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11章得宝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归元箭飞快的穿透了灵气层,在顾颜已经可以控制阵法灵气的形势下,无数的灵气搅动着太阴之力,对归元箭加以助推,让其的威势更盛,如三条银龙一般席卷而来,其势之快,迅如雷电,正中矮个修士的前心。

    它的胸口“蓬”的一声便爆起一团血雾,便箭尖只刺到它的胸口,便再也刺不进去,顾颜听到一声极为尖锐的“丁”的响声,像是刺到了什么坚硬之物一样,矮个修士反应奇快,大吼了一声,伸手去抓。

    顾颜将手一招,三支归元箭便迅速的飞回手中,她清晰的看到,在箭尖刺入它的胸口时,冒起了一溜的火星,顾颜的反应奇快,她五指向前一划,飞快的扬起,本来还缠绕在矮个修士手臂上的火焰就突然间收敛起来,一缕暗红色的火焰冒出头来,化作九柄莲花瓣形的飞刀,向着修士前胸之处飞快的旋去。朱莲业火,无物不焚

    矮个修士惨叫了一声,它没想到顾颜使用火灵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两人之间隔着那么远,又有灵气层相隔,她还能够精确的控制火灵逃脱自己的束缚而伤人,而它的前胸本来就是无比薄弱之处,刚才又受了归元箭的重重一击,被朱莲业火所化的飞刀一绞,无数黑色的鬃毛被绞得粉碎,漫漫扬扬飘得漫天都是。在它的胸口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方块,闪着极为硕亮的光芒。

    顾颜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天”在它的胸口处,有一个方方正正的玉匣,被封在它的胸口里面,正好在心口所在之处,难怪那个地方那样的脆弱。等于是内脏被生生的挖了去。它们不惜化身成魔,也要留住自己的躯体,难道就是为了要守卫住这个东西?

    而归元箭的用力一击,已经让它的胸口破开了一个大血洞,玉匣在其中闪耀着光芒,又被朱莲业火一击,便离开了它的躯体控制,旋转着要飞出来。

    顾颜飞快的划动法诀,朱莲业火变成了一个莲花状,顿时将玉匣包裹住,然后裹起来向外疾飞。

    玉匣离体而去,矮个修士就像是被剜去了一块肉一样,发出了极为痛苦的叫声,虽然它的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神智与记忆,但保护这个玉匣却像是嵌入了它的本能一样,它也顾不得身上仍有着黑血直流的伤口,顾不得周围的灵气流正在不停的向它冲击,飞身向着上空冲去。

    而本来正在拼命向外冲击着的云泽也大声的叫了起来,他不停的挥动着双拳,用力的向上轰击过去,将周围整个的灵气搅得一团乱,在两股力量的牵扯之下,玉匣向上飞得越来越慢,最后居然停在了半空中。

    顾颜一扬手中的朱颜镜,一道白光便照射过去,九嶷鼎中的混沌元气同时吞吐而出,青白二气将玉匣裹住,然后就飞快的向上急拉。或许当年天诛与正教中的修士在这里战斗,为的就是这个玉匣,这里面,说不定隐藏着万古之前的奥秘,如今有这个机会,她怎么能不抢夺到手?

    但是只迟了这么一刻,云泽已经飞快的追至,它在化身僵尸之后,已经失去了本能,只知道这个玉匣不能被人抢去,便左右两拳,重重的轰击过去,周围无数的灵气乱流,全被它击得四处纷飞,而顾颜的混沌元气又将它不停的上拉,几股力量互相的牵扯,玉匣在空中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这时矮个修士已经飞快的冲了上来,乌黑的鲜血在它身上流个不停,半个身子都已经被血染尽,空中无数妖兽,在它的身上噬咬出了数不清的伤口,但它却全然不惧,两只大手,飞快的抓住了玉匣,向怀中用力的一扯。

    它这一下,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玉匣在几股力量的牵扯下,顿时分崩离析,在空中化为了无数碎片,空中就如同下了一场水晶雨一样,落英缤纷,无数的光彩,好看十分。

    但顾颜的眼睛并没有被这些东西所吸引,当玉匣一碎的时候,她的身形如电一般的弹射出去,飞快的冲入了其中,她已经看到了两件东西在空中静静的漂浮着。

    空中有一根大概只有小孩子半个手臂长短的干枯树枝,腐朽的像是已经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似乎被风一吹就会散化成灰,但在无数灵气的冲击之下,它却就是在空中那样静静的漂浮着,纹丝不动。

