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88章一击必杀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这一句话将顾颜提醒,她笑道:“多谢卫兄”飞身而起,居然飞快的离开了主星位,破空飞去。

    她离星位而去,阵法的重心顿时发生转移,由于顾颜离阵而起,阵法一时居然找不到重心在何处,顾颜低声喝道:“融六而缺一,借六星之位而转”

    在方才的对敌当中,他们所在的星位一直在不停的变换之中,这时忽然间一变,让元限那些人也摸不到头绪,这时顾颜已经当头冲过来,,元限这才察觉出,在她的身上,仍然蕴含着极为浓重的太阴之力

    他的脑海中迅速的回闪过一个念头,惊呼道:“隐星位”

    顾颜并不答,她一张手,缺月弓已经执在手中,三支归元箭上弦,缺月弓为缺月梧桐所化,本身就蕴含着极浓的太阴星力,再加上她身处于七星聚月的主位,太阴之力更是浓重的让人无法直视,手指一松,三支箭便离弦而去。

    还是卫冷秋那一句话将顾颜提醒,无论她自己的手法再如此的精妙,以现在这样一群毫无配合的修士,终究也无法与元限相抗衡,想要取胜的话,就要别出机杼。因此顾颜便决定行险,尝试一下以前从未试过的“隐星”之位。

    阵法本来也有显有隐,幻阵多半为隐阵,里面的阵眼不停变化,还会以各种各样的机巧幻术,遮蔽住阵眼的所在,往往有真假阵眼之分,其中暗藏杀机,破阵者稍一不慎,便会中招。

    而隐星位便是其中的一种,这种法子,将主星位分为一显一隐,到最厉害之时,星位分阴阳二位,可以相互转化,在瞬间化阳为阴,转阴为阳,由一名元婴修士分化元神而镇守之,几乎让人无法看出破绽。

    顾颜当然还没有达到如此境界,但她忽然间化显为隐,让整个阵法中的星位消失的同时,也让对方的攻击失去了方向,而她这时忽然间化为隐星之位,便让整个阵法的方向都发生了依稀,从而直击中宫,一下子就冲到了元限的近前

    两个人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正面的碰撞,这时对面相隔,却只有十数丈之远,元限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到顾颜全力施放的三支归元箭,已经扑面而来。

    他不敢硬接,飞快的向后退去,同时天璇星力大涨,无尽的银光沉重如山岳,向着顾颜当头压过来。

    以星力御太阴之力,本来就是相生相克的事情,三支归元箭被星力一压,前进的势头顿时慢下来,顾颜冷哼道:“破”她身形再度向前欺近,手中的紫刃连挥,以紫罗天火的威势去斩前面的星力,势如破竹,她的身形归随着归元箭,如同一支无形之箭一样,尽管对方的星力汹涌澎湃,却仍然挡不住她,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下子就冲到了元限的身前。

    元限不禁有些恼怒,这个女子实在太大胆她的意思,是要直闯中宫,直擒主将么?就算他为人再谨慎,这时也不禁有了几分恼意。

    顾颜却未想这么多,只是她被卫冷秋一言提醒,在双方僵持之际,必然要出奇兵,打破对方的布置,于是她便令诸人镇守六星位,而她自己则以隐星之位遥控阵法,自己飞身而来,孤身闯阵,要打乱对方阵法的运转。

    元限在一怒之后,也顿时清醒过来,与顾颜的阵眼随意转换不同,他的天璇吞月之阵,阵法之力,全聚在天璇主位之上,只要他这一点被人攻破,那么整个阵法也要随之而瘫痪。因此他才亲自镇守这一最重要的星位。

    顾颜显然也是看破了这一点,以她和下面那些修士的配合,现在已经渐渐的处于劣势,想要扳回来难度极大,但只要顾颜欺身直入,先突破了他这个主星位,那么便足以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之效。

    只是天璇主位,在重重的包围之下,哪有那么容易就被突破的,这个女人,未免自势太高了元限看到她随着归元箭的势子飞快冲入,便避其锋芒,身体也飞快的向后退去,同时双手在空中飞快的划动了令符,指挥着周围六个星位上的同伴,让他们同时过来围拢。

