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82章锋芒初试,遇袭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这次试炼的战场,是在东阳郡的最南方,天极山脉分出来的一条支脉,在跨过渭水河上游的时候,被拦腰而断,然后就在东阳郡的南方,留下了一座纵横的环山。

    这座山脉与天极相连,里面的妖兽彼此相通,不单在东阳,于整个云泽都算是有名的地方,来往于东南与中原的修士,颇有些会到这里来猎杀妖兽的,东阳郡虽然势大,也不能把整座山都划出来,只是在其中划出了一片地方,名叫澜沧谷,方圆约有数百里,作为试炼之所。天极山脉中的妖兽,也会到这里来往,算是整座山脉中最为凶险的地方,平时也少有人来。东阳郡府便将这里划出来,作为禁地,也有避免外来的修士误入之意,每隔三十年,才会开放这么一次。

    东阳郡府,并不会派人一起前往,里面的凶险,所以死生也不论,只负责在最后出来的时候点数,以往的时候,也有一些门派的修士会被妖兽所伤,甚至殒落的也并非没有,但总体上,九成五的人都能够保证安全,也是大家都不愿在大比之前,过于耗费实力所致。

    顾颜一边听着郡守的说话,一边打量着几个有竞争关系的门派,如蝴蝶谷,青黛庄,沧浪峰之流,他们都是由掌门人或者位份尊崇的长老亲自率领,前来的也都是门派中的精英,他们的眼中毫不掩饰对于碧霞宗的贪婪之意,显然都要在她们的身上分一块猪肉。

    顾颜对此只付以淡然的一笑,她不爱做口舌之争,究竟如何,还是要真刀真枪的较量过才知道。

    等郡守说完了话,便请所有人登上云舟,这艘巨大的云舟,载着百余人,浩浩荡荡的向着东南飞去。这也意味着,整个云泽最大的盛事,每隔三十年一次的各大门派之比,也将由此而拉开序幕了。顾颜不禁想到远在云阳城的秦封,他在这次波谲云诡的变动之中,又会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呢?

    云舟飞行极速,不出半个时辰就到了澜沧谷之外,郡守将云舟降下,便向着众人行礼,说道:“此次试举,亦关系到我东阳未来的前程,东阳子弟,凡有天资而年少才,皆聚在此,等诸君归来,再襄盛举”

    等他说了这番冠冕堂皇的话,便请护卫开放禁制,诸人都从云舟之上下来,依次而入。均推南仙子走第一位,南仙子也不推辞,与杨真一起,带着诸弟子,走进那片云晕的光采之中。随后韩家、谭家等也依次而入。顾颜带着三女走进去,心中倒是平静的很,她经历过这么多艰险,对于这次风险并不大的试举,不过只当是游玩而已,顺便让几名弟子也都长长见识。

    澜沧谷之大,足有数百里方圆,百余人洒进去,连个响声都听不到,所以这么多次以来,也没发生过彼此互相争斗倾轧的事情,大家都各有自己的势力范围。诸莺曾经跟着毕真真,参加过上次试举,对此还知道一些,对顾颜说道:“师叔,上次我们来澜沧谷,是去正北方位,那里有不少五阶的妖兽盘踞,性情还算温顺,不如仍去那里?”诸莺与顾颜虽有师徒之实,但无名份,毕真真退居长老之后,与顾颜就算是平辈,叙年纪的话比顾颜大一些,诸莺就管顾颜叫师叔。

    顾颜笑了笑,“那有什么意思,我们要是只温吞水的混一番就回去,不是白来一趟了吗?这里什么地方比较凶险?”

    诸莺没想到顾颜一张口就要问凶险的地方,不禁愕然,想了想才说道:“要说凶险,那应该是盘云矶,那里有九翼云鹰,天生的风系妖兽,在数十年前,曾经听说由天极来了一只鹰王,盘踞在那里,只是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想必已经长到六、七阶了。”

    几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林梓潼低声说道:“先前不是议着要韬光隐晦么,这是不是太出风头了……”

    顾颜笑道:“我们杀了多少妖兽,拿出来多少,还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么,这次试举,我并不太在意,也只是想让你们多长长见识罢了,你们害不害怕?”

