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69章上古妖兽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她的话音刚落,忽然间从山谷之中,传出了一阵无比尖厉的啸声,一下子就划破了夜空,刺耳的声音似乎能刺到每一个人的心坎里一样。蓝湘吓了一跳,她抬头向着空中望去,似乎是感应到有股极为强大的气息在缓缓苏醒一样。这时顾颜忽然举起朱颜镜,向着一个黑暗的角落里照过去,“你看”

    蓝湘转头望过去,朱颜镜上发出青濛濛的光华,虽然黯淡,却也能够将那里照得清楚,她看清了,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天哪”

    在那里是一个看上去无比宽阔的大坑,依着山壁之下,绵延到无尽的深远处,一眼几乎望不到边际,在大坑之下,埋藏着的是无数森森的白骨,各种大小的骨架不计其数,可以看出来,那些骨架在生前,都是极为厉害的妖兽。

    蓝湘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她行走于苍梧这么多年,各种千奇百怪的事情都见过了不少,但却从来没有见过有这样多的妖兽骨架汇集在一起的,她惊叹的用手指着说:“这里……至少也有几万只吧?”

    顾颜比蓝湘要沉静得多,她在心中默默的计数,说道:“这个坑方圆至少有数里,几万只应该还是估得少了。看来我们开始说的那些不见了的妖兽,都是被埋葬在这个地方。”

    蓝湘这时才从惊讶中回复过来,“丹霞山也是仙山福地,不是那种海外的穷山恶水,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妖兽生长?”

    顾颜断然的说道:“这些妖兽必然不是本土所生,是有人从外面将它们带过来的”

    蓝湘讶道:“带这么多的妖兽过来,那要耗费多大的心力?”

    顾颜摇头道:“也不是特别费事,这些妖兽多半在三四阶之中,虽然凶恶,但一位结丹修士可以很轻松的对付,东南与中原之隔的天极山脉,绵延数十万里,里面妖兽亿万,从那里捕捉一些,再带到这里并不困难,只是丹霞山这么小的地方,带这些妖兽来到这里,究竟是要做什么呢?”

    她是散修出身,蓝湘虽然是一派长老,但也不是什么大派,对于经济之账都是算得很清楚的,这些妖兽的元丹,如果拿出去售卖的话,至少也是一笔巨款,足够一个像碧霞宗那样的大门派百十年之用,费下这样大的心力,手笔,绝对是一个极大的势力,凭着丹阳派的那些人,是万万做不出来的。在云泽国,有这样大手笔的人,除了皇室,那便只剩下秦、元二家了。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觉得自己似乎在无意之中,陷入了一个极大的秘密当中,而且她们已经深陷其中,而无法脱身了。顾颜现在想来,当年丹阳派想要谋夺丹霞本宗,大概是想要夺取那里作为阵眼之所吧,但是被毕真真逃了回去,他们便不再追究,以免打草惊蛇,而又费了不少工夫,使用因地制形之术,在远处建起了三座山峰,同时把丹霞宗这个弱小的门派留在那里,大概也是为了方便遮人耳目。否则一个小门派无缘无故的消失,总是会惹来人的怀疑。反正毕真真也受了伤,等到年底的品鉴大会上,丹霞宗会被悄无声息的除名,然后丹阳派便可以不动声色的吞并了丹霞本宗,将整座丹霞山纳入自己的统治之下。而这条河谷中的秘密,大概也就不会再为外人所知晓。

    只是顾颜还有一个问题不明白,丹阳派为何在这几年当中,做事这样的急切起来,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是损坏丹霞山地脉的危险,也要聚集这里的灵气,来布置成这样的一个阵法,难道这几百年来一直徐徐图之的丹阳派,只在这几年突然变得急迫了吗?

    随着那一记尖厉的啸声,似乎整个大地都在为之颤抖起来,周围种植着的无数树木都不停的抖动着,在大坑中的那些尸骨,有的居然自行的飞了起来,向着天空中飞去。

    顾颜低声说道:“这是驱虎吞龙之法这些人把妖兽的尸骨放在这里,是借此地的地脉已滋养尸气,这些骨骼历经成年累月的封存,已经开始自行幻化出妖气,是滋养妖兽的最有力食物”

    她环望着四周,用手指着周围的九棵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那是九龙锁珠之术,把这里的地脉紧紧的锁住,灵气不能外泄,在这里盘旋不去,活水变化死水,灵气就化成了死气,用来滋养几万副骨骼,这时的尸气、死气的积累之深,只怕不是那个万载地宫之下”

