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10章万载古修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那个图形,像是与子午谷地宫之内,圣陵中的布局极为相似,严渊残余的元神,在那里启动了八门金锁,不就是那个形状么?

    子午谷与这里相隔数万里,这两者间会有什么联系?

    或许有,当年圣陵中的禁制,不是七大魔尊联手所下的么,而七大魔尊之一的天诛,则在这里殒身。那么这里的阵法,当年究竟是谁布下,会不会是另一位魔尊紫墨?

    顾颜忽然间感觉到一丝杀气在飞快的临近,她转头向着边上看去,朱颜镜一扬,玄光大散,普照四方,果然在明亮的玄光照耀之下,可以隐隐看到在周围的云气之中,藏着八个若有若无的灵气之眼。这里果然与圣陵一样,都有八门金锁的布置

    虽然现在那些灵气之眼中的灵气已泄,并不能发挥出真正的阵法威力,但却可以想见当时的景象,大概天诛就是以这八个灵气之眼,在肆无忌惮的收割着正教中修士们的生命。

    但是这八个灵气之眼,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修士的胸前,它的胸前,等于被刻上了一张小小的阵图一样。她的脑中,忽然想起了极早的时候在神州学道,有人和她说过的一番话。

    如草木山石等天生无灵气之物,天人感应之下,也同样可以自行的生出生命。应天地灵气而生,随日月精华而孕。

    她的脑中轰然的一个炸响,顿时明白过来,面前的这两个,并非是某个人炼制出来的傀儡,它们是被困在这阵法之中,随着年深日久,天地灵气交汇而形成的僵尸

    这是一种极为罕见之事,在凡间之中,僵尸的传说所在多有,但却极少发生在修士们的身上。因为修士们的身体,通常体天地间灵气而化生,与宇宙间灵气运行的规律相合,不会让体内的死气与阴煞之气聚集起来,因此在死后,法体或者被封存起来,或者化为天地间的尘灰和最为纯净的元力。

    只有那种被困在灵气极为充沛之地,又因为死时不甘,体内的戾气无法得到释放之后,才会感应天地灵气之变,而成为僵尸。

    一旦尸体变成僵尸之后,就会随着修士生前的修为,而变成威力极大的天尸,举手投足间,赤地千里,山呼海啸,可以操控方圆数百里的灵气变化,是真正不折不扣的大妖。

    但是这种天尸,十分的难以控制,它们一旦成形之后,就会飞腾变化,在人间为恶,同时它们虽然灵智极低,只相当于一般凡人的小孩子一样,但躯体却极为坚硬,一般的法宝都难以对它们造成伤害,顾颜记得在洛地的时候,她曾经听到过有天尸的传闻,当时的上清宫主鸣玉真人,联合着三位师兄弟,花了四十九日之功,才用真火将其炼化。可是这两个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修士死者多,能在机缘巧合下成为天尸者,却是万中无一,一旦成为天尸,就立刻会出世为恶,这两个人至少在地底已经封存了上万年,怎么会偏偏在自己四人赶来的时候,才突然间出现?

    矮个修士用手重重的击打着胸口,周围的八个本来已被废弃的灵气之眼都飞快的转动起来,无数的灵气被它们卷动起来,八条硕大的光柱飞快向上升起,无尽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向着顾颜挤去。

    而这两个僵尸,则分别站在本来顾颜所圈定的那两个阵眼之处,纹丝不动,无数的云气在它们的周围环绕,在它们的脚下,似乎有一团闪亮的光华正在不停的闪耀着。

    顾颜飞快的向上冲去,她手中的缺月弓连续不停的虚弹,发出一道又一道的太阴之气,将周围的封锁冲开。只是没有了锦云碟在足下,她的身形已经不再像先前那样的灵动,但朱颜镜悬在她的头顶,玄光照射四方,驱走周围的云气,始终没有被两个僵尸所发出来的灵气困住。

    她用手重重的一击额头,不禁懊悔的叫道:“原来如此”

    看到这两个人的方位,顾颜才忽然想明白了一些事,这件事还真的与她有关,这两名修士在死去之后,不知道为何,它们的躯体被完整的封在了地下,而且没有被这里的灵气所侵蚀,法体被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本来在天诛死后,万年以来,融天岭也极少有人踏足过,这里的灵气环境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平衡,就算是千年之前,那次极为激烈的大比,诸人所踏足的环境也只限于黑沼,而融天岭上有着难得的安静。于是灵气在这里产生了一个护罩,同时受到五行灵气的滋养,让他们的躯体不会受到损害。

