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01章同心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毕真真脸色铁青的走出了前厅,也不管周围那些护卫们诧异的眼神,连岳屹都没有搭理,径直走了出去,快步的走回后院的居所。

    她的心中有着难以按捺的激愤之意,也深切的理解了顾颜在以前所说过的话,一个修士要在这乱世中图存,根本不能指望他人的怜悯,一切全都要靠自己

    因此在积云峰与碧霞宗交恶之后,她与蓝湘都极不高兴,但顾颜却只是淡然处之,那时她还在心中告诉自己,要学习顾颜的冷静与恬淡。但现在毕真真发现,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冷静不起来了

    弱肉强食,果然是这个修仙界中最深刻的真理,不错,碧霞宗虽然正在上升之期,但只要露出了颓势,那么原来还算得上盟友的积云峰,就撕破了脸,恶狠狠的咬上来,要在碧霞宗的身上,添一道最深的伤口。

    如果是韩、谭两家,甚至其它的门派,毕真真想着自己大概都不会有这样的愤慨,但顾颜对积云峰却是有过情谊的,而她与南仙子平时也有交情,但这些在利益之下,都变得灰飞烟灭。

    毕真真自然知道,积云峰最觊觎的,还是顾颜亲手所建的那一座灵园,她借着韩千羽留下的布置,整个丹霞山的地势,将天地间灵气都引聚于彼地,再将自己历年所收集的,与碧霞宗原本在卫国栖云山时的积藏,都亲手植入到灵园之中,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年,但气象已现,假以时日,必将成为整个云泽中最大的灵园之一。

    这些事,只有曾经与碧霞宗交好的积云峰才最为清楚,这也是韩、谭两家还没有动作,而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原因。

    毕真真想起了顾颜所说的话:眼界太浅他们的目光,终究只有停留在东阳郡,就算再大,也跳不出云泽的圈子,跳不出秦家的麾下,而秦家也会很乐意支持这个听命的打手。碧霞宗在他们的眼中,便是一个极为弱小可以随意处置的牺牲品。

    当时顾颜曾经说过,碧霞宗总有一天,会让这些人都瞠目结舌,但现在,她却芳踪已杳,毕真真不禁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就算她今天严词的驳斥了对方,但他们真的强势压下来,碧霞宗也没有办法,岳屹又不会直接出手干涉此事。如果转而投奔其它的势力,那么又有什么意义呢?

    毕真真胡思乱想着,才发现已经走到了门前,以纪荃为首,带着诸弟子们,都站在门前等着她,看到她脸上有些失魂落魄的神情,不禁都是一惊,林梓潼先问道:“是有消息了吗?”。

    毕真真摇摇手,“进去再说吧。”等进了堂中,她便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都说出来。

    “我去他**的”纪荃重重的一拍桌子,“这些人还是人吗,趁着这个机会落井下石,老子就算是战死,也不会同意投奔给人家当奴才”

    林梓潼与诸莺等人也都气得脸涨鼓鼓的,显然都没想到积云峰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对她们下手。

    毕真真招招手让她们都坐下,开始也曾激愤不已的她这时已冷静了下来,既然顾颜不在,她身为这里的主事之人,就一定要担起这个责任来,不能够让这些弟子们平白无故的牺牲。

    “你们不用着急,在回来的路上,我已想得很清楚,后天就是大比之期,这件事只要我们硬顶着不同意,积云峰也不会强压我们,毕竟现在就在云阳城里,众目睽睽,他们不会冒这个风险,只是我想问你们一句,你们真的都想清楚了么,要知道,参加大比,可以会很危险,一旦失败的话,那么我还尚好,你们都会被别的门派瓜分,作为奴隶。如果投到积云峰的麾下,但至少可以免去奴籍,不必身为奴身。”

    她说完了,便用沉静的目光看着大家,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纪荃激愤无比,怒气勃发,林梓潼垂目沉思,诸莺鼓着脸气呼呼的,表情不一,但所有人的眼中都有着愤怒与激动的神采。

    过了良久,也没一个人站出来,毕真真缓缓的说道:“如果参加大比的话,死生难料,日后下场也难说,你们真的都想好了吗?”。

    林梓潼站出了一步说道:“就算被积云峰吞并,难道他们能容得我们自成一体,另成一系吗,他们必然会用各种手段,把碧霞宗原本的印记全都抹去,才能更好的占据碧霞宗的基业,那样与奴籍何异?与其如此,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拼一场大不了我们再避回东南去”

