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87章合力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顾颜毫不迟疑的将自己强大的神念撞击过去。在两个修士的比斗之间,直接用神念攻击,是一件极为危险之事,修士的神念是最为脆弱之物,就算是以顾颜的神念强大,也不敢直接暴露于敌外,但这两个人在猝不及防之下,神念受创,正是全无防护之际,被顾颜直接隔空放出的神念一击,无数纷乱的信息爆炸一般的涌入脑海,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脑中迅速扩散开来,全身一滞,顾颜已经飞快的从他们两个人中间闯了进去。

    元家的七人站定方位,围成一道封锁之线,两个人被突破之后,便让顾颜直闯到里面的包围圈中,顾颜一挥手,淡而无色的紫刃斩去,将两道从天而降的宝光扫荡干净,把被对方宝器重压的杨真,从法宝下面救出来。

    杨真被元家一名修士的长索困住,另一人的刀已经当头斩下,如果不是顾颜拉了他一把,这次就要命丧于此,他惊魂稍定,才向顾颜道谢。

    南仙子护住两名弟子,飞快的移过来,说了一声:“多谢了”

    顾颜点点头,她站在山岩上,扬起头,看着上面七个蒙着脸的修士,扬声说道:“诸位,今日是非要与我们为难么?”

    站在中间的那个人,看身形,依稀就像是顾颜在子午岭曾经遇到过的元限,顾颜曾经听杨真说起过,元限在元家同辈子弟中排行第十三,天资之高,与元家当代的家主不差,在结丹之后,就负责元家在云泽国中的外务,元家大部分力量都听他的调遣。

    这时元限也开口,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沉涩而嘶哑,“顾道友,一定要与在下为难吗?”。

    顾颜淡淡的说道:“你在这里生事,我便不能不管。”她冷冷的看了身后的那些修士们一眼,“你视东阳郡的修士为无物,岂知这里没有英杰?”

    她这一番话,让后面的有些修士颇感自惭,当时便有人站出来大声说道:“不错,我们东阳郡的修士们,应当团结起来,否则的话,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们?”

    韩宛如与谭子澄都默然的不作声,他们都是一大家族中主事的几人之一,思虑深沉,自然不会被顾颜几句热血的话所刺激,但看到下面的修士们群情汹涌,心中也不禁讶然,这个女子,似乎天生就有种领袖气质啊。他们自然不会想到,当年顾颜一个人在归墟海,振臂一呼,便将所有的散修都号召起来,一起抵御天音阁的进击,比起那时候来,现在的场面,也实在是不算什么。

    元限冷冷的说道:“那我倒要看看,那些人会不会冒着杀头的危险,来与你联手?”他冷哼了一声,“杀死此女,生死不论”

    元限作为元家主外事的人,论地位仅在族长与几位长老之下,有一双极毒的眼睛,处事极为狠辣果断,转瞬间他便看出来,虽然下面的修士已经被他们的手段弄得人心惶惶,但顾颜一站出来,似乎便又有了主心骨儿一样,这些人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开始联合起来,如果任其这样的发展下去,那对他们今天的计划,会造成极大的阻碍。

    这种情况,以前元限也不是没有见过,只要当机立断的将对方心目中的领袖格杀,那么下面人的士气就会一哄而散,所以他当机立断的下了格杀令,只要杀死了顾颜,那么积云峰等人也都是囊中物。至于谭韩两家的那些人,已经吓破了胆,哪有胆子敢来拦阻他们?

    这次元家分头行动,在各地摧跨秦氏的势力,有三分之一的力量都投入了东阳郡,又以元限领头,绝对是势在必得,他可不会同意在关键时刻,被一个无关的女人搅了局

    南仙子转头,冷冷的说道:“尔皆无胆,生机系女子之手耶?”

