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09章元婴,傀儡?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顾颜用力的摇了一下头,笑道:“不想这些了,那是一万年前的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把阵旗取到手里吧,否则这么危险的融天岭,我们不是白来一趟了?”

    其它人也都笑了起来,她们一直沉浸在初见天诛法体的震撼之中,似乎都忘记了最初来此的目的了。

    毕真真又拿出了那块玉版,看着上面的标记说道:“这里的标记只写着融天岭的两面阵旗,可是方位似乎并不准确,至少阿颜刚才去了山岭的中部,却因此而踏入了陷阱,这里是东岭,我们也没发现阵旗的踪迹,难道阵旗在岭西?”

    顾颜沉吟着说道:“我刚来之时,踏上融天岭之地,阴阳之气失去平衡,才引发了整个阵法的变化,现在天诛所立的空间已经湮灭,等于是整个天然生成的阵法失去了一极,会让这里的灵气发生极大的偏移,我们必然要千万小心。”

    如果不是有着第一次的那样经历,她现在已经带着她们退了出去。因为一极失衡的阵法,随时都可以发生异变。但是经过了第一次阵法的异动,混乱的灵气已经得到了一定的平衡,顾颜也对这个阵法的变化有了一些了解,至少在一两天内,她应该还可以控制得住局势。取了阵旗立刻就走,不会有什么危险。

    只是那两面阵旗,到底被藏在了哪里?

    顾颜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按先前的惯例,藏剑山庄的使者们,在收藏阵旗的时候,应该会把阵旗藏在灵气汇集之地,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阵眼所在,但现在融天岭发生了空间湮灭,阵法变化,灵气先变得混乱而后再渐渐平衡,整个阵法的重心都发生了偏转,也就是说,阵旗不一定跑到了什么地方,说不定深入地底也说不定。”

    诸莺张大了嘴巴,“那不是说,我们可能永远也找不到这两面阵旗了,融天岭算是白来了?”

    顾颜笑着摇了摇头,“我们可以想个办法,把它找出来。”她取出了朱颜镜,说道,“你们守住心神,不要妄动”

    她屈指一弹,朱颜镜被旋转着飞上了高空,伸手轻轻一按,平展着的朱颜镜就发出一片平滑如镜般的玄光,向下虚浮着压下来。

    平滑的镜面上闪现着无数七彩的光华,缤纷闪耀不停,顾颜说道:“那反映着整个阵法中灵气的变化,我们要看看哪里是中心之所。”

    她屈指飞快的打出了几个法诀,那无数的七彩光华就慢慢的向着两个地方聚拢而去。

    顾颜伸手一带,锦云碟便飞快的升上了高空,她们在空中注目下望,就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下面的大地之上,无数的云气正蒸腾而起,向着顾颜所指示的两个方位,正在飞快的向内聚拢。整个地面上被一层浓重的雾气所笼罩,咕嘟咕嘟的声音不停响起,就像是一个硕大的温泉沸腾了一样。

    而顾颜所指示的两个地方,就如同是温泉的泉眼一样,从那里不停的向外冒出大量的灵气流,浓重的有如实质一样,咕噜咕噜的向外冒出来,纯净的灵力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顾颜扬起手中的朱颜镜,一团柔和的云光飘起,在周围形成了一个极大的灵气罩,把她们四个人罩在里面,说道:“那里应该就是灵气汇集之地,也就是阵眼的所在,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在阵法变动,灵气流转之下,两面阵旗应该会被灵气流引到这个地方,我们现在只要等着灵气慢慢的宣泄出来。”

    她扬头看了看四周,说道:“你们小心些”手只一扬,缺月弓便出现在她的掌中,两支归元箭搭在弦上,手指一松,长箭便离弦而去,分向两个灵气之眼射去。

    浓重的太阴之气从箭尖上激发出来,如割腐石一样,飞快的刺破了灵气之眼,打了个转又飞回来,然后就可以看到有大量的气泡向外直冒,浓重的灵气不断的从里面涌出来,甚至可以看到一条条的水柱出现在波面之上,向着空中腾腾的冒起。

    四人虽然站在高空之上,但仍然能够感觉到下面的灵气逼人,但顾颜的眉头却皱了起来,按她的估计,在归元箭刺破灵气之眼后,那里的灵气应该会很快的宣泄干净,这样她便可以从容的到两个阵眼之中取走阵旗,但现在,里面的灵气为何那样浓重,那样多,而且,似乎还带着一分别样的气息?

