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76章雷霆之怒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蓝湘说道:“按说,这座玉龛,我们应该交给真真,只是如果拿走玉龛的话,会不会让阵法发动变动?”

    顾颜思索了片刻,说道:“应该不会,八极混沌元阵的精髓,在于静而不止,动而不守,这尊玉龛,就是调和这里的阴阳二气之用的。暂时拿出去一下,应该不会有事,再说这是寄存丹霞祖师的法身之物,我们也应当拿出去给毕门主一观,事后再放它放置回来便是,对阵法不会有什么影响。我先用自己的旗门,暂时将这里的阴阳之气稳住。”说完顾颜便取出自己的五座旗门,向空中一抛,便在玉龛的周围落下,呈五行方位,将这里的阴阳二气定住。顾颜说道:“十日之内,再将玉龛放回原处,阵法便不会发生变化。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蓝湘点点头,两个人捧起玉龛,顾颜将天灵符也放在了玉龛之内,玉龛便可以随心意大小变化,顾颜把它放进了乾坤袋中。随后蓝湘说道:“你既然受了伤势,出去也要觅地疗伤,这里环境甚佳,又是丹霞山中灵气汇集之所,何不在此地休息一天,等养好伤再回返不迟。反正真真的伤势已是沉疾,不在乎这一日两日了。”

    顾颜想了想便说:“如此也好。”只是为了表示对丹霞宗祖师的敬意,她并没有在八极混沌元阵中休息,而是又顺着玉阶返回,到了那个白玉台,然后在那里打坐调息了几个时辰。

    她在能够直接调用混沌空间中的灵气之后,体内经脉的韧性也大为增强,这一次虽然因为使用最后一击而脱力,但经脉并没有受损,只是因为灵气不继而脱力而已。等十二个时辰过去,便伤势尽复。她这才起身招呼蓝湘,也挂念着留在丹霞宗的默言,两个人又顺着原路返回。

    又走了一条盘旋不断的玉阶,等两个人到了山谷中的时候,日头已经有些偏西了。说起来从丹霞宗的山门来到这里,现在不过只是过了一天的时间,但所发生的事情,却也着实的惊心动魄,险象环生。不过蓝湘觉得还是有些惋惜,“可惜我们来了这里一趟,还是没能找到治疗真真的办法。”

    顾颜笑道:“谁说没有,我已经找到了。”

    蓝湘大喜:“在哪里,我怎么没听你提起?”

    顾颜道:“在玉龛后面,碧灵仙子所留的丹道之中,与丹霞宗原本的内丹符道相印证,可以炼制出一种丹符来,不同于一般的符篆,可以内疗外用,双管齐下,应该可以将毕门主体内的妖虫之卵拔除掉。”她有些心悦诚服的说道,“这两位祖师,实在都是难得一见的奇才,在丹道与符道上,都能够独树一帜,别出心裁,而且这两道到了最后,居然又能够殊途同归,可见大道殊途,归于一元,古人诚不我欺”

    蓝湘倒是有些感伤,丹霞宗的那位祖师,与当年的碧灵仙子,都可以算是人中龙凤的人物,手创一派,流传千载,只可惜后人多庸碌,先人留下的基业,便慢慢的萎缩成这个样子。顾颜倒是看得很开,云起云落,本来就是定数,世上哪有长盛不衰的基业?

    两个人唏嘘一番,踏上锦云碟,便要回转来时之处。她们高高的站在云头上,放眼向着丹霞宗的山门方向望去,蓝湘忽然叫了一声:“不好”

    她用手一指西北方,丹霞宗的那座山峰,就高高的矗立在那里,半山腰上,就是丹霞宗山门的所在。这时那里火光冲天,腾腾的烈焰向着空中冒起,顾颜当机立断的说道:“快些回去,迟恐生变”

    锦云碟如闪电一般的向回飞遁,接近山门的时候,两个人几乎可以听到里面传来的喊杀与惨叫之声,这让顾颜更加的担心,丹霞宗一共只剩十余名弟子,门主毕真真又受了伤,岂能抵住外人的侵袭?而且她更担心默言的安危,自己费尽功夫的把她从子午谷中带出来,还没有来得及传授她修行之道,可不要不明不白的在这里出了问题,她可是答应过临死的莫日根,要好好照顾小默言的

    锦云碟飞行极速,百里之遥转瞬即至,不出几息的时间,两人已经到了山门之外,看到遍地狼籍,满是烟火,地下有一片一片的血痕,还伏着两具尸体,都是女子,把顾颜吓了一跳。好在看过去,都不认识,应该是敌方的人。外面被一群修士紧紧的围住,山门大开,里面的内堂紧闭,丹霞宗的弟子,包括毕真真在内,一个都不在外面。

    外面所围着的修士大概有数十人,以筑基期的修士为多,结丹的只有四人,有一个身材高瘦的男子,戴着形式奇古的高冠,站在中央,他身后有两名白发老者,与一个中年妇人,四个人都面色冷峻的看着里面。那个男子说道:“毕师妹,你我系出同源,山南南北,本来俱是一体,今日何必弄到兵戎相见的程度呢?”

