取出朱颜镜,一团宝光护住了全身,一笼青荧荧的光幢,护着她向地下直冲而去。

    南仙子厉声喝道:“两位峰主,拦住她,绝不能让她冲到地脉之下”

    冥池血海,是整个断云崖的根基,他们都不知道在血海的根源之下,还埋藏着什么。只是那里直通地脉,如果被顾颜顺着地脉遁走,那他们想追都没有办法。

    不用她说,赤家的两位峰主已经分从左右飞至,他们来不及去捧那座凝翠峰,但每人手中一面烈火旗仍然威势冲天。虽然在这里不能运用五行之属的法宝,但旗子在空中化成一杆长枪,尖锐的破空之声已经扑面而来。

    这两根旗杆非金非木,是天外的殒铁石所炼,不受五行禁法的束缚,刺破长空,凛冽的杀气顿时直逼顾颜而来。

    一左一右的迎头撞上,顾颜不敢用太阿剑去拦,唯恐两败俱伤,而且她的时间紧迫,一旦被南仙子翻动整个冥池血海,那么直通地底的地脉被她撬动,自己恐怕再也无法逃生,就要被生生的困死在这里。而且血海溢出,这里所有的修士,除了上面的几个人能够逃生之外,其它的全要为之陪葬。

    好在顾颜手中还带着一张母符,在危急之时,可以将所有人都召集到自己这一边,但是只能用一次,她不敢擅用,必须等待着最危急的时候。

    如果实在势不可为,那么她只有遁入混沌空间作最后一搏,但是她也确实没有把握,在如此的冥池血海之下,混沌空间是否还能起到效用。

    无数的念头在她的脑海中只是一闪,然后两道劲气已经破空而来。顾颜大喝了一声,空中出现一只金光灿烂的大手,一下子将两根枪杆抓住,赤炼与赤焰吐气开声,大喝了一声,白光迸起,顿时将那只大手刺破,漫天的金光在同时间消去。

    而顾颜借着阻了对方一次的势子,飞快的前冲,转眼间便将两人抛开数十丈,只是手中已被枪尖挑破了两个血口子,顿时鲜血直流。

    两人在身后紧追不舍,南仙子于空中展动大旗,一道又一道的光柱从天空中降下,不停的对着顾颜所在的方位袭击,她左支右绌,狼狈不堪,似乎随时都会被击中。但是朱颜镜的宝光护着她,如一条游鱼一样在空中左躲右闪,每一记攻击始终差之毫厘。

    这时顾颜已经冲到了冥池血海的中心处,她清晰的看到,一个暗红色的深潭笔直的向下延伸而去,似乎通到深不可测的尽头,整个冥池血海正在飞快的向上翻腾,只有这里依旧岿然不动。顾颜一扬手,一个金光灿烂的大霹雳就砸了下去,数十丈长的雷火瞬间将那里炸得四分五裂。

    随着她这一炸,地底的冥池血海陡然间翻滚起来,地面上无数个孔洞之中,齐齐喷出了冲天的血柱,向上直冲,有两名积云峰的弟子被血柱喷中,顿时惨叫一声,从空中飞坠下去,似乎所有的法力都消失了一样,落在山岩之上,摔得血肉模糊,死于非命。

    南仙子紧绷的脸上如古井不波,她沉声喝道:“血海已倾,只要封住地底,她就无法逃生”

    顾颜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一手连扬,一连串的雷霆霹雳向着地下砸去,无数的血水激荡在她的周围,都被朱颜镜的宝光所挡去,这时赤炼与赤焰已经分从左右攻来,她屈指一弹,朱颜镜便飞出,十二条青气自中间一分,将他们两人挡住,而她则挥动太阿剑,向着地面重重的斩去。

    这时独孤月溶终于摆脱了九嶷鼎的纠缠而飞至,她见两位峰主被朱颜镜的宝光所挡,一扬手,九根遁龙桩便从天而降。

    朱颜镜上的十二个兽头顿时敛声,青气瞬间被压制,两道白光如电一般的从背后射来,要将顾颜从后背到前胸刺一个通透。

    顾颜夷然不避,她的背后自行升起一座青色的巨盾,两杆长枪刺在盾上,“轰”的一声,巨盾顿时四分五裂。

    缺月梧桐所化的巨盾,已经被击裂过一次,顾颜将其收回,却无时间重炼,这时威力已不如前,无法将赤家兄弟的攻击尽数挡住,一股逼人的杀气从背后袭来,顾颜全身的经脉如受剧震,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

