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80章琐事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这几天来,顾颜并没有参加她们的商谈,只是带着一些旧友,观览丹霞山的盛景,另外,她也取出了自己炼制的一些灵丹,送给林梓潼与张大牛,助他们稳定自己修为上的境界。林梓潼在筑基成功之后,又一心苦修,进境很快,现在隐隐的又有突破之意,顾颜却担心她进展的太快,心境难以跟上,毕竟不是人人都像她一样,能够有问天录傍身,凭借强大无比的神念,不会担心有越级晋阶之忧的。所以她一定要林梓潼在八极混沌元阵之中,闭关修行数日,辅以自己炼制的丹药,将境界先稳固下来,现在碧霞宗在丹霞山重建山门,求得是一个“稳”字,便不能再像先前一样,只追求修炼上的速度了。

    她让默言与卫昭仪等人玩耍,自己则专心的与张大牛交代灵园之事,顾颜预计要将灵园完全建成,可以入植,至少也要一两年的功夫,那时候云泽国的下一次品鉴大会也将开始,自己当初也应答了秦封,必然会前往云阳城的。而她的性子,也并不是会在某一地就栖身下来,被一个门派将自己完全羁绊的。虽然这个灵园承载着她的心血,但顾颜也不会把心思就完全放在这个地方。因此,顾颜也决定,在她离开之后,灵园的日常事务,便会托付给张大牛照顾。

    当然,灵园深处于丹霞山的山腹,受外面庇护,如果灵园真的遇袭的话,那么碧霞宗的形势也危殆,按照顾颜的安排,那时候便会在蓝湘的主持下,避入灵园内部的地宫之中,然后启动八极混沌元阵抵抗,就不再是张大牛所能顾及的了。

    她这几天,便是在跟张大牛讲灵园的布局,从一开始,就要让张大牛涉入到灵园的建设中去,这样才可以让他对灵园有着全面的了解,有时还会将阳长老请来,一起探讨灵园该如何分布,怎样的灵根,应该植入何处,五行灵气,应如何引导。

    建设一座灵园,其繁复之处,更胜于布置一处洞府,虽然顾颜深得溶老的真传,但也颇费了一番心力。过了数日,才画出一张灵园建设的草图来,然后顾颜便和众人一起,在这里布置地势,开始重建灵园。先要滋养土壤,按顾颜的计划,要到一年之后,才会有计划的向这里植入灵根。好在顾颜会在这里停留上一两年的工夫,倒也不发愁没有时间。

    就在此时,蓝湘才特地过来告诉她,已经将诸多事宜都商议完毕,明日便会举行两宗合一的大典。蓝湘颇有些嗔怪的说她:“我们在那里忙得昏天黑地,你却自顾自的在这里躲清净,明天的大典,你可是一定要出席的”

    顾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笑道:“你以为我在这里不忙么,这可是百年大计,比你忙得事情要紧明天就举行大典,是不是急切了些,可邀了什么人?”

    蓝湘屈着手指头说道:“我和碧梧、真真的意思,都是要快些举行大典,先将名分定下来再说,然后便可以派人上云阳城报备,免得丹阳派那些人还会捣乱。至于外客,只邀请了东阳郡的几个大派,以及丹霞山南北的几个小派和家族,并不算多。”

    顾颜点点头,表示认可她们的安排,如今两宗合一,还是要尽量的低调行事。免得惹人注目。

    等到第二天,丹霞、碧霞两宗合一的大典,便在丹霞本宗的山门之前进行。如积云峰、以及东阳郡较有名的韩家、谭家等修仙家族,都被邀来观礼,按例也向东阳郡守处下了贴子,只是郡守派人来贺,并没有亲自前来。所邀的人,大半都是派门人弟子前来,并没有掌门人或者族长前来观礼。

    说到底,无论是丹霞宗还是远在东南的碧霞宗,在东阳郡这些大佬的眼中看来,都只不过是一个小角色罢了,丹霞宗还好,毕竟久在东阳郡,有些名声,碧霞宗出身于东南的蛮荒之地,虽然只隔着一条天极山脉,但向来都是被众人所看不起的。也就怪不得他们有所轻视了。倒是丹霞宗积弱已久,却能够赶走丹阳派,占据了整个丹霞山,让人有些惊讶。