    三女都是好胜的性子,虽然林梓潼稳重,诸莺思虑多些,可也都不是怕事之徒,想着有顾颜在一边看顾,就算不敌,逃也逃得出来,便同声说道:“自然不怕”顾颜便将手一挥,驾起锦云碟,四个人向着盘云矶行去。

    整个澜沧谷里云雾叠嶂,毒气逼人,时不时的就会经过一个水潭,里面的水也不知道会有多深,只是瘴气扑鼻,有的气味上冲,腥气逼人,所以修士们在此地来往,全都要飞行,没有一个人是敢直接在地上走的。就算是这样,有些水潭也要避过,否则径直从上面经过的话,会被那股冲天的瘴气冲下来。就算是顾颜驾着锦云碟,自有防护,默言闻到那些气息,仍然会觉得头晕脑涨,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

    顾颜看到她的异状,便低声说道:“屏息凝神,以体内火灵气驱之”默言是天生难得一见的冰火双灵根,极为纯净,又有冰灵根这样的异灵根在,资质绝佳,顾颜就有意的想让她修习冰火之法,只可惜没法叫她修习问天录,但是如果她有朝一日能够筑基成功,那么也是极有可能在本体内修炼出火灵的。

    默言听了顾颜的话,在锦云碟上盘膝坐下来,默运灵气,那些晕厥之感就慢慢消褪而去。锦云碟依然不缓不疾的向前飞去,顾颜有意要让她们增长见识,添加阅历,路上遇到一些不算十分厉害的妖兽,便会让林梓潼与诸莺出手对付。在途中的一所密林之中,有一只已经达到四阶顶峰,很快就要迈入五阶的剑齿虎,顾颜让两个女孩儿设下陷阱围攻,然后两人合力,一举将它格杀在当场,取了妖丹与兽皮兽骨,诸莺与林梓潼都欢呼雀跃起来。

    一路缓缓行来,就连默言也在顾颜的照顾下,斩杀了两只一、二阶的妖兽练练手,见了见鲜血,以后再对敌的时候,就不会害怕,虽然实在是不值一提,但默言拿着手中的战利品,还是兴奋得很,把她独自猎杀的那只一阶的妖兽,皮毛什么的都小心无损的取下来,还有里面的碎骨,穿成一串串的珠子,小心的放在自己的法宝囊里,准备留作纪念,谁也不送的。

    顾颜莞尔的看着她,锦云碟已经缓缓飞行了半日,途中自然也遇到了不少妖兽,多半都是由诸、林二女出手猎杀,顾颜只是在一旁看顾,但即使如此,战利品也算不上少了,诸莺来过一次,颇有经验,林梓潼处事稳重,但出手时却利落而果断,两个人合作,正好搭配,已经有好几只四阶妖兽死在她们的手底,战利品颇为丰富。

    顾颜数了数,已经有三枚四阶妖兽的妖丹,皮毛骨头什么的炼器材料不计其数,另外碧霞宗两宗合一之后,也就接受了原本丹霞宗内丹符道的传承,制符一道不可或缺,而妖兽的皮毛和骨血,都是制符的绝佳材料,也都被顾颜一一的收起来。这些战利品,在经过郡府点验考核之后,还会返还到她们手里,所以不可轻忽。虽然顾颜已经有意在灵园中豢养灵兽,并且用一部分灵草来代替制符,但这些妖兽的皮毛和骨血,现在仍然不可或缺。按着甘碧梧的打算,在碧霞宗立足稳固之后,就要开始大规模的向四周贩售各种档次的符篆与丹药,这是一个门派的生财之道,也是立足之本。等积累充足了,再将丹霞山里面那些不为人知的灵脉,慢慢开采出来,这样才能立住一个门派的根基。

    因此每一份战利品,顾颜都让林梓潼细心记录下来,回去按图索骥,等毕真真出关之后,就可以着手准备制符之事。至于顾颜,她只会去制作一些高级的符篆,普通的符篆是用不到她出手的。这一年来,她也拿出一些时间,来钻研在玉龛中所提到的内丹符道,心中颇有领悟,只是好的材料难寻,只做过一些低等的符篆练手,至于高级符篆,现在还没有试手的机会。

    等再度猎杀了一只雷鹰之后,顾颜看看天色已经渐晚,就问道:“这里离你所说的地方,还有多远?”

    诸莺看着周围的地势,估算着答道:“我们这半日,大概只走了百余里,要去盘云矶的话,按现在的速度,至少也要半日以上,入夜前是万万走不到了,不如休息一下再做打算。”

    顾颜点点头,按诸莺的说法,盘云矶那个地方,十分凶险,最近又有鹰王从天极而来的传闻,估计是不会有人去的,也就没人和她们争抢,大可以慢慢行事。而且这一路上,顾颜也出手斩杀了几只五阶的妖兽,论起收获来,拿出去也不会落于人后,后面尽可以慢慢行事。

    “不过……”顾颜沉吟着说道,“这一路上,似乎并没有看到其它门派的踪迹,难道我们在这个澜沧谷内,居然都没有碰上面?”

