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63章修仙家族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至少有上百条火柱,从地底腾腾的燃烧而起,好在顾颜退得快,在火柱即将燃起的一刹那,退出了火焰的包围,而杨真等人,则全被火焰围在了那里,然后又听到一声极为愤怒的吼声,那两个接走杨真手里包裹的人,也从地底冲了出来。

    顾颜低声道:“这几个人引地脉之火,破去他们的五行禁法,这是极为阴毒的手段,如果时机赶好的话,可以将这两个人在地下活活烧死。所以五行遁法虽然有效,但却有很大的破绽与危险,一般的修士是从不轻用的。”她这些话,却是解释给默言听,默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向着那边望过去。

    那两个人拿着包裹冲出地底之后,飞快的站到了杨真的身边,与他会合,杨真扬声说道:“是哪里的朋友,积云峰在这里办事,还请行个方便”

    周围静悄悄的无声,只有腾腾的烈焰在空中飞舞,而那个火圈却在慢慢的缩小,似乎要把他们几个人困死在里面。

    杨真低喝了一声:“冲”他从怀中抽出了一柄短剑,然后领头向着东南方疾冲。另外几个人一言不发的跟在他的身后,几个人转眼间就冲入了火焰之中。

    默言看到他们向着火焰中义无反顾的冲去,不禁咋舌,顾颜笑道:“他们有法宝护身,这些火焰伤不了他们的,那些暗算的人,也只是想用这些火焰破去五行禁法,并不指望着能够杀敌,你看吧,他们马上就要现身出来了。”

    果然如顾颜所说,杨真等人冲入了烈焰之后,那两个一直跟在杨真身边的人,一左一右,两个人的掌中出现了无数道细细的丝线,双手在空中一舞,就有一道色分五彩,极为细密的大网,把他们几个人全都罩在了里面,裹成了像一个球一样,向着外边飞快的冲去。

    他们几人的速度极快,一转眼便冲出了火焰的包围之内,在他们冲出去之后,这些火焰也就敛去,在子午岭的背后,忽然刷刷刷闪出了十几个人影,他们每个人都身着黑衣,看不清面目,站着极为整齐的队列,透出了一阵森森的杀气。

    顾颜看到这些人熟悉的装扮,心中就是一动,“这是一群死士”通常只有那些大家族之中,才会豢养死士,而这些死士,比起她在东南时见到过的那些卫家的死士来说,至少要高上一个档次。

    在这些死士的身前,站着一个人,也是身穿黑衣,十分瘦小,长长的鹰钩鼻子格外醒目,他的声音低沉而嘶哑,让人听起来十分的难受,“将虎符交出来,便饶你们不死”

    杨真的脸色一变,“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这里?”

    他身后的两人紧了紧手中的包裹,而杨真与两个手下则呈品字形分开,把那两人护在中间。领头的那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说道:“给你三息的时间,若不听从,格杀勿论”他身后的十七名死士,整齐的向前踏了一步,他的口中则冷冷的说道:“一”

    沙沙的脚步声很轻,在寂静的夜色中听来也不显眼,但是这十七人整齐的向前,却像是催命符一样,不停的向着杨真压逼过去。杨真的脸色凝重,他紧紧的抿着嘴唇,眼睛十分坚定的看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颜叹了口气,自己这回似乎是卷进了一个**烦里啊。看这些死士们的打扮,他们必定是云泽国中某个大势力的手下,他们的实力,应该更在积云峰之上。那么至少也与卫家等同了。

    看样子,杨真是护送一样东西,假意去往云阳,像他与南仙子在舱房中所说的,他们假托派中诸人都有要事,实际上只是为他们不引人注目而打的幌子而已,包括请来的这些散修,也都只是用来遮人耳目,实际上则是要到隐龙泽去交易,因为出了岔子,半途又改到子午岭,但仍然被这些人赶了上来。这十七个筑基后期的死士如果联手,那么可以力拼两位结丹修士而不落下风,但顾颜却觉得,这些人的实力,应该不止只有这么一点。

    她曾经听说过积云峰的实力,两位峰主都有结丹中期的修为,再加上那位隐藏了修为的南仙子,如果这些人只派出十七名死士的话,是抵不过积云峰倾巢而出的,顾颜估计这些死士们只是先打前站而已,或许他们是分兵撒网,将积云峰每一条路的人马都盯死了,只要找到目标,便可以集中兵力,让另外的人再飞快赶来。而那个人口中所说的“虎符”,又是什么东西?