    不过这些大派们也都知道,丹阳派与丹鼎派在暗中有些瓜葛,都以为他们是有所大志,弃了丹霞山远走,把这样一个洞府,平白留给了丹霞宗继承,倒也没有多说什么。至于顾颜当场击杀葛云的事情,早就被严密的封锁起来,不许外泄,所以也没有引起什么置疑。

    在东阳郡,顾颜所知道的门派,便只有积云峰,是杨真前来观礼,他见到顾颜在此,便露出一个了然于心的笑容。而顾颜对他,不过只是淡淡的点头罢了。说起来,杨真对她以前有过利用之意,虽然她不会真的与积云峰计较,但也不会有太好的脸色,与秦封的交情是私谊,她可也没那么就大度到爱屋及乌的份儿上。

    在十余名客人的观礼之下,毕真真与甘碧梧一起走到中堂,朗声说道:“时逢乱世,修士倾颓,难以为继,唯彼此合力,共度难关,丹霞、碧霞两宗,愿合而为一,更名碧霞,立此地为山门,为云泽之属。天地诸神,各位道友,均此为鉴”

    顾颜与蓝湘,便以长老的身份,主持其事,将新制的碧霞宗门匾挂上去,便算是礼成。然后便是宣布新的碧霞宗组成,由甘碧梧任掌门人,毕真真则退居为长老,诸莺、林梓潼、卫青等人,分别为主事弟子,这样下来,整个门派有数十人的架子,一个中等的门派,便算是从此搭了起来。

    东阳郡的这些地方势力,都不以为意,相比之下,新的碧霞宗,虽然也有三位结丹长老坐镇,但都是年轻女子,而后辈弟子中,最多只是筑基中期,也没有什么太过出彩的人,论起来,还不如以前的丹阳派出采。有些势力不禁会感到可惜,如果不是碧霞宗来得太快,又有三名结丹修士坐镇,不好大打出手,丹霞山这样一个洞天福地,就被外来的势力占了去,也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那些势力所派的手下,有些脸上便不禁会露出异色,杨真冷眼旁观,不禁在心中冷笑,顾颜初来中原,声名尚不显,虽然在卫国时颇有威名,但是中原的修士,就算是东阳郡这种偏僻之地,也都视中原为蛮荒之所,对从那里出来的修士,多半抱着歧视的眼光,对于顾颜及碧霞宗,也就不能正视她们的实力。看顾颜的意思,似乎要在此地长久的扎下根来,他这时还不知道顾颜有在河谷中重建灵园的打算,否则更加要惊叹她的手笔之大。而本来就已经暗流涌动的云泽国,在东阳郡中,又少了丹阳派这一极,只怕日后从此多事

    杨真看着那些人极力掩饰着的贪婪之色,不禁想到,他们大概还在想着,日后能够从这里分一杯羹吧,想着回去要禀报几位峰主一声,就算不与碧霞宗交好,也不要和她们为敌,结一个善缘,日后说不定还有惊喜。

    等宣布礼成,新的牌匾挂了上去,碧霞宗就算是正式的在丹霞山这里扎下根来,宗派名为碧霞,但受得却是两代祖师的传承,丹霞祖师与碧灵仙子都入祠堂供奉。等众人再跟着参拜过之后,便由掌门人甘碧梧带着大家,浏览全山。

    顾颜这时已经空了下来,杨真抽一个空子,贴近她身前,说道:“顾仙子,可有暇?”

    顾颜看了他一眼,对这个曾经对自己谎言相欺的人,并没什么好感,只是积云峰与秦封的关系甚深,碍着他的面子,也不好多说,只是淡淡的说道:“你有什么事?”

    杨真能够感受到她的冷淡,也不多说,只是说道:“秦公子从云阳都,有信捎来,特意让我转达给顾仙子知道。”

    “哦。”顾颜的神色和缓了一些,说道:“信函何在?”

    杨真摇摇头,“只是口信,并未留于玉简之中,公子说他将有远行,要在明年年中才能归来,让我与顾仙子说一声。”

    顾颜点了点头,秦封所说的归期,也正是品鉴大会即将召开的日子,看样子在云阳城内,仍是风起云涌,不能止歇的时候啊,她思索了片刻,说道:“我与秦兄虽然在卫国时曾相交莫逆,但对他的身世并不了解,他在云泽,到底是什么身份?”

