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85章真相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所有人都赞成顾颜的意见,也都钦佩她在此时能够当机立断的魄力,主动权不知不觉便被她抓在手里,顾颜说道:“现在还有一个门派没有找到,我们需要尽快先将他们找到才行,既然纪门主在这里被发现,我想他们离此地也不会远,我们就在这里为中心,然后以扇形向外面逐层搜索,分三个方向,我们四个中的三个各带一队,另一个留守在这里,看守伤者,有发现便发讯号,大家看如何?”

    这里围着的诸人均没意见,如谭子澄也对顾颜刮目相看起来,修为先不论,以她处事的果断与冷静,已经当得起一派掌门人之位了。这样的人才,不管到哪里,都是要被各家争抢的,他的心中不禁有一丝懊悔,听说她原来也是散修出身,怎么谭家招揽不到这样的人才?当然,如果他知道权倾东南的卫家也曾经招揽过顾颜,却被她置之不理的时候,大概心中也就能平衡了。

    等几人商议已毕,便把剩下的修士都召来,说出这个决定,整个东阳郡,都以三大势力执牛耳,他们商定的话,自然没人敢有不从,虽然胡致元暗地里嘟囔了几句,但也不敢置疑他们的决定。

    于是便由顾颜在这里看守,剩下的南仙子、韩宛如、谭子澄分别各带一队,八九艘云舟结成三队飞出去,呈扇子形向半面发散着搜索而去。

    顾颜端坐在这里,三个伤者都由他看护着,积云峰与鹤影潭也分别派出一名弟子留在这里,默言乖巧的站在她的身边,林梓潼与诸莺,则按剑于两侧,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会有什么敌人再冲出来。

    顾颜笑道:“不用这么紧张,就算真的有敌人,他现在也只敢在暗处窥视我们,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出来的,行诡计之人,也只能在暗处才能够行事”她在看到了纪荃的伤势之后,其实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想,只是又觉得有诸多疑点需要一一印证,所以没拿出来说,但是心中却已经有所防备。

    这时诸莺说道:“师叔,你看”顾颜抬头看去,在东南处有一道火光冲天而起,这是他们事先约定的讯号,顾颜起身说道:“想必那边有所发现了,我们过去看看”

    她催动锦云碟,飞快的赶过去,发现是南仙子带队的一路,他们这时正面色冰冷的看着下面山岩上的三具尸体。这次全都已经死得透了,与纪荃所受得伤类似,也都是脖颈处有伤痕,全身冰冷,只是他们不像纪荃一样,能够在临死前吊住一口气息,死的三人,全都是筑基弟子。顾颜看出蹊跷,“带队的是谁?”

    杨真说道:“这是华英派的弟子,带队的是派中一位长老,当我们发现这里的时候,三名弟子都已经气绝,而那位长老却不见踪迹,这里似乎也并没有搏斗过的痕迹。”

    顾颜沉吟道:“这么说来,那位长老也是猝然遇袭了?只是他不像纪门主这样,而是被人擒下带走了,但是此地却没有一丝痕迹……”

    南仙子这时忽然说道:“云长老的修为颇高,与我差相仿佛,应该不会轻易就死,可能是猝不及防之下,受伤被擒了。”

    顾颜听了她的话,便知道积云峰与华英派,交情应该颇好,她还记得那位云长老,也是颇有风华的女子,看来与南仙子的交情不浅。她顿时皱起眉来,显然其中有一个问题,为何遇袭的,都是积云峰,或者与积云峰相交颇深的门派?

    这时另外两拨人马看到讯号,也纷纷赶来,看到三人横尸于此,都不禁震惊无比,谭子澄与华英派也相熟,他下去看了这三名弟子的尸体,不禁暴跳如雷,怒喝道:“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韩宛如比他要冷静得多,韩家与华英派瓜葛也不深,她这时皱着眉说道:“伤势与先前的可一样?”