    她趁着这股势子前扑,一下子冲入了那个深潭之中,太阿剑的金光展动,将周围的阻隔全部击开,九嶷鼎这时又已飞回她的手中,那只灵禽无力的伏在鼎盖之上,似乎已经再无力出击,鼎内的混沌元气几乎被消耗一空,顾颜开启体内的混沌空间,紫金灵气源源不绝的涌入。九个孔窍便又重新喷出气息,将外面的攻击全都挡住,而她则全力向着地底直冲。

    就算这条地脉是直通地底的太阴地火,也比这个七绝地要好得多,至少顾颜那个时候能够运用火灵,她仍然有存身之机,生死在此一搏

    顾颜一边前冲,一边飞快的展动了手中的灵符,三道宝光从断云崖各个不同的地方闪过,毕真真、诸莺、林梓潼,三个人还茫然不知的时候,身体已经觉得被一股大力所牵引,不由自主的离地而去。

    南仙子这时将手中的大旗一甩,整个大地瞬间倾覆,滔天的血浪滚滚而来,将整个断云崖全都淹没,大旗在空中化成了一个巨罩,把所有的血浪都罩在里面,阴煞之气不能外撒,越聚越多,似乎要将血海中每一个人全都吞噬掉。

    有积云峰的弟子被一个浪头卷中,全身的皮肉在一刹那间消融,只来得及惨叫了一声,整个身体已经跌入血海之中,顿时化做了一堆白骨。顾颜虽然有九嶷鼎所化的混沌元气护体,但仍然感觉到周围无数大力涌来,将她紧紧的贴住,向前都变得无比困难。

    这时空中的宝光一闪,毕真真等人飞快的出现在她的身边,三个人脸上都带着无比惊喜的神色,叫道:“阿颜(师叔)”

    丹霞祖师留下的神符,果然是神乎其技,居然能够突破层层的阻隔,把她们全都带到这里来。顾颜无暇与她们细说,说道:“今日生死在此一战,大家同生共死吧”

    南仙子这时已从空中迅速飞来,停在血海上空,离顾颜只有十数丈的距离,冷笑着说道:“冥池已倾,断云崖已成血海,你就等着被炼化于此地吧”

    顾颜被无数血光牢牢的困住,虽然地脉的出口就在眼前,居然无法冲过去,南仙子的狞笑之声,不断的从外面传来,毕真真等人的脸上都露出坚毅的神色,她们于此地壮烈而死,毫无怨言。

    但顾颜并不想轻易就死,虽然上下左右已经全无去路,但她绝不愿意束手就缚,这不是她的风格,不管生死,她也要搏到最后一刻

    她沉声说道:“真真,请为我护法”她手指飞快的划动法诀,低声吟道:“朱颜辞镜……”

    随着她法诀的启动,远在数十丈外,被九根遁龙桩死死压制住的朱颜镜,忽然间飞快的震动起来。十二个兽头虽然沉静如斯,但镜身却不停的震动,镜面上的花纹在飞快的旋转,似乎有两种不同的力道正在互相牵扯,镜身几乎要脱离飞去。

    独孤月溶大声的喝斥,手中不停的打出法诀,遁龙桩牢牢的钉在地面,朱颜镜无论如何的震动,但十二个兽头钮被紧紧锁住,始终不能脱身而去。

    这时南仙子与赤家兄弟,都已经到了血海的上空,他们同时挥动手中的法宝,指引着周围的血浪,一重又一重的向着顾颜轰击而去。庞大的压力让九嶷鼎所化的护罩根本无法移动,数尺之厚的灵气层被越炼越薄,像一个透明的大泡泡一样,似乎只差最后一击就会被彻底击穿。

    毕真真觉得体内的灵气已经近于枯竭了,但仍然拼命的为顾颜提供着防护,这是她们合力的最后一搏,她不甘心,碧霞宗是要傲立于九天之上的,她们绝不能死在这里

    这时朱颜镜晃动的愈加剧烈,忽然在剧烈的摇动之中,传来了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响,所有人都没有留意。但紧接着,一声接着一声的轻响传来,共是十二声,朱颜镜上的十二个兽头,脱离了镜身,向外飞去,而本来刻满了花纹的镜身却离地飞起,耀眼的宝光如电,向着顾颜所在的方向飞快射来。