    这一句话让不少人都面红耳赤,当时便有不少修士上去参战,与积云峰的弟子一起,布成一个半圆翼的阵法,将顾颜的后翼全都护住。

    元限冷声说道:“你们将那些不相干的挡住,七哥,九哥,随我下击”他的身形如大鸟一般的自空中扑落,一对半月形的法宝当头斩过去。

    两道月牙形的宝光,在空中飞快的打了一个利闪,然后向中间一合,便当头下击,顾颜只觉得一股杀气扑面而来,这股杀气之烈,比起当年在诛仙台上不差

    她的心里飞快的对元限的实力作出了评估,这个人的实力,与韩千羽应当也在伯仲之间。苍梧大地上,藏龙卧虎,人才无数,果然不可小觑,九大派之外,也有无数人杰

    元限手中的这一对鸳鸯抱月斩,曾经取过了无数修士的性命,他见顾颜站在空中不动,双钺便飞快的内合,四周的杀气便以顾颜为中心向内合拢。

    顾颜向左横移,只是一步之差,便让杀气的合击落在空处,随后紫刃挥动,要与元限正面的硬撼。

    两人的宝刃相击,毫无花哨的取巧之处,纯是比拼法宝的厉害与灵气的深厚,“铮”的一声如水银泄地,接连不断的响起,转眼之间,顾颜的紫刃与元限的双钺便在空中连交了数百击,元限气血翻涌,飞快的向后退去,他的心中忍不住惊讶,这个女人的灵力好深厚,她真的是刚刚结丹不满三年?

    他不知道顾颜曾经有一个二次结丹的过程,两次凝结,让她的金丹变得更加的凝炼,而在两次凝炼的过程中,她的金丹又分别以五行魔火和九嶷鼎淬炼过,这让顾颜的金丹远比一般修士更加的坚固,所能容纳的灵气也更多,更不用说她现在还能够直接调用混沌空间中的灵气为己用。元限与她硬碰硬的对敌,自然是讨不了好处。

    顾颜一刀便将元限逼退,她站在空中,犹如威风凛凛的女战神,这时左右的两个人,也就是元限口中所称的“七哥”与“九哥”,名为元七、元九,在元家辈分不低,只是论地位却要在元限之下,他们两人各执一剑,分从左右斩来,顾颜的左手擎出冰灵焰所化的长枪,枪尖挑动如游龙,将两个人的法剑全都挑飞。当面来袭的三人,被她一人逼退

    南仙子长叹了一声,知道自己终究比她差得远矣

    元限飞快的退后,平复了一下面内翻腾的气血,知道强攻终究不能奏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结阵”

    今天正值太阴星力最弱之时,而他们七人所站定的方位,也隐隐有“天璇吞月”的架势,这也是顾颜今夜格外警惕的原因之一,在一开始,她就知道,今夜是下手的极好机会。

    修士们修行,多借以天地间的灵气和日月星力,太阴之力最弱,那么修士的防护也会随之而出现空隙,是绝好的伏击机会。这时七个人都抛下这里的修士不管,转而站定方位结阵,顾颜心中不禁一动,她对身后的杨真与南仙子低声说道:“他们是要结天璇吞月阵势”

    借七星而御北斗,执天璇以吞太阴。天璇星位是北斗七星位中最亮的一颗,也是星力最盛之位,在太阴之力最弱的时候,天璇星力便会大涨,元限踏定了天璇星位,就要借星力而吞太阴之力,换句话说,元限这时已经下了狠心,要将他们全都葬身于此地

    杨真不禁低呼了一声,“他们这是要下决心啊”天璇吞月阵势,是极为凶险的阵法,以星力御太阴,属于以仆欺主之势,回头必然要受到反噬,也就是说,他们必然要在阵法反噬之前,就消灭掉面前的对方,至少让对手没有反抗之力,这本来就是一个伤敌一千,自伤八百的阵势

    元限朗声说道:“韩仙子,谭道友,我无意与你们为难,你们即刻带人退出,还可保留家族中的元气,否则不要留在此地一起陪葬”

    韩宛如与谭子澄的脸色变了数变,心中都大骂起元限的阴毒,这个人现在说出这句话,分明是把他们放在火上烤

    如果元限能够一举将顾颜与积云峰的弟子都灭杀了,那自然无所谓,如果不行的话,将来众人出去,澜沧谷的事情被传出来,那韩、谭两家的面子也都要丢尽了,当敌之面,弃友而逃,他们将来还有什么脸面,在东阳郡能够领袖群伦?

