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04章秦家态度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远在古战场的另一端,不知何方,元家、长青宫、积云峰,都看着头顶上的这一切,不过没人想到过,第一面阵旗是由碧霞宗所夺得的。

    但是这也没什么了不起,事实上第一面阵旗得来的总是容易,直到最后的血腥绞杀,才是真正危险的时刻,一时的胜负,没有人会在意。

    秦家当然也不会例外的加以关注,秦家这次领队的秦重,他脸上浓重的白眉白须,将整个脸都几乎遮蔽起来,只露出如刀刻一般的深深皱纹,一双看上去浑浊而无光的眸子,正抬头望着天空,看着良久。

    他忽然回头问身后的人说道:“封儿,你说这第一面阵旗,会不会就是碧霞宗的那个女娃娃夺来的?”

    在秦重身后站着的,正是秦封,他作为这位老祖师最为宠爱的晚辈弟子,从一进古战场便随侍在侧,另外的两位叔伯,带人去夺第一面阵旗,而他则随祖师在这里,观察着整个战场的形势。

    听到祖师询问,他便躬身答道:“孙儿不知,但她是有这个能力的。”

    秦重笑了笑,“封儿,你父亲作出的决定,你是不是会有怨言?”

    秦封依旧躬身道:“父亲都是为家族考虑,孙儿不敢妄言。”

    秦重笑了笑,他忽然间咳嗽了几声,整个身躯都矮了下来,一连串的咳嗽声让人听了心悸,秦封想上去扶,却又被他阻住,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瓶,从里面倒出几粒碧色的丹丸,一口气的吞进了口里,这才把腰板挺直起来。

    “你父亲是急啊,因为他不知道,我这把老骨头,还能为我们秦家挺多久。事实上你大概不知道,大概在百余年前,我曾经秘密做过结婴的准备。”

    秦封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秦重与元子檀,作为云阳城最厉害的两名高手,就如同是大地的两极,他们互相依存,互相克制,维持着整个云泽的平衡,因此谁也不敢轻易的结婴,但没想到过祖师居然早就做过了结婴的尝试。

    秦重咳嗽了一声,又说道:“但最后我还是胆怯了,我怕一旦失败,秦家将从此踏入万劫不复之境。现在看来,是我输了元家那个小子一筹。他好整不暇的拖着我,就是为了等着我信心全失,最后无法踏入结婴之境。事实上他赢了,这件事已经成为我的心魔,我不得不承认,如果论起结婴的几率,我是胜不过元家小子的。而且他还年轻,他的寿元至少也要比我长上千余年”

    这是秦重第一次与秦封说起秦家的秘辛,也让秦封感到肩上的担子陡然间沉重了起来。他忽然间理解了父亲对于家族的那份肩负与沉重,也明白了他为什么最近会如此的暴躁与急切。

    秦重看到他脸上若有所悟的表情,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因此你父亲近些年来,都在为整个云泽布局,为有一天如果我不在的时候布局。积云峰是其中重要的一环,掌控了积云峰,也就控制了整个东阳郡,这个苍梧大陆与东南之地沟通的要冲之所。澜沧谷之变,让我们看到了控制整个东阳的希望,因此,在这件事情上,他才会不顾及你的意见,一力的支持积云峰的那些人,希望你不要怪你的父亲,就算是他自己的朋友,他也一定会做出这样的决断的。”

    秦封低头道:“孙儿不敢因私情而废公。”只是他心中仍然有些腹诽的说道,“积云峰就真的是一个最好的扶持对象么?”

    秦重笑了笑,像是能够知道他心中所想一样,“只是碧霞宗的那个女娃娃,似乎让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她在云阳城虽然只呆了几天,可做出来的却无一不是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有时我会想,会不会我们没有一个毛头小子的眼力更好?因此,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

    秦封蓦然的抬起头来,惊喜的说道:“祖师的意思是?”

    秦重微笑着点点头,“我想问问你,碧霞宗,是否有归入秦家的可能?我们不会彻底吞并它,而是让它作为秦家的一个分支而存在,她们可以保留自己的地位,但门派的资源,则要归秦家的统一调配。在秦家的体系中,它们会比积云峰低一级,但仍然是秦家的嫡系,也可以得到秦家在资源上的支持。作为回报,我会调解她们与积云峰的纷争,不至于让两派大打出手。这样是否是两全其美之策?”