    这时十七名死士,已经进逼到杨真的百步之内,那个领头人口中的“三”字将吐未吐,杨真猛然说道:“杀”他一个字吐出,身形已如闪电一般的欺近,同时手中的短剑飞快的刺出。

    他的短剑一刺,在空中像是荡起了一层水波纹一样,周围的灵气被他搅得飞快的震动起来,黑衣人并不惊讶,像是早有准备似的,他手中的长剑迎了上去,双方在狭小的地方飞快的展开了一场绞杀。

    这几乎不像是修士间斗法,倒像是江湖上那些武士们面对面的博命,转眼之间就血光飞溅,杨真的身上已经多了十几道血口子,这时杨真已经飞快的喝道:“结阵”

    那两个手捧包裹的人仍然站在中间不动,他的两个手下却已经飞快的从左右两侧散开,他们手中长长的丝线所织成的那道大网,被越扯越长,飞快的散布开,然后对着所有的死士当头就罩了过去。

    在当头罩下来的一刹那,上面忽然间电光四射,雷声大起,无数的电火花在空中炸开,整个大网向下一罩,把所有的死士都蒙在了里头,然后向内一合,雷电交击,火光四射。

    顾颜低呼了一声,“这是大衍神雷,大周天五十禁法”这两个人,绝不是普通的手下或者阵法师那么简单

    在雷火的掩映之下,杨真身形如电,在人群中飞快的穿梭,短剑上的寒光不停的闪起,每一道剑光闪过,就有一个死士的眉心处现出一丝浅浅的血痕,然后那个死士便仰天倒下。转眼之间,他手中的短剑已经收去了三四人的性命。

    黑衣人飞快的抢上前去,重新又挡住杨真,刚才大衍神雷聚合,将他们的队形全都震散,杨真则趁乱突进,转眼就杀死了三四人,这些死士都是他手下的精锐,自然让他大为心疼。他看着杨真手中的短剑,冷声说道:“你们峰主居然把斩神剑都给了你用?”

    杨真并不多话,一剑刺过来,剑光如电,这时那张大网已经飞快的向着中央聚合,黑衣人的脸上忽然现出了惊恐之色,“这是大衍神雷,你们……你们到底是谁”他的话音未落,无数的雷火已经当头劈下,大网不停的向内收拢,把这些人全都拢在了一起,地底无数的火焰蒸腾而起,天上的雷火不停的劈下,就像是瓮中捉鳖一样。

    这时忽然自子午岭外的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冷笑,有一个极为清澈而好听的声音说道:“积云峰的两大峰主,什么时候也变得藏头缩尾起来?”随着语声的欺近,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年青公子,飞快的从子午岭后转了出来。

    顾颜的心中一动,这个人的修为境界,是她所见过的年轻一辈中弟子中少有的,应该与展城也在伯仲之间,他的身材修长,面容俊俏,配着那一身白色长袍,看上去十分好看,只是脸上带着一丝阴郁之色,让人看上去颇不舒服。一身白袍,透出了层层的寒意,默言低声说道:“这个人看上去,好不舒服”

    在白袍青年的身后,跟着两个像是侍女模样的少女,拿着香扇为他打扇,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仍然能够摆这样的谱,着实是一副世家公子的派头。他走到了不远处,对于那些还在火网里嘶嚎着的死士们如同未见,只是有些讥讽的说道:“两位峰主大人,不是说与人一起远赴天极群山了么,怎么忽然又在这里出现了,还化身为仆从,是不是积云峰最近日子难过,那也大可以捎个话儿来,在下必然会出手相助的。”

    那两个人对他这番讥讽的话充耳不闻,手中加紧的控制着火网,把那些死士都紧紧的困死在里面。顾颜的心中一动,这两个人,居然是积云峰的峰主

    积云峰共有三位峰主,也是他们所仅有的三位结丹修士,这两位果然也用秘法遮掩了修为,顾颜因为他们的身份而没有留意,否则如果用朱颜镜详查,应该是能够看出来的。她不禁为积云峰这些人的心计深沉而感到惊讶,他们先是假托外出之名,布下疑阵,然后又将积云峰的两大峰主秘密隐藏在这里,趁着对方不备,猎杀了他们的十七名死士,对方不折不挠的跟过来,却被他们在这里反伏击,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杨真踏前了一步,冷冷的说道:“元公子,阁下是否对我们积云峰有什么意见,不然怎么紧追不舍,一直从东阳郡,追到子午岭来?”