    杨真有些愕然,在他看来,这两个人彼此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生死之交,却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也实在让人有些不能理解。他斟酌了一下言辞,才说道:“云泽自皇室以下,以秦、元两家执掌大权,本来一内一外,互不统属,也算是皇室的制衡之道,只是近些年来,皇室积弱,于是元氏就有取而代之之心。公子是秦家的嫡子,按秦家的规矩,在筑基成功之后,就要隐姓瞒名,外出修行,一个人进行试炼,家人与长辈都不能干涉,直到结成金丹,方能归来。公子于去年结丹成功,归来之后,就亲自主持与元家的斗争,现在有些愈演愈烈之势,说起来,上次的事情,不过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顾颜心中这才恍然,没想到在卫国身为一个赏金猎人的秦封,居然还有这样的背景,“那么上次你们护送的虎符,是什么东西,如此重要?”

    杨真说道:“说起来,也与三十年才一次的品鉴大会有关,至于详情,还是等秦公子来了,仙子自己问他吧。”

    顾颜笑了笑,也不追问,只是说道:“你们积云峰,在东阳郡也算是名门大派,日后碧霞宗还需要你们照应,我在这里多谢了。”

    杨真自然不会推辞,不过听了顾颜的话,他心中一凛,低声道:“仙子有即将远行之心?”

    顾颜说道:“我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总归不会长驻此山,但碧霞宗是我在苍梧的根本,我也不会将它抛下,即使离开,总归有一天,也是要回来的。”

    杨真心中凛然,暗自决定,等回去之后,必然要与几位峰主商量,一定要交好碧霞宗,现在交好碧霞宗,也就是日后能够交好顾颜。凭他的眼力,自觉顾颜绝非池中之物,终有一日能够凤鸣九天。哪怕成为苍梧的第三位成就元婴的女修,也绝非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顾颜问到了自己想知道的话,也就不再与杨真多言,那些应酬的事情,自有甘碧梧去料理,两宗刚刚合而为一,琐碎的事情,她都甩给甘碧梧与蓝湘,自己则安心的伺弄灵园。还有一件事,就是要将毕真真送入玉龛之内疗伤。

    这件事并不难为,在她这些日子的布置之下,灵园的地脉已近成形,比顾颜所估计的还要快些。也是多亏了丹鼎派在这里费的工夫,他们移天换地,将整个地势全都变更过来,倒为顾颜省了不少功夫,真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灵园已成整个丹霞山的灵气汇集之所,而且阴阳相融,相生相合,再也不会担心丹霞山有灵气被吸尽的匮乏之忧。

    在立派大典完毕之后,毕真真便按照前约,进入玉龛之中,然后被送入地宫之内修行。诸莺站在边上,眼泪汪汪的,只是强忍着没哭出来。她与毕真真师徒相得,几十年都没有分开过,这时候心中不禁悲伤起来。

    默言站在她身边低声安慰着,顾颜笑道:“哭什么,师父有一年的工夫就能出来了,那个时候伤势就会痊愈,不是比现在好得多?”她又看了看诸莺说道,“你师父临行之前,将你托付给我照顾,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与默言一起修行吧,顺便也为我看顾灵园。”

    顾颜早就打定主意,不会参与碧霞宗内的细务。按着两宗合一之前,所谈好的约定,这些弟子们都会统一进行教导,丹道与符道并重,算是一宗中分出的两个流派。这在较大的门派中也是极常见之事,就算是顾颜初生时所在的越国,如太一门等,其中也有擅长丹道或者炼器之术的,一个门派大了之后,源流众多,各有所长,本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初入门的弟子,会教授他们基本的修行之术,而蓝湘与毕真真,则会在弟子中择其天资,分别因材施教。原本丹霞宗的弟子,都是年轻之辈,只需要教导基本的修行之道即可,只有诸莺跟了毕真真几十年,在少年一辈的弟子之中,她的修为犹在林梓潼等人之上,算是碧霞宗中首屈一指,毕真真一旦闭关,就没人能传授给她符道,只有顾颜精擅内丹之术,又看了玉龛上所刻的道法,于内丹符道也颇有领悟,而且她将丹霞祖师与碧灵仙子的两种道法互相融合,能够别出心裁,其造诣尚在毕真真之上。

    因此毕真真在入关之前,便将诸莺托付给顾颜教导。顾颜其实也颇喜欢这个小姑娘,坚忍,执着,对自己的师长又是一片至诚。便将她放在灵园之内,与默言一起,也算是两个小姑娘做个伴儿。除了她们几个,张大牛也是每天都泡在灵园之内,顾颜想日后自己不在此地的时候,就让张大牛来主持灵园内的事务,就如同当年溶老在碧霞宗所担任的那个角色一样。因此就需要他对灵植一道有极深的领悟,这些日子,她除了传授给默言基本的修行之法外,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和张大牛讲授灵植之道。