    韩宛如不禁咬紧了嘴唇,或许元限正是做如此想的,只要他们此刻脱身,也就说明以后,韩、谭两家,都要被绑在元氏的战车上,没有他们的助力,在东阳郡便没有立足之地

    只是这个决定委实难下,元氏七人齐至,他们就算是合力,真的就有把握在对方的手下逃出生天?如果元限下了狠心,将他们一同歼灭在此地,那么积云峰的实力大损,在东阳郡将无立锥之地,而韩、谭两家在无奈之余,也会投到元氏的麾下,成为这个纵横云泽的大族之附庸。

    韩宛如的脑子中飞快的转着念头,权衡利弊,但却让她难下决断,如果顾颜击退了这些人呢?在她的心中,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元氏在超过自身三分之一的实力投入东阳,本身就是势在必得之势,她不认为顾颜一介散修,能够有扭转乾坤的机会。

    她与谭子澄对视了一眼,同时都下了决心,既然避免不了附庸于元家的结果,那就逃吧,至少为自己的家族,还能够保留更多的元气。她扬声说道:“韩门弟子,随我离去”说完当先上了云舟,等韩氏子弟随她一起上去,便驾着云舟远去,两艘云舟飞快的消失在空中。

    而剩下的修士们,包括与这两家亲近的,却没有一个随他们而走的,他们都被南仙子的那一句话所刺激了,“尔皆无胆,生机系一女子之手耶?”

    这一句话当头将他们惊醒,而顾颜力敌三人而不退,则激起了他们心中的血气。他们纷纷拿出手中的法器,冲入战群之中,与积云峰的人一起结阵,庇护在顾颜的身后。在他们后面,只有韩、谭两家的云舟,仓皇逃窜。韩宛如在云舟上不禁长叹,这一次,两家只怕要尽离东阳郡修士之心

    谭子澄冷哼一声,这些热血上头的修士,只怕都逃不掉元家的毒手。他想得更加长远,日后在东阳郡,就要让韩、谭两家两分天下了。

    只是他们两个都想不到,顾颜会爆发出如何巨大的能量。

    顾颜一刀将三人逼退,就知道他们要组成天璇吞月阵势,朗声说道:“诸君可听我一言?”

    身后的修士,包括南仙子、杨真、卫冷秋、袁庭盛等人,都齐声说道:“愿听仙子吩咐”

    顾颜说道:“依我之令,结阵”她身为阵法大师,自然知道天璇吞月虽然凶险,却并非没有破解的机会。说起来也不复杂,只需以“七星聚月”制之

    这种法子,展城在子午谷中引梧桐木时用过,韩千羽在红河谷中滋养妖兽,也用过。以此阵法,便能凝聚太阴之力,从而与对方的星力对抗。

    顾颜趁着对方仍在布阵,便飞快的分配任务。虽然韩、谭两家,带走了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手,但在场的修士仍有数十,除去伤号不论,能动手的结丹修士,加上顾颜仍有七人,筑基弟子有二十几人之多,但还要分出人手照顾六个伤号,顾颜让卫冷秋带着本门弟子,负责照应伤员,而她则将其余的修士分配成五队,各领一队,站定星位,自己站在中央星位上,以北斗应天璇,只是还差一个星位无人。她挥手叫道:“梓潼,诸莺,你们过来”

    林梓潼与诸莺走到身前,顾颜取出朱颜镜,说道:“你们两人执我宝镜,站天枢之位,以宝镜之威,镇压星力,不能擅动,可知道?”

    两个人都是临大事有静气之人,躬身应道:“弟子遵令”

    顾颜回头笑道:“东阳郡僻处东南,算是半个蛮荒之地,今天也让名闻云泽的大族,见识一下东阳郡下修士的威力”

    后面的修士举起手中的法器,尤其是那些筑基弟子,大声呐喊,声势震天。元限在空中冷冷的看着,也不禁赞叹顾颜有天生的领袖能力。

    他在结阵完成之后,没有马上进击,就是想将在场的众人一网打尽,这样元家在东阳郡的抵抗势力,便会被一扫而光,然后他再借韩、谭两家,便可以控制住整个东阳郡,从而将这个以前被秦家所控制的后院,彻底的扭转到自己这一方来。这也是他们在一开始就定下的计谋。为了此计,他们不惜用了一年的工夫蛰伏,慢慢的向东阳郡和澜沧谷里渗透,才终于在今天布下了这样的一个大局。

    只是现在,当所有的事情都如自己意料向前发展的时候,元限的心中却不禁有了一丝没来由的隐忧,他忽然想到这丝隐忧来自于何方,如果今天不能够将这些修士格杀于此,那么未来将向着何种方向发展?至少他们的计划要失败,以后再也无法染指东阳

    元限被黑布所罩的脸下,变得无比的狰狞起来,脸上的肌肉条条扭曲,狰狞着说道:“动手,一个不留”