    元公子晃了晃手中的折扇,笑道:“你们积云峰在云泽也算是有名的大派了,何必非跟着秦家一条道走到黑,元家人的诚意,你们就不考虑一下?”

    杨真用手按着剑柄,淡淡的说道:“食人之禄,则忠人之事,元公子若是只说这些话,就不必再多言了。”

    元公子叹道:“秦家不过是与你们积云峰的先祖有那么一些关系,就值得你们这样为他卖命,积云峰上千年的基业,小心要毁在你们的手里”他将手中的折扇一立,扇面展开,顿时一座青山绿水横立于眼前。

    像是有一条瀑布从天而降,无尽的寒意,瞬间便将空中的那些火焰卷去,那些死士们这才飞快的逃开,在那名黑衣人的统率下,站到了元公子的身后。这时十七名死士已死了大半,只剩八人而已。黑衣人的脸上露出惭色,说道:“属下办事不力,请公子责罚”

    元公子对他视如未见,只挥了挥手,让他退到身后,然后说道:“两位赤峰主,如今你们的形迹已露,就算在这里僵持下去,又有什么好处?元家的人手将会源源不绝的赶来,何必非要弄得兵戎相见不可,你们忠人之事,已经把东西送到,现在如果能够罢手不战的话,虎符我自从他们手中去拿,你们可自行离开,到时候我保积云峰一世的风光,你看如何?”

    那两人这时已把手中的火网收起来,他们两个人,便是积云峰排名在前两位的峰主,一名赤炼,一名赤焰,都是天生火灵根的修士,这次用秘法隐蔽了修为,藏身于云舟之上,为的就是暗中护送那面虎符能够到达它应该去的地方,只可惜做了种种布置,还是在半途中被人缀了上来。

    赤炼的两只手合在小腹之中,轻轻的搓着,他的两只手掌全都呈淡金色,里面像是有一条条细细的火焰在不停流淌,顾颜在远处看得真切,这位赤炼峰主应该也是天生的火灵根,体内也已经修出火灵,否则他使用大衍神雷的时候,也就不会有那样的威力。

    赤焰则开口说道:“元公子想要与积云峰合作,也不是不可……”听到这里,元公子的脸上便露出喜色,但赤焰紧接着又说,“但也需得这次的任务完成,等我们将虎符安全的送到目的地的所在,那时候再与元公子谈合作不迟”

    元公子的脸色顿时冷下来,“不识好歹”他一张手掌,“那就别怪我无情”他握紧了手中的折扇,刚要用力的向下挥手,忽然间感觉脚下的大地震动了起来,他心中忽现警兆,飞快的一转头,就发现远处有一片火光冲天而起,像是发生了一场大爆炸,地动山摇,周围的山脉都被震得晃动起来。

    杨真说道:“是云舟所在”赤炼与赤焰的脸色同时一变,他们不再顾及那两个手捧包裹的人,飞身而起,飞快的向着云舟所在的地方飞去。元公子看到他们的举动,脸色忽然一变,喝道:“上当了,随我追”他的身形一动,人影已经无声无息的到了数十丈外。

    剩下的人全都愣在了当地,黑衣人愣了一下,便率领死士们跟上了元公子的步伐,而那两个捧着包裹的人却茫然不知所以,不明白为什么积云峰的人突然把他们给丢下了。

    顾颜只是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积云峰的人,果然心机深沉,他们这是计中计两位峰主与杨真约定在子午岭后交易,大概也只是幌子而已,真正的目的,仍然在那艘云舟之上,南仙子那位一直隐藏着自己修为的女子,并没有随他们一起出来,而是仍然留在云舟之上,顾颜开始还有些不解,现在想来,这里只是吸引他们注意力的地方,而云舟那里才是他们真正的交易之所

    顾颜可以想象他们打得好算盘,在这里吸引住元家那些高手们的注意力,然后云舟之上的南仙子,便可以与接头人悄无声息的进行交易,然后那个人把虎符秘密带走,整个过程都会神不知鬼不觉。只是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岔子,云舟那里居然出现了问题。

    杨真与赤氏两位峰主,这时全都飞快的向着云舟那边赶去,脸上再也不复方才的镇定之色,顾颜拉了一下默言的手,“我们也跟着一起去看看热闹吧”

