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64章再遇故人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一股阴寒之气从平地涌来,像是一条巨龙在地底穿行一样,所经之处,所有的地面都向上隆起,如同是平地多了一条土丘,把所有人都围在了中央。赤家的两位峰主,他们的面色冷峻,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拿出了五面阵旗,握在手中,冷眼的看着四周。

    而那些围攻着南仙子的死士们,在元公子来了之后,也都收拢到他的身后,加起来有数十人之多,论起人数来,显然是元家一边占了优势。

    元公子冷冷的说道:“积云峰也是千年的基业,如果今天毁在这里,两位峰主,就不觉得有愧于先人吗?”。

    赤家的两位峰主并不言,杨真说道:“积云峰行事,自有自己的信条,无须他人去管”

    元公子冷笑了一声,他挥起手中的折扇,重重的向下一击,像是发出了命令一样,土丘之上扑扑的声音响声,有无数的影子从里面钻了出来,那居然是一只只长着银色翅膀的飞蛾,只是这些飞蛾的个子极大,几乎有麻雀一样的大小,密密麻麻几乎有近万只,遮天蔽日一般的飞出来。

    顾颜的眼睛极为锐利,她看出这些外观看上去像是飞蛾的怪虫,在尾后都有着一根根的毒刺,她顿时想起了曾经只在书本上见过的,一种名为银月蜂的怪虫。

    这种虫子在苍梧大陆上也极为少见,通常需要专门在太阴地火凝炼之地才能生存,长成之后,专门吸食人的血液,这种怪虫天生寒气,是火鸦的天敌,往往一聚起来就是几百只,转眼间就能把人啃得骨头都不剩。想来这是元家特别豢养用来对敌的。元公子这时候把它放出来,倒不是为了克敌制胜,主要是围住四周,让这些人不要有可趁之机溜掉。

    杨真看到这么多银月蜂,脸色也不禁变了,他久在东阳郡,自然知道银月蜂的厉害,凭自己的修为,可不够给这些怪蜂们塞牙缝的。他向后退了一步,与两位峰主形成了一个品字形,而赤家的两人则分别挥动起了手中的阵旗,阵旗舞动之下,周围一道道的云气开始慢慢的聚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的热气。

    元公子笑道:“你们想用火灵来对付我的这些宝贝么,难道不知道它们天生是火鸦的克星,有什么火焰能够克制它们?”他的目光炯炯有神的望着里面,说道:“秦兄,现在这个时候,还要藏头露尾,不出来见见老朋友吗?”。

    那个与南仙子站在一起的蒙面人,这时候刚刚从南仙子的手中接过了一个玉匣,然后负在背上,他的脸全被黑巾遮着,只露出一对黑漆漆的眸子,在夜色之中闪亮,用沙哑的嗓子说道:“元俭,你我的父亲斗了上百年,现在轮到我们,难道我束手就擒的话,你就会放过我吗?不用多废话了,如果要出手的话,就放马过来”

    元俭得意的笑了起来,“这次元家倾巢而出,分六路围堵积云峰的人马,你以为真的就只有我一个人么,只要找到虎符的所在,传讯出去,元家的人马自然会源源不绝的赶到这里,两位峰主,以为只凭着你们两个,就能够挡住元家的高手”他的折扇向下一挥,冷冷的说了两个字,“进击”

    数十名死士闻声而动,在四名黑衣人的率领下,从四面向云舟上发动攻击。赤家两位峰主,再加上南仙子,呈品字形,把蒙面人护在中央,赤焰手中的五面阵旗同时展动,大旗猎猎,迎风挥舞,顷刻间就连绵起数十丈长的火焰,向着那群银月蜂焚烧过去。

    赤炼则脸色凝重的把手中的五面阵旗插在了地上,随着他手中不停的打出法诀,周围的地势都开始奇异的动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而不停的轮转,把周围的灵气都吸引了过来,在这里形成了一个隐龙聚脉的地穴。他们是打定了要死守云舟的主意了。

    在两个人布阵的时间,数十名黑衣人飞快的乘隙而进,他们手中都只用一柄窄窄的长剑,剑气森然,倒不太像一般的法宝横出的修士,而是有些剑修的影子,看来在云泽国的这些修士们,多多少少总会受到藏剑山庄的影响。

    数十柄长剑,就像银月峰的尾针一样,险峻而锐利,寻着阵法中的空隙进击,两位峰主各自催动着自己的阵法,把周围守得密不透风,偶然有一名死士攻进来,南仙子便会出手,她手中拿着一对阴阳相合的玉符,向内一合,就有大片的银光冒起,那名进击的死士惨叫一声,手中的长剑折断,杨真趁势进击,手中的短剑挥出,已经把那个人的头斩了去。

    元俭一愣,“你居然已经突破了筑基后期?”在他的心中,对积云峰这些修士们的实力都了如指掌,但却不知道南仙子隐藏了自己的修为,这一下子,他们对积云峰的实力评估,可就有了些出入。他飞快的思索着,凭借自己这几个人,是不是能够困住他们一段时间,等待着援兵的到来。他扬头看了看,“讯号发出去已经有两刻了,怎么还不见有消息传回来?”

