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61章隐龙泽遇险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24点)

    顾颜有些啼笑皆非,只是她对这个看上去天真无邪的少女生不出恶感,留神的打量了她一下,心中不禁一动,这少女,似乎有些古怪

    她也是筑基中期的修为,与顾颜伪装的外表相仿,但是她体内的真气十分圆融,灵气的走向与分布变化全然看不出来。这让顾颜觉得有些蹊跷。她凭借着自己修习问天录的强大神念,对一般的同级修士,只要神念透体,就能够一览无遗。但这个少女却让她有些看不透,只是看她的样子,似乎只是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罢了,并看不出什么异常。她随口问道:“你是积云峰的弟子么?”

    少女摇摇头,“我叫蓝湘,从北边来的,想在东阳玩几天,然后去东南六国转转,没想到被他们请过来同行的。你是哪里来的?”

    顾颜就把自己的身份报了一遍,也没有细说,只是说是从东南六国来的,想去中原游历一番。蓝湘听了,眼睛转了转,也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但却没有继续去骚扰默言了。只是和顾颜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顾颜随口的应付着她,她心中觉得这个少女并不算简单,只是似乎还抓不到她的痛脚。不过想想又觉得多余,行走江湖在外的人,谁身上没有几分秘密?只要不碍自己的事,也就当成没看见罢了。就算是那位积云峰的女子,不也是在隐藏着自己的身份么?

    两个人随意的说着话,这时杨真匆匆的从船下走上来,那辆车驾这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当时顾颜所见的那个车中女子,这时就站在杨真的身后,在她的身边还有两个中年汉子,一脸的精干之色,看上去均不是凡人。

    这两个人的修为并没什么异常的,但顾颜看到他们,眼中不禁微微的一动,这两个人,应该是少见的阵法高手她敏锐的察觉到,这两个人的身上,都携带有旗门,而且不是普通的幻阵,而是极厉害的杀阵,能将这样的旗门带在身上,不怕杀气反噬的,必然在阵法上有着极深的造诣。

    杨真这时笑了笑,说道:“原来两位都在,我来介绍一下。”他指着身后的女子说道,“这是我的师叔,姓南,这次行动便是以她为首的。”

    顾颜微微的顿了顿首,“原来是南仙子。”这位南仙子用幻术隐藏了本来面貌,把本是结丹初期的修为敛去,顾颜也就故作不知,否则以她现在的身份,这样便实在是不敬了。

    蓝湘倒是笑嘻嘻的向前拱了拱手,只是那位南仙子的脸上蒙着轻纱,人也沉默寡方,一副不爱说话的模样,只是点头应了应,便住口不言。杨真又介绍了站在她身后的两人,也是积云峰的弟子,只说姓武,并没通报名字,顾颜也就例行公事的点头见礼。然后杨真又介绍一位姓肖的中年文士,也是他邀来同行的,是东阳郡附近的散修,在当地颇有些名望。蓝湘居然听过他的名字,上去不停的问长问短,把他问得不厌其烦。

    南仙子这时向着杨真点头示意,杨真应了一声,从怀中取出两个玉匣,分别递给顾颜与蓝湘,“这是答应过两位的中品灵石,也是本门的珍藏,还请两位自行收好。”

    顾颜接过来扔进乾坤袋里,蓝湘倒是笑嘻嘻的打开盒子,看了几眼,然后才小心的收起来,“你们做事果然大方得很啊,还没做事,先收钱,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杨真笑了笑,说道:“我们这次去的目的地,是云阳城,大概有三天的路程,可惜积云峰中最大的几艘云舟都被别人拿去用了,我们只能轮到这座较小的,大概要走上五天左右,请诸位见谅。”

    蓝湘笑嘻嘻的说道:“积云峰的生意可真忙啊,是不是最近到了品鉴大会,所以每个门派都忙起来了,连你们远在东阳的也不例外?”

