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92章心机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韩谭两家在澜沧谷里的做法,虽然是稳妥之法,但已经尽失各派修士之心,经此一役之后,除了他们嫡系的弟子,那些中小门派的修士,只怕都要归心到顾颜,也就是归心到碧霞宗之下。此消彼长之下,不要说他们,就算是积云峰,大概也压不住顾颜,压不住碧霞宗的崛起之势。因此他们在暗地里怂恿郡守府,关闭禁制,让顾颜在里面生生的困上三十年,也不是什么不可想象之事。

    顾颜问道:“那后来怎样?”

    林梓潼这些日子一直在这里等着,对外面的事了解的便不那么清楚,毕真真柔声说道:“后来还真是出了不少乱子,还好积云峰的诸位道友对我们颇为照顾,但就是这样,掌门人还是要在那里与他们周旋,这件事仍然商议未定呢。”

    顾颜问道:“是什么事情?”

    蓝湘有些生气的说道:“还不是大比的事情,有人说,你这次陷在里面,要借机消减我们碧霞宗的名额,像上次一样,只允许真真带着一名弟子上京”

    她的脸色颇有些潮红,极为愤怒的说出这番话,显然这些天因为此事而受了不少气,顾颜的脸色倒很是平静,“又是韩、谭两家的主意?”

    蓝湘哼道:“不是他们还有谁”

    毕真真说道:“韩谭两家的家主,这次都同时提出了这件事,说是你被陷澜沧谷,至今生死不知,碧霞宗又要留人在此地看守,再加上我受伤未愈,没有必要派太多人去参加京城的大比,不如把这些名额留给其它的门派,这样还能为东阳郡争得更大的风光。”

    “这样啊……”顾颜轻轻的用手指抚着额头,这事想想并不奇怪。虽然元家的阴谋被她在澜沧谷内挫败,但作为云泽国中举足轻重的大家族,他们的影响力无处不在。澜沧谷一战之后,韩、谭两家,迫于形势,也不得不从原来的中立立场,转投于元家的旗帜之下,否则他们在东阳郡将无立锥之地。而现在,因为背后的元家,郡守府也不得不顾忌一下他们的立场。

    她想了想,便问道:“郡守府是什么意见,积云峰那些人呢?”

    毕真真说道:“这些天,都是掌门人在那里,我偶尔会去探一探消息,只是听说郡守府仍语焉不详,似乎还在斟酌,毕竟秦家在这里也有势力,元家还无法一手遮天。而积云峰都是支持我们的,那些中小门派,大半也站在我们这边,只是韩谭两家联手起来的势大,秦家也不能公然站出来支持我们,只凭积云峰一家,还是有些勉强。”

    她虽然没说出未尽之意,但顾颜也可以想守,郡守府必然也清楚了澜沧谷内所发生的事情。现在看来,这位东阳郡守应该是持比较中立的立场,不会偏向于元、秦两家中的一方,只会顺势而为。他这时不做出决断,想必是在等待着自己的消息。如果确定自己殒落在澜沧谷,或者虽然能够生还,却受了重伤,那么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做出打压碧霞宗的决定。如果自己安然而出的话……

    毕真真也是看清了这一点,所以她与蓝湘在见到顾颜安然出谷的时候,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又得知她在谷中晋阶成功,更是意外之喜了。

    毕真真说道:“上次听掌门人说,形势不是太乐观,由于你消失的太久,现在有些人的信心已经开始慢慢动摇,有个别门派有向两个家族靠拢的迹象,如果形势难为的话,只怕积云峰也不会下死力支持我们。离大比之期将近,最迟一个月内,郡守府就要做出决断,所以我们都很担心,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顾颜笑了笑,这是可以想见之事。那些人虽然在当时自己的振臂一呼之下,纷纷归心,但那种凝聚力是极为脆弱的,如果不能够给他们一个强有力的支撑的话,那么用不了多时就会散去。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以强势的形象站出来,然后那些修士,有着当日联手对敌的情谊,自然也会纷纷归拢过来。而且顾颜,也断然不会允许韩谭两家,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的。

    如果按他们的做法,这次碧霞宗上京,九成九会在大比中失败,然后被各门派所瓜分掉,她所初建的灵园,在丹霞山所费的无数心血,难道就这么白费?