    她的心中确实无比的惊讶,不同于在地宫时所见到的魔门手段,这里的阵法布置,说起来虽然恐怖,但却是着实的道家手法,必定是有一位对阵法及炼丹术都无比了解的人,才能够做出这样的布置来。无论是对周围地势的运用,对灵脉的了解,阵法之道的掌控,这个人的水准都要更胜顾颜一筹,顾颜来到苍梧也有了许久,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人才。果然一到中原,便藏龙卧虎

    蓝湘忽然用手扯了一下顾颜,惊叫了一声:“你看”

    她们所站之处,离那个埋藏尸骨的大坑并不太远,正好是站在九棵巨树的中线位置,这时从地底之处,不知何时,已经涌起了一层森森的白气,从地面上浮起,大概离地只有数寸之高,贴着地卷来,所至之处,地上蔓延的荒草全部枯死,顿时变成焦黄。这股白气,从四面八地贴地而来,转眼就将两个人围到了中心的位置。同时在周围,尖厉的啸声四起,在河谷的四处,都燃起了冲天的火光,蓝湘低声说:“我们的行迹,似乎被发现了”

    顾颜在此时还是颇为沉着,她低声道:“应该不会这股死气,应该是每到子时太阴最盛之际,要将九龙锁珠放开一条口子,将阴气泄去一半,否则阴气太盛,容易反噬灵脉自身。但我们要马上找地方隐藏起来”

    蓝湘对阵法之道毫无研究,自然一切都听顾颜的吩咐。果然那些火光在升上天空之后,似乎周围就不再有动静,只是有几条火柱高高的悬在空中,像是个信号一样,昭示着子时的来临。

    但那股死气已经飞快的蔓延到大地,快要把她们包围起来,顾颜低声说:“我们所站的位置,正当九龙锁珠的中心位,死气最后会全部聚拢到这里,然后再通过太阴月华之力化去,我们先走”她一挥手,扬起了朱颜镜,十二个兽头低吼着,喷出了浓浓的青气,周围的天色顿时为之一暗。

    朱颜镜上的光华变幻不停,天空中的乌云碧树,一幅幅的场景飞快的镜面上闪过,镜面处光滑如水,顾颜的五只手指如同灵动的蝴蝶一位,在镜面上不停的划着符咒,而她们周围的灵气方位,也在随之变化不停。

    顾颜的额头上微微浸出了冷汗,都来不及去擦,蓝湘抬起头,只看到一直跟随着她们,浮在空中的五座旗门,随着顾颜的动作,也在不停的变化着方位,外界的死气这时也在激烈的变化着,蓝湘的心中有一种感觉,这两处截然不同的气息,就像是一把被折成两半的锁一样,正在彼此的交换着,想要找到能够契合在一起的方法。

    忽然顾颜将手停下,长出了一口气,周围所有的灵气同时被朱颜镜收拢起来,五座旗门所布的阵势飞快的向里收窄,而她们两个也刷的一下,从平地上消失了。等再出现的时候,蓝湘只觉得自己的脚已经踏在了一棵巨树的顶端。现在她们在离地数十丈的位置,观察着这里的形势。

    顾颜长吸了一口气,将脸上的疲惫之色甩去,“布阵的人,手法实在大胆九龙锁珠,他居然将出口留在死门之位,两股死气相碰,他也不怕因此而反噬了自身”在两股死气交击之下,顾颜用的是死而求生之法,最终从死门转生门脱身而出,只是也让她惊出了一身冷汗,她平生进过无数的阵法,古阵图也经历过不止一次,相较之下,这个布阵人的手法,实在可以说得上是其中翘楚了。

    蓝湘拉了她一把,说道:“再在你可以看到了”她用手一指空中,顾颜抬头看去,她刚才一直没顾得上观察头顶上的形势,再在一看,不禁吃了一惊。

    两个人抬起头向上看去,在空中这时弥漫着一层浓浓的雾气,在雾气的后面,似乎是隐藏着一只无比巨大的妖兽,在无尽的雾气遮掩之下,只能看到隐隐的身形,它的身躯足有数十丈长,延展在两头,一眼根本望不到边,庞大而瘦长的身躯上,似乎生长着无数条触手,蠕动不已,在云雾的背后,有一张血盆大口张开,大坑中的那些尸骨,就这样被那张血盆大口吸进了口中。

    蓝湘惊叹着说道:“这些尸骨,原来都是给这只怪兽喂食的”