    既然七星聚月的灵力,都聚在顾颜的身上,那么顾颜想要突破他这一点以达到突破全局之效,他也同样可以以天璇吞月之势,将顾颜困在阵法之中,从而将对方的七星聚月之势破掉。

    只要除掉顾颜这个最关键的点,那么整个阵法就会突破,下面的修士便再无抵抗之力。

    攻守之势的互易,形势的转移,本来就不是非此即彼之势,顾颜想要直击中宫以求突破,对方亦可以用同样的手段来反制于她,只看谁能够更胜一筹了。

    元限双手连动,周围的星位不停变化,转眼间七星之位已由外散变为内聚,七道星力同时向着顾颜的身上卷来。

    而顾颜这时已经飞快的欺近了数十丈,其速比元限后退的速度更快,但元限划动星位,在空中已经形成了一道天河,顾颜来势虽疾,但强弩之末,其势不能穿鲁缟,等顾颜冲到元限身前之时,归元箭之势已竭,元限大喝了一声:“吞噬”

    他双手在空中一划,像是在天空中划破了两道口子,无数的星力顿时如天河倒泄一般的汹涌而出,他的身上都散发出耀眼无比的星光,顿时将归元箭压制下来。

    元限的脸色这时变得铁青,他的双手都在微微的颤抖,庞大的星力拼命的压制着身前的三支长箭,虽然归元箭来势已缓,但浓重的太阴之力仍然不停的从上面反噬而来。

    顾颜离元限的身前已不足数丈之远,但眼前磅礴的星力,如同一条天河一样,将整个空间都完全封死,她身上所具的隐星之位,其太阴之力也完全被压制住。

    下面各自镇守星位的修士们,扬起头看去,都发出了惊呼声,看样子,元限以退为进,似乎反而压制住了顾颜,将她困在了天河之中,星力深锁,几乎已无脱困之机。

    这时顾颜忽然朗声笑起来,她低头大声喝道:“镜来”

    早就站在天枢之位上的诸莺与林梓潼大声应声,将手中的朱颜镜飞快的抛上了高空,宝镜在空中飞快的盘旋而起,十二个狰狞的兽头张牙舞爪,在空中大声的发出了怒吼,围拢着中央那一轮满月般的镜面,向上飞快的冲去。好浓重的太阴之力

    元限的天璇吞月之势,已经完全由外发转为内敛,全力的对着被困在内部的顾颜攻击,外面的防护力量几近于无,只是凭着修士本能的力量防护,被朱颜镜上所含的太阴之力,一下子便将阵势冲跨,镜上所发的白光,如经天长虹一般,飞快驰来,落到顾颜的手里。

    元限又惊又怒,他猛然间醒觉,上当了

    顾颜明面里是摆出显隐星位,将隐星位放在自己的身上,直闯中宫,实际是瞒天过海之计,她早就暗中将隐星位的阵眼,寄在了朱颜镜之上,并让自己的两名弟子执法器站在不起眼的角落处,等她将天璇吞月的阵势全都调动起来,并把攻击力都引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朱颜镜已经吸取到了足够的太阴之力,这才猝然发动,一下子就将元限所布的阵势冲跨

    元限开始也没想到顾颜会行如此的险招,照这样说的话,她岂不是一开始就抱着如此的想法?显隐星位,在她手中居然可以如此自如的转换,而她在开始与自己相斗的时候,还要一直遮掩着天枢之位上的隐星位不要被人发现,只凭控阵的手法,居然就与自己相斗了这么久,元限的心中不禁生起了深深的失败感。

    而且她手中那面镜子,究竟是怎样的法宝,居然能够在七星聚月之势下,隐藏那么深的时间,如果换成一般的法宝,早就因为承受不住这样浓重的太阴之力而毁掉了

    无数纷乱的念头在这一刻飞快的涌上来,只是形势已容不得元限有多少思考的时间了,顾颜手拿到朱颜镜,真正的显隐星位便合为一体,两力合流,太阴之力顿时大涨,又是在天璇吞月阵势的内部,形成了反制之势,顿时间主客之位便易主。

    她占据了天璇之位的正中,便等于是客星居于主位,反客为主之势已成,御太阴而驭北斗,顾颜扬起手中的朱颜镜,太阴之力大盛,下面的星位上势头顿起,镇守七个星位的同道,同时大呼而起,聚拢在顾颜的身边,势头一起,便难以遏制,天璇吞月之阵,被顾颜以极为机巧的手法,如摧枯拉朽一般的破掉。

    元限用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他知道阵法败退之势已经难以遏制,但今天元家的人却不能退如果一退,那就代表着积云峰彻底的掌控东阳郡的局势,而元家失地之局便无可避免。元家将超过三分之一的力量都投入到这里,如果失败的话,对整个大计都有难以预料的估量。

