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84章死伤,疑云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众人纷纷转头望过去,见不远处有一个修士正惊呼起来,顾颜记得他也是一个小门派的门主,与鹤影潭的实力相若,这次带了三名弟子前来,晚间休息的时候,他驻扎在外围,与胡致元的位置相邻,没想到天明的时候,就听到他的喊声。

    韩宛如与谭天澄、杨真等人都跟着走过去,顾颜也过去,看到那个叫袁庭盛的人,这时正面如死灰般的站在那里,他身边有两个弟子,脸色灰白,噤如寒蝉,话都不敢应一声。

    韩宛如问道:“是怎么一回事?”

    袁庭盛说道:“夜半时分于这里休息,等天明时起身,再一点数,便少了一人”

    韩宛如的眉头顿时皱起来,谭天澄也说道:“你怎么看着徒弟的,就这么几个人,少了一个都不知道?”

    袁庭盛也觉得奇怪,他在帐篷内打坐调息,又不是睡觉,周围的动静他都能知道,哪怕是有飞鸟和鸣虫,也都一清二楚,怎么自己的徒弟会无缘无故的失踪?他听到谭天澄的斥责,心中也没好气,又不敢和脾气火爆的谭子澄硬顶,便回身呵斥自己的两个弟子,“你们两个,都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大活人不见了,也没看到半点痕迹?”

    那两名弟子,早就被袁庭盛一人赏了一巴掌,现在噤若寒蝉,不敢应声,顾颜这时沉声说道:“还是先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吧”这时杨真已经走到了袁庭盛的身前,与他低声的言语起来。

    林梓潼在顾颜的身边,用极低的声音说道:“袁庭盛与杨真的交情极好,他在结丹之前,两个人曾经与兄弟相称的,也是在袁庭盛前些年结丹之后,积云峰大力扶持,才让他有今日带着弟子来参加这次试举的机会。两派走得极近,非常人可比。”

    顾颜满意的点点头,她平日里隐居灵园,对东阳郡各大势力的了解,远没有跟在甘碧梧一旁襄助帮务的林梓潼这样熟悉,有她在身边不时的提醒,便可以让顾颜更冷静的来处置这里的事务。

    这时杨真已经走回来,手里还拿着一块令符,说道:“这是袁真人弟子身上的令符,昨天遗失在此,我请南仙子用金盆照影之法,看看周围是否有他的踪迹。”

    众人也都称好,都说南仙子金盆照影之术,已经修炼得出神入化,今天正好见识一番。顾颜也不动声色的跟着回去。

    所谓金盆照影,是鉴形之术的一种,只要有某人的贴身之物,上面沾染着他的灵气,就可以以此法,按图索骥,找出他的踪迹来。算是幻术中的一种,各派之中,南仙子最擅此道。

    等杨真回去,与南仙子说了一声,她便同意施法,将头上的一只玉钗取下来,然后让随身的弟子,取出一个玉匣,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只有手掌大小的金盆。等她取出来后,念动咒诀,金盆便飞快的胀大起来,变成普通凡人家中所用的铜盆大小,里面盛了碧汪汪的清泉,南仙子将玉钗放入水中,轻轻的搅动,水面便波光粼然,南仙子将玉钗飞快的向上一提,就有无数条水丝被她扯动出来,这时她右手捻起了那块玉牌,向着水中一抛,顿时无数的水珠飞溅起来。

    等玉牌沉入水底,她已经重新将玉钗戴到头上,双手的十指在空中飞快的舞动,水面上的万点金鳞,在她的压制之下,开始慢慢平静,水面变得平滑如镜,然后就有一幅幅的影象露出来。

    开始颇为模糊,然后就变得渐渐清晰,上面所显示的,似乎是一个人形,慢慢的身子与四肢都出来,最后的才是面容,袁庭盛的两名弟子指着惊呼:“那是师兄”

    画面慢慢的抽远,所有人都看到了,他身处在一个极荒凉的山谷之中,脸上一片茫然,还有几分恐惧,所有人都凑到金盆之前来看,胡致元凑得极近,屏住呼吸,就差没一头钻进里面去。

    这时水面忽然一下子变得黯淡起来,有一个巨大的头颅瞬间便充斥了整个画面,然后就是“蓬”的一声,无数水珠飞溅,南仙子惊呼了一声,十指飞快的向前一抓,将整个金盆都握到了手中。

    咯吱吱的声音不断作响,那只金盆居然被她抓得有些不稳,似乎里面有一个怪物要冲出来,而南仙子死死的将它压制住。

    众人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有顾颜冷笑了一声,她的五指一捻,数十支银针已经出现在她的指尖上,顿时冰灵涌动,寒气逼人,一挥手,数十支银针就向着金盆之中飞去。“扑”的一声,血光飞溅,整个金盆内都变成了血水。

    然后就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吼叫,南仙子长松了一口气,两只紧紧抓着金盆的手已经变得苍白起来,她转头对着顾颜勉强的一笑,“多谢你了”

    这时围观的众人才反应过来,韩宛如惊呼道:“有人借金盆造影之术,用元神隔空而击?”