    大概一直过了有半个时辰,那些尸骨飞上空中的去势才开始缓慢停止,那只巨兽似乎是吃饱喝足了,身躯开始下坠,慢慢的落入了那个谷口当中。而再看地上的大坑,已经去了浅浅的一层。

    那个大坑中所堆积的皑皑白骨,大概只到坑中的一半有余,蓝湘心有余悸的说道:“难怪这个坑没有堆满,看来上面的那一半,已经在这几年中,都喂了那只妖兽的肚子了”

    顾颜也被这个极大的发现所震惊了,她走南闯北,经历过这么多地方,连神龙之骨都见过了,但体积这样庞大、如此凶残的妖兽,却仍然是见所未见。她皱着眉头说道:“这些妖兽,应该都是从天极山脉掠来的,用来给那只巨兽做盘中餐用。我们刚进入谷口的时候,所见过的那些雾毒虫,应该就是用来噬咬妖兽尸体的,把尸体上的血肉都吞噬掉,只剩下骨骼,以及妖兽体内所含有的元丹,每到子夜之时,太阴之精最盛之际,这只巨兽便出来吞噬。但是开始所见的那些妖虫,究竟是做什么的?”

    她们刚一进入谷口时所见到的,那些覆在低矮灌木丛上的怪虫,一到夜间就纷纷投死,留下白色的虫卵,等天明时又再生为成虫,每日周而复始的重复着这种生活。想来必然是与这只巨兽有关的。

    蓝湘的脸上带有忧色,“这些倒还不要紧,但是再在,我们究竟还要不要继续下去?”蓝湘所提出来的,是一个极现实的问题。顾颜与她,都只算是丹霞山的过客,只是因为与毕真真有私谊,才会来帮这个忙,到这里寻找让她致伤的妖虫,看有没有疗伤之法,但两个人都不会因此而与丹阳派结仇。毕竟她们两个是碧霞宗长老的身价,一旦揭露出来,那么极可能会引发两个门派的对立,这是她们身为碧霞宗长老所不能不考虑的事情。

    而且这座河谷的复杂程度,也远远出乎于她们的意料之外,在这里,她们已经遇到了不知名的妖虫,数不清的雾毒虫,无尽的妖兽之骨,还有一只巨大而不知来历的妖兽,再加上这些布置深奥的阵法,背后那个神秘的人物,实在不是以她们两个修士的身份所能撼动的。所以蓝湘有些萌生去意。这并不是贪生而怕事,而是作为一位门派长老的思虑使然。

    顾颜向来独来独往,对这些事情顾及的倒是少些,她从修行开始,就惹过了不少仇家,也安然的到了现在,本质上来说,蓝湘虽然外表飞扬佻脱,但内心毕竟还是稳重了些。而顾颜现在所想的,却是这个河谷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很显然,那个布阵之人,利用因地制形之法,营造出“锁龙隐丘”之势,又在这里布下了“九龙锁珠”的阵势,就是要把这里的地脉灵气全聚拢到这里来,那么,多半是为了滋养这只妖兽所用的。那些不知名的妖虫,虽然不知道用途,但想来也与这只妖兽脱不开关系。

    见蓝湘已经萌生了退意,顾颜苦笑道:“现在想脱身,只怕也是晚了,这里既然是锁龙隐丘之势,那么在夜晚太阴之气最盛之际,我们是无法从这里脱身的,否则这里的九龙锁珠,就会牢牢的把我们锁定在这里,用太阴之精将我们两个困住,直到第二个子时之交,然后阴气就会将我们困住,两股死气相互交击,我们会被永困于地底之中,直到被这些死气侵蚀干净,化做骨骼为止。”

    蓝湘吐了吐舌头,“这么厉害”她听到着顾颜的话中之意,说道:“那么,是不是只有到了天亮,我们才有办法从这里出去?”

    顾颜道:“不错,到了午时,阳气最盛的时候,我有办法可以破开这里的阴气,让九龙锁珠之势落空,然后就可以脱身而出。只不过……”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俏皮的神色,“来这个河谷一趟,你真的打算空手而归?”

