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93章炼器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杨真猜得不错,顾颜的心中确实有些怒意,她对积云峰的这些人有些失望,这些人胆子太小,太没有担当眼光就只放在一个东阳郡,无论用什么心机,怎么样的精巧算计,终究跳不出这个圈子。因此他们才对以前的情谊妄顾,随利益而动。

    但是,所谓的权谋心计,从来都只是在一个小圈子内才会有用,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再怎么样机变的权谋,也会被毫不留情的碾成碎粉顾颜微低着双眉,在双方还礼已毕之后,便头也不回的转过去,心中说道:是你们放弃了这次机会。从此以后,只怕双方相见,要形如陌路。

    她转过头去,便冷冷的看着韩庭栋,“这位想必是韩族长,不知方才我未至之时,是阁下在说什么?”她一落入中堂,便先施展雷霆手段,将惊天图施放出来,举手间便将韩庭栋的一击破去,已收先声夺人之效,现在咄咄逼人的说话,韩庭栋气势已颓,居然无法反驳。

    坐在一边的谭子云轻咳了一声,说道:“大家只是在商议,顾仙子失陷于澜沧谷之后,碧霞宗是否还值得派这么多人上京而已,顾仙子既然脱险,那自然是件喜事,有些小小争执,也不足为意,何必为此而伤了和气?”

    他随口的几句话,欲将刚才的风波轻描淡写般的揭过,顾颜却不吃他这一套,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可商议出了什么结果?”

    谭子云并没有体会到她冷淡的语气,犹自的说道:“大家都觉得,碧霞宗自澜沧谷一役之后,实力受损,顾仙子刚从谷中而出,也不知道是否受伤,大比之期将近,大家都向郡守进言,还是求稳妥些,做些调整得好……”

    他的话正说到一半,忽然感到有些难以为继,对面有一波一波的杀气不停的拍击到他的身上来,他这才猛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女子,虽然只是一袭青衣的站在庭中,但整个人却锐气十足,如同一柄出鞘般的利剑一样,似乎转眼之间就能够将自己撕成碎片

    他这时才猛省过来,不禁震惊得站起身来,用手指着顾颜,惊呼道:“你……你居然晋阶了?”

    顾颜来到苍梧,也不是全无名气,至少在卫国就有些小小名声,大家也都知道她结丹只有数年,这么快就能够晋阶结丹中期,那可以说是千年都罕见的天才

    顾颜微微的一笑,流露出来的杀气忽然又收敛回去,自从她晋阶结丹中期之后,便可以随心意收放自如,在未结丹之前,她整个人锐气十足,就如同出鞘的利剑,但在结丹之后,反而变得更加内敛起来,如古井深潭深不可测,现在于再度晋阶之后,则变得能发能收,随意自如起来。虽然韩庭栋也是结丹中期已臻顶峰的修士,只差一只脚便可以迈入结丹后期,但顾颜站在这里,凭着自己强大的神念,居然能够压制得他没有反抗之心。

    一直坐在中间未说话的岳屹这时终于开口,“既然顾仙子已归来,我想先前之事,已无必要再议,大家可皆散去,仍按先前的名额定数,下月初十在此地汇集,同上云阳城”

    郡守岳屹一锤定音,众人便都无反对之情,起身应是,然后便各自散去。胡致元跟着谭、韩两家一起走,在他走出门的时候,颇有余悸的回头向着顾颜望了一眼,那天在澜沧谷中,顾颜挥手用旗门将他定住,自己根本无还手之力,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现在她又晋阶成功归来,想要自己的小命,还不只是弹指间的事情?他紧跟着韩庭栋与谭子云,不敢有寸步离开。

    顾颜倒没心思去管这种小角色,事实上这件事情的结局,从她成功出谷归来的那一刻就已注定。无论做什么样的口舌之争,最后终究还是要实力说话。如果顾颜没有出谷,或者出谷归来却身受重伤的话,那么在积云峰没有出力硬挺的情况下,结局可想而知。

    但现在她成功晋阶归来,而毕真真也伤愈出关,碧霞宗的实力更胜从前,顾颜又得澜沧谷中那些修士们归心,就算韩、谭两家要逆流而动,为了东阳郡的大局着想,岳屹也会从中调解,强行压制着他们,不让他们会有异议。

    南机子与杨真黯然而去,在他们的心中,日后东阳郡的形势,比起先前四分天下,三足鼎立来,似乎要更加复杂。碧霞宗的异军突起,必然为日后的形势变化,增添了一个极大的变数。