    但是这次大比之前,藏剑山庄的使者来到这里,把阵旗藏入此地,实际上已经破坏了这里的平衡,也形成了以这两面阵旗为中心的两个阵眼,于是整个融天岭的灵气都向着这两个中心汇集而来,也就形成了产生天尸的先决条件。

    只是这两具僵尸没有破地而出,是因为被天诛元婴自爆所形成的那个小空间所压制,那个小空间这上万年来,都在不停的从外向内汲取着灵气,也让这里的灵气环境形成了微妙的均衡,虽然这两具躯体在环境的影响下,已经变成天尸,却仍然因为无法吸取到足够的灵气而不能破地而出。

    但是顾颜她们这次闯入,可以说是直接打破了这里的平衡,先是使这里的阴阳二气失衡,然后又引动了天诛所布置的那个小空间,最后顾颜用朱颜镜,让天诛最后的一丝神魂在尘世中为之湮灭,也让那个小空间彻底的消失。

    但空间中所蕴含着的灵气,却散于这个尘世之间,如果是其它的地方,灵气自然会变成极为纯净的灵力,散落于天地之间,再慢慢的化去,循环往复,无止无休。

    但在这里,那两个阵眼之和,就等于是两个极为干涸的泉眼,将那些灵气全都吸取了进去,而顾颜在打算取阵旗的时候,以归元箭做了最后一击,彻底的打开了它们出来的通道。于是这两具天尸,便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之下出现

    顾颜这时确实是有些懊悔,她怎么知道一次融天岭之行,会引出来这两个怪物?而且一旦处理不好,说不定还会引来与云泽皇室的麻烦。要知道,皇室在她的计划中,可是要必须团结的对象。

    不过这些都还远得很,现在还是先想想怎么逃命再说吧。

    虽然这是两个万年的元婴老怪物化成的僵尸,但顾颜却还没有害怕到不敢抵抗的地步,说到底,修士一旦化成僵尸,其修为至少要降下两个层级,而且灵智不开,甚至还比不上一般的妖兽,这样的僵尸,换成一般的修士自然难以抵敌,但是顾颜并非全无对付之法。

    只是这不是一般的僵尸,这是机缘巧合才能化出来的天尸,躯体坚硬无比,偏偏顾颜现在没有一件无坚不摧的法宝能够对付它们。

    整个融天岭周围,已经全部被它们用灵气罩住,根本冲不出去,毕真真她们在地底,也只能是暂避一时而已,如果顾颜不能够将这两个家伙消灭,终究还是会被抓出来。

    如果不是真的到了最后无法挽回的那一步,顾颜绝对不想躲回混沌空间,她也舍不得这几个一起出生入死的同伴,而且到那一步,整个碧霞宗就算是在云泽失败了,她除了灰溜溜的远走之外,别无它途。

    而她怎么能甘心这样失败?

    她的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在试图还原着万年之前此地的场景,那时的天诛,被七八名正教中的修士围攻,不论她是出于什么原因,宁愿自爆元婴,也不想逃走,但那些正教修士,却实实在在的是与她一起陪葬了。那么为何只有这两个人化成了僵尸?

    要知道修士死后,躯体会随着岁月的湮灭而自行分解,而且他们身处于这样的灵气充沛之地,躯体必定会被这里的灵气所腐蚀,还原成天地间最本原的能量。

    而这两个人却没有湮灭,而是在万年的演化过程中,成为了僵尸,并且在这里变动中破土而出,那么当年在他们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颜忽然间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喃喃的说道:“化身成魔么?”

    那是当年她还在炼气期时,于北方洛地的一段经历。魔门中有一门心法,可以让正教修士化身成魔,当时范家的家主范思贤,为了能够独掌洛地的权柄,费尽心机,布下了一个大局,集齐九魄,化身成魔,只可惜被当时的鸣玉真人等人联手剿灭。但顾颜当时却是在现场亲见的。

    化身成魔的话,有一个极强烈的后遗症,就是躯体会变得无比强横,但修为却会从此停停滞不前,躯体会慢慢的退化成为傀儡。

    范思贤当年化魔不成,自己的躯体反而成为傀儡,被召唤而来的魔君占据,最终被鸣玉真人等人驱走,而他本人也就此死去。虽然已经隔了一百多年,但他当时化魔而成的身躯,顾颜还有印象,与现在这两个人极为相似,通体漆黑,身材不知道会膨胀多少倍。

    她的心头难以抑制的跳动起来,虽然还不知道那个矮个子修士是什么人,但云泽国的先祖在对敌濒死之后,居然不惜化身成魔,也要借此存身,这件事传扬出去,绝对是举世难遇的大丑闻

    她的神念迅速的把地底过了一遍,都没有发现其它修士的法体,显然都在那一场自爆中灰飞烟灭,只有这两个人因此而得存,他们为什么会不惜成魔,也要留下自己的身躯,顾颜飞快的想到,他们已经修到元婴,应该不会是贪生怕死之辈,那么,会不会是在守护着什么东西?