    另一件则是一块有半个手掌大小的令牌,黑漆漆的,有着黯淡的汹涌,上面刻着两个上古文字,顾颜看得清楚,那上面写的是“玄都”

    或许这就是天诛当年苦心要留下来的线索,这个线索经历了她的残魂,以朱颜镜为媒介,最终落到顾颜的头上,冥冥之中,顾颜就是天诛于离世前选定要来取走它的人

    玉匣在空中碎裂,两只僵尸同时都是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时顾颜已经如电一般飞至,两只手在空中,一左一右,飞快的将这两件东西全部抓住,然后转头便向着空中飞去。

    两只僵尸同时的大声怒吼起来,向着空中冲过去,但顾颜手中的令牌,这时却发出了奇异的光华,黑黝黝的光芒在空中飞快的扩散,天空中变得平滑如镜,像是有一块硕大的水晶将整个天空都遮挡住了,然后便现出了一个宫装女子的影子。

    顾颜也被这样的胜景惊得呆了,她抬着头,喃喃的说道:“天诛……”

    那女子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随后整个融天岭上的灵气都飞快的卷动起来,天空中的这个影子,像是一个硕大无比的抽水机,把所有的灵气都抽了进去,然后女子的手轻轻向下一压,无数的水晶在空中碎裂,碎琼乱玉一般的洒落下来。瞬时间,星落如雨

    那两只僵尸发出了无比的惨叫声,无数的水晶碎片把它们彻底的埋藏,大地在轰隆隆的震动,整个融天岭都在颤抖,分裂,解体。这一击,将整个融天岭都夷为了平地

    而顾颜呆呆的站在空中,她身体周围被令牌所发出来的乌光护住,不管空中的灵气乱流如何肆虐,也根本伤不到她分毫。

    这时她忽然想起来毕真真等人还藏在地底,不禁惊呼了一声,飞快的冲了下去。

    无数的碎片夹杂着灵气乱流在空间中肆虐,整个融天岭全都被推平,两只僵尸早就被埋在了下面,而顾颜飞快的下冲,令牌所发的乌光就在她的周身护卫,如入无人之境一样。

    她用手一划,地面就自行的裂开,在地下数十丈的深处,锦云碟正静静的停放着,毕真真站在那里,把诸莺与林梓潼护在身后。

    她们也感到了地面上的隆隆震动,脸上都露出惊惶之色,这时才看到顾颜如电一般的飞来,还没来得及说话,顾颜已经站上了锦云碟,说道:“快走”

    一道白虹便冲天而起,向着融天岭之外疾飞了出去,一头冲入了黑沼之中。

    顾颜在百忙之中回了一下头,看到在云层之中,似乎有一个淡淡的女子身影,那就是天诛,她仿佛在露出淡淡的笑容,不知道是向顾颜,还是向着她自己。然后无数的烟尘飞起,那个影子也消失在空中不见。顾颜忽然觉得心中有一丝的凄凉,她手中的朱颜镜发出了轻轻的颤音,她知道,天诛的最后一缕痕迹,已经从这个世界上被抹去了。

    她在自爆元婴之后,仍然留下了这最后一击,或许这就是留给后来人的。当顾颜拿到了那块令牌,也就等于取得了触发这最后一击的钥匙。这是天诛在万载之前,从元婴中分出来的一丝神念,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击。爆发之后,这个当年也曾惊世骇俗的女子,便彻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不复存在。

    锦云碟毫不停留的飞遁了十数里,终于力尽,也无法穿越黑沼,由九嶷鼎的混沌元气所拱卫着,悬停在黑沼的上空。

    众人回首,看到绵延数十里的融天岭,这时已经完全夷为了平地,平静的就像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毕真真也十分的震惊,她有些呆呆的站在那里,问道:“阿颜,这是怎么一回事?”

    顾颜把手中的令牌和那根枯枝拿给她们看,说道:“这是在那个僵尸胸口所处藏的玉匣中取到的。”

    毕真真惊呼到:“僵尸?那不是傀儡么?”

    顾颜这才想起毕真真还不知道整个事件的详情,便把自己的想法和她说了一下,苦笑道:“我们开始都想错了,这世上有哪个人有这样的本事,能够将两名元婴后期的修士都炼制成为傀儡?就算是化神期的修士,大概也不行吧?”