    顾颜倒没有想这么多,她现在眼光已经不放在东阳郡,而是看去了云阳城,甚至整个云泽,整个苍梧大陆去了。

    当顾颜等人回到碧霞宗山门的时候,身边还带了一名不速之客,正是纪荃。他在见到了顾颜之后,就死心塌地的决定要拜入碧霞宗,作一名外门的长老。反正他的弟子也死了,门派也散了,孤然一身,了无牵挂,本来想做一个散修,啸傲山林,但是偏又得罪了东阳郡的两大势力,而且他对积云峰颇有恶言,积云峰也不会庇护他,想着要远走东南去的,但顾颜在此时回来,他觉得与顾颜的性子相投,索性就要求加入碧霞宗。

    这个要求倒是让整个碧霞宗上下都颇为诧异。当年碧灵仙子以女修之身开宗立派,整个碧霞宗上下,都是以女性的修士为主,男修虽然也有,但只占一小部分,这么多年来,也极少有男子修士能够结丹并且晋位为长老的,外门长老就更是一个没有了。因此甘碧梧对此事也颇费思量。

    顾颜倒是看得很开,碧霞宗走出东南,进入苍梧大陆,必然要有海纳百川的胸怀,接纳一个外门长老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纪荃是真心的投奔,那么该他的福利,与他所应做的事情,自然也都少不了。而且像他这种无门无派的修士,也是各个中小门派所要争抢的对象。如果去了东南哪个家族,一个长老之位也是跑不了的。

    再说她很喜欢纪荃的性子,让她颇想起在归墟海之时的那种豪气,反正碧霞宗里男弟子不多,加一个有什么不可以,将来也可以算是碧霞宗的一支,毕竟他们不能总是收女弟子的吧?

    于是在掌门人和三位长老的商议之下,纪荃加入碧霞宗作为外门长老的事情就算是定了下来,将来他可以修习碧霞宗的功法,然后就可以正式成为碧霞宗的一支,招收弟子,建立山门。

    纪荃也很是高兴,他虽然是结丹修士,但性子粗豪,对那些心计什么的实在弄不来,碧霞宗的人性子都爽利,说话也直来直去,颇得他的胃口。想起积云峰那些人来,他仍有些恨恨的说道:“积云峰的那几个人,真是忘了本,也不想想在澜沧谷里,谁把他们救出来的?”

    顾颜摇摇头说道:“也怪不得他们,作为一个门派,他们行事,也不能完全出自于本心道义,再说,他们也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她微微的叹了口气,“眼界太小了啊。”她只说了这一句话,便住口不言,积云峰这件事就算是揭过去了,日后两个门派,也只是普通的相处关系。

    接下来,大家便开始商议去云阳城的事情,这也是眼下碧霞宗最重要的一件大事。按着先前的商议,碧霞宗可以去四个人,参加云阳城所举行的大比。这四个人中都有规定,结丹期的修士不能超过一半,所以结丹修士要去两人,筑基期的也要去两人。那些少年弟子们,眼中便都露出企盼之情。

    不过顾颜的心中已有定计,说出来大家也都同意。诸莺与林梓潼都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这次又一起去了澜沧谷,表现颇为不错。而且这两人,在原来的丹霞宗与碧霞宗弟子中,都是领头人物,所以大家都无异议。

    剩下的,顾颜自然要去,然后便还差一个人选。她是属意于毕真真的,只是却不好当面说出来,以免伤了蓝湘与纪荃的面子。

    倒是纪荃沉吟了片刻,他刚加入碧霞宗,前面一直没有说话,这时才说道:“我刚结丹的年头不长,以前也没有参加过大比,倒是毕仙子曾有过两次经验,是极合适的人选。”

    蓝湘也说道:“我意亦是如此,不过纪兄也可跟着一同上京,我则坐镇碧霞宗,以御外敌。”

    顾颜也觉得蓝湘的提议好,虽然说只能有四个人参加,但去云阳城的人数则不限,多带些人去,总是有备无患,蓝湘心细,让她与甘碧梧在这里留守,传授诸弟子,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她转过头,看向毕真真,“你意如何?”

    毕真真也知道这样选择最好,她在从灵园中出关之后,又得了顾颜的灵丹相赠,化去体内的毒虫卵,内伤尽去,而且在灵园内潜修的一年中,受地势灵脉的滋养,修为更有进益,在三人之中,她的修为其实是最高的,所以也算是当仁不让的人选。她也不矫情,盈盈站起身来说道:“既然诸位都推举真真,那必不付所托。”

    顾颜笑道:“那这件事就算是定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要事办。”

    蓝湘奇道:“什么事?”