    顾颜早一步赶来,已经看过这三名弟子的伤势,与昨夜所遇的那两名弟子相若,但今天纪荃的两个弟子,与这样的伤势也类似,都被误判为是妖兽所伤,如果不是顾颜将纪荃硬救回来,再用银针拔去他体内的阴煞之气,那么也会被同样误判,但现在,却可以肯定是有人在故弄玄虚。

    这时的天色已过午,日上中天,强烈的阳光照射下来,地面上升腾起无数的雾气,云蒸霞蔚,如同身处于一片灿烂无比的云海当中,实在是人间胜景,可是当着三个伤者,五具尸体,外加两人失踪不名,却没一个人的心情能舒畅得起来。

    这时来到澜沧谷的各派都已经聚齐,失踪的两个门派,也正如先前所料的一样,不是失踪不名,就是生死不知,按着开始商议的做法,从现在,直到这次试举结束,大家都不能再分开,要共同行动,直到外面开启本次禁制,再放他们出来为止。至于这次试举的排名,也都公认要按照先前的名次去排,在三大势力的压制下,顾颜亦无意见,别的人都不会再有反对之意。对那几个实力莫名遭损的门派,反而倒是一个补偿。

    情形到了如此,顾颜自然也不会再提起去盘云矶的事情,她沉吟着说道:“离禁制开启,还有七天的时间,这七天我们都要同进同退,想必大家不会忍不住寂寞,大不了当做闭关一场,至于这里的妖兽,还是不要轻易去招惹得好,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我们就安心的待完这七天好了。”

    以南仙子及韩谭两家为首,也都同意她的意见,别人便也提不出异议来,他们便在澜沧谷中,找了最为平静的一个地方扎营,把剩下的八九艘云舟都聚在一起,然后几名修士合力,将下面的一块山岩收拾出来,作为栖息之地,让云舟都围在外围,每隔六个时辰换班一次,保证时时都有人值守。

    这些人都是平日里修行惯了的,有些人一闭关甚至十几年,几天自然很容易就过去,转眼便过去了三天,这三天之中并无一丝异常,即使晚上的月色明亮如水,可也没有再见到那天出现的那只凶恶妖兽。

    这几天,顾颜除了要去值守之外,闲来无事之际,便将那天所见妖兽的图形划出来,然后在身上所携的典籍中依次查找,但也许是那天所见的并不完全,虽然找出一些上古的凶兽在外形上有所相似,却不能肯定到底是哪一种。

    这几天,她也借机指点诸莺及林梓潼的所学,她们这一年来在顾颜的教导下,潜心于修行,不再盲目精进,而是转而稳固自身的基础,现在再做突破,也有水到渠成之感,等这次试举结束之后,顾颜便可以着手准备给她们炼器之事了。不单是这两个,碧霞宗的其它弟子,也都要争取能够人手一件法器使用,说起来,就算是在苍梧这种修仙的盛地,也不能保证门派中每一名筑基弟子,都有趁手法器使用的。很多人在筑基成功之后,还是在用着先前炼气期所用的灵器,等到机缘来了,才能够寻到趁手的法器使用,顾颜准备这次回去开炉,先炼上十几件,至少要让这次筑基成功的弟子,能够人手先分到一件,至于甘碧梧及那些长老们,顾颜现在的水准,还不能炼制那么厉害的法宝供人使用。

    对自己的炼器手法,顾颜还是颇有自知之明的。当年用紫炎晶魂,以及九柄莲花刀,那么厉害的材料,炼制出来的九叶莲台,在过归墟的时候轻易便被损毁了,相比于炼丹及阵法之学,顾颜的炼器之术实在只能说是平平。当然,以她“平平”的手法,作为一个普通的炼器师也已经绰绰有余了。即使是在苍梧,像她这种身兼炼丹、炼器和阵法三种绝学于一身的,也是各大门派所要争抢的对象。

    这已经是第四天的夜里,再有三天,外面的禁制就会开启,在这几天中,三大势力也分别通过各自的手法,向外界传递了一些讯息,只是在禁制的笼罩之下,传递讯息的手法极为简易,只能大概叙述出发生了什么事,详细的情形却说不清楚,外面在得知了他们已经控制局面的形势下,也就没有急着打开禁制。笼罩澜沧谷的禁制,开启一次不易,如果提前开启的话,要耗费极多的资源,各派的掌门人及郡守在商议之下,还是决定等七天满了,再行开启。

    顾颜抬起头,看着月光如水,这一夜正轮到她值守,她端坐在上空的锦云碟上,用目光缓缓俯视着下方。这三天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她心中的隐忧却没有消减,难道真的如自己所想,那个人偃旗息鼓了么?

