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08章魔尊天诛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她这一声念出来,像是有着神奇的魔力一样,周围的动静在一瞬间全部止歇,只有无尽的黑暗在四周弥漫,所有人都睁目如盲,只是在冥冥中,感觉到像有一个曼妙而婉约的身影,在空中翩然作舞,只是舞姿带着无比的绝艳与凄美。似乎有一个声音正从每个人的心中响起:“谁人解我,谁人知我?”

    那声音清脆而锐利,像是可以刺入每一个人的心田之中,毕真真等人的心头像是受了一记重击一样,在一瞬间连话都说不出来,顾颜却低声的念道:“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呼

    像是有人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空中的那个影子忽然间散开,大地在一瞬间变得平静,无数的星辰从四面八方升起,天空中明亮如新。

    她们所处的位置,也在一瞬间换了景象,周围变得光滑如新,地下全是白色的玉石,铺着细沙,看不出一条缝隙,等顾颜她们抬起头来,同时发出了“啊”的一声惊呼。

    在她们的眼前,立着一块硕大无比的山壁,绵延着看不到尽头。整个山壁像是一块完整的透明水晶,晶莹剔透。天上的星辰洒下的光华,照射在山岩的无数棱角上,折射出来的光线,华光异彩,照耀着每一个人的眼睛。

    连顾颜这时都有些震惊了,她喃喃的说道:“果然是胜景……”

    像诸莺与林梓潼等人,这时都只是张大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在硕大山岩的当中,包裹着一尊水晶的石棺,立在山岩的中间。里面是一个身穿着长衣华服的女子,她的眉目间顾盼神飞,英气逼人,左手在胸前捏着法诀,右手向外遥指,颇有指点江山,睥睨天下的豪情。

    顾颜只觉得怀中的朱颜镜发出了“嗡”的一声响,似乎在这一瞬间,一切全都活了过来。她低声说道:“她一定是天诛,原来这里才是她的真身,桐洛山的古战场,留下的只不过是她的一缕残魂而已”

    她又想起在桐洛山古战场中所寻得的那面宝镜,被展城名为“天朱镜”,那面镜子,与朱颜镜有着什么联系,为何朱颜镜上,会留有天诛的残影,为何天诛会朱颜镜的使用法诀?

    她镇定了一下心神,才面对着身前的天诛魔尊法身,恭恭敬敬的行了三揖。

    毕真真等人也跟着在后面行礼,距离上一次道魔大战年头久远,现在的人心中,于魔道的分野已经不是那么的厉害,但这位生前只差一步就可以迈入化神之境的魔尊,却值得她们这些修士们敬仰。

    行完了礼站起身来,诸莺才奇怪的问道:“师叔,这里不是古战场吗,为何这位魔尊的法身却被安葬在这此,而且要修建如此之大的一座棺椁,可远非是一日之功啊。”

    顾颜摇摇头,“我也不知,但是天诛魔尊擅长阵法之学,或许这是她生前就已经布置好的,在自爆之后,体内原有的阵法就会发生作用,将法体自行的封闭起来,想必那座水晶棺就是她先前的布置。但这座硕大的山岩,是如何出现的,却不是我等能知晓的。只能说大自然的奥秘无穷,非一人之力所能尽窥。除非起当年的人于地下,否则这个秘密,大概要永远的尘封于此间了。”

    她长叹了一声,天诛的法体封存在这里,大概也历经了万载以上吧,朱颜镜突然发生了异变,将自己四人摄过来,是否是她在这里呆得寂寞,要借自己四个人的眼睛,告诉世人,她并没有彻底湮灭于这个世间?

    但是除了她们四个人,因为机缘巧合,朱颜镜打开了空间的通道,才能够进入这里,其它的人,恐怕无法、也不敢进入这个因为元婴自爆而产生的小空间内,只能任这个空间在融天岭上四处漂流,无处所依。

    顾颜在心中默默的说道:我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展城,不管怎样,作为当年惊世骇俗,足以放眼天下的女修来说,她是有资格回归故土的。

    这时林梓潼忽然用手向前指去,说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原来她一直在观察着这座山岩,已经转到了拐角处,看到了在水晶棺的侧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字迹。还刻着一幅幅的图画。

    众人都过去查看着。水晶棺上刻的字迹很是工整,并不像仓促写就的,用得是万年之前的古文字,除了顾颜,其它人都不识得,顾颜来到苍梧之后,曾经和溶老习过一部分,大概能认个八九不离十,便一边看着,一边翻译出来与她们听。

    文字颇多,主要是叙述天诛的平生,看来是她早就已经刻好在上面的,众人从这些文字中,也可以了解到这个奇女子波澜起伏的一生,她在年幼时入魔门修炼,后来成为七魔主之一,执掌天下间魔道上的高手,权柄一时无二,在道魔大战中,出了无数的风头,死在她手下的正教高手不知凡几,她也颇自傲的在文字中写道:“执长戈临风当世,问于天下英雄,谁能当者?”