    顾颜看到诸莺与林梓潼脸上欲言又止的期待表情,便笑着说道:“我在澜沧谷时曾说过,等归来之后,要开炉炼器,为每一名筑基成功的弟子,都炼制一件中品以上的法器”

    她这句话一出口,周围顿时欢腾起来。碧霞宗草创,一切简陋,长老们商议的时候,也不禁止弟子在一边旁听,除了那些入门未久的,碧霞宗内倒有一大半弟子在这里,听到之后,全都满心喜悦起来。

    要知道,碧霞宗自从数百年前因一场变故凋零之后,这些年日子都颇为难过,像林梓潼身为掌门人的爱徒,在筑基之后,仍然没能够寻找趁手的法器,只能拿以前的灵器将就用,其它的弟子更不要说了,当年卫青想要一件好用的灵器,还得自己去赚灵石,然后再到坊市中去寻,至于以前的丹霞宗,那便更不用提了,比碧霞宗还惨。

    这也是为什么积云峰没有下死力来维护碧霞宗的原因,毕竟这样一个小小的门派,在他们看来,实在是没有多大的价值,远远不值得自己牺牲本门的气运去赌。

    顾颜看到那些弟子们都欢呼起来,微笑着站起身,张开双手,说道:“我知道我们是外来者,从东南荒僻之地来到这里,那些人都看不起我们,认为我们没有底蕴,没有积累,不可能成势,处处受人欺压。但你们觉得,真是如此吗?”。

    “不是不是”诸弟子同声大呼着,更有些男弟子向地下唾着唾沫,喊道:“去他**的蛋”

    顾颜微笑着说道:“因此,我们至少在心中要存一口气,我们既然来到苍梧,心思就不应该束在这小小的东阳郡,为什么碧霞宗不能走向中原,与大派们争锋,暂时的弱小并不可怕,但心中应永存志高远,否则,焉能与鸿鹄争锋?”

    她高高的举起双臂,经久不落,所有的弟子们都随着她的声音而欢呼,久久不息。

    从第二天开始,顾颜便闭关一个月,以求在大比之前,能够先炼制出一炉成品。想要一一下子炼制几十上百件法器,那无疑是奢望,以她现在的炼器水准,能够有一半成品,已经算是难得了。因此在与甘碧梧和阳长老等人商议后,决定只炼制十七件,由掌门人及诸位长老联合决断分配,这其中有两件,是特地为诸莺与林梓潼炼制的,为了她们在进京大比之前,能够尽快熟悉自己的法器,顾颜还特地把她们找来,为她们对于法器的要求,量身订作。

    两女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意思,想到以前拼命的赚取灵石,都找不到一件合用的法器,想起来真是天渊之别。这才感觉到门派中有一位炼器师的好处。

    另外顾颜还特别的为默言炼制了一件灵器,她已经稳步的提升到炼气四五层的程度,顾颜不想让她太早筑基,还是要先将根基打得牢固,现在有一件趁手的灵器,至少可以用上几年。

    这一个月中,她潜心闭关于灵园之内,只是间或的出来与诸莺和林梓潼交换意见,然后便又进去。

    这一次炼器,她将自己得自于归墟海中,那些对自己来说已经无用的材料,尽数都拿了出来,甘碧梧也将碧霞宗这些年的积藏贡献出来,然后她便开启九嶷鼎,开炉炼器。

    顾颜以前也有过不少次炼器的经验,那尊于归墟中损毁的九叶莲花台,也是她自己用紫炎晶配合着法相神刀炼制出来的,不过以她的水准,暂时还只能到炼制法器的程度。但这次有了先前的经验,再加上材料丰富,怕是不论哪个门派或家族,也不会慷慨的拿出这么多材料来供炼器师练手挥霍。

    好在这些东西都是顾颜自己的,得来也易,还有不少是从澜沧谷里那只妖兽的洞穴中所取,她自然不会眨一下眼睛,只是甘碧梧在看到之后,还是惋惜了半天,后来好一阵子,看着顾颜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让顾颜颇有一种败家子的感觉。

    她以九嶷鼎炼器,丹火随心所欲,比起先前,更收事半功倍之效,只用了二十七天,她便大功告成,宣布出关,比先前所预想的还少了三天。

    当顾颜打开石室,请诸人进去的时候,她们便看到在中央的石台之上,静静的躺着十七件法器,形状各异,有的宝光灿然,光彩夺目,有的则黯淡无华,深沉内敛,但看上去却都不凡。顾颜拿起一柄长不盈尺的青色短剑,塞到林梓潼的手里,笑道:“你看看如何?”