    南仙子的脸色凛然,并不作答,她这次用秘法将自己的修为隐住,为的就是能够在对敌的时候突出奇兵,她的阴阳符向内一合,便将阵法中的疏露封堵住,低声喝道:“我们的人分头行动,一个去天极,一个往南,一个向东,牵扯住他们的注意力,援兵至少也要两个时辰后才能赶来,现在还不快些向外冲?”

    赤焰低声回道:“云阳城的方向,必然有重重的围堵,他们只要拿到了虎符,就不会再有顾忌,可以肆无忌惮的出手围攻我们,所以一定要谨慎,再等一刻,我会引这里的地脉之气,催动云舟,直上九天飞走,然后我们两个留下来挡住追兵,你们马上赶去云阳城”

    南仙子默默的应了一声,她的眼中露出怒色,忽然间飞快的冲出了云舟,一下子冲进死士的人群之中,阴阳符向内一合,黄白的光华一闪,顿时有两个死士们尸横就地。

    这些死士们虽然勇猛,彼此之间也有默契,但仍然不能和三个结丹修士联手的威力相比,在他们的攻击之下,不停的向后败退,而元俭的脸上也古井不波,似乎并不将这些人的死伤放在心上,他见死士们已经伤亡过半,将手中的折扇一挥,口中发出了一声尖厉的呼哨,轰的一声响,那些银月蜂排成了整齐的队列,黑压压的向着云舟所在的方向冲过去。而元俭也同时飞身欺近,他的折扇不停的挥舞,在空中展开了一幅极为巨大的画卷,天地中片片的山峦,江河,排山倒海一般的向着云舟所在的方向重压过去。

    顾颜不禁“咦”了一声,“这是小须弥禁法”这种神通她还只是听人说过的,据说炼到最高深的时候,可以指土为山,指水为河,借造化之力,自然之威,威力无匹。这是传承于上古的大神通,在如今已经很少有人修习了。元俭看上去年纪轻轻,只是一个结丹初期的修士,不应该会有这样的神通?

    顾颜的眼睛一亮,便把目光放在了他手中的折扇上,那柄扇子上画着天地山川,日月星辰,上面的图画,倒与她的九嶷鼎有些相似,只是图案远没有九嶷鼎上为多而已。看上去这件法宝,应该也能够借一丝混沌之力,从而表现出近似于小须弥禁法的神通。

    被元俭这一压,无数的火焰都同时被挤在了一个只有丈许方圆、无比狭小的空间之内,空气中热浪逼人,地面转瞬间便被烧得滋滋作响起来,而那些铺天盖地的银月蜂,则飞快的冲进了火焰之中,似乎一点也不畏惧。

    这时赤炼大吼了一声,他飞快的将地面上的五杆阵旗同时拔起,喝道:“快走”随着五面阵旗拔地而起,大地开始猛烈的震动起来,在地上出现了五道极大的裂缝,从中央向着四周蔓延开去,呈一朵莲花状,黄色的泥土漫天飞扬,所有人都几乎睁不开眼睛,顾颜却清晰的看到,从地底升起了一条黄色的蛟龙,她不禁讶道:“聚土为龙”

    这是五行遁法中极为高深的一种,可以在瞬间万里飞遁,比任何一种飞行法宝都要厉害,只是极为耗费施术者的精气,要求有大量的灵石作为支撑,而且对地势的要求很高,这几乎可以作为一种单向的短距离传送阵来使用。

    那条黄龙飞快的冲起,五爪腾空,抓住了云舟,然后向着云层中直冲而去,速度奇快,迅如闪电,转瞬间便隐在厚厚的云层之中,南仙子与那个蒙面人,连同杨真,都随着云舟飞腾而去。