    那十二个兽头与九根遁龙桩一碰,轰的一声,产生了惊天动地的巨响,让整个血海都翻腾起来,而朱颜镜却飞快的冲破了血海的阻隔,又落到了顾颜的手中,顾颜用单手握住,只觉得体内的经脉都在微微的颤抖,似乎在宝镜上爆发出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力量,这股力量张扬而又炽烈,她将手向前一扬,念出了最后三个字:“……花辞树”

    融天岭时所见的天诛法身,似乎又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无尽的气浪飞快的向着四周冲击而去,搅动得血海一片翻腾,在无数的血浪之中,似乎有一个宫装女子,手拈法诀,翩然立于尘世之上,一股岁月离逝,天地割绝之感顿时涌来。

    所有的血浪在这一瞬间似乎都被隔绝开来,而顾颜这时已经觉得全身无比的脱力,她勉强的说道:“向前冲”用尽最后的力量向前指去,朱颜镜上发出了一道白光,向着前面那个根本望不见底的深潭射去。

    毕真真驾着宝光向前直冲,南仙子等人同时变色没想到顾颜还有最后的一击,他们顾不得危险,驾驭着法宝,飞快的冲入了血海之中,驭使着滔天的血浪滚滚而来。

    双方相隔的距离几乎只有数十丈,在朱颜镜的宝光隔断了血海之后,顾颜等人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向前疾冲,转眼间便冲到了地脉之前,朱颜镜笔直如柱的宝光,将周围的云雾血气全都驱散,顾颜拼尽全力的一扬手,一个金光灿烂的大霹雳从手中砸出去,轰然的巨响之后,所有的灵气都被驱散,露出地脉尽头的通路。

    但所有人却都为之愣住了,顾颜无力的软倒在毕真真的肩头,林梓潼与诸莺张大了嘴巴愣在那里,而在后面紧追的南仙子、赤家兄弟与独孤月溶,也都露出了惊愕无比的神色。

    在整个冥池血海的尽头,并不像她们原来所想象的,连通着深处的地脉,而是并无去路,在最尽头处,被一扇不知道有多厚的石门挡住。

    那扇石门上面宝光灿然,不知道刻着多少纹路与符篆,一左一右的两个大铜环闪着耀眼的光华,一见便知是难得的宝物,门上左右各刻着一个上古文字,几乎没人认识。原来冥池血海的尽头,封着的居然是一扇门

    南仙子只是一愣,随即便震天般的狂笑起来,“顾颜,这回看你还有什么本事逃生,今天终于到了你的死地了吧”她心中狂喜无比,万般的筹划,精心的计谋,终于在这一刻要开花结果,这个女人已经用出了她压箱底的最后一击,现在连站起身的力道都没有了,就不信她还能有力回天

    赤家兄弟与独孤月溶,无声的分成四个方位向她们围拢而去,毕真真无力的垂下眼帘,林梓潼与诸莺露出坚毅赴死的眼神,朱颜镜的宝光已经渐渐黯淡下来,周围的血海正悄无声息的围上,随时准备将她们完全吞噬。顾颜无力的手指想要启动灵诀,将她们送入混沌空间……

    这时她却忽然感觉到,本来空荡荡的经脉之中,有一丝灵气在无声的滋生起来。这丝灵气与她以前所修炼的灵气,以及混沌空间中的灵气全都不同,甚至不是以前接触过的任何一种灵气,但却能够与她的经脉完美的相融起来,并且飞快的在体内滋生。而这时,她的目光才扫过了那扇门,看到了上面的两个上古文字,顾颜的眼睛忽然便闪亮起来。

    那上面写的是——玄都

    顾颜的眼中露出了激动无比的光芒,全身在一刹那间颤抖起来,她也不知道是何处而来的激动,或许是万年之前天诛那一丝神魂的联系,终于在今天开花结果,令牌上所刻的“玄都”二字,原来是应在了这里

    一瞬间,便有力气重新充满了她的全身,顾颜飞快的站起来,从乾坤袋中,掏出了那块看上去黑黝黝,毫不起眼的令牌。

    她将令牌拿在手上,高高的扬起,一道乌光便飞快的射出来,照在石门之上,无数的花纹与符篆飞快的转动起来,整个大门金光灿然,让人无法直视。

    然后便传来“吱——呀——”的响声,这两扇不知道被人封存了多久的亘古石门,居然缓缓的开启。

    南仙子等人,这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场变故。那扇石门刚开了一条缝,里面似乎就涌出了无尽的黑暗,弥漫在整个断云崖上空的滔天血海,像是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吸力,飞快的向着石门中间倒灌而入。