    南仙子长出了一口气,将金盆仔细的看过,确认没有破损,但仍心有余悸,低声说道:“不错,若非顾仙子逼退它,只怕金盆不保,对面不知道是什么妖物,神念强大若斯”

    顾颜在一开始,就觉得她的金盆造影之法,有些鲁莽了,金盆造影,虽然可以摄方圆百里之地势,但也同时将周围的灵气及妖气不分彼此的一股脑儿全摄进来,如果有人留下一缕神念,借此生事,猝不及防之下,恐怕她难以抵敌。所以她早就留着小心,冰灵焰所化的长针一早就捻在手中,忽然见到一个兽头从里面冲出,便劈手将长针掷出,那只妖兽,是以隔空化影之法摄来,只是一缕神念,被顾颜这一伤,顿时烟消云散。

    只是金盆造影之法,也就不能再用,刚才惊鸿一瞥所看到的地势,众人的眼中均没有印象,毕竟澜沧谷方圆数百里,与天极相连,凶险之地无数,很多地方是这些修士们从来没进去过的,就如诸莺曾经与顾颜所说过的盘云矶,比那里更凶险的地方,澜沧谷也所在多有。谁知道那只莫名的妖兽,是盘踞在哪一条山谷之中的?

    韩宛如与南仙子、谭子澄等人商议了一下,顾颜也自然而然的加入他们之中,毕竟修仙界一切都要靠实力说话,她在昨夜与今晨的表现,已经证明她是有实力与这些人并列的之一。

    虽然南仙子的金盆之中,并没有找出那名失踪弟子的所在,但也看到他现在仍然活着,并没有像那两名弟子一样昏迷不醒,生死不知,这也让顾颜有些诧异,难道那只不知名的妖兽,并不是见人就要吞噬的?

    她本来想着,妖兽在修士的体内植入毒虫,可能也是它吞噬人的一种手段,将毒虫卵植入修士的体内,等虫卵长成,就可以将修士自然的吞噬掉,然后成虫出体,这并不是不可想象之事,但现在看来,似乎事实的发展,又于这个判断有误。

    只是这些想法她并没有全说出来,而只是冷眼旁观着事态的发展,众人商议也没有什么结果,争论了一番,还是按照昨夜商量的法子,先结成队伍,然后再去找另外几个没有出现的门派。

    在东阳郡中,以三大势力为首,其它的中小门派,或多或少的都要依附在这三大势力之下,就如碧霞宗,虽然独立性极强,但在外人看来,也与积云峰的关系密切,当然他们不知,是杨真有意要结交顾颜,而非碧霞宗主动依附积云峰。

    只是很多人不明白这一点,在他们看来,碧霞宗与积云峰绝对是可以守望相助的角色,而这三大势力,虽然在澜沧谷中暂时的合作,但彼此更多的是竞争关系,合作也只是临时而已,因此顾颜与积云峰的关系更近,相比的韩、谭两家对她也就更加避忌一些。

    等商议已定,众人就开始行动起来,几艘云舟同时启动,将两名受了伤的弟子都放在中间的云舟上,由南仙子及谭子澄看顾着,杨真在头,韩宛如顾尾,七八艘云舟连起来,向着远处缓缓飞去。同时也放出响箭,表示自己所在的方位,并昭示那些仍未出现的门派,迅速前来会合。

    响箭放出去一阵子,他们也在缓缓的前行,果然又有三个门派前来汇合。这三个门派都是小派,入夜前就找到地方歇下,又在周围布下了禁制,并没有留意到有什么异常。汇合到队伍当中后,听了昨夜所发生的事情,也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昨夜在月色之下的那只妖兽,倒是所有人都看到了,只是一现即隐,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但所有人的心中却都多了几分警惕。