    毕真真说道:“这倒像是那位魔尊为自己所刻好的墓志铭一般,写的可还真是详细,像是早知道自己有这么一天似的呢。”

    顾颜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也没留意毕真真在说些什么,她的眼睛正注视着一段文字,那是天诛在记述自己的生平中,一段并不算起眼的文字。

    “东南有海,于焉广大数十万里,不知其数,中有秘境,勾连天地,与云雾而齐,诛妖而得宝镜,名之曰天朱,其形裂,其势绝,有法诀存焉。”

    这一段洋洋洒洒的文字,是在记述着天诛那些随身法宝的来历。她身为一代的魔尊,无论是自己炼制,还是于秘境中藏宝所得,身上的法宝无数,洋洋洒洒的记录了有上百件,其中有镜名“天朱”,也只是这些文字中不起眼的一段而已。

    但这一段记载却让顾颜留心起来,这面并不算起眼的天朱镜,却能够在天诛死后,仍然留住她体内的神魂精气,让她的一缕元神留在古战场间不至于飘散达万年之久,已经是难得一见的至宝。而且上面也写得很是清楚,天诛在那个古战场中所留下来的,顾颜可以用来驭使朱颜镜的法诀,本来就是记载在天朱镜上面的。

    而天朱镜是得自于海外的一个秘境之中,里面也并没有详提那个秘境的方位,只说是“东南有海”,这也让顾颜浮想联翩,朱颜镜与那面天朱镜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

    这两件法宝,一个在神州极东数十万里的归墟海,一个在神州大陆之西,纵横同样有数十万里的天极山脉,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东西,为什么会存在着这样的莫名联系?

    里面两句莫名的话更让顾颜感到难以理解,是说在得到此宝的时候,已经破损了么?当年顾颜与秦封等人一起闯古战场的时候,并没有留意到那面古镜有什么特殊之处,或者是当时被下了魔门特有的封禁,因此她没看出来异常之处。

    现在那面古镜在展城的手中,顾颜想着,日后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把这面镜子弄到手中,好好的研究一下,两者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联系。今天在融天岭之上,也是因为她催动了朱颜镜的杀招,才引发了天诛自爆所产生的这个小空间的变化,让这里整体的灵气发生了异动,让她们四个人都吸了进来。

    现在,天诛的最后一缕精魂已经散去,她的法体已经现身,这个小空间将会随着灵气的散失而慢慢的封闭起来,让她的法体彻底的封存于此处,外人不复得见。

    她不禁叹了一口气,大道究竟为何?如天诛这样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化神境界的人,终究还是少了那一步,最终不得不身殒于尘世之间,长生长生,真的如此之难么?自己所走的,真的是一条上万年来都没有人能走成的荆棘之路啊。

    顾颜随意的站在那里,思绪四处飘飞,这时林梓潼忽然说道:“你们看,那里写的是什么?”

    顾颜抬头看去,也不禁轻轻的“呀”了一声。在侧面的角落里,有一些刻得极浅、且极潦草的字迹,似乎是有人于匆匆间写就的,看笔迹与天诛的极为相似,像是她在匆忙间写在那里,后来又没来得及擦去。

    写的文字也是晦涩难懂,不成语句,写着“玄都”、“灵力”、“混沌”等等的字样,又有“杀杀杀”,“可恨”,“来战”之类的字,笔力苍劲,直欲破空飞去,显然天诛在写上这些字的时候战意颇浓。

    顾颜留意看了片刻,说道:“这里的文字,是被人刻意擦去的”她走到山壁的边上,随手捡起了一块石头,顺着那些字迹的轮廓划了一条线,“你们看,这像不像是手掌的印记?”