    这时站在身边的林梓潼忽然惊呼起来:“你们看”

    顾颜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见到在那两个灵气之眼的周围,无数的蒸气正飞快的向上冒起,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它周围的灵气向着左右排开,露出中央的一大块空地。

    而地面的震动这时则愈加的剧烈,在空中都能清晰的感受到灵气波动剧烈,而地面之上,五色的灵气飞快的向上涌出,像是一朵五瓣的莲花在地面上绽放一样,但顾颜却感觉到有一股危险正在临近,本来她们只是站在离地面上二十余丈的高空,这时忽然叫了一声:“不好”

    顾颜灵气催动,锦云碟加快速度的向上升去,转眼间就离开地面有数百丈之高,这时无数条由雾气凝成的水柱冲天而起,整个天空中都充满了异常的灵气波动。锦云碟在空中被灵气乱流所冲击,歪歪斜斜,全仗着顾颜全力操控才不至于掉下地去。

    而地面上,以那两个灵气之眼为中心,发生了极大的龟裂,无数条裂缝从那里为中心向着四周蔓延,一层层的白气腾腾而起,大地飞快的翻腾起来,周围的山石四处乱飞,在那两个灵气之眼中,无数的白雾掩映之下,有两个硕大的身影正缓缓升起。

    几个人都震惊无比的向下看去,那两个身影都有几丈高,远远胜过一般的常人大小,他们通体黝黑,又穿着黑色的盔甲,一眼望去几乎分辨不出来,但仔细看去,就能发现他们身上的打扮,头上戴着高冠,身上穿着长衣华服,虽然看不清颜色,但那种样式,却与万年以前的样式相同。

    毕真真无比震惊的惊呼出声:“那不是当年云泽创派祖师的先人吗?”。

    她用手指向其中的一个人,那两个人影这时刚刚从地面上升上来,都无比茫然的站在那里,虽然皮肤已经完全变成了漆黑之色,但仍然可以看出原来的五官和相貌。

    “那个人的画像,曾经在云泽的皇室祠堂中供奉,每次大比前都要祭拜,据说是云泽立国皇帝的先人,已经修到过元婴之境,却在云泽本土的大战中身殒,这个到底是什么?”

    毕真真飞快的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版,也就是指示着阵旗分布的那一块,在背面果然印有云泽皇室的印记,以及一个高冠道装华服的修士,他一手执剑,一手并起,其势如破空飞去一样,看相貌与衣着,果然和下面的这个人一般无二。

    诸莺与林梓潼都倒吸着冷气望着下面这两个庞然大物,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顾颜沉声的说着:“恐怕我们有**烦了……”

    她沉声说道:“这两个,似乎是用魔教手法,所炼制出来的……傀儡”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傀儡之术,在苍梧失传久矣,据说只有九大派中的夜盈楼擅长此术,但却视为不传之秘,不肯外传,而最早的傀儡之术,其实是由魔门中人发源而来的。那位紫墨魔尊,就曾炼制十二金甲铜人作为贴身役使的仆从,无往而不利,连夏若秋都垂涎无比。但就算是惊才绝艳的紫墨,也只是能够最多炼制十二个结丹后期的傀儡,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把元婴期的修士,炼制成为傀儡,并且还在地底下压制万年

    毕真真虽然也算是见过了不少风浪,但仍然没有听说过这等匪夷所思之事,她震惊无比的说道:“另外一个人虽不认识,但应该也是与这位云泽祖师同级的修士,他们两个人,居然会被人炼制成为傀儡?如果这是天诛的所为,那她怎么又会被这些人困住,被逼得不得以自爆元婴?”

    顾颜沉声说道:“这其中或许有着更多的内情,我们一时还无法尽知,但至少在现在眼前,我们已经有**烦了,这两个怪物在地底被困万年而出,其性情必然凶戾无比,我们说不定会成为它们的祭品”

    果然,那两个怪物,这时已经从开始的茫然中回过了神来,它们似乎恢复了一定的神智,扬起头看着上面,咧开大嘴,露出一口森森的白色牙齿,一个毛骨悚然的笑容便浮现在它们的脸上。

    毕真真说道:“它们似乎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神智和记忆?”

    顾颜点头,“被炼制成傀儡,先前的记忆会被全部抹去,只剩下肉体的存在,但傀儡在炼成之后,会自动的生出神智,通常与凡人中的孩童一般,并且会认那个炼制傀儡的人为主。”

    “那如果是无主的呢?”