    顾颜手握着那块令牌,心中有一股无比的快意,似乎觉得周围的冥池血海,尽在她的掌握之中,体内充满了无穷的力量。她抬起左手,向着空中挥起,一只金光大手便出现在空中,划动起法诀,在空中的血浪忽然间变了方向,一层层的巨*一下子将独孤月溶裹住,血海中冲出无数的白骨,瞬间便扑到了她的身上,大肆嘶咬起来。

    顾颜一弹手指,九嶷鼎内的灵禽便带着无数的妖兽影子飞起,冲入血海之中,对着独孤月溶大肆的啃噬。独孤月溶发出声声的惨叫,无数的血浪向内一合,她的整个躯体便化为了累累白骨

    赤家兄弟毕竟反应快,他们一见独孤月溶便困,便扯了南仙子一把,然后飞快的向着后面逃遁而去。

    而南仙子却怔怔的站在那里,脸上又悲又喜,像是疯癫了一样。她本来已经触到了胜利的边缘,却在最后时刻被一脚踢下了万丈深渊,永世不能翻身。她忽然大声的吼叫道:“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已经胜了,明明你就要死在我的手上,老天何其不公”

    她大声怒喝着,并不向后退窜,挥动起手中的法宝,居然向着顾颜所在的方位直冲而去。

    顾颜手中的朱颜镜一晃,一道宝光便将她挡在外面,空中的金光大手,飞快的向着赤家两兄弟压过去,在空中卷起了无数的血浪,一只血焰腾飞的巨手从天而降,把赤家两兄弟牢牢的压在了下面。随后顾颜的法决打出,周围的血浪层层的涌来,顿时将两人困在了其中。

    这时石门已经开启了大半,里面深幽幽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无数的血浪被源源不断的向着里面吸入。顾颜轻笑了一声:“两位峰主,再会吧”她的手一松,赤家兄弟再也控制不住去势,飞快的向着石门之内冲入。他们护身的宝光,已经完全被血浪所吞噬,在被吸入石门的最后一刹那,他们的手臂都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

    这时血浪已经彻底的将独孤月溶炼成了白骨,九嶷鼎又重新飞回,顾颜用手指一弹,混沌元气与无数的妖兽影子便将南仙子困住,她淡淡的说道:“并非老天不公,只是你们太贪心了而已。”

    南仙子这时已经近似于癫狂,大声的叫道:“我不服为什么你就是天纵奇才,为什么你能得秦家公子的看重,为什么?我就是不服”

    顾颜哑然失笑,“我只凭本心行事,没有想过这些东西,倒是你,始终放不下。”她轻摇着头,微叹道:“本来我们是有机会做朋友的,可惜……你们的眼界始终太小了”

    她将手中的朱颜镜一展,上面的就有几个人影历历毕现,那是积云峰仍然在断云崖上的弟子。

    顾颜手指一引,就有几缕血浪被她带了过来,在镜面上轻轻的一挑,就传来一声清晰的惨叫,那个人影便跌入血海之中,她手指几次轻弹,积云峰与长青宫剩余的弟子,就全都落入了血海之中,尸骨无存。

    只剩下最后一个杨真,他淡然的站在崖上,似乎看不到下面的情景一样,无悲无喜,顾颜犹豫了一下,说道:“念在当年的情谊,留你一条性命吧,只是积云峰从此要从世上抹去”她捻唇一吹,杨真便不由自主的飞出了断云崖。

    南仙子这时如同癫狂一般,披头散发的向着顾颜冲过来,却全被挡在宝光之外,顾颜收回空中的金色巨手,挥起手中的太阿剑,淡淡的说道:“从今之后,云泽再无积云峰之名”她手起剑落,南仙子顿时身首异处。无数的妖兽一拥而上,将她的尸体彻底吞噬。

    这时身后的那扇门已经大开,所有的血浪都被吸了进去,顾颜忽然觉得体内的灵气在一瞬间又全部消失,顿时脱力,手腕一松,长剑便落在地上,人也软倒在毕真真的怀里。

    毕真真还没来得及呼唤,石门中忽然飞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力,把她们四人一同吸了进去,然后石门又紧紧的闭合起来。整个断云崖飞快的涌起了云雾,把一切都遮蔽起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没有人知道,在这里,又埋葬了多少修士的生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