    杨真的脸色有些变,没想到蓝湘会说这句话,然后又恢复了正常,笑着把话题岔开去,顾颜还想问问她所说的“品鉴大会”是什么,但两个人却又都像是商量好了的一样不提了,那位姓肖的修士则一副老神在在不言不语的模样,让顾颜觉得颇有些气闷。只觉得这次行程,大概也不像先前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杨真也没说自己这次护送上京的是什么物品,这也是一般修士们同行的规矩,只要收了报酬,那么就不好再打听主人家的事情,等一行七人都安排停当,大家便分配了舱房住处,积云峰专门有四名弟子来操控云舟,杨真一声令下,云舟便缓缓起行,离开了这座码头,然后缓缓向着北方驶去。

    顾颜来到苍梧之后,倒是很久没有坐过云舟了,这里的云舟比起归墟海那边来,要宽大得多,材质也无比的精致,坐在云舟上追云排雾,看到两边脚下的云气苍茫,被自己远远的甩在身后,便会不自觉的心旷神怡起来。她负着双手,带着默言站在舟头之上,随意的指点着周围的风景。于她来说,飞行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默言却还是头一次乘坐这种云舟,看到人居然能够飞行在云雾之上,显得十分震惊。

    不过她的小脸却板的紧紧的,一副不会大惊小怪的模样,那种小大人的模样让顾颜看了也忍俊不禁。

    这时她听到了背后有脚步声响,转过头去看,是那位名叫肖道临的文士,也走到了船头上,离着顾颜不远。便向着他矜持的点头为礼。

    肖道临向顾颜拱了拱手,似乎是露了个笑模样,不过他的脸上总是一副死人脸的表情,让人看了十分不爽,顾颜也没兴趣和他搭话。不过肖道临却自行的走了过来,他拍了拍默言的肩膀,从怀里摸出个玉佩,笑道:“这是道友的晚辈么,这个东西,请拿去玩吧。”

    顾颜看到只是一般的货色,也就道了声谢接过,知道这个人大概是有事情想和她谈,便让默言到一边去玩,不要走远。

    默言走开了十几步,用手扶着船舷,观赏着脚下的风景,肖道临便道:“看道友的样子,似乎是初次到东阳郡来?”

    顾颜点点头,“我是从东南来的,初次北上渭水,想到中原去见识见识。”

    肖道临似乎也去东南六国游历过,说起那里的风土人情也头头是道,与顾颜东拉西扯了将近半个时辰,顾颜有些不耐的说道:“如果兄台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还要回舱房打坐休息。”

    肖道临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得过火了,他看了一下左右,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说起来,这次积云峰远行,其目的,道友可知道?”

    顾颜心里觉得好笑,这个人远远的跑来,说了这么一堆乱七八糟的废话,难道就是要问这么一句话,她淡淡的回应道:“我只是初来东阳,兄台久在此地,与积云峰应比我等熟悉吧,难道还不知道?”

    肖道临干笑了一声,“听说是送一件东西到云阳城去,只是不知道送得是什么。”

    顾颜淡淡的说道:“这是人家门派里的私务,我们这些散修,只管拿钱办事就好了,可没心思去管这么多。”

    肖道临道:“话是这么多,但是我久在东阳郡,知道积云峰那位峰主的行事风格,无论做什么,向来都是亲历亲为的,这位南仙子,是他们那些主事人中最小的师妹,就算杨真有些才干,这些事情,也不该只让这两个人总掌才是。而且还请了这么多的外人,着实让人觉得有些古怪。”

    顾颜点点头,“不过这些只是人家的私事,也不该我们去管,反正这趟路只有三五天,我还要回舱房有事,就不多奉陪了。”说完她便别过头,不再理肖道临,招手唤过了默言,径自回舱房去了。把肖道临一个人扔在那里。

    默言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还是乖巧的跟在边上没有说话,一直回到舱房去,她才小声的说道:“你是有心事么?”

    顾颜向她笑了笑,不管怎么样,在这艘船上,自己至少能保护两个人的安全。她倒没有避讳默言的意思,十一二岁的心智也算成熟了大半,让她知道江湖上这些波谲云诡的事情也未尝不可,便开口说道:“今天这个肖道临,行事实在是古怪,我本来与他没什么交情,今天在船头的话,未免有些交浅言深了。”

    默言扬着头,有些似懂非懂的。顾颜笑了笑,只是想与她说一些,也不指望她能出主意,拍了拍她的脑袋,“这些事情,你以后慢慢的,总会学到的。”其实这艘船上的人都透着有些古怪,就像肖道临所说的,一个大门派,通常来说,都不会平白无故的找这么多外人来帮忙。她犹豫了一下,把朱颜镜拿出来,说道:“来,我变个戏法儿给你看”