    诸莺与林梓潼一左一右,都站在她的身后,四只眼睛左右看着,警惕的查探着周围的动静,这时,天空中忽然飘来了一片云彩,把本来明亮如水的月光遮蔽了大半,浓重的太阴之力,一下子减弱到不足先前的三成。

    顾颜的眉毛一挑,按她先前的估计,今天会出现难得一见的“天璇吞月”之象,太阴之力将会减到最弱,那么,会不会有人趁此机会发动?因此,在入座之后,她特意与南仙子换了班,轮到这一夜来值守,只是下面平静得很,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默言被她勒令躲在帐篷里不许出来,如果她所预料是真的话,那么对敌当前,可不一定有余暇能够照顾得到这个小家伙儿,为了保险,顾颜还特意让小姜去和她做伴,以保障她的安全。

    诸莺也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寻常,低声问道:“师叔,今夜会出什么事吗?”。

    顾颜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或许会,等着吧”林梓潼忽然轻轻碰了一下顾颜的手肘,“你看”

    在下面的山岩处,零七八落的搭着十余座帐篷,都是修士所布置的,自然不像常人那么简陋,也有颇为华美,只是东一块、西一块,不成系统。外围则是十来艘云舟围住,这三天诸人便在这里打坐修行如此度过。这时,在一个帐篷之中,有一个人影轻手轻脚的钻了出来,他本来就在帐篷的边缘,这时正小心的向着外面行去。一转眼便穿过了云舟,走到外围。

    在他的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华,月光投射下去,到了他身上,居然就会奇异的避让开,只能看到他一个轮廓般的影子,诸莺惊讶的用手掩住嘴巴,回过头,才发现顾颜的手持着朱颜镜,虽然月光照不到他,但朱颜镜上所发出的光彩,却能清晰的将他全身的轮廓都照出来。“他……居然有隐形之术?”

    顾颜淡淡的说道:“他身上应该佩着可以隐形之物,能够逃脱一般修士们的眼睛,不过也没什么稀奇,这种障眼法儿,只能迷惑一时,而且也不能和人动手,否则就会被揭穿,这两日,他大概不是第一次出去与人会面了,我们跟过去,看看他在干什么”

    她的足尖轻轻一点地,锦云碟随她的心意而动,飞快的上升到云层之中,然后又缓缓的移动过去。等到了那个人的前面,虽然已站在高达十余丈的高空,隔着厚厚的云层,但看到那个人的面目,两女都惊讶的掩住嘴巴,只是顾颜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般的笑容,似乎是早有预料一样。

    那人动静轻灵如猫,快步的走出了数百步之远,才在一座山丘的前面停下来。那个小山丘有半片山岩平伸出来,一条条的溶石与钟乳岩垂下来,暗绿色的液体滴答滴答的落下来,有一股腥臭之气。但那人却不以为意,他四下看了一眼,自觉无人,便低声说道:“公子可在?”

    他连呼了三声,有一个如鬼魅一般的身影,倏地从山岩后转出来,他全身都用一层黑布幔蒙着,根本看不清面目,声音含糊的有如鬼哭,低声喝道:“你又来做什么,我不是说过了,现在不是随意与我联络,有什么事情,难道他还做不了主吗?”。

    那人这时侧过头来,朱颜镜上所发出的淡淡光芒,照到了他的半张脸,而他还浑如未觉,也就是在这时,诸莺与林梓潼看到他的面容,才惊讶无比。这个深夜从修士驻地中悄悄潜来的男子,就是鹤影潭的掌门人胡致元

    他高大的身材这时微微弓着,脸上露出看似谄媚的笑意,“公子,我只是担心,再有三天禁制就要开启,到时候如果郡守府开启天象**,那我们的事情可就彻底的遮掩不住,公子能不能给我一个保证,让我鹤影潭出去之后,能够脱离东阳郡,直接归入云阳城的治下?”

    公子听得很是不耐,他低声说道:“这些事情,先前不是早就和你说过的,自然不会蒙骗于你,现在云泽纷乱,大比之期将近,要做手脚容易得很,你也不用担心,那么大的一个家族,会骗你小小的一个鹤影潭不成?”