    赤炼发出了一声大笑,但这记笑声却在一半的时候硬生生的止住,云舟刚没入云层之中,忽然间有一道极为闪亮的雷霆划破了夜空,重重的劈在了云舟之上,那条聚土而化的黄龙惨叫了一声,从半空中直跌了下来,四分五裂,没入大地之中。云舟也随之被震成了碎片

    包括元俭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切惊得目瞪口呆,在半空中出现了一个身穿黄色葛袍的人,飞快的下落,他的手中拿着一面镜子,就是这面镜子发出的雷霆,划破虚空。一道雷光,便将黄土所化的蛟龙震散,元俭看到他的身影,顿时喜道:“叔父”

    那个人并不答话,他飞快的从半空中落下,一只大手便重重的向着蒙面人身上抓去,径直抓向他身后所负的包裹。虎符就在包裹内的玉匣之中。

    蒙面人似乎是受了些伤,把他的面巾染上了不少鲜血,从空中径直跌落下来,但神智未失,见到那只大手从空中飞快的抓来,他的身体忽然间在空中向左一横,便横着移出了十余丈之远。

    但经此一下,他的伤势似乎更重了起来,一口鲜血喷出,人也控制不住的掉了下去,正好掉入那上万只银月蜂的蜂群当中。

    南仙子大叫了一声:“秦公子”他飞快的想要冲过来,但元俭手中的折扇晃动,无数的银月蜂飞快的涌过来,挡住她的去路,所有人都救援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蒙面人落入蜂群,无数的银月蜂飞快的扑到了他的身上,似乎转瞬之间他就会被万虫所吞噬。

    顾颜微笑着拍了拍默言的手,“我给你变个戏法,你要不要看?”

    默言眨着大眼睛,用力的点点头,顾颜一笑,吩咐站在自己肩头上的小姜,“你看好这里”然后她的身形便飞快的掠在了半空,现身的同时,九嶷鼎已经出现在她的掌中,混沌空间开启,元气催动之下,整个鼎身都泛起了青濛濛的光华,鼎盖上的那只灵禽像是被贯注了灵力一样,神采飞扬,长鸣了一声,激扬清越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而起,顾颜微微的一笑,用手一指,喝了一声:“去”

    那只灵禽便离鼎飞起,身躯转瞬间就变成数丈方圆,双翼扬起来遮天蔽日,将头一晃,口中就喷出了无数的火焰,一眨眼间便把蒙面人周围的银月蜂扫荡了一个干净,同时鼎内飞起了一青一白两道灵气,飞快的盘旋而去,把上万只银月蜂同时裹住,然后如长鲸吸水一般的倒吸而回。

    一群群的银月蜂不停的发出“滋滋”的惨叫声,振动着翅膀想要向外飞去,上万只银月蜂加在一起的力量之大,就连猪婆龙那种怪兽都不敢试撄其锋,但顾颜这只小小的鼎内所发出的元气,却像是蕴含着无比巨大的力量,转眼间就把银月蜂全都裹住,无论它们怎样的挣扎都挣脱不开,以极快的速度向着鼎中飞去,一眨眼间就有近半的银月蜂被吸进了鼎中,青白二气一合,阴阳合动,顿时将这些怪虫炼化在鼎中。

    元俭直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豢养了多年的灵虫居然会被这样轻易的破去,这时他才留意到悄然站在空中的顾颜。一袭青衣,左手托鼎,翩然站在空中的顾颜,脸上露出微笑,“秦兄,卫都一别数月,可无恙否?”

    早在元俭说出那一句“秦兄”的时候,顾颜就认出来,这个她看上去有些眼熟的蒙面人,就是她在卫国时相识的故人,曾在桐洛山一起闯过古战场,又在卫都城外共历死生,不避生死,陪她一起闯栖云山的秦封。

    只是数月的工夫,没想到他也已经结丹成功了,顾颜不禁想起那时候曾经三人一起同行的苏曼箭,掐指算算,在这个时候,大概她也能够结成金丹了吧?

    秦封落在地下,本来以为要被无数的银月蜂啃得尸骨无存,没想到却能够安然脱身,他愣了一下,用手扯去面纱,才发现顾颜正亭亭玉立的站在空中,不禁愕然,用力的看了几眼,才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该死的,怎么是小顾你,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怎么不早出来”

    顾颜不禁笑起来,果然数月过去,他的脾气并没什么变化,依然是那个性格粗豪,可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伙伴。她扬声说道:“我只是要去云阳一行,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被人揍了个半死”