    顾颜的容颜渐渐变得冷起来,“走吧,我们就去郡守府看一看”

    她挥手唤出锦云碟,众人一同上去,便向着北方的东阳郡城飞去。

    郡守府在郡城之北,是一片极大的建筑,中堂之中,东阳郡守岳屹端坐其中,两边的人吵得正凶。韩、谭两家的家主,这次都到了。他们与本宗子弟,还有鹤影谭的胡致元,坐在一边,而其余的修士,包括杨真、甘碧梧、卫冷秋,以及那日被顾颜救回来的纪荃等人,都坐在另一边。

    胡致元本来心惊胆战,如果他与展城勾结,要陷害东阳修士们的事情被揭穿出来,那么他绝逃不了人人喊打的下场,可是当他不得不踏出禁制,从澜沧谷里面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众人似乎都像有默契的不提此事一样。后来他想一想,也就明白,元家与展城勾连,本来就是一件见不得光的事情,如果这时候把此事揭破,就会引起云泽国的纷争,如今正逢大比之期,虽然底下斗得暗潮汹涌,但表面上却乱不得,秦家也未必就愿意揭破此事,让云泽国之外的势力有插手的机会。

    只是这件事虽然不摆在明面上来说,但鹤影潭从此却不再为东阳的那些中小门派所提纲,他不得以,只能投入韩谭两家的麾下,为他们做马前卒冲锋陷阵。两边的家主都坐在一边不动,只有他站在这里大声呐喊,“难道我说得不对,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仍然杳无音信,如果她一辈子不出来,难道还要我们在这里等一辈子不成?不说别的,单说维持那个传送阵,就要耗费极大的力气,长此以往,就算是郡守府恐怕也支撑不住吧,难道这些开销,都由你碧霞宗来掏?”

    甘碧梧也在对岸坐着,她眉头深锁,一副忧思的模样。以她的睿智,自然知道,现在的形势已经开始渐渐的偏向于对她们不利的一方,就算是积云峰还站在自己这一边,但只要郡守岳屹的意见发生改变,那么他们就无力回天。现在只能期待着顾颜早日归来,否则的话,他们再有手段,终究也无法与真正的实力相抗。现在的碧霞宗,还是太弱小啊

    胡致元滔滔不绝的话刚说了一半,就有一个汉子冲出来,指着他的面门便说道:“放你**屁”冲出来的正是纪荃,他生得膀大腰圆,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仙风道骨的修士,倒像是街上卖肉的屠户。他那天受伤,被顾颜所救,等伤愈之后,便一心的支持碧霞宗,每次胡致元一说什么,他必定跳出来大力的驳斥。

    这时他正指着胡致元的鼻子痛骂道:“谁都知道你是个没卵子的货色,在这里成天叫唤什么?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谁敢对碧霞宗不利的话,就从我纪荃的身上跨过去”

    胡致元被他唾沫横飞的大骂了一顿,却没法还嘴,他也知道这个纪荃是东阳郡修士中一个颇为另类的人,性子颇有些浑不吝的意思,他是由散修入门,自行修炼然后建立门派的,身后没有家族门派所依,牵挂也少,本来弟子也没几个,这次在澜沧谷里死掉了三个,等于精英弟子丢了一大半,门派实力也大减,胡致元有些恶毒的想着,是不是看上了碧霞宗,想去搭上一腿?

    这时站在那边的卫冷秋说道:“我觉得兹事体大,还是要好好考虑为要。郡守大人,也应该为东阳郡日后着想,不能轻易决断才是。”

    岳屹安然的在堂上坐着,面沉如水,看不清是悲是喜。只是对卫冷秋点头示意,这时一直未动的韩庭栋缓缓的说道:“卫真人说得不错,郡守大人应该问东阳郡的日后着想,碧霞宗如今其势已微,再派他们参加大比的话,于东阳何益?如果这次大丢脸面的话,东阳在云泽十六郡中如何立足?郡守大人务必要考虑清楚”

    端坐在另一边,代表着积云峰来参加此次决议的南仙子脸色顿时就是一冷,韩庭栋身为韩家的家主,东阳郡首屈一指的几名修士之一,以往他只坐在那里如定海神针,从不说话,今天算是要图穷匕现了么?她看了看空荡荡的大门,长叹了一声,情势使然,我也未必能帮你了。

    坐在韩庭栋一边,戴着高冠,身穿奇古道袍,如同方外修士的谭子云也说道:“韩兄所说,极是有理,郡守大人应予以考量。大比之期将近,今天至少要商议个章程出来,再拖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了局?”他的声音渐渐变得冷厉起来,用凌厉的眼神看着对面,“为了区区不值一提的碧霞宗,要搭上东阳郡的未来,这是积云峰一个大派的处事之道吗?”。