    她看着手中的令牌与枯枝,叹了口气,说道:“我想,天诛与这些修士们在这里,一定是在争夺这个玉匣。当时的战况,我们已经无法猜想,或许是天诛落在了下风,也或许是她占了上风却没有能够拿到玉匣,总之她不惜自爆元婴,也要将这个玉匣留在这里,并且,她留下了自己的一缕残魂,在当年的天朱镜上,也为魔门中人留下了线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始终没有人寻到这个线索。”

    毕真真说道:“在那次大战之后不久,魔门便在正教的攻势之下兵败如山倒,尤其是七大魔尊纷纷而亡,或许是已经没有精力来顾及此事了吧。”

    顾颜接着说道:“天诛的自爆之威,在整个融天岭上的修士都要化为尘灰,那两个修士,尤其是那个矮个修士,或许就是守护玉匣的人,它与云泽在当时的千钧一发之刻,居然不惜弃去元婴,舍身成魔,也要保留住自己的身躯,并将这个玉匣护在其中。它们的身躯因为化成魔身而被保留下来,在万年的过程中静静的躺在地底,这次大比,藏剑山庄将阵旗埋于此处,引得这里的灵气变动,我们又误打误撞的进了天诛自爆产生的小空间。空间因而湮灭,灵气被这两个家伙吸走,因此埋藏万载的天尸便终于复活”

    诸莺与林梓潼同时吐了吐舌头,觉得像是在听天书一样,但仔细想一想,又是丝丝入扣,只是想到这么巧合的事情居然也发生在她们身上,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毕真真说道:“这两方人马,为了这样一件小小的东西拼得你死我活,最后谁都没有生存下来。但最后还是天诛赢了,你不就可以算是她的传人吗?”。

    顾颜长叹了一声说道:“生生死死又有什么意义呢?魔门现在已经化为尘灰了,只剩下零星的传人存世,被九大派打压得抬不起头来,谁还会记得她在这里的事情?而苍梧的那些门派,也不会记得这里曾经发生过的这场大战吧?”她抬起头,随意的望向遥远的星空,万载之前的那些玄秘,有些已经永远尘封于历史之一,她们今天所挖掘出来的,算是这些埋藏了的历史中的一角罢

    毕真真拿过顾颜手中的令牌与枯枝,仔细的看着,上面都没有丝毫的灵气,也看不出是什么材料所制,她看了半晌,毫无头绪,又还给顾颜,说道:“令牌上刻着‘玄都’二字,与天诛所刻的字迹相合。她临死前,应该是留了文字给我们的,只是不知道被谁抹去,这块令牌,就算我们拿到手,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啊。”

    顾颜笑道:“万载之前,被元婴修士争得你死我活的东西,我们现在随手的拿在手里,倒像是废铜烂铁一样。”她也拿到眼前仔细的端详。

    那块黑漆漆的令牌,非金非木,有些像她在归墟海时所见过的黑曜石,但仔细看又不太像,只能肯定是一种从没见过的晶石,虽然在上面感应不到丝毫的灵气,以顾颜特有的神念,却觉得里面有着一股莫名的力量,只是无法产生共鸣而已。

    而那根枯枝则更加的奇怪,看上去像是已经凋敝了不知道多久,被风一吹就会四散成灰一样,但在刚才那么多灵气的互相牵扯之下,它居然没有丝毫的损伤。

    这时一直藏在她怀里的小姜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它扬起小爪子吱吱的叫了几声,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顾颜手里的枯枝,似乎是有话想说又不敢说的神气。顾颜看着它的神态,不由得好笑,举起手中的枯枝,作势要向着它掷去,说道:“你馋了是不,这东西喂给你吃?”

    小姜的眼中却突然露出了畏惧之色,它两只小爪子不停的挥动着,飞快跳上了顾颜的肩头,然后向着她的怀中扎去,口中却吱吱的叫个不停。

    倒是诸莺有些看明白它的意思了,说道:“师叔,小姜的意思是说,这东西是个宝贝呢”

    顾颜本来也只是说笑,不过小姜向来是无物不吃而且口极刁的,在混沌空间里养刁了嘴之后,连紫炎晶都不喜欢吃了,只吃最为纯净的晶魂。这个东西居然是它想吃又不敢吃的,可见其特别之处了。

    她想到蓝湘告诉她的,吞云兽天生就有识宝之能,小姜对此物如此的重视,一定是非同小可的了。她便拍了拍小姜的脑袋,“好了,我把它收起来,哪天你要告诉我,这东西究竟有什么奥妙的啊”

