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17章克敌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云阳,皇城。

    在皇城的静室之中,本来闭目端坐,如木雕泥塑一般的老皇帝,这时却忽然失声惊呼出来,人飞快的从椅子上弹起,看着眼前那面极大的水晶地图,惊呼出声道:“是谁?谁去了断云崖,撬动了冥池血海?”

    他一双浑浊的眸子顿时变得精光四射,脸上的肌肉都在突突的跳动着,再也不像先前一样漫不关心的模样,站在他身边的云战羽都不禁吓了一跳,“父亲,你怎么了?”

    断云崖这个地方他是在地图上看过的,上面并没有埋设过阵旗,只是曾经修士大战之后的埋骨之所,为何父亲会这样的紧张?

    老皇帝喃喃的说:“冥池血海,只有元秦两家知道,难道它们是要在那里决战么,他们不担心让整个云泽都大乱?”

    璇光真人一直站在一边,他对千年前的事情,也大概知道一二,说道:“我们这次特地没有在那里埋设阵旗,就是不想让大家去那个地方,元秦两家,应该都明白我们的意思,不会擅入的。”

    老皇帝喃喃说道:“没用的,他们不知道那里的厉害,一旦冥池血海的根基撼动,不知道要死掉多少条人命啊……”

    云战羽听得一头雾水,他问道:“父亲,真人,那里是什么地方,你们说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皇帝与璇光真人对视了一眼,齐齐静默不语。这时一直端坐在边上沉默着的苏曼箭忽然说道:“断云崖是有名的七绝地之一,或许是有人要在那里设伏,围杀什么人?”

    众人的目光齐齐的向她望过去,苏曼箭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说道:“断云崖身为七绝地,阵法不能布,五行之术不能施,是修士真正的绝地,我听说积云峰与长青宫已经在暗地里联起手来,要在这次大比中对碧霞宗下手,这里不是绝佳的地方?”

    云战羽愣了一下,眼中顿时露出喜色,说道:“碧霞宗有这个实力,能够与两大门派一拼?”

    苏曼箭淡淡的说道:“我只是依据常理推断。”她站起身来,走到地图之前,“那位姓顾的姐姐,我与她在东南颇为交好,她最擅长的,就是阵法之道,与五行之术,如果这两大门派想要联手围杀她的话,无疑断云崖才是最佳的地点。”

    云战羽先是一喜,随即脸色又一黯,顾颜有本事又如何?她陷入绝地,又被两大门派联手围攻,怎么还能够逃生?他本来是曾想着,碧霞宗可以作为一个棋子,用来离间积云峰与秦家的关系,但是被秦重的雷霆手段化解。而现在看来,这个门派所起的作用,似乎比这个要更大一些,他不禁暗暗的懊悔起来,应该早一些的露出自己的招揽之意,或者暗地里对她们有所支持,现在的话,后悔似乎也晚了。

    老皇帝忽然转过身走,他头也不回的走向门口,大声说道:“打吧,打吧,都死了好干净”

    璇光真人沉声说道:“且看看再说,如果真的断云崖出事,我们的计划说不定要做出调整……”

    云战羽看着眼前的地图,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虽然感到惋惜,但他的心中又不禁的有一丝奢望,或许真的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呢?

    在龙渊阁的最高处,几乎可以俯瞰整个云阳城的地方,一位老者正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脸上有着深深的皱纹,微眯着的眼睛偶一睁开,便可以看到一对精光四射的眸子。在他的面前,有着一面铜镜正不停的闪烁着光华,有人低声的在他的耳边说道:“六阁主,大阁主特意派小人前来询问,你所见到的那个人,是否就是我们一直要找的人?”

    老者摇了摇头,不置可否的说道:“我不知道,这是我们传承了几千年的秘事,我如何能不谨慎一些?反正这些年来,我们已经不知道失望过了多少次,何必又急于这么一次?”