    她想到了天诛临死之前,留下的那些字迹,但是又被人用手掌擦去,想必是当时其中的一个人所为,在字迹还没有完全擦去之前,天诛元婴已经自爆,除了这两个人化身成魔以自保,其余的人就此灰飞烟灭。这又牵扯到了最初的问题,当初的道魔双方,到底是因为什么在这里大打出手,直至同归于尽?

    这两个人在天诛的元婴自爆之威下,都能够存身,现在它们破地而生,自己已经无法毁去它们的身躯,那么怎么才能脱身?

    顾颜飞快的想着,唯一的办法,只有借融天岭的阵法,将它们重新的封印起来,至于后面还会不会有人再把它们救出来,那就不是她该操心的事情了。好在她的手中还有朱颜镜

    朱颜镜上面,寄托着有当年天诛的一缕残魂,虽然已经没有了神念,但那丝气息仍然会对融天岭的阵法造成影响,她飞快的掠到高空,无数的灵气乱流从她的身边掠过,只能狼狈的在中间穿行躲避,她的头甩得稍微慢了一些,一缕劲气就从她的额前飞过,一缕碎发当即就被削了去,无数的发丝飘散在空中。

    周围那八个灵气之眼所发出的光柱,飞快的向上升去,已经将整个融天岭都包围了起来,那两个傀儡这时露出狞笑,慢慢的向着顾颜走近。

    顾颜知道它们这时已经没有了神智,就算是能够制伏它们,也问不出当年的任何东西,它们现在脑子里只有一条信令,就是吞噬掉自己所见到的一切有生命的东西,直到自己身殒为止。

    云泽这时扬起了磨盘一样大的拳头,向着天空重重的打击,他这一拳击来,空中浓重的灵气像是被它击得片片碎裂,一道道的冲击力从四面八方向着顾颜逼近。

    顾颜在空中勉强的稳定住身形,她要与这两个僵尸,争夺整个融天岭阵法的控制权。她一手持朱颜镜,一手托九嶷鼎,朱颜镜在掌中飞快的旋转着,十二个兽头怒吼着喷出青气,而九嶷鼎中的混沌元气则不停的喷涌而出,鼎身上的灵禽发出清脆的长鸣,鼎内的白气汹涌而出,无数的妖兽影子在空中盘旋飞舞,拼命的吞噬着整个空间内的灵气。

    这一次顾颜算是把所有压箱底的本事都用了出来,九嶷鼎飞快的旋转不停,空间中的灵气如长鲸吸水一般的向里倒灌而入,只是这里的灵气实在太浓,根本吸之不尽。

    而朱颜镜的玄光,正向着下面的八个灵气之眼压下去,八条光柱飞快的上冲,而朱颜镜上十二个兽头怒吼着喷出青气,不停的向下压去,两者在空中形成了僵持之势,一时相持不下。

    那个矮个子修士这时又飞快的锤打着胸膛,在他胸口处的图案不停的放出光芒,顾颜的眼睛忽然间被晃了一下。

    似乎在他的胸前,有什么东西正发出异样的光芒,虽然只是一闪,但却被顾颜敏锐的看到。

    她没有错过这个机会,一扬手,归元箭便飞快的射了出去。一溜火光飞溅的射向了他的前胸。

    矮个修士大吼了一声,脸上居然有本能的畏惧之色,向后退了一步,两只巨掌飞快的去抓顾颜发出的归元箭。

    两只大手把箭身紧紧的抓住,归元箭上的火星嗞啦啦的冒起,顾颜自然不肯错过这个机会,她手中飞快的拨动着缺月弓的弓弦,无尽的太阴之力汹涌的向着矮个修士涌去。

    那个矮个修士似乎对胸前的保护极为在意,紧紧的握住归元箭的箭身,哪怕手上被烧得焦糊糊一片也毫不在意。

    顾颜大喝了一声,十余丈长的紫色巨刃从她的手中挥了出来,重重的一击向着他的胸前劈去。于此同时,她也将手中的九嶷鼎飞快的掷了出去。

    矮个修士怒吼了几声,他一只手掌,将三支归元箭紧紧的抓住,然后挥手去挡顾颜劈出的紫刃。

    紫罗天火重重的斩在了他的手臂上,留下了深深的一条白印,顾颜一扬手,飞快的打出法诀,无数的火焰寻隙而上,飞快的燃满了它的整个手臂,矮个修士顿时发出了惊天一般的怒吼声。