    林梓潼虽然性子稳重,轻不有言,但她是甘碧梧的亲传弟子,掌门人不在的时候,她的态度,就代表着原本的碧霞宗,她说出这番话,身后的弟子们都纷纷附和,“不错,大不了干一场”

    “怕什么,光脚不怕穿鞋的”

    “就和他们干了,人死鸟朝天”

    毕真真将手虚按了一下,嘈杂的声音平静下来,“虽然他们没有说,但我觉得这些人应该知道一点事情,阿颜大概是遇到了麻烦,很可能大比之前会回不来,我们要做万全的准备,纪兄便与我一起出战吧,不管怎样,大比之间,我们要做到最好,那样,便没有能够控制我们,我们要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

    她将手伸出来,按到桌上,然后纪荃也伸出手,按在她的手掌上,所有弟子都伸出手来,一起攥得紧紧的,大声说道:“掌控自己的命运”声音激昂清越,震动四方。

    本来要向着院中走来的岳屹,站在门外,听到了这个声音,他略一犹豫,便转身离去,似乎不用再和她们说什么了,一切结果,等大比结束之后,再作计较吧

    当毕真真她们,在无比牵挂着的时候,其实并不知道,顾颜与她们之间的直线距离,大概只不过有几百里罢了。在云阳城东数百里的这个地方,已经完全的被阵法所覆盖起来,顾颜端坐在山谷之中,天空中宝光灿然,光华夺目。无穷的压力正从四面八方纷纷而落。

    顾颜端坐在那里,九嶷鼎悬在她的头顶,无数的混沌元气呈莲花状的向上托去,将天空中所降下的宝光都一一的挡住,但她也只能护住周围数丈方圆的一小片区域,天空中星落如雨,大片大片的星光落下来,将地上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坑。每一片星光,落到那只妖兽的身上,它就会惨嚎一声,本来怒吼着惊天动地的气势就会消退下去一分。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整整五天,在妖兽从地底破禁而出之后,顾颜便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天空中设下禁制,要将这只妖兽重新的困入地底,但也把她一同困在了里面。她有一种感觉,在外面主持阵法的人,似乎是自己所认识的。说不定就是元家的人

    不过看样子,他们似乎只是在针对这只妖兽,而非自己,但是又不急着将妖兽制伏,倒像是要将这只妖兽连同自己,一起困在这里似的。

    如果换成平时,她也不会着急,就算耗个十年八年的都没关系,就当做闭关修行好了,但还有两天就是大比之期了。她在这里,宝光流转,日夜光华如昼,也不知天色明暗,但算起来,现在应该已是亥时将至了,等第二个日出的时候,就是大家要启程进入古战场的时候,然后古战场便会在皇室与藏剑山庄,再加上各大家族门派的关注下,一起关闭,那个时候,就算是她有通天彻地的能力,也无法再行进入了。

    难道元家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要特地把自己迟滞在这里?顾颜苦笑一声,如果是这样,那可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在她看不到的高空之处,元子檀正站在那里,他背负着双手,神情很是淡然的看着下面,不像是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种焦急的模样。

    元限站在他的身边,低声说道:“老祖师,八大法器已经齐聚,为何现在还不开启阵法,将那个女子灭杀于此,然后将妖兽困入地底?”

    元子檀摇了摇头,“还是以困敌为先,这个女人,我现在还不想杀她。”

    元限若有所悟的说道:“祖师是指今天积云峰找上碧霞宗的事?”

    元子檀微微点头,不置可否的说道:“积云峰贪欲过甚了,吃相也未免难看了些,也难得秦家居然支持他。这件事我们不参与,想必她出来,也许会承我们的情……”

    元限说道:“祖师是想借此机会,收服碧霞宗?”

