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91章上古玄秘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这些禁制的破坏,依顾颜猜想,大半应是那只妖兽的所为,它本身具有着天赋的异能,可以直接借用诸天星力,又有一丝灵智,想自己布置这些禁制,结果却把本来的上古禁制搞得乱七八糟,否则的话,以顾颜的眼力,是绝对看不破这座洞府的。

    一直懒洋洋趴在顾颜肩头上,在刚才大战的时候都没有出力的小姜,这时却突然兴奋了起来,它从顾颜的肩头上跳下来,左顾右盼,向着前面不停的吱吱尖叫。

    顾颜想到吞云兽还有寻宝的异能,不禁笑起来,“怎么,你看到前面有好东西啦?”

    小姜叫了两声,又转头,用牙齿咬着顾颜的衣角,扯着她向前去。顾颜便听着它的,跟着小姜的步伐前行。

    小姜每当走到没有去路的时候,就睁开双眼,紫眶金瞳中发出紫色,照破前面的障碍,这样从地面上蜿蜒而下,走了几个来回,便到了地面下的洞府所在之处。

    第一眼看去,不禁让顾颜有些失望,这里的地方虽大,但却不像是一座洞府的模样,倒像是一座废弃了的灵园,有着不少已经废掉了的灵根,还有大片大片的空地,乱七八糟的堆积着一些皮毛兽骨之类的材料。

    顾颜不禁说道:“这是什么地方,乱七八糟,像个养猪的地方……”她忽然间醒觉过来,这里,应该是以前的修士,豢养灵兽所用的场所

    那些上古的修士,果然是大手笔啊,为了豢养自己的灵兽,就可以布置出这么大的一片地方,还专门种植了如此之多的灵草,那边还有灵泉,只可惜早都已经枯萎了。

    顾颜还是颇为可惜的到那堆灵草的灵根之中去搜捡了一番,看看有没有还未完全枯死的,好收起来,留给自己的灵园用。只是现在的环境,上古灵根根本无法在自然中存活下来,顾颜翻捡了半天,也只找到一些并不算罕见的灵根,估计是以前那些妖兽不屑于去吃的,这才留下来。但她仍然很小心的收进乾坤袋之中。

    周围堆了不少妖兽的皮毛骨骼之类,可能是原本那只妖兽这些年在澜沧谷中所猎杀而搜罗来的,顾颜自然毫不客气的收入囊中,回头为碧霞宗的诸弟子炼器时,这些材料正好可以用来做损耗。

    等做完了这一切,她又重新开始审视起来这个方圆足有数百丈的大室,当年的古修士把它开凿出来,难道就是单纯的要豢养自己的灵兽么?

    她将自己的神念放出来,在禁制几乎被破坏干净之后,也没有什么力量阻碍她的神念在周围自由的游移,在方圆数里之内,除了这一间石室之外,也没有别的建筑了。顾颜不禁皱起眉来,她仔细的审视着这个地方,慢慢的,把目光注视在周围的墙壁上。

    墙壁之上全都长满了厚厚的青苔,不知道几千几万年的岁月沉积,在这里留下了极深的痕迹。顾颜看了半晌,手指一弹,一缕紫焰从指尖上飞出来,落到墙壁之上,然后便“哗”的一下子,蔓延开来。

    那些厚厚的青苔,遇火即燃,没过多久,就被烧了个干净,但并没有刺鼻的味道,只有一股淡淡的馨香之气,十分的好闻。等青苔被焚去之后,墙壁便清晰的露出来,顾颜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天”

    高大的石墙,绵延足有数百丈的墙壁,上面密密麻麻刻着的,全是一幅幅的壁画。各种各样的情景,不一而足。壁画上的内容,与九嶷鼎内壁上所刻的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顾颜也看不出来。

    顾颜仔细的看着这些壁画,慢慢的寻到源头,找到开始的地方。“这似乎是混沌初开?”