    他看都不看甘碧梧一眼,只用凌厉的目光望着南仙子。而南仙子与杨真都低敛着双眉,不置一词。

    甘碧梧在心中轻叹了一声,虽然在澜沧谷一战之后,积云峰得以领袖群伦,将韩谭两家都压在了脚下,但反之,他们也背上了更多的责任,在这一顶大帽子压下来的时候,他们所要考虑的事情便更加的多,不能不顾一切的出来支持碧霞宗,否则郡守岳屹也会压制他们。

    修仙界就是如此的残酷,情谊什么的先放在一边,说到最后,还是要靠实力说话那些受过顾颜恩惠的人,会记着旧情,在碧霞宗落难的时候伸一把手,会帮助他们,但不会押上自己的身家性命,押上一个门派的前程。这就是修仙界的自然法则。事实上这些年,她不是已经早有体会了么,为何现在心中仍有不甘?或许是顾颜的出现,给了她太多惊奇了吧。

    而积云峰现在的处置方式,无疑是合乎这个法则的,甘碧梧想着,如果换成自己在这个位置,大概也会如此做的吧。他们最重要的,还是要巩固本门派在东阳郡的地位。澜沧谷一战,韩谭两家人心已失,这些都被积云峰归拢过来,但如果他们现在不顾一切的支持碧霞宗,很容易被两家抓住痛脚趁机反击,反而把劣势给扳回来。暂时牺牲掉碧霞宗眼前的利益,日后帮助她们,保留山门这块方寸之地,也算是还了情谊了。这才是真正遵循着修仙界的法则啊。

    岳屹平静的看着下面争执的诸人,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各有利益之争,但他作为郡守,必须要有自己的决断。咳嗽了一声,便说道:“诸人既争执不下,仍应理智,若能达成共识,便不用本郡决断……”

    纪荃这时站起身来说道,“反正老子的门派也散了,人也不齐了,管它什么劳什子的鸟事,不管了,索性回深山里去躲个清净”他的门派本来就极小,是十几年前所新建立的,还没有参加过上一次的大比。

    按照云泽国大比的规则,如这种新建的门派,尚未建立起自己的山门洞府,可以不去参加大比,但只要参加的话,那么就要依从大比中的规矩,如果取胜的话,那么可以参加瓜分当地那些失败了门派的洞府或者资源,失败的话,除了弟子要交出去给别的门派之外,也损失不了什么。所以对纪荃来说,大比对他并不像那些大家族大门派一样重要。

    他这时挥手向外便走,胡致元哼道:“你有胆子便走,算是自绝于东阳修仙界”

    纪荃头也不回的说道:“滚你**蛋有胆就让你背后的人出来,用你这个没卵子的货跟老子说?”

    他这番话,是明摆着在打韩庭栋与谭子云的脸了。韩庭栋哼了一声,“纪真人,你这是意有所指吗?”。

    他这两天也是憋得够狠了,本来鼎足三分的形势,却因为一着之失,被积云峰占了气势,他们只能托庇于元家的麾下,才能够求一时之安,这让他心中一直憋着一口气,心里早就不知道把顾颜杀了几千几万次。现在纪荃又当面揭他的疮疤,让他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两只眼睛一瞪,凛冽的目光便向着纪荃射去。

    纪荃站在那里,顿时感觉到杀气冲天,他站在中堂之外,觉得四处都是旷野,却无存身之处,背上像有一支冷箭在指着一样,似乎随时都可能会取走自己的性命。

    他现在伤势未愈,就算是完好之时,也不能与韩庭栋相比,只是不想失了气势,硬挺着不说话。

    韩庭栋哼了一声,他倒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想在这里试探一下积云峰的底线,他们虽然势压东阳郡,但也不会让别的门派一口气都不喘,那样对他们,及他们身后的秦家也不利。他这次突然出手,就是想看看,积云峰会容忍到什么程度。

    南仙子低敛着双眉,不置一词,杨真欲言又止,两位峰主虽然没有亲来,但他们事先曾经商议过,虽然顾颜与他们有私谊,但势关大局,又是秦、元两家相争最烈之时,为大局出发,他们不能将韩、谭两家都斩尽杀绝,逼近过甚,他们所要做的,是争取一切实力派的支持。碧霞宗在关键的时候,并不是不能牺牲他们的利益。至于与顾颜的私谊,在事后出手相助便是了,却不能拿一个门派的气运来赌。

    杨真对此曾有过不同意见,但没拗过三位峰主,他偏头看了一眼南仙子,不知道她对那个女子,心中又是什么感觉呢?