    边上的三人也都轻呼了一声,确实,顾颜划了这几道痕迹,她们便能看得很清楚,像是天诛先写了这些字迹,然后有人用手掌在上面划动,要把这些字迹抹去。

    只是上面的手印十分的杂乱,而且字迹也没有抹去的完全,顾颜沉思着说道:“这应该是突然释放出的灵气,在空间崩裂之后,因为受到极大的压力而飞快凝固,从而形成了这一大块如同水晶一样的透明山岩,天诛魔尊只来得及匆匆的留下这些印记,便就此殒落,法体按着她先前的布置,被封在了水晶棺里,而这里字迹深深的刻在山岩之上。因为这块山岩全是灵气所聚,因此比一般的灵石都要坚固得多,通常修士仅凭本身之力,是无法将这么多的字迹从上面抹去的,但这个人还没来得及使用法宝,下一层爆炸又已开始,第二层灵气被围拢过来,把他生生的封在了里面。这个人想必全身的窍穴都被灵气封死,最后惨死在了灵石堆之中”

    几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想着一名修士被生生的封死在山岩之中的情景,那个过程想必是极为的漫长,而在一开始,四肢和窍穴就全部被封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步步的走向死亡,那种痛苦,想一想还真不如立刻死了的好。

    林梓潼又问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这里没有那个修士的尸体呢?既然被封在灵气岩中,法体应该不会因为空气的侵蚀而腐蚀吧?”

    顾颜沉吟着说道:“这里的爆炸应该不止发生了一次,天诛的法体因为在水晶棺中而不受外力所侵,但几次爆炸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让他的遗体分崩离析,最后彻底湮灭于这个尘世之中。”

    毕真真沉思着说道:“这个人应该是与天诛为敌的正教中人吧,他们设计把天诛困在了这里,让她在无路可去之下自爆元婴,可惜自己还是要为之陪葬。”

    顾颜点点头,“万年前的大战,我们都不甚明了,只听说正教中也死了七八个元婴以上的修士,但作为只差一步就能够迈入化神之境的大魔尊,她的境界已经到了惊世骇俗之境,他们这些人,是用什么方法才把她困在这里,让她不得不以自爆元婴来自我了断呢?”

    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如果是这样,此处不应该只有一个人的残骸才是啊,至少也应该有七八个人才对,难道他们那些人死了之后,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天诛在临死前所刻的这些文字,又究竟是什么意思?”

    毕真真说道:“万年以前的事情,我们没有亲见,除非起当事人于地下,有些事情可能永远也想不通了。这些文字,大概是天诛临死前想到了什么,想要留给她的后来人吧?”

    诸莺笑道:“可惜这些文字,万年以来也没人看到,倒是我们有幸能够做它的第一批观者,大概她在临死之前,根本没有来得及留下线索给后人吧?”

    顾颜站在那里默然不语,她有着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似乎她与远在万年前的人,有着一种穿越时空的联系,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十分的玄妙,像是在一瞬间堪破了天人之境一样。

    她忽然间想到,为何自己会被摄到此处来,不正是因为朱颜镜的变化么,或许就是因为朱颜镜最后一击的发动,触动了这个空间中的某一处灵机,天朱镜与朱颜镜,一定存在着某种莫名的联系,那么是不是说,天诛在临死之前,将自己最后的一楼神魂,留在了天朱镜上,冥冥之中,有人指引着自己,让她一定要到这个地方来

    她默默的扬起头,是你么,万载之前的你,选择了自己,选择了一个与己身毫无关系的人,来做最后的使者,传递她留在世上的最后一丝讯息?

    她的眼前又回想起那个凄婉的女子,在最后一舞倾城之后,便委于尘埃,只留给后人一个哀伤的背影,那么惊世骇俗的天诛大魔尊,又是有着怎样的伤心往事呢,才能够让她做出那惊人一舞?