    秦封用手抹去嘴角上的血迹,笑骂道:“这次真是失了手,差一点就回不来……”他一边说话,一边用手去抓背上的包裹,但话刚说到一半,边上忽然有一个娇小的身影窜了出来,动如脱兔一般,身形如电,一下子就将他背上的包裹抓走,人则飞快的隐没在了夜空之中。

    这时空中的黄袍客还没有赶过来,所有人都离得秦封远远的,没想到居然还有人隐蔽在侧,将秦封的包裹抓走之后,转瞬间便不见踪影,让所有人都为之目瞪口呆。

    元俭只愣了一下,就喝道:“快追”虽然他所控制的银月蜂已经被顾颜破去,但他的手下还有二十余名死士,转身便跟着他冲了过去。

    空中的那个黄袍客这时才落下地来,他身材高大,穿着一身葛布的长袍,脸色木然,也不知道是不是易过面容,声音也像木头一样的嘶哑干涩,一双晶亮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顾颜,“你是什么人,为何来坏我的好事?”

    顾颜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本来与我无关,但我与秦兄,却是生死相交的朋友,彼此能以性命相托的,这件事我不会不管,你也无须多言。”她这番话显然便把话说死了,让对方不要再试图解劝,今天除非是对方退走,否则便没有可商量的余地。

    她用手托着九嶷鼎,安然的站在夜空之中,静溢而沉稳,给人以一种错觉,就像是地脉中的灵气都系于她的身上一样,只要她站在这里,大地就会无比的安稳。她掌心处的九嶷鼎仍在微微的转动着,里面的青白二气不停的闪动,不时的传来嘶鸣之声,上万只银月蜂,就被这样的吸进鼎中,然后被混沌元气,炼化了一个干净。

    在云舟崩碎之后,落在地上的杨真与南仙子,都惊异的合不拢嘴的望着顾颜,这个被他们拖来当挡箭牌和炮灰的少女,现在居然华丽的一个转身,变成了所有人都只能望其项背的大高手,这种极为强烈的反差,让他们几乎无法在一时间接受。

    过了片刻,杨真才用嘶哑的嗓子说道:“是我眼拙,不知道这位是……”

    秦封大笑着拍了拍杨真的肩膀,“小顾是我在卫国时认识的朋友,这个人很有本事,至少比我厉害,哈哈”他在栖云山的时候,是亲眼看到顾颜结丹时的声势的,他也知道顾颜不单境界高深,而且手段极多,甚至比她高一个层级的修士,有时候都不是她的对手,这时候群敌环伺,但看到顾颜在身前,他心中便有一分心安。

    南仙子神情复杂的看着顾颜,她一直以来,只把顾颜当成一个可以随便拿来牺牲的棋子而已,现在却看到这个棋子摇身一变,成为了可以决定她命运的人,这让她从心里几乎无法接受,看到秦封十分释意开怀的大笑,便眼光黯淡的转过头去。

    顾颜倒没留意他们这边的情况,她对南仙子与杨真等人,本来也没放在心上,如果不是认出了秦封,她甚至都不想出手相助的,毕竟她来到苍梧之后,惹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

    那个黄袍客声音嘶哑的说道:“老夫元限,是元家家主之弟,这次来到此处办一件要事,你如果要驾这个梁子,就要事先想清楚,得罪了元家的后果”

    顾颜虽然对中原的形势有一些了解,但具体到云泽国,她便完全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了,也不知道元家在云泽国是什么样的地位,但想来他这样大的声势,像积云峰这种中等门派只能远远的避其的锋芒,大概也能够猜到元家在云泽也是数一数二的,至少不比东南的卫家要差。但是她连卫家都狠狠的得罪过了,当然也不怕再得罪一个元家。

    元限的脸色木色,看着顾颜,久久没有动作。顾颜淡淡的说道:“如果我猜得不差的话,阁下的援兵想要赶来,至少也要两个时辰以上,在这两个时辰之内,以我们几个人联手的实力,阁下相信一个人能够应付吗?”。她的话中并没有把元俭以及那二十余名死士放在眼中。在无限刚一出手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出,这个人至少也有结丹后期以上的实力,他手中的宝镜更是一件难得的法宝,如果顾颜与他一对一的话,顾颜绝对没把握能够全身而退。

    但是现在他们这边有六个人,其中有五个结丹修士,有两个人都擅长阵法,如果联手的话,是绝对可以与对方一斗的。而且只要顾颜缠住对方,有一个时辰的工夫,那秦封早就可以脱身了。她见元限并无反应,忽然从怀中取出了惊天图,灵气催动,顿时四周弥漫起了层层的杀气,她淡淡的说道:“阁下,还不做出决断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