    默言睁着大眼睛点点头,顾颜伸出手指,在空中划了几个符印,然后又在朱颜镜上点了几点,一片青光缓缓的浮起,镜子上出现了一层朦朦的雾气,有几个人影在上面晃动,但是却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楚。

    顾颜“咦”了一声,“居然还有禁法。”她想了想,便说道,“小姜,出来”

    一道银光一闪,拖着一条长长大尾巴的小姜就出现在了顾颜的肩头上,它还记得默言这个曾经在混沌空间里被它照顾过的小朋友,向着默言吡了一下牙齿。

    默言吓了一跳,有些好奇的躲在顾颜的身侧,看着这个外表有些吓人的小东西。顾颜笑了笑,“这是我养的灵兽,不必害怕,它且是很心疼人的。”顾颜想用朱颜镜窥探一下舱内积云峰那些人的动静,但是她又不想强力破去对方的禁法,所以便让小姜用自己的紫眶金瞳,穿过对方的禁法,无声无息的看到他们的行动。

    小姜吡了吡牙,像是不满顾颜每次叫它出来都是做苦力,但还是乖乖的把头一晃,两只眼睛里就射出来两道光,罩在朱颜镜的镜面上,然后上面的影子就变得清晰起来。顾颜轻轻的惊讶了一下,“居然是十二小周天禁法,这可不是一般人能使的啊,怎么看也不像能出现在这里。”

    十二小周天禁法是一种较为特殊的幻术,需要有几种法器同时相配,通常连结丹修士的神念都能隔断,顾颜如果不是有朱颜镜和小姜相助,仅凭着自己强大的神念,也是无法窥探到对方动静的。对方连谈话都这样小心,这次的行程一定是有些古怪了。

    她向着默言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指了指镜面,两个人一起聆听动静。在镜子里显现出来的,应该就是那位南仙子的舱房,这时里面只有两个人,她已经摘去了面纱,坐在桌子的一侧,而杨真则坐在她的对面。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很低,顾颜不注意的话都听不清楚。

    南仙子说道:“那几个人都安顿好了么?”

    杨真点点头,“现在都回到了舱房里睡下,除了那个姓肖的,别人倒没有什么异样。”

    南仙子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他会有些异心,这些散修们平常显得恭顺,其实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有谁知道?”她顿了一顿,又说道,“反正这次的行程,这些散修只是用来遮人眼目的,必要的时候就算牺牲掉也没有什么关系。”

    杨真苦笑道:“这次三位峰主以身作饵,把这副重担都托付在我们的手里,实在是让人诚惶诚恐啊。至于那几个外人,他们要是知道,自己居然也能无意中承担起这么大的重任,就算是牺牲掉,大概也会觉得与有荣焉吧。”

    顾颜的心头不禁有些怒意,这两个人说起他们这几个人来的时候,语气无悲无喜,像是在提起一件微不足道的货物一般。但是对他们口中所说的“重任”,也更加的好奇起来。南仙子显然是用了什么秘法,遮掩住了自己的修为,而她与杨真两个人,显然是领到了一件任务。顾颜微微扬起了眉,冷笑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么?嘿,她不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默言听得一头雾水,但也知道镜子里的这两个人,似乎是要对自己不利。她有些担心的看向顾颜,顾颜笑着拍拍她,“这次大概没那么安全了,可能要出些事情,你怕不怕?”

    默言摇摇头,“你要是不怕,我就不怕”

    顾颜点点头,她又留神倾听着两个人的对话。但南仙子与杨真说完了这几句话之后,却又不提这件事了,而是转头说起了门派里的内务,听得顾颜一个头有两个大,大概过了两个时辰之后,才将朱颜镜关掉,皱眉沉思起来。

    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是上了一条贼船啊。杨真这些人,大概是要拿这三个散修做幌子,来遮掩他们真实的目的。那么,他们要送一件东西到云阳城,究竟是给谁的呢,那件东西又是什么重要的物品,以致于他们如此重视。看来杨真所说的三位峰主都有事,也不过是托辞罢了,实际上只是为他们这一行打掩护罢了。

    而且船上来的这三个散修,自己不说,肖道临看行事也有几分古怪,那个蓝湘看上去有些天真无邪的样子,实际上顾颜觉得她也隐藏着一些秘密,嘿,她在心中冷笑了一声,杨真他们一行,大概是想故意遮人耳目,所以随便的在外面找了几个散修,想着自己能够完全控制局面,却不知道,这船上的,恐怕也个个都是老虎啊。