    现在在族长和长老们的主持下,于京中的斗争中,元、秦之争,元家已经渐渐的占了上风,如果外围之争毁在自己手里的话,那么元限也没有面目再回去了他紧紧的咬着牙,一丝血迹流下来都浑然不觉,狠狠的说道:“杀就算没有阵势压制,我就不信,我们七人围攻,杀不掉他们”

    作为元家的子弟,本来就有着强大的自信,虽然他们仗着天璇吞月之阵,曾经在云泽中无往而不利,但就算是阵法被破掉,他们的自信也绝不会被打垮,他们仍然有着坚定的信念,元家子弟联手,天下无所惧之

    元限飞快的喝道:“你们三个,在外面挡住他们,七哥,九哥,十五弟,随我进击”他让己方七人中最弱的三个,挡住外面修士们的进击,而他则要以苍鹰搏兔之势,亲自搏杀顾颜。就算是拼着损掉一两人的修为,也要将这个人格杀在当场,否则必成大患

    站在顾颜身边的修士,神情都很振奋,可顾颜却知道事情还远未结束,她虽然破掉了元限的阵法,扳回一城,但凭借己方这些人的实力,这无法与对方七个结丹真人对敌。她低声说道:“我会纠缠住元限和另外两人,其余就看你们的了”

    一直未说话的南仙子点点头,如卫冷秋等人也说道:“今日一战,大家同仇敌忾,合力杀敌”

    顾颜向卫冷秋看了一眼,这个人虽然貌不惊人,但处事果断,人又机敏,实在是值得碧霞宗结交的对象。她语气平和的说道:“诸君今日于此地御敌,也是有缘,便请合力杀敌吧”

    说完这句话,她将手一扬,一柄紫刃出现在掌中,身形便飞快的向前欺近,一刀向着元限斩去。

    元限的掌中,这时已出现了一道形式奇古的玉符,上面刻着盘龙的花纹,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着光华,这一刻,双方没有阵法的遮蔽,只能靠硬碰硬的对敌,每一击,都无异于是生死之战

    玉符在空中发出万道银纹,如同是蜘蛛吐出了无数的长丝,把顾颜从头到脚都围在里面,而另外的三人,包括元七、元九及排行十六的元子檀,他们各执法宝,分三才方位向着顾颜合击。

    元子檀便是顾颜刚一闯阵之时,曾经拦阻过她的那个人,他手中的一对金钺,是攻击神念的至宝,趁着顾颜全力应付元限之时,他双手的金钺不停的连击,声声震人心魄,几乎可以震碎每一个人的耳膜,所有的修士都被他击得目眩神摇。

    诸莺与林梓潼也极为担心,但她们知道自己的实力,虽然焦急,也只是强按下性子在远处望着,而没有过来相助,以她们的水准,就算是过来,多半也是添乱的份儿。

    默言从帐篷里探出头来,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天空,十几名结丹修士在空中大斗法,宝光漫天飞舞,光华冲天而起,直射九霄,几乎耀花了所有人的眼睛。

    顾颜被四名修士围在中间,实力最强的元限,以九龙玉符压制着她,而另外三人则拼了命的向她进击。

    虽然顾颜的锦云碟与朱颜镜,都可以用来防身,但对方无孔不入的攻击,还是让她感到有一丝不适。而且那三人的攻击还不算什么,最让人头疼的还是元限,他手中那面玉符上所发出来的光线,正好将她周围的方位全部卡死,这个人深通阵法之学,最能借地势之利,而那面玉符,似乎刻着一种极为厉害的禁法,却不是她现在能马上破解的。

    千万条的银线,在空中犹如雪蚕吐丝一般,形成了层层的白浪,一重重的压制过来,让顾颜所能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小。

    但是顾颜手中的紫刃虽然不断斩去,每斩一刀,那些银丝便被斩成千千万万缕,被风一吹,化向空中而去。但随之又生出比以前更多的银丝,挥之不尽,斩之不绝。就连紫罗天火也无法将其从根源处焚去。

    而另外的修士们,虽然想过来合力攻击,却被元家的三名修士,牢牢的挡在了外围,虽然他们以六敌三,占据了上风,但对方拼力死战,一时之间,却也无法冲破对方的封锁线到前面来。

    而顾颜似乎已经渐渐的被他们所压制住,她在万条银线的压制之下,所能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几次都险险被元七和元九的一对剑劈中,好在元子檀的那对直接攻击神念的金钺,对她还未起什么作用。