    他转过身来,扬起头望向云阳城的天空,微叹着说道:“又是一次轮回啊……”

    在他的身后,那面光华如新的铜镜上,闪现出来的,是顾颜站在空中,手拈法诀,淡然微笑着的身影……

    呼——

    豆大的雨点从空中落下来,将人的身体打得精湿,丝丝的血痕随着雨迹没入山涧,林梓潼无力的坐倒在一块突出的岩石后面,用青冥剑支着身体,勉强的让自己不至于倾倒下去。人则已经无力再爬起来了。

    她的衣服上,几乎已经被鲜血浸满,根本无暇用法术来化去血迹,已经三天了这三天来,她不停的在断云崖这个方圆数百里的地方内绕着圈子,就是没有办法突出重围。积云峰与长青宫,似乎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了这里。有三名结丹期的修士负责围杀毕真真,另外还剩下七名筑基期的弟子,对她与诸莺进行着持续不断剿杀。

    本来她们三人被顾颜甩出来后,开始是在一起逃生的,可是很快就被迫分开,她与诸莺在前两天也因为陷入一次四人联手的围杀而身临险境,如果不是诸莺舍掉了手中的龙凤双环,为两人同时挡了致命的一击,恐怕现在两个人早就尸横于野了。

    但是那一战也让两个人彻底的分开,林梓潼最后拼了命的从那里冲出来,荒不择路的一直逃到此地,再也没有看到诸莺的踪影,更不知道毕真真现在在哪里,还有顾颜,她们三个人,身在何方,是生是死,她一点也不清楚。

    只是心中仍然有一个信念在坚定着她,顾颜不会死从这几天两派弟子对她进行着持续不断的剿杀,就能够说明这一点,如果顾颜身死的话,那几位峰主、宫主,难道不会抽身出来对付她们吗?

    她用手在脸上飞快的抹了一把,将水渍夹杂着血迹一起甩到地上,然后取出玉匣中的灵丹,飞快的吞服起来,又将背上已经湿透了的一张符篆取下,换上一张新的。这几天来,如果不是有着顾颜为她们炼制的灵丹,还有毕真真从原本丹霞宗秘藏中取出的灵符护身,就算她们再有血气之勇,也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顾颜所炼的小还丹,对她们这种筑基修士别有奇效,能够极为快速的恢复体内灵气的消耗,而身上的潜行符,则可以帮她们很好的隐匿自己的形迹,就是仗着这两件宝物,林梓潼才能够在这座山中与那些弟子们一连耗了几天。

    她刚将灵符贴到身上,准备运气调息的时候,却听到不远处有人声。她留神倾听,似乎是两个长青宫的弟子正在说话:“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们还是寸功未立,那天好不容易把那两个小贱人困住了,可不知怎么又让她们逃了去。”

    另一个人说道:“我们七个人,都围不住她们两个,好在两位宫主现在都忙着围杀那个女人呢,否则她们抽出身来,我们都没有好果子吃了。”

    林梓潼的心中一喜,听他们的对话,似乎不但顾颜还没事,连诸莺也没被她们抓住,己方四个人虽然狼狈,至少还都安然无恙。

    开始那个人又说道:“说来也怪,两位宫主,再加上积云峰的三个人,又从秦家借来了法宝,怎么都杀不死那一个女人,这人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另一个人小声的说道:“你不要那么大声让师长们听见,有你的好果子吃么?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心法十分奇异,凝翠峰居然能够被她慢慢的炼化,现在师长们正想着办法呢,如果不是拼着两败俱伤的话,就要撬动地底的冥池血海,引阴煞之气来炼化她呢。不管怎么样,今天就要做出决断了,我看她也支撑不了两天了。”

    开头那个人说道:“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加紧行动吧,如果等到那个女人被灭杀之后,我们还没有一点成绩,不是要惹师长们的训斥?”

    另一个人似乎是点了点头,“我们再分头的搜索一遍,有发现就赶紧传讯。”林梓潼将神念放出,默默的感应着,两个人似乎是左右分开了,有一个人正慢慢的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而来。

    她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变得清醒过来,拍了一下背上的灵符,然后又屏住了呼吸,悄悄的潜到了头顶那块岩石上,眼睛中闪现着极为锐利的光芒,一丝不眨的盯着前面。

    在茂密的林丛中,有一个人悄然的露出头来,在这个绝地之中,所有的阵法都不能用,对他们追敌也十分的不利,这是个长青宫的弟子,他手中拿着一块晶石,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一边还在自言自语的说道:“从晶石上来看,这里似乎有灵气停留过的痕迹,但是似乎没看到人迹……”

    林梓潼这时屏住了呼吸,说也奇怪,在这个生死关头,她的心却静如止水,甚至可以感觉到心脏在胸腔里正轻微跳动的“嘭嘭”声,她咬着嘴唇,等到那名弟子来到她下面的时候,忽然间凌空下击,迅如脱兔。

    青色的剑芒飞快的扬起,转瞬间便刺破了他身上的护罩,一剑扫过了他的脖子,他无声的倒下去,手中的晶石落到地上变得粉碎,眼睛空洞无神的望着林梓潼,露出了不甘之色,然后便倒在地上死去。