    纪荃便那样站在那里,腰杆挺得极直,杨真咳嗽了一声,便要说话,他们刚才的沉默,只是为了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却不能任凭韩谭两家这样的放纵下去,否则的话,他们在澜沧谷一战中所占来的优势,也就要被让出去了,过犹不及,同样如此。大家都是颇有实力的名门大派,彼此间的刀光剑影,也都是隐藏在笑容晏晏之下的,实在没到撕破脸的那一步。

    韩庭栋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他也试探出了积云峰对此事的态度,知道今天或许能将碧霞宗压制住,但其它的事情大概便无可能了。哼了一声,说道:“纪门主,这次便放过了你,下次记得说话小心些”

    他刚要将所放出的杀气收回来,就听到了一声不大的冷哼,声音虽轻,却好像是一记直击人心魄的声音,让他的心头重重的跳了一下。他忍不住抬起头来,就看到在中堂之外,有一道宝光自天外飞来,追云逐电一般,转眼间就到了中堂之前,一个穿着淡青色衫子的少女,飞快的落下地来,她的脸紧绷着,看上云颇有些不快,只一挥手,也没看到她取出了什么法宝,只是一片云光一卷,本来笼罩在纪荃周围的杀气顿时无影无踪。

    在场中的人同时都是一震,而韩庭栋更是向后退了一步,心头如受重击,他虽然看似漫不经心,但所发出的,却是他积蓄已久的一击,但却被顾颜如此轻易的破去,还转而对他反击,他皱了皱眉,看来对顾颜的实力,还要重新加以评估了。可是,她不是陷在澜沧谷中了吗,怎么还能活着出来,实在该死

    韩庭栋见多识广,虽然那只妖兽,在澜沧谷中的诸人均不认识,但他只听韩宛如一说,就知道那是上古妖兽灵种百足天蟥,这种妖兽在幼虫时,外形看上去有些像蚂蟥,血脉却是传承自上古的七足蜈蚣,是真正的大妖后裔,就算传到现在,血脉只剩下零星的一丝,但其能够吞吐日月精华,天地星力的天赋,仍然非一般的修道士可比,韩庭栋自忖自己一个人是根本无法对付的。他听到顾颜引走百足天蟥,就不禁的松了一口气,想着她被困在澜沧谷中,就算能够搏杀那只妖兽,也会受重伤,只怕没有十几二十年是出不来的。所以才在这里放心大胆的为背后的元家摇旗呐喊。可是没想到这个女子,居然这么快就能从澜沧谷中出来

    顾颜冷冷的站在中堂之前,纪荃正在向她拜谢,被顾颜扶起,她清冷的目光在场中扫视了一周,让每一个接到她目光的人,心头都不自禁的颤了一下。顾颜向纪荃点头示意,然后便快步的走到甘碧梧的身前,说道:“顾颜在澜沧谷中耽搁了,掌门人请勿见怪。”

    甘碧梧本来忧心忡忡,忽然见到顾颜从天而降,狂喜之色几乎按捺不住,不自禁拉着她的手,说道:“回来便好,回来便好”

    这时毕真真与蓝湘等人,才跟着从空中落下,顾颜驾锦云碟飞来,她们虽然全力跟随,但仍然要慢了一丝。

    顾颜再转过头来,向着南仙子与杨真微微点头,“贵派这些天来,对碧霞宗颇有照拂,我在这里谢过了。好在澜沧谷中,大家曾守望相助,也不怕别人说我故意承受恩情。”她向着南仙子与杨真,长身的施礼。

    两个人都起身还礼,杨真的心中不禁长叹一声,顾颜话中深藏的意思,是说你们对碧霞宗有照拂之情,我在澜沧谷中也救过你们,大家就算从此揭过,两不相干可是这么说的话,当年顾颜助他们与元家相斗,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他心中觉得很是惋惜,本来是无比好的一个机会,可以借此与碧霞宗修好,两宗合力,将来便可以屹立于东阳不倒,但是几位峰主行事谨慎,便这样的错过了,以后只怕两派相见,要形同陌路这样一来,积云峰还会有独霸东阳的机会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