    内堂的门紧闭着,隐隐可以听到有呜咽之声,与斥骂的声音,只是门始终不开。男子的耐心似乎已经丧尽,他挥了挥手,“抬伏魔弩来”

    修士们都向着两侧退去,在两边各露出了一张大弩,上面所搭的弩箭,足有手臂粗细,男子说道:“当年丹霞祖师仗以开山裂石的伏魔弩,你们要想清楚,可禁得住这一弩之威?如再执迷不悟,我也不再顾及本宗的山门了,大不了回头重建便是”

    中堂之门忽然一下子大开,毕真真高挑的身躯站在门口,她的一身长裙大半被染成了血红色,脸上一片苍白,嘴角还含着血渍,显然伤势不轻,在她身边一左一右,各有一个少女扶着,其中一个,就是顾颜与她相见时,一直随侍在侧的弟子,另一个,却是小默言。另外的弟子都伏在中堂之中,委顿不堪,也不知是生是死。

    毕真真站在那里,说话似乎都有些费力,但声音却仍然清朗,“葛门主,你们的先辈,当年叛出丹霞宗的时候,就曾经说过,另立丹阳派,两派永不来往,这些年,又为何贪图我丹霞本宗的山门,非欲得之而后快,这岂不是有违道义?”

    那个高瘦的男子,便是丹阳派的掌门人葛云,他朗声说道:“丹阳丹霞,同出一门,当年因为内外丹之别,才分为两宗,只是派别之见而已,如今岁月已过,大家也能看出,当初到底是谁对谁错,丹阳派今日就要拿回本宗的山门,并且复称丹霞之名。两派本来就应当合二为一”

    毕真真声音很是微弱,显然是中气不足的模样,但却仍然站得笔直,昂然的说道:“丹霞宗虽弱,却也不能任人欺凌,真真虽伤重,亦不能让出本门所在,葛门主,你请动手吧”

    扶着她右手的默言这时大声的指斥道:“你身为大派的门主,却如此强硬的欺负一些弱女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等我师父回来,再教训你们”

    葛云被一个小女孩所指责,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沉声说道:“你们既然不识抬举,便不要怪我下辣手了”他扬起来的右手重重的向下一挥,两只手臂粗细,足有两三丈长的弩箭便如流星赶月一般离弦而出,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向着丹霞宗所在的中堂冲去。

    顾颜在外面,看到在整个丹霞宗的山门上,都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黑色云雾,大概是丹阳派布下的禁制,所以丹霞宗所有的弟子都被困在那里,无法逃脱,看毕真真的样子,显然在无力抵抗之下,只是想以身殉派,也没有要逃生的意思。

    看到弩箭飞来,她的脸上反倒露出一个平静的笑容,由于受伤,也没有多少力气,只是一只手将默言推了出去,“你非我丹霞派弟子,何必陪我同死?”朗声说道,“今日真真愿与山门共存亡,只请你放你弟子一条生路”

    她说完最后一个字,两只弩箭已经迎面飞来,其速之快,其势之疾,在空中带出了一溜火光。蓝湘急得大叫,“哎呀”

    锦云碟速度虽然奇快,但说起来这些事情,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两个人离毕真真所站之处仍有百丈之遥,援手不及。这时顾颜长吟了一声,其声音崩云裂石,方圆数里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滞。

    葛云愕然的回头,发现两个少女驾云头而来,以为是毕真真邀来的帮手,冷笑一声,“你们怕是来晚了……”

    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顾颜的缺月弓已经来到手中,一支归元箭搭在了弦上,手指一松,一声脆响,归元箭便离弦而去。

    归元箭飞快的离弦而去,几乎将周围所有的灵气都卷得震荡起来,以归元箭的飞行为直线轨迹,周围的灵气在一瞬间全都被抽出,发出了一阵极为尖厉的鸣声,几有崩云裂石之威,直遏云霄。箭身在空中划了个弧形,堪堪赶到了两支巨弩之前,箭尖一挑,轰然作响,两只巨弩被震得通体粉碎,无数的碎片到处飘飞。