    紫、白、青、红四色火焰,几乎瞬间就燃满了它的半个身子,顾颜将其它的火灵夹杂在冰灵焰当中,四种属性的火灵同时燃起,其威力足以开山裂石,极热、极寒的感觉交织在一起,火焰顿时腾空而起,飞快的向着它的全身蔓延开去。

    矮个修士仍然怒吼着,它忽然将手中的归元箭扔在了脚底,一只脚牢牢的踩住,另一只手飞快的在肩头上划了几下,火势就被阻在肩膀处上不来,而他的那只手臂已经被火焰牢牢的包裹住,不停的发出“嗞啦嗞啦”的响声。

    顾颜的心中暗自心惊,天尸的躯体果然是强横,四种火灵同时燃烧,居然都损坏不了它的身体

    只不过她并非没有后手,趁着云泽一时还没有赶过来相助的时候,她的手在空中一招,九嶷鼎便飞快的自空中落下,无数的妖兽影子一起扑上去,对着它的躯体狠狠的噬咬起来。

    矮个修士大声吼叫着,他的整个身体都腾起了一层层的黑雾,把那些火焰的光芒都遮掩住了,那些妖兽影子大声的嘶吼着,围着它的身体不停的打转,就是损坏不了它的身体分毫。

    这时远处的云泽终于追至,它也没有花哨的攻击,就是重重的一拳轰来,整个地面都被震得颤动起来,一条条的裂纹不断涌现。

    这一拳如果被轰个结实,只怕顾颜的金丹都要被它打碎顾颜修行这么多年,对敌无数,从来没见过不靠法宝,只凭着本身修为和躯体就如此强横的人。

    云泽连轰了三拳,顾颜已经被逼到角落处无法闪身,这时她忽然间露出了一个笑容,身形腾空而起,朱颜镜上所发的青气,飞快的向着四周压逼过去,大声喝道:“八门金锁”

    八个灵气之眼上的光柱变得无比的明亮起来,原来不知何时,她已经夺得了这八个灵气之眼的控制权

    她寻出了矮个修士的破绽,抓住一点以强攻,然后以火灵围之,再用混沌元气切断它与整个阵法的联系,随后以朱颜镜夺取整个阵法的控制权。

    云泽追来,正中她的下怀,她以混沌元气将两人暂时围住,便一举控制了那八个灵气之眼,这两个僵尸虽然强横,但论起灵智,比起她却是差远了。

    她的手指飞快的在朱颜镜上一拂,五指同时轮转着向外一洒,似乎有无数的银辉被她一手捻了起来,然后便洒向了天空,八条光柱瞬间掉转了方向,向着地下的两名僵尸冲去。顾颜将手向下一压,无数的银辉就将它们两个从头到脚罩了一个结实,口中大喝道:“八门金锁”八条光柱随即飞快的围拢而去。

    现在双方正处于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不是顾颜利用阵法之力,将它们两个彻底镇压,就是这两个僵尸冲破禁制,将顾颜及藏在地底的毕真真等人完全吞噬,没有半点的转圜可讲。就算现在外面的护罩露出破绽,顾颜也不能逃生了,否则对方顺势调动阵法,她锐气一泄,失去对阵法的控制,就只有魂散神飞的下场。

    顾颜的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微微的浸出了血丝都不自知,她的手指飞快的在空中划动,一条条的法诀接连不断的打出,毕竟下面这两个都是没有灵智,无人控制的僵尸,不像有主人的傀儡那样难以对付。但这两个家伙的身躯之坚硬,几乎无物可破,顾颜想尽了种种办法,都不能击破它们的躯体。

    两个僵尸被八条光柱所困,都大声的怒吼起来,云泽的双拳不停的击出,每一击都有开山裂石之威,无数的灵气乱流被他震得在空中乱飞,就算是八门金锁的阵势几乎都困不住它。而那个矮个修士正站在云泽的后面,它口中无意识的“嗬嗬”叫喊着,正全力的扑灭着手臂上的火焰。

    顾颜看到它的胸口,心中就是一动,或许那才是它唯一的破绽?她左手的缺月弓扬起,三支归元箭同时搭在了弦上,对准了它的胸口,忽然间手指一松,浓重的太阴之力夹杂着三支归元箭,用力射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