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81章弟子,试炼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时光荏苒,转眼间一年的工夫就过去,这些日子,顾颜都一心的呆在灵园之内,不过问外面的事务,甘碧梧偶尔会来灵园,把一些事情和她禀告,顾颜也只是听着,并不发表什么意见。她一心的侍弄自己的灵园,从下半年开始,她已经慢慢的往灵园中植入灵根。

    顾颜在这里新建的灵园,格局与碧霞宗原本的灵园类似,即是当年旧址的灵园,并非数百年前碧霞宗变故之后又新建的那一座。按着五行灵气分属划为九部,各植属性不同的灵草,并且将中间那一块的地方空出来,正好是地宫所在的方位,有八极混沌元气守护,灵园中的灵草,在长成之后,也能为阵法提供相应的灵气,将两种地势巧妙的融合在一起,比起当年碧霞宗旧址灵园防护更加安全,就算真的再有变故,顾颜带着碧霞宗弟子,退入灵园之内,也足可以抵御元婴修士的围攻。

    这里倾注的是她的心血,因此在灵根上的选择,都更加谨慎,不像一般的灵园一样,将各地的灵根灵种,不加选择的一一植入,顾颜以自己从碧霞宗时所携带来的灵种为基,慢慢的将九大部块一一的布置起来,现在也只是种植了一小半儿,但里面的灵草错落有致,有些已经开花,午后日头过了,在阳光映照之下,微风习来,淡淡的清香微熏,便觉得如在人间仙境一般。

    顾颜这时便站在半山之上,看着张大牛在花草间穿梭忙碌,诸莺与默言偶尔也会去帮忙,心中便会生出一种满足感,这算是她的心血之所积,从越国起始,走遍南北,天涯海内,似乎在这里才有落脚的感觉,不再只是一个单纯的过客。

    她看着三个人忙碌的身影,思绪便也散漫的不知飘飞到什么地方去。说起来,毕真真出关的日子将近了,诸莺这一年之中,在顾颜的教导下,修为也有所精进,已经踏入了筑基后期的门槛儿,算得上后辈弟子中的第一人,相比之下,林梓潼在三年之内,一跃而修到筑基中期,也算是极为罕见的速度了,比起顾颜当年晋阶的速度都要快捷。

    她自己在筑基期,其实停留了颇久,也是顾颜有意要压抑一下自己的进境,否则就算她神念强大,也难免心境上会跟不上,也正是因为基础打得牢固,所以在结丹的时候并没太多的波折,这两个小姑娘一心修为,突飞猛进,顾颜倒是为她们都担着心呢。

    卫青在上一次筑基失败之后,又重新闭关了数月,特意讨要了两枚筑基丹,准备再一次冲击筑基呢。卫昭仪也稳步的晋阶到了炼气十层,不过她依然童心未泯,不以修行之事为意,也不急切,倒合了清静而无为的要旨,修行的速度也不算慢,而且根基要牢固很多。

    林梓潼走得是碧霞宗传统的丹道路子,平时都由蓝湘教导,顾颜想等她晋阶筑基后期之后,再传授给她碧灵仙子法以自然的丹道之术,否则以她现在的修为境界,强行领悟,反而会造成心障。至于诸莺,顾颜会传授丹霞宗的内丹符道给她,至于能够领悟多少,就看她自己的了。

    顾颜对于教导弟子来说,更喜欢循序渐进,而非用丹药或者外力一蹴而就,那样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极快,但会影响后面的修炼速度,宁可前面根基打得牢固一些,到后面再修行,无论是用丹药辅助,还是用其它的手段,都会有事半功倍之效。所以这也是默言过了一年,还只不过停留在炼气四五层的程度而已。否则以她的资质,再加上顾颜这个擅于炼丹的师父,三年筑基不过也是寻常事而已。

    她正随意的思索着,远处有一道白光如电一般的飞来,到了近处才落下,林梓潼翩然的身影便出现在山下。这几年,她修为日益的精进,人的气质也有所改变,不再像先前一样的少女娇憨,而是变得端庄稳重起来,走上半山,见了顾颜,先是端身行礼。

    顾颜笑了起来,“林师姐,有什么吩咐?”林梓潼的脸不禁有些红,不过听到当年的旧日称呼,还是觉得十分亲切,她知道顾颜在打趣她,几个人平日里也是相处慢了的,都是顾颜初来苍梧时就结识的旧友,顾颜也不愿在她们面前摆什么结丹修士的威严,像卫昭仪一直都以“颜姐姐”相称,甘碧梧也不去管她。