    但随着继续前行,杨真的面色就开始凝重起来。另外还有两个门派,始终都不见踪影,这两个门派,正好都与积云峰的关系颇深。

    这时忽然有人惊叫起来,“那里有人”

    七八艘首尾相连的云舟,这时都停下来,也不知是谁叫出来的一声,回头看过去,才知道是胡致元的一个弟子,他在中间的云舟上看顾着自己的师兄,眼睛四下望着的同时,便看到了异状。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在西南角不远处的一座山岭下,有一棵参天的大树斜斜伸出,光树冠便有十余丈方圆,树枝都呈现一种奇异的红色,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流下来的鲜血。

    有三个人四肢伸出来,呈一个“大”字形的横躺在树冠上,每个人的头颅都歪向一边,像是已经气绝的模样,杨真厉喝了一声,飞快的从云舟上冲了下去。

    南仙子面色冷峻,跟着杨真一起下去,众人除了留下在云舟上留守的弟子之外,也鱼贯而下,站在顾颜身后的林梓潼低声说道:“是秦岭山中的纪门主和弟子”

    顾颜看死在树冠上的三个人,还有些印象,去年碧霞宗立宗的时候,这位纪门主还曾经到贺,似乎是与积云峰关系甚深的模样,怎么会死在这里?

    这时杨真已经落到了树冠之上,他一手搀起一个弟子,看到他们的头颅全都无力的垂下来,早就已经气绝,在脖子上,一边各有一个黑色的齿印,像是有两颗长长的毒牙,深深的刺进了他们的脖颈,而那位纪门主的脖颈上,也同样有这样的印记。

    杨真用手一搭他们的脉息,就知道早就已经气绝,无法救治了,长叹一声,扔下他们的尸体,又去扶那位纪门主的脖子。

    顾颜忽然喝道:“不要动”

    杨真愕然的停手,“怎么了?”

    顾颜飞快的过来,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扔到杨真的手里,“给他灌进去”杨真接到那个玉瓶,触手便觉得冰凉无比,用手轻轻摇晃,里面发出清脆的声响,杨真不禁讶道:里面盛的似乎是水,但怎么这样沉重?比起同样重量的铁块还要重得多

    这时顾颜从体内混沌空间中取来的灵泉,当年她在九天崖之下受伤的时候曾经用过一次,对于经脉受伤的治疗尤有奇效,只是药性极烈,一般的伤者都难以承受,所以她以前也极少使用。

    杨真虽然不知道这是何物,但也猜出来是顾颜炼制的灵丹,不敢怠慢,虽然眼前的人已经生机全无,但他仍然撬开对方的牙关,然后把这瓶灵泉硬生生的灌了进去。

    灵泉极重,进入喉咙之后,并不像一般的药液会溢出来,而是飞快的流向腹内,这位纪门主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冰冷彻骨,连手指缝都透出了浓浓的寒气,杨真猝不及防,一下子将手甩脱了出去,倒吸着冷气说道:“怎么如此极寒”

    顾颜无暇理他,她的手指一晃,数十根银色的长针已经出现在她的指尖,十指在空中不停的挥洒起来,准确的认准了窍穴的位置,将冰灵焰所化的数十根长针,尽数插入到了对方的身体之中。

    这几十根长针,几乎刺中了他身上所有的窍穴,纪门主的身上,顿时有丝丝的黑气升起,腥气扑鼻,顾颜屈指一弹,紫罗天火的火星飞出,顿时将空中的黑气化去。她沉声说道:“他是中了毒”

    杨真见顾颜的动作如飞,惊魂稍定,心中也有些安了下来,低声问道:“可能救活吗?”。

    顾颜道:“我们来得有些晚,他体内的毒素已深,就算能够救过来,恐怕修为也要尽毁了。”

    杨真长叹一声,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如果一身的修为尽废,那当真是生不如死了。但不管怎样,还是要救下一条性命来。他这才想起顾颜所说的话来,不禁震惊的说道:“你刚才说,他是中了毒?”

    看到顾颜坚定的点头,杨真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难道不是被妖兽所伤么,与积云峰和鹤影潭的那两名弟子,难道不是一回事?”