    林梓潼将剑身在鞋底上擦了擦,将血迹抹去,将这个人的尸体用丹药化去,这才觉得身上有些脱力。

    她勉强用剑撑着,站起身来,不敢在此地停留,又飞快的远去。只是心中仍在挂念,不知道顾颜被他们困在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顾颜被五个人困在这里,已经整整四天了,她以金光大手托住凝翠峰,顶住了上面所有的攻击,五人各施法宝,遁龙桩分布四周,牢牢的锁住周围的方位,独孤月溶手中的元珠,端木青的青天玦,都将周围紧紧的罩住,让她根本没有脱身的空间。

    但是赤家两位峰主借来的凝翠峰,现在反而成了障碍。这尊从玉虚宫天池之顶所搬来的山峰,曾经压伏过无数修士的至宝,这时反而被顾颜的心法所慢慢渗透过去,居然不能完全听两位峰主的驾驭。

    有凝翠峰封在顶上,他们的法宝攻击,至少被卸去了一大半的威力,而顾颜体内的真气,也开始慢慢的稳定下来。她并不介意,与这几个人继续的耗下去

    而南仙子的脸上,却越来越是难看,她费尽了心机,几乎是占尽了天时地利,把顾颜诱到这样的绝地,五人围攻,难道还不能杀死这个女人?

    她的脸色又青又白,变化了数次,最后咬着牙说道:“不行的话,就撬动冥池血海,将她彻底的吞噬进去”

    赤炼与赤焰都吓了一跳,赤焰说道:“如果这样的话,除了我们五个人能脱身,只怕其余的弟子都要为她陪葬”

    赤炼接口道:“再说秦家答应让我们动用冥池血海,可没有让我们毁掉整个断云崖”

    南仙子冷冷的说道:“秦家自然无所谓,他们自己不会有什么损失,可是我们呢?如果今天不能杀死她,那我们与碧霞宗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将来出去之后,积云峰如何在东阳立足?难道你觉得我们要是处于了弱势,秦家还会这样的支持我们?”

    她一口一个问题,让两位峰主都哑口无言,南仙子沉声说道:“这是此消彼长之势,两位峰主,请决断吧”

    她把目光望向了长青宫的两位宫主,独孤月溶冷冷的说道:“无毒不丈夫,我愿意听南仙子所言”

    端木青脸色冷峻无比,一言不发,只是站在独孤月溶的身边,表示着支持之意。赤家两位峰主都长叹了一声,说道:“就依你所言吧”

    南仙子展动起了手中的大旗,沉声说道:“请两位峰主为我护法,我要倒灌冥池,让血海通天”

    她手中的大旗重重的向下挥去,令旗展动,天空中的月光都被遮蔽住了,她将旗杆高高的指向天穹,一道白光飞快的投射下来,照在她的身上,然后又向着顾颜所在的方向投射而去。

    顾颜就觉得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她心中冷笑了一声,“真的要动杀手了么?”她自己倒是想和对方这样一直的耗下去,但可惜他们并不是如此想的。她大吼了一声,全身的骨骼忽然间咯吱咯吱作响,金光在空中暴涨,在空中的那只大手,将凝翠峰生生的向上托起了数丈之高

    她的身形一动,飞快的向着立在中心那根笔直的通天光柱冲去,这时天空中的光柱也同时砸下,落在地上,传来轰然的巨响,地面上顿时破了一个大洞。

    顾颜只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这股引自于太阴的星力,居然有如地火一般的炙热将她数寸的头发连同身后的衣带全都焚了去。

    在这个绝地之中,她无法运用火灵与其对抗,不敢恋战,飞快的向前冲去。

    那道光柱没有砸中顾颜的身体,便深深的贯入了地面之中,直到砸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孔洞为止。

    底下似乎有无数的气泡正在冒上来,腥臭之气触鼻可闻。但南仙子面色如常,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只是不停的展动着手中的大旗。一道又一道的光柱从天而降,顾颜不敢再向前疾冲,她的身形灵动,如游鱼一般在周围不停的滑动,险之又险的躲开了一道又一道的攻击,也离中间的通天光柱越来越近。

    而地面这时几乎已经被射成了筛子,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有汩汩的血水从地下冒出来,整个大地在不停的颤抖着,似乎随时都会倾覆一样,顾颜脑中灵光一闪,她想到了南仙子的险恶用心,这个女人是疯了吗,她要让自己的弟子都为她陪葬