    在墙壁上,刻着一团灰濛濛,看不出颜色的气团,几幅连续的壁画,开始让这个气团慢慢的爆裂开来,里面散发出青白两种气体,慢慢的向着四周扩散,等下一幅图再出现,天地星辰已经开始慢慢现形。

    顾颜的心都在嘭嘭的跳起来,这些壁画上所刻的,是在揭示着上古玄秘吗?她曾经听人说过,在上古的时候,专门有一些人,他们于修行上十分淡薄,但却天生就具有超强的灵根,不用刻苦修行也能够达到极为骇人的神勇境界。但他们最喜欢做的事,却是记录这个修仙世界,从古至今的历史与变迁,提示着天地变化的玄秘,然后再将这些事情都记录下来。

    那么,这些壁画,是否是上古时修士所刻的,天地变化玄秘?顾颜屏住了呼吸,一幅接一幅的看下去。

    下面就是阴阳二气在演化成形,清者上升为天,浊者下降为地,然后再依次变化为日月星辰,整个宇宙的轮廓开始出现。

    顾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壁画,一幅幅的画面飞快的从她脑子里闪过,在这一刻,外界的东西全都被她自行的从脑海中摒弃出去,她的脑子里,充斥着她整个神识的,只有这些上古的玄秘,天地间的终极奥义

    小姜在她的身边蹲着,不时抬头看看自己的主人,觉得面前的主人忽然变得陌生了起来,它隐隐的感觉到有莫名的危险要临近,便吱吱的叫起来,又去咬顾颜的衣服,要将她拖走,可是顾颜却全然没有反应。

    如果这时有人在她的边上,就能发现她身上的所产生的异变。她全身的经脉似乎都在一突一突的跳动着,身体上发出灿烂的紫光,周身的窍穴也都开始闪动起来,如果是识阵法的人,就可以看出来,在顾颜身上所闪动着的窍穴,所发出的光彩,正好形成了一副诸天星图

    小姜怎么也拖不动顾颜,被那些光芒所慑,只好不断的向外退去,离开顾颜远远的,这才觉得安全下来,蹲在一个小土堆的上面,眼睛咕噜噜的转着,想着如果主人还像以前一样晕倒的话,要怎么才能将她救起来。

    顾颜对这一切都浑然不觉,随着一幅幅的画面从她的脑海中闪过,她体内沉寂已久的问天录正在激活起来,何者为天,何者为地?天地初开,鸿蒙未判,乾坤万物,始于一元。这才是她所修行的问天录,其中蕴含的最终极奥义啊

    一幅幅的图像飞快的从她的脑海中闪过,在这纵横几百丈的墙壁之中,无数斑驳的图画,在记录着这个世界的沧桑,顾颜仿佛回到了远古,纵览着这个世界的诞生,如沧海桑田一般变化,天地初生,混沌开辟,大地为之分野,山川河系因而成形,混沌之精气,化为天地山川,日月星辰,万物得以生长,人类因而乃存。

    无数的信息在她的脑海中几乎像是要爆炸一样,顾颜还想继续看下去,在万物生长之后,人类又是如何出现,为什么大地终究奉人类为主,人天二界,如何分开,天地间的那些神兽,又都去了哪里,种种的疑团她还想解答,但只看到这里的时候,无数的信息已经爆炸着充斥了她的脑海,全身的经脉在一瞬间鼓荡起来,像是有什么莫名的力量在她的体内被激发。

    顾颜忽然站起身来,纵声长啸,啸声远远的飘扬开去,声传四野。小姜畏缩的把头埋进了肚子下面,九嶷鼎上所伏的那只桀骜不驯的灵禽,这时也深深的将头伏下去,双翅紧缩着,表示着臣服之意。整个澜沧谷内,听到顾颜啸声的所有妖兽,全都拜伏在地周围的壁画被震得簌簌而落,石壁上的岩层,都大块大块的剥落下来。

    啸声久久的回荡在天地之间,良久不停。但顾颜的眼神却开始涣散起来,足有一盏茶的功夫,她忽然间坐倒在地,啸声也同时止歇,然后她便晕倒在地。

    顾颜在昏迷的时候,有着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自己的意识被抽离出躯体之外,在无意识的四处飘离,她甚至有一种“不知此身何来,向何而去”的感慨,似乎自己不再是人间修行界的沧渺一栗,而是抽身于宇宙万物之间,冷眼看着白云苍狗,世态变迁。

    这种人魂分离的感觉,让顾颜感到十分的古怪,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她睁开眼来的时候,她才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仍身处在这个世界之上。

    还没有来得及看周围的情况,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内产生了极大的变化,每一寸的经脉似乎都在突突的跳着,灵气在里面四散冲击,这种感觉让她很是熟悉,莫非是,要晋阶了?