    顾颜摇摇头,“那两个人,现在都查不清伤势在何处,只能推测他们是被妖兽所伤,并无实证,但眼前的这两个死者,却实实在在的是中毒而亡,他们的体内有极厉害的寒毒,阴煞之气极重,侵入经脉之中,将体内所有的窍穴全都封住,然后迅速的侵入四肢百骸,晚一步就无法救治。那两个人修为较浅,已经死去。这位纪门主修为较深,他用体内的灵气护住心神与气海,留住一丝气息,我才能用冰灵焰,以毒攻毒,将他体内的阴煞之气除去。只是经脉伤得严重,虽然吊住一口气,但能否醒来,还在未知之数。”

    杨真听出了她话中的未尽之意,倒吸了一口凉气,“既然是中毒,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说,他们……”

    顾颜斩钉截铁的说道:“是被这谷中的某人所伤”

    她这一句话说出来,掷地有声,顿时一片哗然,南仙子一回头,无比冷洌的目光就向着在场的众人扫视过去。每一个被她的目光照到头顶的人,都嘌若寒蝉。

    南仙子的性子向来清冷,与人的交往也不多,谭子澄被她这一看,顿时怒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老夫害的人不成?”他身后的弟子也跟着怒目而视。

    韩宛如忙出来打圆场,“大家都不是外人,何必争执起来,顾仙子也没有说,就一定是我们这里人下得手,再说大家昨夜都在一起,谁会有余暇出去害人?”

    顾颜面沉似水的说道:“不是这里某个人下得手,以这个人突然出袭的修为……”她将后半句话停住了,没有再说,但人人都能够听出她隐而未说的话,恐怕在场中的人,没有哪个能够比那个偷袭之人修为更高的。

    顾颜是在思索着纪门主体内那股阴煞之气的来路,极阴极毒,与毕真真体内的寒毒之气有些相似,但阴气更重,比起她在地宫时见到的那股阴煞之气,差相仿佛,到底是从何处来的呢?她隐隐觉得自己像抓到了某些东西,但一时又摸不着头绪。但不管怎样,这次澜沧谷之前,恐怕并不像她先前所想的那样简单了。

    这时杨真已经将那两名死去弟子的尸体收敛了,等着回去再交给他们的家人。而那位纪门主,这时仍然双眼紧闭,全身冰凉,只是体肤上隐隐的现出一片红晕,不再像先前一样毫无生气的模样,按顾颜的估计,他至少也要三五天才能够醒来。而且这位名叫纪荃的掌门人,刚刚结丹只不过十几年的工夫,这次就算醒来,恐怕也会被直接打回筑基去,这个门派便算是毁了。在未来的大比之中,只有被人吞并的下场。也难怪杨真听到顾颜的话后,脸上仍然愁眉深锁,全是忧色。

    他们几个人聚在一起商议,顾颜低声对身边的三女说道:“这次澜沧谷之行,恐怕会有些危险,你们身上的符篆,可都带好了?”

    三个少女都点点头,顾颜在临行之前,特意从毕真真留给她的东西那里,取了三张符篆,给她们贴身佩戴,都是可以瞬间远遁千里的神符,遇到事情,如果顾颜真的无暇顾及他们,那么至少可保一条命。顾颜又说道:“以后,不要离开我视线所及范围之内,否则我无法看顾得到你们”

    三个人都应声,也感觉到了周围紧张的近似于窒息一样的气息,默言在紧张之余,倒是也有一些兴奋,终于能够见识到大场面了啊在子午谷之时,她只听顾颜口述当时的过程,很不过瘾,这时就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一样。

    顾颜安抚了几个弟子一番,然后才缓步走过去,说道:“几位可有什么发现?”

    杨真摇摇头,倒是韩宛如说道:“只能断定,纪门主是猝不及防之下,被人袭击的,而且手段极为高明,一下子就封住了全身的窍穴,对方必然能够有瞬间施放的法宝,让人无法抵挡,而时间,应该是在那两名弟子遇袭之前……”

    顾颜一愣,倒是没想到他们连遇袭的时间都能推断出来,她马上就想到一个问题,“这样的话……”既然纪荃遇袭的时间是在那两名弟子之前,也就是说众人还没有聚集到一起,也就是说所有人都有可能是去袭击纪荃的人

    几个人的脸上都很是凝重,但谁都没有说话,显然都想到了这一点,却谁也没有宣之于口。如果这个时候揭破此事,必然会引起人心惶惶,互相见疑。如果再有什么人借此机会生事的话,那说不定就会引起一场大变动,后果谁也难以预料。

    顾颜想了一下,便断然的说道:“站在这里的人,我都是信得过的,南、韩两位仙子,谭道友,大家身为东阳郡执牛耳之人,纵然平日有所争执,也不会是在此时背地里下黑手的人,我们首先要统一立场,才能不被这些复杂的事情所扰,安心的从澜沧谷走出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