    不过林梓潼向来都是以掌门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所以自然不会做什么太失礼数的事情,只是端身说道:“掌门人请您过去呢,说有事情相商,特让我前来相请。”

    顾颜敛去笑容,她在灵园之中静修,不问外务,甘碧梧向来是清楚的,这一年来,也只是来过灵园几次,汇报一下门中的大事,还不如卫昭仪她们来得多些,这次郑重的让林梓潼过来相请,想必是碧霞宗中有什么事情了。便答道:“你回去告诉掌门人,我安排一下,马上过去。”

    林梓潼应了一声,又踏上云舟飞走,顾颜将张大牛叫过来,吩咐了一番,又让诸莺与默言好好在这里看守,便踏上锦云碟,飞往前山。

    到了山门所在,顾颜便直接落入中堂。这一年中来,碧霞宗开始大修山门,向外扩建,尽复原来丹霞本宗的旧观,又将整个护山大阵全都修复完整,自然离不开顾颜这个阵法大师的努力。已经渐渐的复有当年的气象。顾颜也有数月没来过这里,现在一看,居然觉得眼前一新,有些不认识了。

    在中堂之上,甘碧梧坐在边上,蓝湘坐在她的上首,顾颜便走到蓝湘的对面坐下,厅里只有她们三个,林梓潼站在边上,除此之外便再无旁人。顾颜向着蓝湘与甘碧梧点头,“掌门人有何事见召?”她见到甘碧梧的脸上有些愁容,便不禁觉得奇怪,她虽然僻居灵园,但最近并没听说东阳郡有什么大事发生,碧霞宗又正在蒸蒸日上之时,何必如此?

    甘碧梧拿起桌上的一枚玉简,递了过来,说道:“郡府下了手令,传谕给各门派,你也来看一看吧。”

    顾颜按过来,用掌心在上面一按,里面的信息便顿时了然,只写着寥寥数语,是东阳郡守亲自下的令,说是十日之后,在西南的元极山脉之中,举行这一代弟子的试举,请碧霞宗到时也派人参加。下面刻着郡守的印符,以示真伪,其余的倒没有多说。

    顾颜将玉简放下,奇道:“令符里所说的试举,是什么意思?”她初来中原,有很多规矩,还不清楚,比起东南六国那里无拘束来,这里虽然只是中原一角,但势力互相倾轧,彼此相争,可也不比腹心之地差多少。这个试举,又不知道是什么名堂。

    甘碧梧说道:“我也是来到此地之后才听人告知的,那位积云峰的杨真,大概曾经与你相识吧,与我说过不少这里的事情。所谓的试举,其实是各大门派联合起来,挑选弟子的一种手段,并非时时推行,上一次试举,还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顾颜心思敏锐,便问道:“与今年的大比有关?”

    甘碧梧点点头,“按例招收弟子之事,都是各门派自行主持,郡府不会进行插手,但大比之期将近,为免日后生变,郡府会插手,将凡人中有资质的先聚集起来,教导以修行入门之法,然后再由各门派挑选,等大比之后,如果哪个门派因故而破败,被它人瓜分的话,那么这些弟子就不再有名分,而是会重新进行分配。”

    顾颜点了点头,按例在大比之后,失败的门派要被它人瓜分,门中的资源自然被分配一空,而本来的门人弟子,在被其它的门派瓜分之后,从地位上便会低人一等,有的甚至会沦为仆役,就如同她那次将丹阳派的弟子囚禁于此,让他们做苦役以偿身。那些入门未久,修为较低的,多半会沦落于此。郡府这样的做法,也是为了避免那些资质不错却天生倒霉的凡人,因为一时不慎,沦为仆役,毁了前途。说起来倒也是好心。只是,内情大概没有这么简单

    她皱着眉头问道:“既然如此,也就是说,选人的主动权,并不在我们手里了,这次试举,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章程?”其实按她们本来的想法,碧霞宗在三年之内,并不打算招收新弟子,这次试举,其实参加与否,并不算重要。

    甘碧梧苦笑道:“这次试举,与今年年底的大比也有关系,如果不能参加试举的话,那么就不能在大比之时,争得一个进京的名额,如果试举时的名次居前,能挑选的弟子也就越多,那么在参加京城大比之时,所能派出的人也就越多”

    顾颜眉头顿时一蹙,“这样说来,我们是非去不可了?”