    元子檀道:“这个女人性子倨傲,不是甘居人下的,但碧霞宗却未必啊,她们僻处东阳,总需要在云泽中有一个能够守望相助之辈。再说元家做事,可不像秦家一样喜欢卸磨杀驴。哈”

    他毫不掩饰着对秦家的不屑之意,说道:“但是,要出手,也得等到大比之后,碧霞宗要被人瓜分的时候,那个时候才能显出我元家的本事,也才能让碧霞宗甘心的心悦诚服。”他嘿嘿的冷笑了几声,“积云峰大概以为只有他们才知道灵园的珍贵之处吧,秦家都被他们骗过去了,那几位峰主,并非是没有野心的吧,只不过,似乎是找错了对象……”

    元限在他的身边听着,一句话都不敢说,元子檀这时转过身来说道:“不管怎样,至少还要再困她三天,等大比开始,一切无法挽回的时候再说。另外,不能急着压制妖兽,否则的话,连那个女人也会一并受到压力,如果她觉得无法忍受而反弹,那么我们的禁制可能会承受不住。所以,明晚我便离开,你们在这里主持的人,要千万小心。”

    他这番话是对着元限身边的另外几个人而说,而他们两个,都会前去参加这次的大比。

    那几个人也都是金丹的修为,但对元子檀却是噤若寒蝉,同时应道:“谨遵祖师之命”

    元子檀看了看天色,这时已近子时,“想必积云峰的人,应该已经去过驿馆,与碧霞宗的人谈过了,希望那个主事的小姑娘,不要让我失望。”他的眉头又结了起来,说道,“嘿,算了,如果她们这么轻易就被人压服了,也不配为我元家的对手”

    说完便打了一声唿哨,说道:“走”一道白虹便经天而去。元限与另外的两名修士,也紧跟着他而去。子时已过,再有十六个时候就是大比之期,他们也要回去好好计较一下才行。

    而这时端坐在谷中的顾颜,还茫然不知在驿馆之中,已经发生了一件大事,她这时还在惦记着毕真真等人,想必她们正在为自己忧心吧,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想办法冲出去,不只为了这次大比,为的是碧霞宗和自己的心血

    她站起身来,抬头看着天空,九嶷鼎仍然悬在高空,压力在增强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便维持不变,不再像先前一样的重压下来,而是维持着周围的强度。不远处的那只妖兽不停的怒吼着,它的口中不停的喷出浓重的黑雾,向着四周冲击,然后又被飞快的反弹回来。

    慢慢的,那些黑雾的颜色变得淡起来,那只妖兽的鼻子不停的翕动着,开始吞吐着丝丝的白气,像是有些力竭的模样,顾颜仔细的看着捆住它的那八条石柱,牢牢的深深陷入地下不动。

    那只巨兽看到顾颜的目光,把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瞪着望过来,一副敌视的模样。

    顾颜笑了笑,又转回去,看样子,外面的人是不想放自己出去了,那么不得不用开始所想到的那个方法,只是还需要做一些准备才好……

    一天的时光便这样匆匆的过去,离大比只有不到六个时辰的时间了,云阳城内一片寂静,包括皇室和元、秦两家在内,谁也没有要生起波澜的意思,人人都在为大比做着准备,似乎真的是一片平静。

    积云峰的人也没有再来,他们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看碧霞宗的笑话了,或许他们是有另外的打算,还是准备在秦家的支持下,于大比之后,直接接手碧霞宗的分割?

    而毕真真在这个时候,也放弃了顾颜会突然回来的幻想,她如今诸弟子誓师,以极为悲壮的气氛,准备踏上这次大比的旅程。

    夜色俱寂,似乎一切都平静如恒,所有人都等待着大比的来临,但在云阳城外的山谷之中,顾颜却开始动作了起来。

    她站起身来,手指向上一指,飞快的划动了几个符印,九嶷鼎的混沌元气便自行的膨胀起来,将周围的究竟全都挡住,然后她便缓缓的走过来,走到那只妖兽的近前。

    妖兽瞪大着眼睛望着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全是凶性,顾颜并不惧怕,她伸出手来,轻轻的抚向它的额头。

    妖兽怒吼了几声,但顾颜的手上似乎带着难以名状的力量,让它无法反抗,顾颜淡淡的说道:“我为你斩去石柱,放你出去,可好?”

    妖兽像是听懂了这番话,它收敛去了凶恶的目光,又低吼了几声,像是表示着不相信的样子。

    顾颜微微的一笑,她忽然间将手一擎,人已经掠在了半空,一柄数丈长的紫刃出现在了掌中,对准石柱的根部,一刀便斩了下去。

    同时她的右手已握住一杆丈余的长枪,在一刀斩下之后,右手长枪毫不停留的跟进直刺,枪尖抖动,刹那间已刺了石柱达百余击,但那根石柱却仍然在地上牢牢的矗立不动。

    妖兽吼叫了几声,像是对顾颜这种攻击,很是不屑的样子,如果这样就能够破掉石柱的话,我还会在这里被困几十年吗?