    诸莺笑道:“师叔,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约定俗成的势力范围,不会轻易破坏,现在是大比之期将近的时候,谁也不会去给自己惹麻烦,所以各走各的路,没有遇上也是常事。三天一过,禁制开放,大家就会出去了。也没时间在这里叙什么旧情。”

    “嗯……”顾颜点点头,倒觉得自己有些多虑了。就如诸莺所说,在大比之前,谁也不会平白出什么岔子,以降低自己在大比之期中所能获得的机会。

    天色转眼便入夜,只是地面上都是沼泽与灌木丛,不能住人,顾颜用法力在空中搭了一个帐篷,然后让默言进去休息。她们几个人现在几天不眠不休,都是寻常事,便在外面打坐调息。

    她们所处的位置,在一个低矮的山丘上方,这个山丘上面大下面小,像是一个倒放着的靴子一样,有一个尖尖的圆头伸出来,下面是天然的遮蔽光线和雨水的屏障,有不少妖兽在这里筑巢栖息,不过多半都是较为低级的妖兽,它们虽然能够感应到上面有修士的存在,但顾颜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却让它们不敢接近。

    顾颜端坐在那里,背上所负的缺月弓熠熠生辉,在这样难得的月华之夜,吸取太阴之力,以滋养缺月梧桐,是她每天都要必做的事情。林梓潼坐在她的左边,双眉低敛,脸上露出圣洁的光彩,顾颜忽然想起一件事,便说道:“梓潼,你现在已经到了筑基中期了,应该考虑找一件自己的本命法宝了?”

    林梓潼在尚未筑基的时候,用的都是甘碧梧所赐的那对鸳鸯双绞剑,与练气期的修士对敌,自然是足够了,但现在却不称她的修为。只是这几年她忙着修炼,稳固境界,提升修为,与人动手的机会极少,这件事还没有提到日程上。

    “啊……”林梓潼的睫毛轻轻的眨动起来,在如水般月光的映射下,显得很是动人,当年天真无邪的少女终究也成熟起来。

    与顾颜独自相处,她也不像在门派中一样有那么多的避讳,伸了个懒腰,很是无拘无束的说道:“哪有那么容易呀,碧霞宗匆忙的离开栖云山,很多祖师传下来的基业都被毁了,现在能有一件法器来用用,就算不错了。卫师弟现在用的,还是你原来送给他的那件法器呢虽然说东阳郡的坊市要大很多,但是现在门派唯艰,有限的资源还要用来发展,也没法拿出去大规模的换购法器呀。”

    她侧了个身,与顾颜坐得近了些,很是憧憬的说道:“不过师父说过了,这两年就会大规模的炼制丹药与符篆,过几年日子便会好些,那时候我们都有机会,也不用急在一时的。”

    顾颜知道甘碧梧是指她在上半年的时候,开始大规模的向灵园中植下一片片的灵根,都是较为常见,能够速成的药材。虽然说一个灵园,那些天地灵根,旷世奇材不可或缺,这象征着一个门派所能达到的上限,但基础,却始终是那些常见的,用途最广的丹药灵根。

    在未来的两年内,这些灵根就会陆续成熟,再加上这段时间,甘碧梧也在着手预备妖丹兽骨之类的材料,留作制符之用,等一切齐备的时候,也就是碧霞宗开始走上正轨的日子了,但在这之前,还是要先度过大比这个难关,才能够让碧霞宗在未来的三十年内,能有一个较为安定的发展环境。

    “所以呀……”林梓潼伸了伸胳膊,很是放松的说道,“师父常跟我们说,忍一忍,好日子就会来了,阿颜你所建造的灵园,是碧霞宗现在最为重要的大事,所以都不让我们来打搅你,只有灵园真正的建起来,碧霞宗才算是在这里扎下根来了呢。”

    顾颜点点头,甘碧梧虽然在修行上进境不大,但却是有眼力的人,也有手段,做掌门人再合适不过,顾颜自己,也没有办法比她做得更好,更不会有耐心去纠缠于那些细务。

    “不过……”她笑着拍了拍林梓潼的肩,“说起来,灵园这一年已经渐渐的走入正轨,有大牛在帮我,不用去忙那么多的琐事,在参加大比之前,我至少还有半年的余暇,反正你们都要一起上京的,没有一件趁手用的法器,不是不好看?我想这次回去之后,就开炉炼一批法器出来,至少你们每个人的手里,不要那么羞涩就是了。”

    林梓潼很是欣喜的问道:“人人有份?”