    秦封大喜的说道:“祖师思虑周全,孙儿不及”他有些激动的在地上踱着圈子,想着顾颜对此事会做什么反应。但不管怎样,秦重的一番话,让他去掉了心头的一块大石。这些天来,他一直在忧心,顾颜在云泽四面树敌,元家、长青宫、积云峰,秦家,所有的势力都在和她作对,她一个芊弱的少女,真的能够抵抗住来自四方的压力?

    而秦重的一番话,则露出了庇护与招揽之意,当然前提是顾颜值得这个决定。而秦封当然相信,顾颜是有这个实力的他站在秦重的面前,目光坚定的说道:“孙儿愿为使者,为祖师前驱”

    秦重满意的点点头,“你去吧,找到她们,将我的决定告诉她,记着要快,否则积云峰会有行动。这件事在古战场事毕之前,总归要有个了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封手书交给他,“我要说的话都写在上面,还有你父亲以家主名义的签押,让她放心。秦家的承诺,什么时候都是作数的。”

    秦封接过来,飞快的一点头,便转身飞入了茫茫的天空之中。

    秦重看着他的背影微叹了口气,这个孙儿,无论资质与天赋,都是他最看好的,可以作为下一代秦家家主的人选,只是他的心思有些重,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多半倒还是为了他。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对,是错?

    远在不知道多少里外的顾颜,自然不会知道这秦家的祖孙两人,为了她有过这样一番对话。她们一行四人,进入古战场已经三天,从第一天夺旗之后,在这三天之内,她们又破了两个阵法,顾颜夺走了三面阵旗,并且在这旗子上,都刻下了自己的神念印记。从第二天开始,天空中的星辰此起彼落,便开始慢慢的多起来,毕真真留心数了一下,至少有数十面旗子,已经被人夺走了。

    不过这也并不稀奇,硕大的一个古战场,面积之广大,远在澜沧谷之上,几百人撒进来,就像是一捧沙子洒进大海一样,连个水花都不起的,传送的时候,也是有意的将众人分开来,现在的这些修士们,大概还都在按照手中的玉版,依次的寻找着阵旗的位置,她们走了三天,一个外面的修士也没遇到。

    但是毕真真并没有放下担心,事实上现在只能算是开胃的小菜而已,等到那些容易破解的阵旗都被瓜分干净的时候,真正的较量才会到来。因此,她在断后的时候,一直很是小心,提防会有人猝不及防的偷袭她们。

    这并非不可能的事情,有些门派会专门的尾随在其它门派的后面,伺机偷袭,以获取自己的战利品,只是这一次与往常不同,阵旗上面烙有修士的神念印记,如果起了抢夺之意,那便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因此毕真真格外的在意。

    顾颜倒是行若无事的样子,她一直牢记着少年时被教导的那句话,每逢大事有静气。到了这种大场面的时候,她反而格外的轻松。在路上,甚至还有余暇来指点诸莺与林梓潼的阵法之学。

    在破解了三个阵法并夺走三面阵旗之后,她们也渐渐的离开了古战场的边缘地带,向着中心之处挺进。在第三个阵法的破解上,她们便颇费了一番功夫,林梓潼还受了些伤,最后顾颜出手,才将镇守阵法中心的那只妖兽灭杀掉,然后取走阵眼中所藏的阵旗。等过了那里,她们便觅地休养了几天。

    不过也并没有闲着,顾颜把大家召集起来,商议着下一步的动作。

    毕真真拿出玉版,指着上面的方位说着,“我们已经离开古战场的边缘地带。”她用手指在玉版上画了一个大圈,外围那些星星点点都被划在了圈子之外,而那些星点也被她细心的标上了一个叉,以示这些阵旗都已被人夺走。

    “这些地方,应该就是传送阵刚进入时的地方,阵法都比较容易破解,现在这些门派应该都已经熟悉了古战场的方位,虽然我们看不到他们所处的位置,但也应该像我们一样,开始慢慢的向着中央挺进。”

    她用手又划了一个小圈,“我们现在在这个位置,就在这里,离中心的隐云泽,还有好大的一段距离。”

    隐云泽是整个古战场的中心,也是当年道魔大战中云泽最激烈一战的所在地,数十名元婴修士在那里殒落,死伤的其它修士不计其数,杀气盈野,血光冲天。这也是古战场的出口,所有的修士必须要到那里,才可能从古战场中被传送出去,否则会永远被封在这里,一直等到下一次大比在古战场的召开。

    顾颜看着玉版,微微的点头,“从这里到隐云泽,阵旗至少也有一百几十面,我们只要把它们都夺过来,也就不需要再去地方了。”