    顾颜忽然间大喝一声,她挥起手中的太阿剑,金光四射,向着空中袭来的一道光柱射去。两者都源自于太阴之力,相互一碰,顿时在空中湮灭,趁着闪出来的一个空档,她一扬手,缺月梧桐所化的青色巨盾便出现在头顶,顶去了南仙子再度降下的一击,这时独孤月溶也寻到了机会,九根遁龙桩呼啸着从空中降下。

    端木青不要性命一般的飞来,两枚青天玦在空中合二为一,当头斩下,全被顾颜的青色巨盾挡去,无数波的攻击同时轰至,青色巨盾发出轰然的巨响,顿时在空中四分五裂。

    但顾颜也借着此势,飞快的冲入了光柱之中。南仙子冷冷的说道:“我看你怎么冲破这根通天柱”

    顾颜飞快的冲进去,便感到了这里的压力无比强大,周围一团团的银光凝如实质,让她几乎寸步难行,她肩头一晃,喝道:“小姜”

    小姜一闪身出现在她的肩头之上,两只前爪扬起,不停的发出鸣叫,不用顾颜说话,它们两个早就心意相通,它的眼睛一睁,两道紫金色的光华就向着前面直射。

    像是一记重锤击入了水中一样,顿时银光四溅,无数的银色光球向着四周不停的洒去,而顾颜则欺身直入,冲入了无数的光幕之中,看到了在最中间的那一根银柱,通天而下,直入地面不知道多少丈的深处。

    顾颜的手一扬,金光大手又出现在空中,她握住银柱,向上倒提,顿时拔地而起

    轰隆隆的巨响不断传来,无数的山石连着土层,被顾颜一拔而起,地面上顿时现出了无比巨大的深坑,滔天的血水巨*冲击而起,夹杂着白骨向着天空中猛冲而来。

    南仙子展动起手中的大旗,呼喝之声,无数的白骨转而向着顾颜的方向冲来,将她团团围住,她断喝道:“将所有的人都召回来,一定要将她剿杀在这里”

    她口中发出了尖厉的呼哨声,不过片刻,七八条人影从山谷中飞快的赶至,南仙子也无暇去点人数,喝道:“所有人都围住她”除了她在原地挥动阵旗之外,包括两位峰主,长青宫的宫主等修士,全都凌空下击,所有人从四面八方,将顾颜紧紧的围在当中。

    顾颜身处在无数白骨群中,她的手一扬,金光大手就抓住无数白骨堆,只一捏将就它们捏成碎粉,人则飞快的向着地下直冲。

    这时无数法宝的防护网已经将地面团团的围住,南仙子知道顾颜的心思,她是想撬动下面的地脉,然后再从地底之处逃走,她手中的大旗不停挥动,滔天的血浪飞腾在整个断云崖的上空,似乎整个冥池血海都被她翻腾上来,众人身处在血海当中,几乎目不能见物。

    一名结丹期的修士正好迎面撞上了顾颜,是个陌生男子,并不认识,应该是长青宫的修士。他面色凶恶,喝道:“还我兄弟的命来”一对漆黑的大锤闪着雷霆般的光芒落下。顾颜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一个结丹初期的修士她并不放在心中,肩头上小姜放出紫眶金瞳,数十道光华顿时将他全身锁住,她手中太阿剑扬起,金光闪动,将那名修士的头颅斩去。

    独孤月溶怒喝了一声,甄家的三兄弟全死在顾颜手中,这时她却来不及悲愤,趁着顾颜被挡了一挡的间隙,九根遁龙桩飞快的降下,顾颜回身便斩,遁龙桩上顿时留下深深的剑痕。

    端木青这时从上空飞来,单臂挥起,青天玦从左右分袭而至,在中间合拢,顾颜断喝一声,九嶷鼎激旋而出,九个孔窍同时发出青气,在空中激旋不停,忽然间鼎盖爆起,在灵禽的带领之下,无数的妖兽冲天而起,一下子把青天玦包裹在其中,径直吸入了九嶷鼎中去。

    不同灵气所带来的冲击让顾颜烦闷欲呕,换成先前,她绝不敢哪些轻易的吸走别人的法宝,但她在凝翠峰之下,境界又有所突破,虽然两股灵气不能相融,但仍然能将其强吸进九嶷鼎中。她趁着端木青一愣的功夫,劈手便将手中的太阿剑掷了出去,在空中化作一道金色长虹,飞快的没入端木青的胸口。她惨叫一声,全身的经脉灵气被这一剑震得寸寸断绝,头颅无神的向边上一歪,便从天空中一头栽了下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