    顾颜驾着锦云碟,不紧不慢的缀在他们的后面,不出一刻的时间,他们已经到了云舟所在的地方,这时的云舟已经全都被火焰所笼罩起来,在大火之中,那位南仙子面如寒霜,正与一群人在飞快的比斗着。

    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穿着玄衣的青年,与她并肩作战,那个人的脸上蒙着面纱,看不清面目,也是刚刚结丹的修为,顾颜的眉毛一挑,她似乎觉得这个人的身形有些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在这两个人的周围,围拢着一大群的死士,至少也有数十人,虽然两个人的修为比那些死士们高了一个层级,也斩杀了不少人,但后面又有更多的涌上来,把他们团团围住,一时居然不能脱身。

    有四名黑衣人在这里统率着那些死士,见到元公子飞快的赶过来,都上来行礼,“公子”

    元公子的脸色如冰,冷冷的说道:“是怎么回事?”

    有一个人禀报说:“是暗线报信,说在这里有异常,我们便没有去后山,而是直接赶到这里,然后就发现了那个小子,他正要带走虎符,我们便出手将他们一起拦下来。”

    元公子哼了一声,“两位峰主果然是好算计啊,明里吸引走我们的注意,暗地里还埋伏了这样一着暗棋,可惜,不只是你们会使手段的。”

    杨真忽然看到在人群中的一个人影,怒喝道:“肖道临”

    肖道临就站在那些黑衣人的中间,他见到杨真,便脸露微笑的拱了拱手,“杨兄,你我相交多年,可是这次你把我当猴子耍,让我们这几个人当炮灰送死,就恕在下不奉陪了。”

    杨真两只眼睛瞪得滚圆,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他确实是没想到,这次找来的几个当幌子的散修,问题却偏偏就出在他的身上。又在四下里看了一眼,像是在寻找什么人一样。

    肖道临哼了一声,说道:“杨兄,不用再看了,那两位姑娘早就已经离开了,你谎言相欺,还想着让人家和你一起送命吗?”。

    顾颜轻轻的“咦”了一声,自己是出来看热闹,倒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那个蓝湘也离开了云舟,按顾颜的估计,她应该也是用秘法隐藏住了自己的修为,真实的修为应该不在那位南仙子之下,如果她是有目的而来的话,那么便不应该这么快离开才是。

    杨真哼了一声,“不过是两个散修,我本来也没指望她们,只是想借此遮人耳目而已,肖道临,你这样与我积云峰作对,不怕我们将来找你的麻烦吗?”。

    肖道临微笑着拱了拱手,“杨兄,如今云泽国主积弱,两强相争,强弱之势已分,元氏在云泽的强势已成,你又何苦抱着人家的大腿不放呢,而且这条大腿,现在已经不够粗了”

    杨真这时候反而镇定了下来,冷笑道:“就凭你们几个,想要将我们留下,恐怕不够容易。你们若有胆的话,就该在没出积云峰的时候动手,只可惜你们还不敢公然的冒大不韪,违背云泽中国权贵家族与修仙门派不得相犯的禁令,非要在半途中下手,既然如此的话,那你们就来试一试好了”

    云泽国属苍梧九州十六国之一,在苍梧大陆之上,自从上一次道魔大战之后,九大派重建中原秩序,并且扶助起一批皇室来建国,当时曾经立下了极为严格的规矩,国内的诸事由皇室及其所属的权贵家族处置,而国内的门派不得干涉,皇室对于国内的门派有统治之权。当时被扶助起立国的那些皇室,都是在道魔大战之后所剩余的,最为精锐的修仙家族,他们作为九大派的助力,帮助他们统治地方。而九大派也因此划分出了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在那次大战之后才慢慢的重新培育、成长起来的小门派,则都要听从于皇室的调遣。相比于东南六国那种蛮荒之地,这里在权力的分配和制衡上显得要有条理得多。

    顾颜听他们的话头,这位元公子,大概是云泽国内一家称为元氏的子弟,他们要从积云峰的手里抢夺什么东西,但却不能公然的攻打积云峰,所以只能在半路上,寻找机会下手。

    元公子轻轻的合了一下折扇,“两位峰主,杨兄,你们也太小看了元家,如果元家倾力对付你们的话,又岂是一个小小门派能够螳臂挡车的?”他的扇子在空中晃了一下,凭空发出了一记极为清脆的响声,忽然之间地面上就涌起了一条条的隆起,像平地而起的土丘一起,把所有人全都围了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