    直到来到了这里,见到了天诛的法体,她似乎才真正的理解了朱颜镜那些法诀后面的那重境界,天地沦乱,阴阳倒转,混沌失衡。

    她低声的喃喃念道:“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

    悬在空中的朱颜镜忽然间放出了玄光,无尽的光芒照得每一个人都睁不开眼,天空中出出了一个巨大的人影,似乎是一个女子,她眉目如画,凌厉而锋锐,眉如青黛,目若远山一般的望着远方,向着顾颜微微一笑,便翩然而去。而面前那座巨大的山岩,居然开始飞快的碎裂起来。

    上面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纹,随即便传来“咔嚓咔嚓”的响声,山岩飞快的破碎,变成了一块块拳头大的碎石,又飞快的没入地面,似乎只是一转眼的功夫,整块的山岩便分崩离析,只留下中间那一座硕大无比的水晶棺。

    所有人都觉得眼前花了一下,似乎静静躺在石棺中的那个女子,居然发出了一丝微笑,然后整个水晶棺就向上升去,朱颜镜悬在空中的光芒像一个太阳,水晶棺飞快的没入了这轮光芒之中,然后又慢慢的消失,不见踪影。而天诛临入灭前所刻的这些文字,也就从此湮灭于此,不复见于尘世当中。

    顾颜仍在苦思着,自己应天朱镜的缘法,来到此地,难道说,真的就是天诛最后交付的那个人吗,那么她所刻的文字,究竟又是什么意思?

    里面的文字都易懂,只有玄都二字难解,玄都,是人名,还是一件法宝,或者是某个地名?

    她正沉思着的时候,天空中的朱颜镜光芒忽然黯淡下来,周围的灵气正在迅速的向内收缩,整个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快的收窄,顾颜大叫了一声:“不好”

    她一扬手,朱颜镜就飞快的飞回到了手里,灵气微一催动,十二个兽头如飞一般的轮转了起来,一条条的青气如龙般的喷出,顾颜伸手一扯身后的三女,喝道:“快走”四个人便如飞一般的向外冲去。

    随着向前冲去,顾颜感到她们像是进入了一条狭窄的甬道,而身后留下的是无尽的黑暗,终于见到了光亮,等她们飞快的冲出去时,也见到了身后爆起了一团白光,轰然作响,无数的烟尘在天空中飘散,像是整个天空大地都坍塌下来,那个因为元婴自爆而形成的空间之眼,最后还是塌陷了

    顾颜长叹了一声,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融天岭的土地上,当天诛的法体最后塌陷的时候,也就破坏了那个小空间的灵气平衡,外面的灵气压力将那个空间压得彻底的湮灭,她看了一眼手中的朱颜镜,天诛的法体,最后就消失在了朱颜镜的光芒之中。这算是尘归尘,土归土,最后的归宿么?

    众人的心头都涌起了一丝感伤,默然无语。过了良久,诸莺忽然间击了一下额头,“坏了,忘了一件大事”

    几个人愕然的望向她,不知道她想起了什么。诸莺说道:“那一大片山岩啊,可都是灵气汇聚而成的,比起最好的灵石矿脉都要纯净,至少也有几十万块灵石啊,全都湮灭在空间中不见了要是我们能捡回一些来,碧霞宗以后几百年都不用愁了”

    所有人都失笑起来,顾颜笑道:“那些虽然是灵气聚集而成,但是远不如灵石矿脉在地底积压了几百万年那样稳定,随时都有混乱的危险,你会每天带个灵石炸弹在身上到处走么?”

    诸莺吐了吐舌头,不作言语。这时顾颜才发现,自己一行四人,站在了融天岭的东面,抬头看天色,仍是午夜时分,也不知在那个空间里过了多久,这时放眼四周,便可以看到,整个东岭的半个山头都已经被削平了,西岭处依然寂静如恒。

    毕真真这时说道:“都说东岭是魔教的魔尊埋骨之地,西岭是正教中修士法体的驻锡之所,但看样子似乎不像啊,天诛魔尊将自己的法体封存在晶棺之中,是不可能被人收敛去的,看当时战场的样子,怎么也不像后面还会有人来从容的收敛尸骨。”

    顾颜点点头,“其实我们先前忽略了一个问题,为何天诛会葬身于此?这里虽然是有名的古战场之一,但以天诛的实力,她不可能因为几个元婴修士的围攻,就被困于此,被逼得不得不自爆元婴以求同归于尽,这里一定有着什么让她不能舍弃的东西。”

    毕真真点头说道:“这次大战,应该已经是道魔大战的晚期了,魔门当时已经处于了劣势,既然如此,她更不应该轻易的踏入险地,要知道魔门七大魔尊,死一个就少一个,不像正教中的修士源源不绝。这不像是她们处事的风格。”

    顾颜轻声的念道:“玄都……玄都……”或许这就是解开谜团的钥匙,不过她依然没有摸到其中的玄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