    甘碧梧点点头,“按规矩,我们限去四人,其中结丹修士一人,另外则不限。我与蓝师叔商量过了,还是倾向于请你出手。”

    蓝湘说道:“本来这次我们也无须出风头,只要混个中游就行,想来并不为难,只是碧霞宗毕竟初来东阳,就怕里面会有什么岔子,所以想让你出马照应,不知你在灵园里的事情,可能抛得开手?”

    顾颜沉吟着不语,东阳郡府这种手段,也不可能是只针对碧霞宗一方来的,她们既然要在此地立足,也就要遵从这里的规矩,除非等她们的实力到了,才有制定规矩的权力,想到这里,她便站起身,“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一趟好了”

    甘碧梧也知道顾颜不会推辞,问道:“那你都带什么人?”

    顾颜思索了一下,说道:“我只带灵园中的两个弟子同行,另外叫梓潼跟着我,这样便够了。你们就好好的镇守丹霞山,等我回来。”

    甘碧梧与蓝湘自然不会有意见,而且再过两个月,毕真真就要出关,然后大家一起商议年末去云阳城参加整个云泽大比的事情,丹霞山也确实离不开人,顾颜没有把得力的弟子全都带走,也是为了给她们留下一些助力,毕竟碧霞宗初在此地立足,事务重多,也不能她们两个人事必躬亲,必须有弟子帮手才行。

    甘碧梧又说道:“按令符上的要求,十日之内抵达东阳郡府便可以,从这里出发,片刻可至,什么时候启程,你就随意吧。”

    顾颜点点头,说道:“我先带梓潼回去,和他们交代一番,过几天便启程。”说完,她便与甘碧梧和蓝湘告知,然后带着林梓潼回转灵园。

    顾颜回到灵园之后,便将诸弟子唤来,然后吩咐张大牛,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好生看守灵园,并且要注意地宫中的动静,毕真真进入玉龛之中已满一年,再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便会出关,如果有提前出关的迹象,就一定要禀告给掌门人知道。

    张大牛答应下来,他为人稳重,留守灵园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而诸莺本来想等着师父出关的,但是顾颜却想带着她出去见见世面,毕竟她现在算是后辈弟子中的第一人了。将来也必然是碧霞宗内的重要人物,以前她跟着毕真真,甚少与外界交往,这一次算是补课了。

    诸莺自然不会违逆顾颜的意见,倒是默言在山中足足呆了一年,听说有要出去的机会,很是兴奋,虽然她跟着顾颜之后,子午谷地宫,与河谷之事都有经历,但全没有亲眼历见,这次能够真正的出去见识修仙界的盛事,心中不免有兴奋之情。

    顾颜看着默言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心想她们这一行,四个女子,大概在东阳郡的所有门派之中,也算极罕见的了吧。

    这个想法,果然在她七天后,到了东阳郡府,便得以证实。东阳郡内大大小小的门派数十,并非都有资格来参加试举的,只有那些可以去云阳城参加大比的门派,才会前来参加试举,这些门派都有固定的洞府,灵脉,有一批可以做为根基的弟子。这样才会得到云泽的襄助,参与到整个云泽修仙界资源的分配当中。至于那种只有三五人的小门派,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大派所吞并,如同潮起潮落中的鱼虾一样,只能跟着潮水起伏,自身却没有半点决定命运的能力。这样的门派,自然不会受到邀请,这次参加整个东阳郡试举的门派,大概也只有十几数而已。

    整个云泽共分九郡,东阳郡的门派数量偏处于下游,但是位于东南门户,紧挨着天极山脉,门派虽然不多,但派中修士的修为却都算上乘。穷其原因,还是因为紧挨着天极山脉这个天然的试炼之所,派中的修士都能得到锻炼而已。

    所来的门派,有一半倒是在开派大典时见过的,只不过那些人当时对顾颜并未多加注意,虽然对她年纪轻轻就能够结成金丹,并身居长老之位有些诧异,但在苍梧大地之上,即使是结丹修士数量也极多,年少而知名的天才也有不少,所以并未显得有多加留心。而顾颜对他们也多半没记住名姓,倒是林梓潼这一年来跟着处理宗门内的事务,对各派的头面人物多有了解,在边上低声介绍给顾颜知道。