    胡致元很是谦卑的笑道:“小人自然不敢,只是如今鹤影潭已经走到绝路上,再没有后退的余地,光弟子就死了两个,已经下了血本,为了门派百年计,实在不敢不谨小慎微。公子约好的时间,却迟迟不肯发动,我收不到讯息,焉能不急啊。”

    公子耐着性子说道:“你且放心,用不了一两日,就会最终发动,计划不会改变,只是时间会小做调整,毕竟澜沧谷里,有我们尚不能预料的异变,也是为了求稳妥之计。另外……”他沉吟着说道,“你要小心那个碧霞宗的女人,今天不是她当值吧,千万不要被她看出痕迹。”

    胡致元笑了笑,“公子放心,我听了贵属的吩咐,特意避开她当值的时间,而且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曾经故意激怒她,大作暴跌轻狂之状,相信她不会对我生出疑心……”

    他的话音尚未落,公子已经挥手止住他的话,低声说道:“你故意激怒她,与她为难?”没等胡致元回答,他便重重的击了一下额头,说道:“糟了这次恐怕要被她看出端倪,好在今夜还不是她当值,否则你的隐神玉璧,未免就能骗过她的眼睛,你快些回去,除了等我的属下与你联络,否则千万不要再出来,切记”

    胡致元愕然道:“公子不至于如此吧,那个女人虽然在修为上有厉害之处,也不过勉强与三大门派的人比肩罢了,何以对她畏如蛇蝎?”

    公子咬着牙说道:“你不知道她的厉害,你真以为碧霞宗就是人畜无害的占了碧霞山,与丹阳派平和的交接了地盘?我敢断定,如果不是她在背后决断的话,小小的碧霞宗,不可能会有这样大的魄力与手段”他说到一半,忽然厉声喝道:“不对,既然她早就注意到你,第一次就应该把你盯上了,居然还会放到今日?”

    他手中忽然也取出了一面铜镜,上面斑驳而残破的花纹,几乎要让人忍不住把它丢弃掉,对着空中一照,一团雪白色的光芒就发出去,与顾颜手中朱颜镜所洒下来的光芒相碰,顿时发出了“丝丝”的响声,一股青烟飞快的冒起,瞬间便割破了厚厚的云层,顾颜所站的锦云碟,毫无遮掩的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诸莺与林梓潼紧紧绷着脸,手执法器,一左一右的站在顾颜身侧,都很是紧张,顾颜倒是轻松得很,她将锦云碟微微的降下来,微笑道:“展兄,子午谷一别,已有经年,尚无恙否?”

    男子哼了一声,索性将蒙着脸的黑幔取下,果然正是与顾颜在子午谷分别之后,便一直渺无音讯的展城。“我早知道一旦遇到你,恐怕就不会有好事情,怎么,今天还是一定要和我为难吗?”。

    顾颜想到自己与他打交道的次数不少,但都是勾心斗角的时候多,不禁笑道:“说起来我与展兄倒是有缘分,每次不管走到哪一次都会遇见,只是在子午谷的时候,我可是被你弄怕了,不敢与你谈什么事情啊。”她的声音一瞬间转冷下来,“既然你知道我在东阳郡,在碧霞宗,那么为什么又要到此地生事来?”

    胡致元这时早就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他与展城合力,要谋这些修士的性命之事,一旦被揭破出来,那么在东阳郡,他连过街老鼠都比不上,是人人必欲杀之后快的下场。见到展城犹有余暇与顾颜说话,不禁冷笑道:“少公子,还多说什么,既然已经被他发现,那索性就杀人灭口,提前发动,在澜沧谷内,还怕这几个娘们翻了天去?”

    顾颜的面色一冷,哼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余地?”她将手中的朱颜镜一扬,上面的十二个兽头便怒吼着发出了青气,十二条青气如同十二条蛟龙一样,张牙舞爪的飞了下去,瞬间便将胡致元身周的十二个方位一同定住,胡致元刚要有所动作,就觉得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周围的所有方位全被在一瞬间被锁死,一股杀意直袭他的心底,胡致元全身一震,动都不敢再动,只用愤恨的目光瞪着顾颜。

    顾颜露出一丝冷笑,说道:“你假借弟子失踪之事,在修士中引起骚乱,想要趁乱取事,如果我没猜错,鹤影潭的那名弟子,与积云峰的弟子受伤,应该都是你的手笔吧?你以为让自己的弟子也同时受伤,就没有人会怀疑到你,然后再暗中的将各派弟子一一诱杀,失踪了的几名弟子,两位掌门人一个伤重不醒,一个至今失踪未见,想必与你也脱不了关系吧?在澜沧谷这个凶险之地,你们又有内应,足可以搅得天翻地覆,只不知为什么,你们没有马上发动,反而一直拖到了现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