    虽然顾颜在灵园中静修一年之后,已经有要晋阶的心理准备,毕竟虽然离她上次结丹的时间还不到两年,但实际上,在归墟海的时候,她就已经结丹成功,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导致这个过程太漫长了些,直到来到苍梧之后,才在栖云山上以九嶷鼎淬炼金丹而成。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年,但比起一般那些结丹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来的修士,她的基础打得要比他们好得多,这一年多来,在灵园静心潜修,无论是在丹道,还是修炼之道上,都有极大的体悟,顾颜也觉得晋阶是水到渠成之事。她本来想着在这次云阳城之行以后,她便一个人,独自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闭关一段时间,以求突破。可没想到过,晋阶会来得这么快

    顾颜不禁苦笑了一声,大概是这些天,她不停的与人交手,激发了体内混沌空间中的灵气,今天看到这些壁画,又将体内的问天录激发,因此经脉异动,不得不提前晋阶。

    想到这里,她才有时间转头去看墙壁上的壁画,看了一眼,就不禁“啊”的大叫了一声,懊悔不已。

    原来墙壁上的那一幅幅图画,早就已经剥落,山壁上的山岩都大片的掉了个干净,深深的刻在山石上,绵延百丈长的那些壁画,全都剥落得了无痕迹。

    顾颜不禁懊悔不已,这些壁画,她才只看了十分之一都不到啊。她还没有看到这个世界产生的玄秘,看到人类是如何降生的,那些上古大妖,又与当时的人类修士,做了怎样惊天动地的斗争,那些人类又是如何修成仙人,并且将这个世界,硬生生的分成人天两界的。可是现在,这些珍贵的难以计数的壁画,全都在刚才自己的那一啸之中,被震得纷纷剥落,一丝影子也看不见了。

    这时她才看到那尊九嶷鼎静静的躺在身边的地上,小姜就蜷缩在九嶷鼎的边上,眼睛不停的眨啊眨,一副畏缩的模样。而鼎上伏着的那只灵禽,本来十分桀骜不驯的眼神,这时也开始变得温顺起来,像是已经开始对顾颜表现臣服一样。

    顾颜长吸了一口气,说道:“小姜,你去守着外面,不要让人闯进来”小姜吱吱的叫了两声,便跑到一边去。顾颜盘膝端坐于地,将全部的神念都贯注到自己的金丹之上,这一刻,她澄静空明,万虑不思,任凭着那些图画,自由的从自己的识海中掠过。

    而体内的经脉,开始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顾颜将对体内经脉的束缚全部放开,任凭它们自动,慢慢的,体内的灵气开始不受控制的四处奔涌,顾颜开启了体内的混沌空间,紫金色的灵气便汹涌而出。两种灵气在她的体内互相交织着,一波*的冲击着经脉,无数的力量从四面八方而来,压迫着气海中那个小小的金丹。

    顾颜所修成的金丹,本来就比一般的修士要小而凝炼得多,这次被灵气压得更是越来越小,在气海中不停的翻滚着,好在这一次,并没有上次初结丹时那么痛苦。

    顾颜知道此非一日之功,也不争切,反正这里安全得很,有外面的禁制阻拦,也不会担心有修士会闯进来。至于澜沧谷里的那些妖兽,它们可不会平白无故的闯进这个凶兽的洞府中来,虽然这只凶兽早就被顾颜炼化并收取了妖灵。

    她便这样淬炼着自己的金丹,任凭那些图画在识海中自由的流淌,在每一转的轮回中,都回深着对宇宙万物的体悟。

    有时顾颜也会想:我从何来,身为何身,是否只是天地万物中的一个匆匆过客?在冥冥之中,她似乎有一种感觉,就是她这一系的血脉,曾经在万古之中,留下过自己的印记。只是现在已经湮灭在历史的尘烟当中。而她来到世上的使命,就是要寻找回当年的印记。

    世事变幻,白云苍狗,不知岁月何夕。当顾颜成功的晋阶结丹中期,从那些图画中收回了思绪,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她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只觉得神念比以前又强大了许多,放眼出去,天地间一片清明,似乎能够看到许多平常所没有关注到的细节,每一棵青草,每一丝白云,每一滴露珠,似乎都被赋予了不同的生命,在她的眼中,世间万物各有所依,对天地之道的感悟,似乎比以前又多了一层。

    顾颜挥手招来小姜,笑了笑说道:“这些天,辛苦你了”小姜吱吱的叫了几声,将头往顾颜的怀里蹭着,顾颜从怀里掏出一瓶丹药来,笑道:“这是奖赏你的”

    小姜自从能够在混沌空间里大嚼紫炎晶和紫色灵气之后,对于丹药已经不怎么爱吃了,但是顾颜这瓶丹药,是她仿制上古丹方所炼出来的废品,虽然药性不佳,但里面蕴含着的灵力却非同小可,一般的修士绝不能吃,否则经脉会被撑裂而死,但小姜却视如珍宝一样的抢过去,熟练的用小爪子拨开瓶塞,就倒进嘴里,大快朵颐起来,