    默言看得很是着急,这个时候,就算是顾颜想脱身,也不行了,元限一定要把她格杀在此地,才能放心。她握紧了拳头,恨不得亲自冲上去,这时一直伏在她肩头上的小姜,忽然吱吱的叫了起来。它扬起头向着天空,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默言这两天和它相处,对小姜的习性很是了解,她知道这个小东西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让它感到兴奋的事情。摸了摸它头上的绒毛,说道:“小家伙,你是想去上面吗?”。

    小姜吱吱的叫了几声,像是对默言称呼她“小家伙”而感到不满,然后把小小的脑袋指着天空,鼻尖不停的翕动着,兴奋的叫了起来。

    默言托起小姜的身子,把它就向着空中抛去,说道:“你去吧,快去,帮师父把那些大坏蛋都赶跑”

    小姜娇小的身子,在空中如一条游鱼一般,变化灵动,飞快的冲出来,其势如电,转眼间就冲到了顾颜的身前,元限在空中所化的千万条银丝,在它的眼中视若无物。小姜的眼睛一睁,两道紫光就从眼眶中射出来,一下子便将身前的重重阻隔破开,然后径直闯到顾颜的怀里。

    顾颜被它飞快闯进来,不禁吓了一跳,拍了一下小姜的脑袋,“你来干什么?”

    小姜有些委屈的向着外面把头晃了一圈,那意思是:我明明是来帮你的

    顾颜不禁笑了起来:“你呀,能帮得到我吗?”。

    小姜吱吱的叫了两声,它忽然从顾颜的怀中挣脱出来,然后返身便向着周围的那千万条银丝冲去。它张开嘴巴,露出两颗小小的,但却闪亮而锋利的牙齿,对着眼前一层层,一重重,如千万道白浪般的银丝,一口便咬了下去。

    顾颜也不禁瞠目结舌起来,包括在场争斗着的所有修士,都把目光投向了这只小小的灵兽,看到小姜肆无忌惮的在无数银丝之间穿行,小小的嘴巴不停蠕动着,尖尖的舌头飞快的吞吐着,那些银丝全都被它吸进了嘴巴,嘴巴一动,就吞下肚去。只是一转眼间,顾颜周围顿时为之一空,数不尽的银丝,全都被小姜吞进了肚子里去

    元限的面色大变,他沉声喝道:“是吞云兽”他手中的这面玉符,叫做九云蟠龙玉符,上刻团龙的花纹,是古修士驾驭云气之宝,本来是用飞行之用的,可以驾驭天地云气之变,流传到他的手里,现在的修士,已经无法再发挥当年古修时代所具有的功能,但元限别出心裁,重新炼制,在上面炼制出千万条蟠云丝,用来围困敌人,妙用无穷。

    但小姜大摇大摆的出来,一转眼就将他所布置下的云丝全都吞噬了一个干净,虽然说吞云有天性吞物之能,但这只吞云兽,可也未必太厉害了吧?就算是子楣真人所豢养的那只,寿命长达数百年,也不一定有这样的威力

    顾颜也有些瞠目结舌,她只知道吞云兽有破除阵法之功,可也没认真想过它的名字,吞云吞云,果然灵兽的名字,无一不是没有原因的。

    小姜将周围的蟠云丝全都吞了一个干净,这才停下来,似乎是吃得撑了,懒洋洋的在那里迈不动步子,顾颜笑了一下,“回去再给你奖励”她一只手拖过小姜,另一只手挥动紫刃,飞快的向前冲去,失去了元限蟠龙丝的压制,她顿时变得如鱼得水起来,紫刃破空而去,转眼间便冲出三名修士的包围圈,向着元限冲来。她知道,元限才是这七人中的头领,只要能伤了他,那么这七人则不攻自溃。

    元限面色冷峻,他的两件法宝全都被顾颜破去,但并非没有抵挡之力,这时他眼角的余光,忽然见到了站在帐篷下面,抬头望着天空,满脸忧色的默言。记得那只吞云兽,就是从这个小姑娘的肩头上飞来。他厉声喝道:“擒住那个小丫头”

    围困顾颜的三人,在顾颜脱围而出的时候,都要掉头向这边飞来,听到元限的话,元子檀顿时从队伍中脱离而出,转头而下,去抓顾颜,这些人平时都在一起对敌,配合娴熟,彼此心意相通,动作奇快。只是一眨眼的工夫,还没等顾颜有所反应的时候,元子檀已经冲下半空。

    顾颜怒道:“你大胆”她没想到对方会对一个无反抗之力的小娃娃动手,人在半途中忽而折向,紫刃脱手飞出,淡紫色的火焰在空中掠出一道长长的痕迹,化作一条绵延数十丈的火蛇,向着元子檀的背心袭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