    六人轰然应是,他们按着星位,飞快的踏出星步,围着元限所在的天璇之位,不停的旋转起来,七个人的身上同时涌起了白色的浓雾,蒸腾着向上升去,而他们的身上都发出了一层层的玄光,笼在身上的周围,就像是七朵斗大的星云一样,盘旋不定。

    慢慢的天上的云层也变得厚起来,把本来明亮的月色都遮蔽住,天空中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七团斗大的星光闪烁,元限沉声喝道:“下击”他将手重重的一挥,有人将手中的金钵一合,霹雳之声轰然作响,一道银色的光柱便凌空下击。

    顾颜一扬手,便喝止住身后想要出击的修士,七星聚月的精髓,说穿了也无非是“合力”二字,合众人的灵气于一,只是对澜沧谷的地势,她尚不算了解,也没时间却按照地势布阵,现在只能依靠众人的合力抵挡。

    她见天空中的光柱下来,就扬声喝道:“起天权”南仙子与杨真都应声,地上一道银线飞升而起,转眼在空中腾化为一条银龙,向着天空之中冲去,两股力量在空中交击,顿时银辉满天,星落如雨。

    无数散落的星力向着四面八方激射,顾颜展动手中的令旗,七个星位顿时随之变动起来。

    七星聚月,聚七星而拱卫太阴,变化极快,而天璇不免失之于呆板,顾颜飞快的展动令旗,七星之位不停变化,让元限根本摸不到她的核心所在,几位攻击都落在空处。他心中不禁大惊,这才想起展城的告诫。

    展城曾经告诉他,顾颜于阵法之学极为精熟,但元限自诩为元家的阵法大师,为天璇吞月之主位镇守,对展城的话不屑一顾,这时候不禁有些后悔,没有对顾颜过于留意。

    他看着远处,恨恨的说道:“这个狡猾的东西,肯定是趁机溜了”

    站在他身边不远的元俭低声说道:“这些魔崽子们,全都是狡猾如狐之辈,不见好处不撒鹰,他们拿了我们的好处,也办完了事,不走还等什么?”

    元限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因为魔教的秘法来制造修士中的混乱,他也不会与展城合作,说起来这中间还有人牵针引线,只是毕竟说出来不好听,所以双方的合作极为秘密,只有元家几个核心弟子知道。可是这个滑不溜手的东西,居然在关键时刻溜了号

    被元限咒骂不已的展城,这时正站在数里之外的山头高处,静静的注视着这里的一切。胡致元站在他的边上,有些急切的说道:“展公子,元公子那里已经合围,我们何不也去相助,一举破敌?”

    展城悠悠的说道:“你急什么?”他转过头来,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着胡致元,说道,“如果不是你的先祖,与当年的魔修有几分渊源,这次我也不会提点你。做事都要留有三分余地,何必急在一时?元家行事急切,是形势使然,但你我却不应如此。”

    胡致元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不禁讶道:“展公子是说,元家胜负,尚在未知之数?”他脸上满是震惊与不相信的神色,显然完全不信展城所说的话。

    展城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只是说道:“看看再说吧,如果现在去,顶多也捡些残羹剩饭,无益大局,要是真的情形不妙……”

    他停住了话头不说,胡致元听出他话中的未尽之意,顿时全身都冒出了一层冷汗。只是怎么也想不透,展城为何会对战局做如此的判断。

    顾颜指挥着七星聚月大阵,与元限所控制的“天璇吞月”相抗,双方阵法的核心都在不停变化,彼此都抓不到对方的破绽,元限想把以顾颜为首的修士全都困住,但顾颜总是能够将七星聚月的阵眼巧妙的转移开,让对方抓不到,然后再以太阴之力全力而击对方的天璇主位,让元限也颇为狼狈。论起阵法运用之妙,顾颜的造诣,实在元限之上。

    只是顾颜有一个劣势,却是她无法与元限相比的,元家这七名弟子,彼此间配合娴熟,时间良久,对阵法的运用几乎同出一心,而顾颜所指挥的这些人,却是心思各异,平时也根本没有配合过,只凭着一腔热血,运用之时多出差错,都是仗着顾颜巧妙的手法得以扭转,但随着时间推移,胜势却开始慢慢的向着元限的那一边倾斜。

    南仙子也看出了这一点,借着一次星位轮转的机会,她在顾颜的身边说道:“势纷乱,恐不能久”

    顾颜自然知道问题所在,但她一时间却也没有好办法,这时,一直在七个星位之中,护卫着伤员的卫冷秋忽然说道:“机巧之变不能及,何不以力破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