    顾颜的脸色不变,似乎早有预料的一样,紫罗天火与冰灵焰,两种不同属性的灵力沿着石柱飞快的绵延下去,同时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果然如此,这是九龙锁珠的隐阵,只需要找出它的阵眼所在”

    她长啸了一声,飞身而起,双手连扬,数百丈长的金光雷火倾泻而下,八条石柱的所在,瞬间变化成了一片火海。在火焰飞腾之中,隐隐的有八条火龙的影子,在若隐若现,它们都在火海之中飞腾,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顾颜这时抬头看了一下天,虽然天空中宝光灿然,看不到外头的星空,但她估量着子时已经到了,也是太阴之力最盛的时候,缺月弓已经无声的出现在她的手中,三支归元箭同时搭在了弦上,看准了方位,对着火海之中,一箭便射了出去

    三支长箭,无声无息的没入了火海之中,紧接着地底便传来了一声闷响,似乎有一种无比巨大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火海整个都翻腾起来,向着四周炸响,无数道的洪流向着四周激射,八条火龙飞腾着向外逃去,地下陷了一个硕大的无比的深坑,有一条金龙的火龙,横躺在地底之下,它的头、腰、尾三处,被三支长箭死死的钉住,发出长长的嘶鸣与哀嚎。

    而本来坚固无比的八根石柱,这时开始飞快的摇动了起来

    顾颜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她预想的果然不错,这八根石柱镇于地底,用的却是“九龙锁珠”之势,布阵之人的手法精巧,用的是显中现隐之术

    他将八根石柱故意露于其外,让人误以为这是八门金锁之势,但实际上却是暗藏着的九龙锁珠,只是第九条龙被隐藏于地底,但那里却才是真正的阵眼。

    隐去的阵眼随着八根石柱不停的轮换,让这只妖兽永远也找不到阵眼所在的方位,因此就算它用再多的力量,始终无法破去九龙锁珠的束缚,但顾颜却在子时,月上中天之际,以太阴之力,强行的刺破了阵眼,并将第九条龙困于地底深渊之处,九龙锁珠不能再度流转,生死之间发生转换,阵法顿时便被锁死。

    而那八根石柱的根基也因此而大损,顾颜这时又擎刀在手,重重的一刀斩去,石柱的根部顿时猛烈的摇动起来。

    不用顾颜吩咐,那只妖兽也窥到了时机已到,大声的怒吼着,全身每一片鳞甲都摇动起来,七窍中喷出了猛烈的火焰,身躯向上拔起,八根石柱都被它引得晃动起来。顾颜这时一刀斩去,第一根石柱就“咔”的一声断裂开来

    妖兽兴奋的吼叫起来,声音惊天彻地,顾颜这时才开启了混沌空间,喝道:“小姜,出来”

    小姜应声的出现在她的肩头之上,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着,顾颜抬手向着空中一指,小姜顿时会意,它的小身子飞腾在空中,两只眼睛如电一般的射出了紫金色的光华,空中的五色玄光顿时无声而破。

    顾颜早就有破去五色玄光脱身的法子,但她顾及外面那些修士的围攻,所以一直没有轻动,直到现在找到了破去妖兽禁制的法子,她才带着这只妖兽,一起脱身而出。

    天上的五色玄光破去,她回身向着地面上挥刀斩来,剩余的七根石柱,本来便已被妖兽带着摇摇欲动,被她一刀刀斩去,顿时根根断裂,妖兽大声的怒吼着,也不顾及身上还有无数条的锁链未除,庞大如小山一般的身躯飞腾而上,转眼间就冲出了五色玄光的笼罩,一起冲上天去。

    外面的人这时已经无比的惊慌失措起来,他们大声的奔走呼号着,喝道:“妖兽出困了,快去禀报老祖师”

    “先把那女人擒下来,她有破禁的法子”

    “用八大法器镇住它,妖兽身上的锁链还没有掉”

    顾颜首当其冲的冲出来,就看到外面一片大乱,狼奔豕突,只是在最高空站着三名结丹中期的修士,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件用来布阵的法器,对于下面的乱象并不理,看到顾颜出来,就举起手中的法器当头砸下来。周围云气四动,无边的压力向着中央聚拢而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