    蓝湘不禁的笑了起来,顾颜的这个表情让她心有戚戚焉,说起来,她比顾颜更是好热闹的性子,只是身为一派的长老,处事不得不多做考虑,但从本心来讲,她在年轻之时,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现在既然知道至少也要六个时辰之后才能脱身,便也不再提离开之事,而是与顾颜一起参详起来。

    饶是她的性子飞扬,但仍然被顾颜的想法吓了一跳,按着顾颜的想法,她要去那个山谷中探一探

    按毕真真的说法,那只巨兽所隐藏的山谷,就是她曾经遇袭的地方。数年之前,这里应该还没有那个大坑,在山谷之中也没有那么多的布置,这些东西,都是短短的三年之中建起来。虽然顾颜没有办法立刻破开周围的九龙锁珠地势,但悄然的去山谷中一探,而不惊动这里的那些丹阳派弟子,她却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蓝湘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被顾颜的想法所诱惑,她也极想知道,那只隐藏在深谷中的巨兽,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她低声说道:“谷口终年被云雾深锁,大概不是普通的雾气,你有把握吗?”。

    顾颜也同样低声回道:“那应该是这只妖兽所吐出的气息,积年阴气,配合着这里的地势,已经衍化成为死气,是天然的谷口屏障,一般人是通不过去的,不过我也有办法。”她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星辰,“还有一柱香的时间,天璇星位就要落到这里,那时阴气会被削弱到一个较小的程度,我们就趁着这个机会进去”

    一柱香的时间眨眼即过,两个人做好了准备,蓝湘把两件护身的法宝都拿在了手里,准备着一会儿遇到不测就施放出来,顾颜也将朱颜镜执在手中,然后两个人都上了顾颜的锦云碟,她这时已经将锦云碟的宝光收敛,远远的看过去,只是灰濛濛的一团青气而已,然后悄无声息的飘到了谷口的上方。

    到了上方,她们才能比较清晰的看到下面的地势,这座山谷是一个呈葫芦形的狭长地,谷口甚小,但下面的地势却极深,谷口处又被终年的云雾所笼罩,根本看不到下面的情况。刚一靠近谷口的那些云雾,就感到了一股浓重的腥气扑鼻而来。顾颜拍了拍站在肩头上的小姜,“破开它”

    小姜呜呜的叫了两声,也不多话,就站在顾颜的肩头上,将头一晃,两道紫瞳中就射出了紫金电光,如同烈日融雪一样,连声音都没有,下面的云雾就被无声无息的破开了一道口子,顾颜一扯蓝湘的手,两个人飞快的没入了云层之中,然后那层云雾便又无声的合上,在外人看来,像是谁也没有进去过的一样。

    云层足有数丈厚,好在小姜的紫眶金瞳在晋级了之后更加厉害,紫光向前射出,无论多么厚的云层都给一穿而过,两个人飞快穿过了云雾,看到了下面的情况。

    在地上,积着一层层厚厚的落叶,在落叶之下,则是一片白色的细沙,看不清沙层有多厚。顾颜低声道:“是那些妖虫的尸体”

    蓝湘也看到了这些场景,她不禁一皱眉,这些细沙积了至少也有数丈厚,那些妖虫每天都会死去亿万,尸体积累起来,几乎浩如烟海,只是想到与无数虫子的尸体同处一地,她就不自觉的感到身上一阵阵的不舒服。

    看着周围的地势,蓝湘有些奇怪的说道:“这里好像没有别的暗道了,那只妖兽去了哪里?”周围都是坚硬无比的山壁,一条条笔直如刀削的峭壁竖立在四周,地下便是厚厚的落叶与虫尸。连个山洞都看不到,自然更不会有什么暗道了。

    顾颜与蓝湘有着同样的感觉,虽然她无论面对着多么凶恶的妖兽都可以无情的斩杀,但与这么多不知名的妖虫尸体同处一地,还是会感到有些怪怪的。她摇了摇头,摒弃掉这种怪异的感觉,说道:“妖兽应该是深藏到了地腹之中,但这里却没有通道……”她沉吟说道,“难道这种妖兽通晓五遁之法?”

    蓝湘有些惊讶的说道:“怎么可能虽然说有土灵兽这种先天精通五行遁法的灵兽,但这只妖兽的体积这样巨大,怎么会有那样通灵?”通常来说,一只妖兽的体积如果越大,那么肉体也就愈加强硬,但同样,随着肉体强横,它的智力也会更加低下,这也是一般的大型妖兽都隐藏在深山或者海底的缘故,往往要过上数千年,它们才能修成灵智。而不像那些如猫狗一般大小的小兽,先天就会通灵。

    顾颜沉吟着说道:“这也不是不可能,这跟灵兽的血脉有关,如果这只灵兽有上古灵种血脉……”她说到这里,忽然间一击额头,“我想起来了,那只妖兽是什么东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