    毕真真笑道:“哪有那么容易,别的门派也会来和我们抢的。我们总不可能把这些全都包圆了呀。”

    顾颜淡淡的笑道:“那就抢他们的”

    林梓潼与诸莺攥着拳头说道:“抢他们的”几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兴奋的光芒,不像是女修士,倒像是占山为王的女强盗。

    顾颜笑了笑站起身来,“不是开玩笑,在这里,你不抢他们,他们也会来抢你,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因此绝对不能心软。”

    她仔细的看着玉版,用手按上了其中的一个地方,“下一个目的地,我们就去这里”

    毕真真看着顾颜所指的地方,轻呼了一声,“赤枫林啊,这里可危险得很,听说有极厉害的妖兽盘踞”

    顾颜笑道:“危险一点怕什么,我们可以先把这里危险的地方全都扫了,然后就安心的等着抢别人的旗子,一路抢到隐云泽去”

    她们所要去的目的地,名叫赤枫林,按地图上的标识,那里是有一只六阶妖兽盘踞守卫的,也不知道藏剑山庄的人是怎么把阵旗藏进去的。像这样的地方,在地图上有三四十处的样子,这些地方的阵旗也是最为难夺的,相信大家的目的暂时都没注意到这里,顾颜打得就是火中取栗的主意,自然不会对这些困难有所畏惧。

    在这个秘境之中,为了避免万一,不到必要的时候,大家都没有飞行,只是用着双脚走路,一边走,顾颜一边说道:“赤枫林是整个飘浮在一片水潭上的,那里长年都有毒瘴之气,地底更藏着无数的毒虫毒卵,那只六足蜢是应天地毒瘴之气而生,毒雾极为厉害,你们两个,不要轻举妄动,由我和真真出手对付。”

    赤枫林离她们所处的位置,约有百余里的路程,走了不到半天,就看到前面远远的有一片火红色的林子在望。顾颜低声喝道:“注意脚下,看清方位”

    等到了赤枫林之内,她们就不能再这样高声的说话,以免惊动了林内的那只六足猛,这只妖兽的力量并非很强,但身藏剧毒,而且灵智颇高,极为狡诈,不是一般的手段就能对付得了的。真不知道藏剑山庄的人是如何把阵旗藏到这里面来的。

    正如顾颜所说,整个赤枫林,都是生长在一片沼泽的上面,只有每棵树的根部,深入地底,边上数尺方圆的土地才能站人,其余的地方,踩上一脚就会塌陷下去,落入沼泽之中,顿时便会被里面的毒气所侵袭,毕真真曾听说过千年前韩家有一个弟子,陷入这里之后,再被捞上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了白森森的一层骨架,碜人得很。

    几个人都小心的捡着树边上落脚,大概走了有两个时辰,才走到赤枫林的深处。整个赤枫林的分布,是呈前高后低的倒“品”字形排列,在中间有三棵高入云天的巨树,六足蜢就盘踞在那里。顾颜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们镇定,然后忽然便飞身掠了起来。

    她飞快的升到了数十丈处的高空,左手虚空的向下按去。就像是早已准备好的一样,一个被她捏在掌心处的火球飞快的落下来,在半空中飞快的炸响,无数的火焰向着四周延伸,方圆数里之内顿时就成了一片火海。

    她发动紫罗天火,火灵四散,无数林中的飞鸟怪虫纷纷的惊起,然后在三棵巨树之间,传来了一声怒吼,有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从林中冲了出来,不停的将周围的火焰都吞噬进去。

    那只妖兽的身材足有两丈高,长达四五丈,比一只大象还要大上几圈,身体的两侧各有三足,呈弯曲状,看上去,倒像是放大了无数倍的蚱蜢。头上有着一对尖尖的触角,身体上发出闪亮的黑漆之色,居然不怕那些火焰,它在火海中四处突击着,把周围可见的火焰全都吞噬掉。