    顾颜苦笑了一声,“无主的傀儡,就如同是放出囚笼的虎豹,天生凶性无比,它会吞噬掉一切可以吞噬的东西,并且无视差别的随意攻击,直到将每一个所见到的东西都灭杀掉,然后自己也同时毁灭为止。因此这也是炼制傀儡时极为危险的原因之一,往往炼制失败的傀儡,都会反过来将傀儡师杀掉。”

    诸莺有些害怕的说道:“师叔,那我们还是快逃吧,为了两面阵旗惹上这种凶物,实在是不值得。他们可是元婴修士啊,就算修士的尸体在炼制成傀儡之后,修为会下降至少一个层级,但我们可没必要去惹它们啊”

    顾颜淡淡的说道:“事到临头,怕也没用,而且,你没发现我们已经走不了了吗?”。

    整个融天岭,这时候已经全部被地底下所泄出来的灵气所充满,在周围形成了一层又一层的严密护罩,把山头重重的包围起来,两只傀儡的脸上露出了凶恶的笑容,它们张扬着双手,发出“嗷嗷”的叫声。

    看着它们漆黑如墨的身躯,还有形式高古的道冠华服,这一切种种,集合到这个躯体上,有着一种极为强烈的违和感。这两个来自于万年之前的修士,似乎彻底的露出了它们的凶相。

    其中一个身材最为高大的,就是那位云泽祖师,另一个相较之下有些矮小,但仍然有三丈多高的身躯,这时他的眼中露出了阴毒的光芒,双手向前扬起,十指伸出呈爪形,在空中一舞,周围的灵气乱流全都被它带动起来,十条灵气如离弦之箭一般的激射了出去。

    顾颜低呼了一声:“退”她与毕真真,分别操控着锦云碟的一头一尾,飞快的在空中闪过,但那个矮小修士却愈加的猖狂起来,两只爪子不停的舞动着,周围本来就混乱的灵气更是被它搅得一团乱,一个个斗大的灵气团从它的掌心爆发出来,飞快的掷向顾颜她们所在的方向,然后在空中炸响开来,轰隆隆的响声几乎可以震碎了每一个人的耳膜。

    在空中飞快躲闪着的锦云碟,被无数的灵气乱流所冲击,摇摇欲坠,似乎马上就要倾覆下来。顾颜低声说道:“不能这样下去,我们一定会被它击下来”

    毕真真咬着牙说道:“也没有其它的办法,要不阿颜你走吧”

    顾颜眉毛一立,刚要说话。毕真真又说道:“你必须要走,总不能我们一起死在这里”

    顾颜苦笑了一声,这两个怪物,她在空中连发几道火灵,准确的击中了它们的躯体,却没有伤到它们分毫,它们的躯体坚硬的简直像是玄晶一样。紫罗天火的巨刃落在身上,连一丝印记都留不下,真是见鬼

    当年的天诛大魔尊,就算有怎样通天彻地的手段,顾颜也不相信,她可以将两个元婴后期的修士抹去神识,炼制成为傀儡,就算是化神期修士也不可能如此轻易。要知道元婴期的修士,已经踏到了感悟天地大道的门槛,一只脚迈入了生死通玄之境,只等着堪破那一扇勾连天地玄秘的大门。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把它们当阿猫阿狗一样的对付。

    当年必然发生了什么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这背后,可能隐藏着让人无比震惊的玄秘,但现在,要怎么脱身才好?

    顾颜当然不想抛开她们一个人脱身,那是最后逼不得以没有法子的办法。她在想着,是否能够一起躲入混沌空间里去,大不了先将她们打晕就行了。反正默言曾经在里面躲过一次,事后也没发现什么破绽。

    但是这两只傀儡,虽然它们的神智如同小孩子一样,却似乎天生对周围的阵法和灵力有着极为强烈的敏感,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够自行调动融天岭上的灵气,仿佛周围这一切,和它们是与生俱来的一样。

    顾颜的脑子飞快的转着,她忽然间掠到空中,然后三支归元箭一起搭在弦上,飞快的向着地面射了出去。

    三支长箭在一起交错着,箭尖相碰,发出一阵阵的响声,搅动得周围的灵气愈加的混乱起来,却并不是向着那两只傀儡的方向射去,而是奔着原来阵眼的所在。

    三支归元箭重重的插入了地面,在地底穿了一个来回,然后才破地而出,大地顿时轰然的作响,无数的灵气乱流在空中噼里啪啦的炸响起来,无比混乱的灵气冲击之力,从四面八方不停的发出来,顾颜双手飞快的在空中划动法诀,向前一引,空中生起一股浓重的太阴之力,被她搅动起来,无数的灵气像是有了方向一样的向着两只傀儡袭去。