    烟尘飞起,将毕真真本来带着血污的脸染得蓬头垢面,但她一下子几乎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站在那里,倒是被她一把推出数丈之远的默言,这时飞快的爬起来,惊喜的叫道:“师父,是你过来了”

    顾颜一箭惊天,将葛云所发的两支伏魔弩全都震碎,也为她赢得了短短的一瞬时间,锦云碟飞快的落在了山门之上,顾颜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她一扬手,双手在空中一搓一合,向外一扬,就有数十百丈长的金光雷火摧发出去,中间夹杂着无数的电光火球,山门之上顿时蔓延成了一片火海,本来笼罩在丹霞宗山门之上的那片黑色云雾顿时烧了起来,腥气飘遍四野。

    葛云又惊又怒,那层黑雾,是丹阳派这些年来,采丹霞山北野中的黑沼迷瘴,炼制出来的一件专门用来困人的法宝,这次前来夺取本宗山门,特意将此宝罩在顶上,毕真真也不是拘泥之辈,几次想带着默言与自己的弟子们突围,只是都被此宝拦了回来。没想到被顾颜举手之间毁去。

    顾颜以五雷霹雳天之法,夹杂着紫罗天火之焰,不费多大力气,就将他一件法宝毁去,落下地来,就站在中堂的大门之前。蓝湘飞快的扶起了毕真真,一摸她的脉息,心头便已经凉了半截。从怀里掏出几瓶丹药,打开塞子,一股脑儿的塞进她的口中去。

    默言走过来,犹是气鼓鼓的说道:“师父,这个恶人,他们带着人过来,不由分说的就要毕掌门人交出山门,然后就派人攻打,还把我们所有人都困在这里,不许离开,说是不投降他们的话,就全数剿灭,不留一个活口。”

    顾颜冷笑了一声,“这位就是葛门主么,初次谋面,你好大的手笔”像葛云这种人,身居丹阳派的掌门之位,彼此之间打打杀杀也是常事,顾颜也没有过多责怪他的理由,但他将整个丹霞宗困住,非要斩尽杀绝不可,尤其是对默言这样一个对于修仙之道根本不通的人,也要斩草除根,不留活口,这便大犯顾颜的忌讳。修士不向凡人出手,这已经是修仙界中一条不成文的法则,而且顾颜把默言安心放在丹霞宗,托毕真真照顾,毕真真也确实证明了顾颜所托非人,在她性命即将不保之时,犹记要护着默言的安全,而葛云的行事,却实在是有些卑劣,也让顾颜心中怒意大起。

    葛云看到顾颜以雷霆手段,破去他所发的伏魔弩,然后又将顶上的禁制一扫而光,落在中堂之前,便发出极为凌厉的喝问,心头也不禁有一丝猜疑,但他在探听出毕真真重伤未愈之后,趁着时机大举进攻,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否则如果灰溜溜的回去,他在丹阳派中,还能有什么威严?只是想到昨日清晨,在红河谷中所发生的变故,他心中又不禁有些余悸。

    河谷被丹鼎派列为禁地,并派韩千羽驻锡于彼,像葛云是绝对插不上手去的,也不知丹鼎派于此地在做什么,只是韩千羽昨天匆匆离开,并且留书给他,丹鼎派大事已了,以后再不会回到此地,整个丹霞山便都交给他。

    葛云不知道韩千羽与顾颜两败俱伤之后,为了避藏剑山庄的锋芒,免得两派因此而生变,所以退了一步,带着九尾神蛭远走,只是临走之前,还不忘给他下一个套子。在韩千羽的心中,大概是觉得丹阳派这种门派,已经毫无利用价值,以后就让它自生自灭去吧。

    葛云却自以为得计,认为攀上了丹鼎派这条大腿,整个丹霞山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便不再有顾忌,这几年,若不是有韩千羽在那里压着不让他生事,他早就倾力攻击丹霞本宗,占据山门之位了,也由不得毕真真在这里苦苦支撑数年之久。这一次,便马上召集全派,倾全派之力,攻击丹霞本宗的山门。他们全力尽出,毕真真根本不是对手,甚至连山门外的护山大阵都没能完全启动,在牺牲了两名弟子之后,被迫退入中堂,将整个山门的外侧都被葛云占去。