    顾颜笑着点点头,她习自于林家岫的炼器之术,来到苍梧也有数年,始终没有动用的机会,再不动手,怕是要生疏了。她在归墟海的时候,还曾经积累了一大批材料,一直没有动用,到苍梧之后又搜集了一些,随着这些年轻弟子都渐渐长成,也是时候为碧霞宗留下一些东西了。

    诸莺也听到了她们两个人的对话,很是兴奋的说:“真的?”以前她在丹霞本宗的时候,日子过得当真苦涩,就连毕真真自己,也只是有一两件法宝傍身而已,她又不会炼器之术,也没有太多的东西能够拿出去与人交易灵石,祖师传下来的灵符,毕真真又不许随便买卖,日子过得十分困苦,诸莺所用的那件法器,还是刚刚筑基成功的时候,毕真真从外面给她寻来,经过几次比斗,早就不再合用了。听到顾颜这样的说法,觉得现在的日子真是比以前强得多,师父所做的决定,实在明智无比。即保留了原本丹霞宗的传承不失,也让大家的日子,都变得比以前好过起来。

    顾颜笑道:“当然是真的,只是我手法粗劣,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意,有什么要求,也可以事先提出来,先说的就有好处……”她正随口的开着玩笑,忽然间耳朵一立,紧接着有一股无比的凉意,不知从何处袭来,一瞬间就传到她的心底,让顾颜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好重的妖气”

    三人都抬头望去,不知何时,天空中那个硕大无比的银盘,已经被一个巨大的黑影遮掉了半边,而且还在迅速的欺近,一股劲风扑面而来,浓重的腥气转眼间就传送到每一个人的面前。

    诸莺飞快的跳起来,手执一对短刃戒备着,警惕的说道:“好大的妖物,以前可没听说过澜沧谷有这样的东西”

    顾颜皱起眉来,她能够看出来,这只妖物还远在天边,动作算不上十分快捷,只是妖气已经遥遥的传到了这里,可见它的修为一定不浅她低声问道:“是你曾经说过的那只云鹰么?”

    诸莺摇摇头,“九翼云鹰迅如闪电,来去如风,如果是那只鹰王的话,有我们说话的功夫,它早就从盘云矶飞到这里来了。”

    两个人的话犹未尽,便又听到了“啊”的一声惨叫,紧接着又是一声,两声连续,中间的间隔几乎察觉不到,声音极为凄厉,划破长空,一篷鲜血在不远处飞溅出来。

    顾颜厉声喝道:“什么人?”她左手一扬,朱颜镜的宝光划破长空,顿时将周围照得亮如白昼,然后她们便看到有两个人先后从半空中跌下来,而空中的那个巨大黑影也开始敛去,转眼间就不见踪影。

    那两个人飞快的从空中跌落下来,顾颜伸手一弹,一股灵力弹出去,将他们两个的方向转了一下位,正好落到她们驻足之处的那个山头上,没有落到下面的沼泽之中。山丘下小上大,上面是一片平坦的地面,正好可以容人栖息,顾颜皱了皱眉,将锦云碟向下降了降,示意诸莺与林梓潼,先把那两个人救上来再说。

    两女应了声,先是谨慎的拿出两道避瘴符护身——这次来澜沧谷,甘碧梧考虑的还是极周到的,适用的符篆、丹药,都预备得很是周全,避瘴符可以避去这里的瘴气,免得毒气入体。

    很快,两女便把从空中跌落的两个人救上来。都是看上去不大的少年,顾颜也都有印象,就是这次一起同来的弟子,顾颜还记得其中一个就在杨真的身边,与他修为相若,看样子应该是他的同门。另外一个所穿的衣服上,印着鹤影潭的标记。

    鹤影潭在丹霞山的东面,与现在的碧霞宗相隔只有几百里,两宗离得极近,平日里曾经多有争端,只是当时的丹阳派势大,压得他们不能动弹,现在丹阳派远走,他们便又蠢蠢欲动起来,对碧霞宗虎视眈眈的门派之中,鹤影潭绝对算是其中之一。

    顾颜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就看到远处已经有几个人影飞快的赶了过来,为首的一个穿着印有天青水碧图案的道袍,面沉似水,像是罩了厚厚的一层寒冰一样,沉声说道:“是什么人,妄伤我门中弟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