    她要借太阴之力和混沌元气,来重建这里灵力的平衡,但显然那两只傀儡却不会这么容易的让她得逞,云泽怒吼了几声,他的双手忽然用力的锤打着胸膛,然后向着两边一扯,身前的衣服就自动的被撕开一个口子,露出赤luo的胸膛,也和露面外面的肌肤一样变得通体漆黑,只是十分光滑,在胸口处印着一个明月踏七星的标记,他用力的锤打着胸口,发出“嗬嗬”的叫声,胸口处的银月就自行的闪耀起来,把顾颜所发出的太阴之力尽数吸了进去。

    而它胸口处的印记,则更加的明亮起来,卷动着周围的灵气,开始不断的以它为中心聚集起来。

    它抬起脚来向下一踏,便重如山岳,大地隐隐的震颤起来,锦云碟在空中不停的左摇右晃,似乎转眼之间就要倾覆。顾颜飞快的落下来,她大声说道:“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先下去”她用手一挥锦云碟的顶端,白光便转了方向,飞快的向着地面疾冲。

    毕真真愕然无语,她本来想劝顾颜自己一个人走,但现在她这是要带着大家寻死么?

    锦云碟飞快的向下冲击过来,转眼之间就要撞上地面,这时顾颜手中的朱颜镜高举,她低声的吟道:“舞破中原始下来”

    一个翩若飞鸿的人影若隐若现的浮现在空中,像是个宫装的女子在翩然的作舞,一股大力飞快的将地面割开,她们的眼前裂开了一道长长的大缝,锦云碟便直冲而入。

    顾颜屈指一弹,朱颜镜上发出了一道柔和的白光,把外面汹涌而来的灵气挡住,而她本人却没有随着锦云碟没入地面,反而是又转头向上冲去。先把她们三个放到安全的地方,自己才能和这两个傀儡奋力一搏

    朱颜镜上,寄托着天诛魔尊当年的残魂,对这里的灵气有着指引的作用,她施展出朱颜镜中刚领悟出来的一变,五行灵气被她在同一时间隔断,地面便轻易的被割开裂缝,锦云碟随之一冲而入。

    但这只不过是权宜之计,她们在地底最多能藏得了一时,这两个傀儡对这里的地势似乎有着天然的了解,用不了多久就会把她们揪出来,所以在这开始之前,顾颜一定要想到解决它们或者脱身的办法,因为她才孤身一人留下来面对强敌。

    至于真的不敌的话,那就……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外面汹涌的灵气如怒海狂涛一般不断的冲击着朱颜镜的防护,顾颜却像是筑了一道大坝一样,将它们都牢牢的挡在了外面,然后地面便飞快的闭合。等地面合拢之后,她抬起手将朱颜镜高高的举起,十二个兽头的怒吼顿时响彻了天地,白光闪耀,裹着顾颜,如同一轮耀眼的太阳一般直冲上高空。

    两只傀儡同时的大声怒吼起来,那个矮小修士狂啸了几声,它忽然间一张口,一支漆黑如墨一般的长箭从口中射出,排开了周围的云雾,向着顾颜所在的方位疾射而来。

    顾颜这时已将九嶷鼎取出来,托在掌中,体内的混沌空间开启,灵气源源不绝的涌入,鼎身飞快的旋转起来,九个孔窍中同时喷出了火光,像是九条火龙一样**出去,将那支射出来的长箭飞快的缠住。

    两者相交,顿时一股丝丝的白气冒了起来,顾颜觉得一股无比浓重的阴煞之气透体而入,这种气息,居然与她在地宫之时所见到的那股死气极为的相似。

    好在她体内有青冥之火的火灵,略一转动,便将这股死气消去,可是这样的气息,分明只有魔教中的人才能发出,这两个人在生前,分明是正道中的修士,怎么能发出这样浓重的死气?

    似乎有一个念头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但是又纷乱而复杂,像是有一点线索已经出现,却总是摸不着那一点的线头。

    矮小修士见自己所射出的箭被顾颜缠住,更加愤怒的吼叫起来,它也如同云泽一样,扯开胸前的衣服,露出漆黑如墨一般的肌肤,和胸前那个白色的印记,只是这个印记是一个十分诡异的图形,它用手一拍前胸,从胸前就激发出了八条黑色的光柱,向着顾颜冲击过去。

    顾颜的心头一震,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