    张大牛的资质其实并不算上佳,只是他性子坚忍,对于事物自有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着,而且在辨识与培育灵草上,有独特的心得,这是一个炼丹师所必备的素质,虽然他在修行路上难有寸进,顾颜估计如果按部就班的修行下去,他大概也只能困在筑基中后期为止,但是顾颜打算传授给他新的丹道,万法归一,大道趋同,只要张大牛领悟到新的丹道,那么谁知道,他日后不会走出一条新的路呢?

    林梓潼自从门派中的大变之后,性子也日益的沉稳起来,在修行之路上大有精进,日后她必然要走蓝湘的那个路子,说不定还会接任掌门人,顾颜能做的,也只是尽量的看顾她,让她不要因为修行精进太快以致走火入魔罢了。

    甘碧梧自去忙碌细务,交结周围的门派,在东阳郡慢慢的扎下根基,与当地的官府和皇室分支打交道,为着明年的品鉴大会做准备,这些都是极繁琐的事情,却也是一个门派能立世的必要之事。

    还有一件事,便是要从当地的凡人中考察收取弟子。只有源源不断的有新弟子入门,才是一个门派赖以生存的根基,否则终将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其势不能长久,那些历史悠远的大门派,无不是能够提供一代又一代的新血,有些门派或者家族,纵然能出一两个天纵奇才,但后继乏人,也会很快的衰落下去。

    这一点,在卫家的身上已经得到了极好的体现。甘碧梧她们从卫国来的时候,整个东南六国的乱象已经渐显,卫东阳一死,以卫家的权威,无法再压制整个东南,当年九姓之变的残余势力,又开始纷纷的抬头。虽然卫玠已经向丹鼎派求助,但中原的九大派,也不可能会让丹鼎派独力的把触角伸进东南。这些事情,仍然在商榷之中。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他们做出什么决定,是否真的决定去掌控东南,也绝对会等卫家衰落之后,绝不会留下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家族放在东南,平白的为自己生事,所以顾颜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一声长叹,恐怕横行东南数千年的卫家,就要慢慢的归于凡俗,再也难复往日的风光了。

    早在她刚离开栖云山的时候,已经对这种情况有些预料,也正是为此,她才对于毕真真的提议十分赞同,一力促成两宗合一之事,也就是想让碧霞宗走出东南,避开那里的乱象,来到中原这个更加广阔的天地,来一展身手。因此,虽然她不管门派中的细务,但新弟子招收,却是顾颜唯一会过问的事情。

    只是碧霞宗刚来东阳郡,于当地的情况还不熟悉,虽然接手了整个丹霞山,但丹阳派原本在其它地方的势力范围,却被其它的门派不声不响的瓜分,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事。碧霞宗毕竟现在力弱,一个门派的建立,需要极长久的积淀,也非一日之功。想要让东阳郡资质出众的弟子都拜入碧霞宗来,甘碧梧要做的事情仍然很多。

    所以甘碧梧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曾经和顾颜商议过,一年之内不会再招收新的弟子,而是先着重于将当前的势力稳固下来,顾颜与蓝湘也都赞成她的意见。于是,这一年中,碧霞宗都以休养生息为主。

    毕真真进入玉龛修行,要在一年之后方始出关,两宗合一虽然举办了仪式,但真正的把两派弟子融到一起,还是一件极难之事,需要水磨功夫,这一年中,甘碧梧主要便忙于此事,蓝湘在原碧霞宗中的弟子中择出了几人,其中就包括林梓潼,精心的加以教导。而顾颜便整日的忙着她的灵园。

    虽然说需要半年才能入植灵根,但这半年之中,也不是没有事情可做的,她让小姜用它的紫眶金瞳,一一的梳理着每一寸土地,再让张大牛精心的侍弄,溶老当年说过,灵园中每一寸,如己身一寸肌肤,须做到如心指意,如臂使指,才能天地融一,合法以自然之道。这些她自然也完全的传授给张大牛知道。

    剩余的时间,她便会来教导诸莺与默言的修行,有余暇的时候,如卫青、昭仪等人,也都会来灵园这里玩耍,择一午后的半日,她们于群山之上,看夕阳西下,颇有意境,觉得仿佛又回到从前在栖云山时,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