    顾颜看它不顾一切的模样,便笑笑,把它丢进混沌空间里去,然后又收起九嶷鼎,又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这间石室。

    有价值的东西已经全被她取走了,剩下都是一些废弃的灵根,和毫无价值的妖兽皮毛骨骼,没什么用处,这里的壁画九成九都剥落了,只剩下零星的一丝,也都是她所看过的。顾颜又看了一会儿,便回过头,毫不留恋的走出去。

    站在洞门之前,她将手一扬,数十丈长的金光雷火便毫不留情的轰击过去,无数的巨大石块簌簌而落,半个山体都塌陷下来。整个洞府被彻底的封闭在山底,除非哪一天地裂山崩,下面的洞府才会有重见天日的时候。这些上古玄秘,顾颜在看过之后,也不想留给后人看,索性便全部将它们封闭起来。

    等做完了这一切,顾颜才想起来,现在离自己与他们分别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天?她闭关晋阶,不知时日之过,也不知道云阳城大比的日子到了没有,是否错过了时间?

    顾颜踏上锦云碟,从高处俯视着澜沧谷,看到一片寂静,便缓缓飞到澜沧谷的中心,然后纵声长啸起来。

    啸声传遍了四野,带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整个澜沧谷都为之震动起来,那些妖兽在其中瑟瑟的发抖,以为又是某只强大的兽王来临。

    顾颜身带着九嶷鼎,与她心血相连之宝,那上面附有妖灵,所以顾颜的啸声,也带着震慑妖兽之气。

    她啸声一起,就感觉到不远处有一个地方的灵气产生了波动,便驾着锦云碟飞过去,发现那里就是第一次开启禁制时,他们进入的地方。

    她落到平地之上,便扬声说道:“此处可有人?碧霞宗修士顾颜在此”

    话音刚落,就看到在朦胧的薄雾之中,有一扇无形的门正从左右分开,然后有一个少女从里面扑了出来,抱住顾颜便大哭起来,“师父我好想你”

    鼻涕眼泪都蹭到顾颜的衣襟上,让她哭笑不得,从外面冲进来的正是默言,比起分别之时,她已经削瘦了许多,清瘦的小脸,衬着愈加清澈的双瞳,显得格外可怜。顾颜笑了笑,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拉起默言的手,从前面踏了出去。这里是东阳郡府专门布置的禁制,可以在澜沧谷与外界自由出入,外面相通的,便是东阳郡的南面的一座山峰。

    顾颜走出去的时候,才看到在山峰之上,林梓潼与诸莺都在不远处站着,她们的眼里全是关切的神情,顾颜笑着示意自己无事,然后便看到蓝湘与毕真真都在身前。

    毕真真长身玉立般的站在那里,伤势似乎已经尽去,顾颜不禁喜道:“你何时出关的,伤势全好了?”

    蓝湘走过来,拍了一下顾颜的肩,苦笑道:“你呀,真是让人担心啊,在澜沧谷里一待就是几个月,把大家的魂都吓掉了”

    顾颜苦笑道:“我也不想的,只是事情赶在这里,也实在没办法……”

    蓝湘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顾颜,“我说你这次出来,看着与往常显得不同,这几个月在里面,原来是晋阶了?”

    顾颜点点头,“觉得机缘到了,便觅地闭关潜修,因此才呆了这么久。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没有误了大比之期吧?”

    蓝湘哼道:“你还记着这件事啊,大比之期是年底,现在还有两个月,倒是还来得及,只是你要再不出来的话,有与没有也没什么分别了。碧梧还在那边跟人扯皮呢”

    顾颜听得一头雾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毕真真才走过来,林梓潼与诸莺都跟在她身边,林梓潼说道:“那天你领着妖兽逃走,南仙子带着我们觅地躲避起来,等过了两天,发现没有动静了,才又出来找,但怎么也找不到你和那只妖兽的踪迹,这时禁制已经开启了,郡守府的人也来问情况,师父和祖师们都赶来。本来郡守府是要将禁制关闭的,可师父她们坚决不肯,南仙子他们也支持,后来郡守府才同意,让我们在这里看守禁制,等着你出来。”

    顾颜微哼了一声,郡守府这件事做得未免让人心冷,这大概也有韩、谭两家在背后出力的缘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