    顾颜想透了这些,也就不再费神,如今在苍梧大陆上,恐怕除了元婴期的老怪,谁也没有把握能将她灭杀在此地,既然上了船,她倒是升起了一贯的好奇心,想看看事情最后的发展如何。就算受些伤,她也并不在意。

    一夜就这样匆匆的过去,等第二天清晨她起身的时候,发现路程已经走了近三成,当她走到船头上的时候,看到远处的朝阳正迎着初晨升起,将周围的云雾洒得一片金辉,她看着远处云阳城所在的方向,心想从东阳郡到皇城,虽然路途遥远,但要走上五天,却也有些太久了,如果让她驾锦云碟的话,只要两天即可抵达那里。积云峰这些人,故意将云舟操得这么慢,倒好像是有意要等什么人一样。

    这时杨真也走上了船头,他见顾颜在这里,便脸带笑意的走过来。那位南仙子像是平时不怎么出面的,有什么事情,都是杨真出面招呼。

    他向顾颜拱了拱手,说道:“前面是隐龙泽,妖兽出没众多的地方,到时候还需要几位朋友出手相助才行。”

    顾颜点点头,“既然拿了灵石,自然应当做事,该我做的事情,我不会推脱的。”东阳郡虽然已经算是中原隶属,但说起来还是僻处东南,接近于蛮荒之地,这里的修仙资源相对中原大地,较为匮乏,而且深山大泽居多,多有妖兽在里面盘桓,也让积云峰这种门派有了用武之地。

    这时船上的众人也都起身,纷纷的走到甲板上来,顾颜拉着默言的手,随意的给她指点着下面的风景,云舟便缓缓飞入了隐龙泽的范围之内。

    云舟上刻着积云峰的印记,这一路上少有拦路的麻烦,但那些妖兽们却不认这个,刚飞入了这里还不到两个时辰,众人已经合力打发了三拨妖兽。顾颜自然也出手了一次,不过她却没有出风头,只是用禁法斩去了两只四阶妖兽的头,然后又取了它们的元丹。这也是事先说好的事情,斩杀妖兽或者拦路人所取得的战利品,一律都归本人自行处置。

    那位南仙子不知何时,也来到了甲板上,她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忽然说道:“现在正是春夏之交,隐龙泽里有桃花瘴,很难快行,想要走出这里,至少也要五六个时辰,大家还是先谨慎一些的好。”

    杨真笑道:“出了这里,就是一片坦途了,大家今天就多费些心力吧。”别人也均没把这些当作一回事,说到底隐龙泽虽然是妖兽盘聚之地,但还是以低阶的妖兽为多,像五、六阶的妖兽已经极为罕见,凭他们这些人表面上的力量,也可以轻松的从这里闯过。而且那些高阶的妖兽们多半都有些灵智,也知道哪些人是能惹,哪些人是不能惹的。所以这里妖兽虽然多,但却没出过什么大事情。

    但顾颜却觉得有些不对,总觉得到了这些,就要出什么事情了一样,她便轻声的告诉默言,在出隐龙泽之前,千万不要离开她周围三丈之远。默言乖巧的应声,老老实实的站在她的身边。

    这时候云舟飞到了一座极大的水潭的上空,杨真指着下面的水潭说道:“那里是隐龙潭,据说在上古的时候,这里曾经有神龙血脉出没,因此而得名,那些妖兽们多半都是在此地盘聚的。”

    顾颜低头向下看去,这个已经不能称作水潭了,而是一个大湖,方圆足有数十里,水面上波纹不生,平滑如镜,顾颜沉吟道:“这个大湖若不是死水,那水底就一定有灵兽镇压,不然怎么能将湖面波浪不生?”

    她的话音未落,忽然便听到一记吼声惊天动地般的响起,然后湖面上就有一道水柱冲天而起,水波四溅,水珠居然冲到了云舟的上面

    顾颜屈指一弹,将溅来的水珠都弹散开,只觉得有一股腥臭之气扑鼻而来,她感应到这里所蕴含的气息,不禁一惊,说道:“水底至少有一只七阶妖兽”

    七阶妖兽,论起修为来,已经与人类修士中的结丹后期相若,如果以他们这几个人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修为而论的话,那实在是不够下面的妖兽塞牙缝的。顾颜冷眼看着那位南仙子,不知道这个时候,她是不是还能安然而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