    只有积云峰这次来的南仙子与杨真,算是顾颜熟识的,另外还带了几名弟子,大概加起来有六七人,顾颜的心中便了然,看来这次的名额也是按着实力所分配的,碧霞宗应该是继承了上一次丹霞宗的名额,如果在这次的活动之中,碧霞宗不能够出采的话,那说不定名额就要被其它的门派所瓜分了。东阳郡中适龄的少年,大半都在此,如果碧霞宗分不到名额的话,一方面上京大比的名额要被削减,另一方面在未来的人力争夺上,也会失了先手,这一次倒是不容有失的。也难怪甘碧梧与蓝湘一致要请她出马。

    除了积云峰外的几个大势力,如谭家、韩家等,都派了一位结丹中期的修士带队,门下弟子六七人不等。在丹阳派退出东阳郡之后,剩下的门派中,便由这三家执牛耳了。相比之下,碧霞宗只来了四名女子,在十几个门派之中,可谓毫不起眼。这也让其余的门派议论纷纷,多半是觉得丹霞宗实在没有办法了,居然找上东南的不知名小门派过来借力,现在多半力借不到,反而要引火烧身了。如果毕真真当机立断,带着丹霞宗主动投效到某个大势力的门下,多半还能存身,得到庇护,现在,如果碧霞宗在试举与大比中失利的话,那么会被整个吞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韩家与谭家所派来的人,眼中都露出惋惜之意,也是觉得可惜,如果碧霞宗真的在大比之中失利,那么分割势力的话,他们未必就能分到一杯羹,哪有毕真真带着整个门派投效来得便利?心中都在暗骂毕真真脑子进了水,不识好歹。只有杨真在边上冷眼旁观,心中冷笑不已。

    顾颜对外人的这种心态自然了然,也不会放在心上,但默言看着外人有些蔑视的眼神,不禁有些气鼓鼓的,相比之下,林梓潼处事成熟,诸莺以前见这种眼神多了,都很是淡然。那些人的目光,也多半放在默言的身上,想不到这次碧霞宗会带一个连筑基都未成的弟子前来。

    其实在顾颜的心中,本来没把这次试举当做一回事,由于只限制一名结丹修士带队,各派的首脑人物都未必会出马,实际上是后备力量中精英弟子的一次比拼,对此顾颜并非没有信心,而且本来她也不想出风头,混个中游回去,就算完成任务,所以带着默言,只是来见见世面而已,也有信心一定能护她的周全。

    看到默言气鼓鼓的,便淡然的说道:“作为修士,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莫因外物而扰了心境”

    一番话如冰水一样,在默言头上浇下,让她瞬时变得清醒起来,顾颜虽然平时对她很和蔼,也从来不摆师父的架子,但在教导的时候,默言还是会乖乖的听话。说起来,她对这个亦师亦姐的师父,可是格外的尊敬有加的。

    东阳的郡守,也是皇室子弟,被派驻在这里担任郡守,三十年轮换一次,等这次大比完了,也要回京复命,所以并不多话,简单的说了一下规矩,便请大家启程前往。

    规矩仍是照着旧例而来,每个门派限三至七人不等,名额是按照上次而分配的,碧霞宗继承当年丹霞宗的势力,有四人可以前往,但不论人数多少,结丹修士只限一人。同在一地参加试炼,以所猎得的妖兽多少及价值,而论胜负,然后按名次,再分配弟子的数额,而且也会将上京大比的名额定下来。

    云泽国大比的名额,通常由各郡分配,办法不一,总之要将一地的势力排出先后,然后按其强弱,分配多少不等。那种小宗弱门,自然分配到的名额就少,能上京参加大比的人也少。虽然说参加大比之时,主要还是看精英中的两三人,人多人少起不到太大作用,但对于那些较弱的门派,濒临于淘汰边缘的,他们想的不是在这次大比中能够占多好的名次,分配到更多的资源,而是尽量保持着自己不被淘汰,那么多一人少一人,有时便会起大作用。

    因此,顾颜在来之前,就已经得了告知,如积云峰那种大势力,不会特别在意这次比拼,但那些较弱小的门派,则都对这次试举虎视眈眈,碧霞宗,无疑是他们眼中的一块亟待宰割的肥肉。

    只不过……顾颜心中冷笑了一声,想要碧霞宗任人宰割,可也没那么容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