    顾颜把枯枝,连同那块令牌,都一起收进了乾坤袋里,小姜才探出头来,向着外面看去,两只紫金色的瞳仁滴溜溜的转着,忽然间它像是看到了什么,将眼睛一睁,两道紫光便飞快的射出去。

    被它的目光所射之处,地面上就有两道白雾升起,顾颜敏锐的察觉到有灵气涌动,飞掠过去,伸手一抄,等云散雾消之后,发现手中的是两面阵旗。

    众人也有些讶然,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之后,她们本来想着能够逃生就已经是老天眷顾了,没想到还能够拿到这两面阵旗。顾颜笑道:“总算是没有白来”虽然中间经历了许多波折,差一点就集体葬身于此,但最后却是完好的归来,最初的目的也得以实现。劫后余生的几个人,顿时都笑逐颜开起来。

    几个人都不急着离开,先是在锦云碟上打座调息,恢复体力,反正在黑沼之上,也不用法宝护身,黑沼之雾就是最天然的隐蔽。锦云碟就一直悬在黑沼之上,她们四个人隐在黑沼之雾中,外面的人看不到她们,也无法用法宝感应,顾颜取出灵丹,给大家分服,一直过了两天,才将自己的小伤养好,毕真真说道:“接下来,我们要向何处去?”

    顾颜拿出那块玉版仔细的看着,说道:“过了融天岭,我们的目标已经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可以先从容易的地方扫荡。”她攥了攥拳头,“遇到有好东西的,就打劫他们”

    几个人都笑起来,顾颜向地图上指了指,“七百里东,是折冲岭,我们先去这里吧这是阵旗最密集的一个地方,就算找不到,也要抢他们的”

    随后,锦云碟一道白光飞起,冲出了黑沼,自由自在的向着东方飞去。

    在融天岭之外数十里处的一座山峰之上,这时正稀稀落落的站着七八人,为首的两个,一个身着宫装,另一个披着青色的大氅,都是女子,眉目间冷峻非常。一言不发的听着身前两个人的报告。

    等那两个人说完了,那个青色大氅的女子才缓缓说道:“南仙子,似乎你所料有误啊,这个姓顾的女人,似乎并没有葬身在融天岭处,她们居然破禁而出了。”

    另一个人正是南仙子,包括杨真,以及积云峰的三四名高手,都站在她的身后,这时她的面色也极为冷峻,显然听到顾颜从融天岭脱身的消息并不舒服。

    她冷冷的说道:“端木宫主,我早和你说过,这个女人的命硬得很,从她来到东阳到现在,也经历了不少险境,哪一次不是险之又险,虽然融天岭是极危险的秘地,但我可也没说过,她就一定会葬身在里面。”

    那个身披青色大氅的女子,就是长青宫的三宫主端木青,这次长青宫主善法真人并没有玄队亲来,而是派手下的三位宫主来主持其事,二宫主独孤月溶带队参加大比,而与积云峰联手对付顾颜之事,便交给三宫主端木青负责。

    她与南仙子,都是在苍梧颇有名气的女修,一见面便容易溅出火花,好在两个人都没有互相讥讽的意思,意思到了便转过话头,端木青说道:“也不知道她们在融天岭上,到底经历了什么?记得在一千年前,我还是小女孩儿的时候,我的师父就是与两位师兄弟一起进了融天岭,结果从此就没有归来。那里,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死地。”

    南仙子淡淡的说道:“谁知道她走了什么狗屎运呢?只是这一次,恐怕她的好运气要到头了。”她将手一招,杨真便从身后走过来,拿出一块极大的地图,摊在地上。

    这可比顾颜她们手中的那块玉版要详细得多了,整个古战场的地形跃然于其上,每一条山峦、河流,一一无不巨细,杨真低声说道:“她们向东而去,应该是去了折冲岭,那里的阵旗埋藏最多,也是小门派修士聚集最多的地方,她们应该不止是打着挖取阵旗的目的”

    端木青说道:“折冲岭的人太多,不是个动手的好地方。”

    南仙子走过来,她凝视看着地图,沉思了良久,才用手重重的在上面划了一下,说道:“那是自然。她们刚从险地脱身,又是走了这里最危险的一个地方,精神一定松懈,我们就是要在途中动手,才能打她们一个措手不及,就在这里”

    端木青看了一眼她所指的地方,讶然的说道:“断云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