    林梓潼欣喜的接过来,淡青色的剑身,剑刃只有窄窄两指窄,晶莹而澄静,里面似乎有一汪碧水在缓缓流动,她将剑柄握在手中,就能够感应到里面的灵气与自己心灵相通,互相契合。

    顾颜微笑着说道:“此剑以大雪山之底的冥灵石为根本淬炼,辅以青凤鸟的血液,正好适合你水灵根的特性,此剑可名为‘青冥’”

    林梓潼欢喜的点着头,顾颜在此剑上费了不少心思,也是她炼制的极为满意的作品之一,在法器中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上品,比起碧霞宗原来不少筑基期的长老所用的法器品质还要好些,也难怪林梓潼会欢喜无限。

    送给诸莺的,是一对雕着龙凤纹的玉环,可分可合,合拢时有两片云光,兼具攻防两端的法器妙用,还可以做飞行时的法器使用,巧手妙思,让诸莺爱不释手。顾颜在炼制的时候,曾经和她商议过不少次,也是花了极多的心思,才将这件法器炼制出来。毕真真笑着说道:“还不上前拜谢?”

    诸莺盈盈的拜倒,“多谢师叔费心”

    顾颜微笑着将她扶起来,又将剩余的十五件,都交给甘碧梧和蓝湘,由她们再进行分配。原来丹霞本宗的弟子,除了诸莺之外,还没有一个能够到筑基期的,自然也不在这次分配的范围之内。

    等这些法器都炼制完成之后,离上京的日子便也不远了。按着先前的计议,除了本来要参加大比的四人之外,纪荃与张大年,阳长老等人都跟着随行,一行的队伍也有十几人之多,剩下的则在本宗留守。

    卫青没有捞到一个进京的名额,颇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至于卫昭仪已经闭关潜修去了,准备在这几年就冲击筑基,倒是无暇来参与这件事。

    林梓潼看出他的不快,便安慰他说:“你刚筑基成功,好好的留在山里,稳定一下境界,又着什么急,再说这次炼制的法器,不是也有你的一份?”

    卫青有些懊恼的说道:“话是这样说,但是你们都出去独挡一面了,我还在山里苦苦的窝着,感觉像是被你们越拉越远的样子。”

    顾颜正好走过来,听到他们的说话,笑道:“当年我们初见的时候,还只是在后山草地上闲游的少年,个个无忧无虑,现在却都有各自的追求,我相信有一天,我们都能够找到自己的路,找到自己的追求”

    林梓潼与卫青都兴奋的攥紧了拳头,感觉又像是回到了那个日头偏西的下午,心中充满了欲搏击长空般的豪气。

    顾颜心道:谁说青春年少,就不能壮志凌云?那些小看碧霞宗的人,便应该让他们来看一看,眼前的这番景象

    随即她便哑然失笑,似乎自己已经变得很老的模样?

    等各人拿到法器之后,又用了几天来试炼,使法器与人身心相合,随后启程的日子便也近了,顾颜将众人召集起来,准备启程入京的事情。甘碧梧带着留守的弟子们,在山门处相送,双方拱手作别。顾颜向着甘碧梧微微的行礼,“家中的事情,便辛苦掌门人了。”

    甘碧梧也还礼,“此去云阳,一路艰险,务要保重自己为要,其余事情皆可不论。”

    顾颜微微点头,她又向着留守的人点点头,便唤出锦云碟,与毕真真、纪荃、林梓潼等人一起上去,一行十余人,向着东阳郡而去。

    在东阳郡的郡守府那里,已有一艘硕大的云舟在等待着,岳屹正站在前面,每隔三十年,她是他们这些被派驻于外地的郡守,回京述职的日子。他将带着身后这百余人同行。这百余名修士,也是东阳郡本地修士中的精华所在,他们将争取未来三十年中,整个云泽国在东阳郡投入资源的大小,争取未来三十年东阳郡的气运。

    顾颜到得不算早,也不算晚。看到积云峰的两位峰主都来了,杨真也在,南仙子却不在队伍中。而韩谭两家都是家主亲自领队,队伍里也有不少没见过的生面孔,想来都是家族中的精英人物,三大门派的名额,占了整个东阳郡修士中的半数还多。她与两位赤氏峰主点点头,算是双方不咸不淡的问候。

    又过了一阵子,东阳郡十三派的修士都陆续到齐,岳屹也不多话,他站在云舟之前,喝了一声:“启程”

    众人均将自己的飞行法器与云舟相连,硕大的云舟浩浩荡荡的向前飞去。顾颜看着脚下的云气飞快的掠过,心中也不禁的有些遐想,不是为了能见到旧友,而是在想象着,此去会有如何的大场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