    葛云在决定攻击丹霞本宗之前,就已经下了决心,像毕真真与其弟子这种死忠,是一定要杀死以绝后患的,从此便不会再有内外宗之争,他可以得到整个丹霞宗,而默言在一开始就曾经出言指斥过他,触犯了他的威严,他自然也不在意杀上一个刚刚入门的小修士。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么大的一个靠山

    多年的掌门生涯,让他对局势有一种本能的判断,只是顾颜刚一落地,便毫不留情的指斥他,让葛云的脸上顿时挂不住,虽然两个结丹修士来助毕真真是有些棘手,但他自忖凭丹阳派之力,并不在乎两个散修,只要他们没有更厉害的后台便好。便冷冷的说道:“你是什么人,何故来管我丹霞宗的闲事?”

    顾颜淡淡的说道:“我与这位蓝师姐,同为东南碧霞宗长老,与毕门主相识,故来相助,若这是你们门派内务,我本来不便插手,但你们早在数百年之前,别宗而出,另立丹阳派,与丹霞本宗再无瓜葛,如今却又来生事,还伤及我的弟子,你若不马上退出此地,给我一个交代,我今日不会与丹阳派甘休”

    葛云听了顾颜所说的身份,心中顿时大定,他身处东阳郡,算是中原与东南六国中交界甚近之地,对于卫国中的碧霞宗也有所耳闻,甚至还听说过数百年的碧霞宗的那场变故,知道在此之后,碧霞宗便一蹶不振,再也无力于卫国中争锋,只能僻处一隅,被人压制。一个外门长老,其实际所能依靠的势力,与一个散修也差不多少,自然不放在他的心上。

    听到顾颜大言炎炎,不由冷笑起来,在他看来,就算是五六个碧霞宗加起来,也未必能与丹阳派相抗,冷笑道:“原来是东南小国之辈,你且要小心,来到中原,便应小心做人,莫为你的门派招事”

    顾颜冷冷的说道:“在下从不惹事,但若有人惹我,可也不是随便退缩之人。”她冷冷的看着葛云,说道:“你今日若不退出此地,别怪我无情”

    她与韩千羽在河谷中相斗,落得两败俱伤之局,颇有些怒气郁结于心中而不能散,这时便一口气的爆发出来,而且她初来云泽之地,也需要借此而立威,随后再入云阳城之时,才能够行事更加方便,如丹阳派这种不大不小的门派,也最适合她拿来作筏。而且顾颜心中,还存了更深的一层念头,如今她携有丹霞祖师所留的玉龛,那上面还有碧灵仙子的留字,顾颜颇想将这玉龛上的文字,抄录一份回碧霞宗,一方面两相印证,另一方面也想根据这两种道法,创出一种适合现在碧霞宗弟子习惯的独特丹道,这都需要与毕真真商议。如果丹阳派在其中生变,那么对顾颜的计划也有所妨碍,作为一个散修,她也没有太多可顾忌的。

    葛云尚不知顾颜已经动了杀心,只觉得她作为一个散修,还如此的口出狂言,实在可笑。喝道:“你既然执迷不悟,便不要怪我,来人,将整个山门都围起来”他沉声说道,“你们两个若是身殒在此地,碧霞宗也就自认倒霉吧”葛云并不担心远在东南的碧霞宗会来找他的麻烦,据他所知,碧霞宗只有一位结丹长老,这位姓顾的大概是后来才请的,就算把她们两个人击杀在此地,碧霞宗便会从此一蹶不振,自顾尚且不暇,哪有精力来找他们的麻烦?他却不知道顾颜已经动了杀念,想要将整个丹阳派都留在这里。一挥手,那些门人弟子们便依势而动,八架伏魔弩整齐的立在八个方位上,周围云气蒸腾,霞光流彩,八个方位上各有一位修士坐镇,其势如吞虎,要将整个丹霞宗都围在里面。

    毕真真被蓝湘塞进了几瓶丹药,这时终于缓过了一口气,只是脸色苍白的吓人,一说话,嘴角便会咳出鲜血,她本来是有伤之身,又与丹阳派的人来番拼命,经脉已经受了重伤,现在说话都有些费力,但仍然勉力的说道:“两位前辈,丹阳派今日势在必得,何必为了我们而涉险,若能将我的弟子们援救出去,那便感激不尽……”

    蓝湘连忙将她的嘴巴掩住,有些嗔怪的说道:“你我相交多年,这个时候还说这种话做什么,你以为我会扔下你不管么?而且在河谷的时候,阿颜已经找到了给你疗伤的办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