    毕真真这时也动了,她手中发出了两条轻盈的飘带,但是却带着极强的韧性,一下子将妖兽绑了个结结实实,然后两条飘带同时飞快的向内收紧。

    妖兽大吼了一声,它忽然间一张口,就有无数条暗黄色的烟雾飞快的喷出来,整个赤枫林内瞬间变得雾蒙蒙的一片。

    林梓潼与诸莺都感到了腥臭无比之气,伸手捂住了鼻子,脑子里顿时就是一昏,心中不禁惊骇起来,这些毒瘴居然这样厉害

    顾颜喝道:“打坐于地,屏神静气”两人依言而行,端坐于行,默运师门心法,在经脉中运行九周天,这才觉得脑中为之一清。

    顾颜这时扬起手,一个又一个的大霹雳不停的打下来,将空中的那些毒瘴震散,毕真真站在边上,只是全神的控制着手中的两条飘带,把妖兽紧紧的缚住,然后她便从怀中取出三道颜色不同的符篆,飞快的印到了妖兽的躯体上。

    妖兽不停的怒吼着,但毕真真的三道符一降,让它觉得周围重若千钧,虽然在自己的地方,却居然无法挪动方位,它的整个身躯不停的晃动着,却始终也脱离不了周围的方寸之地。

    顾颜说道:“整个赤枫林,都系于它的身上,不将它杀死,赤枫林则不能破,阵旗不能得,我要在这里以九嶷鼎来炼它,你们且为我掠阵,此事要耗费七日之功,切记将周围守好,不要让它人侵进。”

    林梓潼与诸莺,分在东西两个方位驻守,若见有敌来袭,便发讯号,毕真真则与顾颜一起,全力的对付这只妖兽。

    顾颜端坐在空中,锦云碟就静静的悬在她的前方,鼎身上的灵禽这时正停在空中,它张着口,一条细微而炽烈的火焰就从口中喷出来,在空中形成了九朵莲花一般大小的火焰,顾颜占着中央的方位,无数的火柱便从空中飞落而下,将那只妖兽牢牢的困在中央,无数的火焰向着它的身躯不停的炙烤着。

    顾颜并没有运用九嶷鼎中的那些妖兽,事实上自从那些妖兽影子开始不断的吞噬其它的东西之后,它们本身的力量也在慢慢的壮大起来,让顾颜有时候都觉得控制不住,在她没有完全掌控这尊九嶷鼎之前,那些不完全受自己控制的东西,还是越少运用的越好,只是运用火灵和九嶷鼎中的混沌元气,她也绝对有信心将这只六足蜢炼化于此,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

    无数的火焰在妖兽的周身飞快的盘旋着,将它的凶焰慢慢的压制下来,随着火焰的炽烈,它的身体上乌黑而油亮的躯壳,开始慢慢的发白,一滴滴黑色的汗液,开始从它的身上向下流淌,落到地面,再飞快的渗入地底,无尽的腥臭之气远远向着四周飘扬。

    正在远处向着这边赶来的秦封,也闻到了这股气息,他向着赤枫林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忽然想道:“小顾不是也在这个方位吗,不是她们不认识路,误打误撞的走到赤枫林,结果被那只妖兽所困住了吧?”

    他与顾颜分别的时间不短,还不知道她现在已经晋阶到了结丹中期,与昔日实力远不能相比,还担心她们会不会被这些妖兽所伤,飞快的赶过来,想着要助她们一臂之力。

    而这时离顾颜进入赤枫林,已经过去了五六天,那只妖兽的躯壳,有一大半已经被炼成了纯白色,这时它也早就不再复先前的凶恶之气,将硕大的头抬起来望着顾颜,可怜兮兮的,想要她饶自己一命。

    而顾颜对此并不为所动,她全神贯注的控制着九嶷鼎,火势被她略微的收了一下,而鼎中的混沌元气则开始喷发出来,青白二气盘旋着落下来,占着阴阳之位,向内倏然间一合,那只妖兽便顿时大声惨叫起来。

    阴阳二气飞快的向着里面收紧,它的全身都在不停的咯吱咯吱作响,顾颜忽然说道:“让我送你一程吧”

    她一扬手,缺月弓出现在她的掌中,一支箭已经搭在了弦上,一张手,归元箭便离弦而出,带着一溜火光,在它的小腹之处炸响,“蓬”的一声爆响,妖兽的小腹之处顿时破开了一个大洞,毕真真叫道:“小心,别毁了妖丹”

    顾颜一笑,伸手向回一招,一股极为轻柔的力量,裹着一个碧绿色,约有鸽蛋大小一样的妖丹,向回飞过来,缓缓落到顾颜的掌中。

    她并不敢用手直接去触碰,这只六足蜢的妖丹带着剧毒,非一般人可以触碰,但却是炼丹时绝佳的材料,她小心的取出一个玉匣,又在里面放了两块玄冰,封住毒气,再将妖丹放进去,然后小心的收入乾坤袋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