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49章魔圣现身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12点)

    这座巨大的棺椁之中,也不知套了多少层,在每一层的间隔之中,都塞了无数的器皿,不过所有人只用眼睛一掠,就知道那些只是寻常的法器,在他们这些结丹修士的眼中并没什么稀罕,他们齐齐的把目光看向了石棺的中间,那最小的一尊棺材之处。

    那尊小棺大概只有几尺长,两尺来宽,中间静静的躺着一座陶俑。陶俑塑造的,是一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孩童,黑色的点眉,朱漆画的嘴唇,显得十分的喜庆,就如同凡间那些人家在过年时画的大头娃娃一样,看上去十分的喜庆。但它躺在这一层层的石棺之中,看上去却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段盈袖显然也有些诧异,她站在石棺之前愣住了,似乎也没想到打开之后会是这种东西。顾颜低声的问道:“展兄,这难道是你们当年那位魔圣的法身?”

    展城苦笑道:“在我教中,只流传着七位大魔尊之名,根本没听说过有什么魔圣,但如果真有那样的人物,怎么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吧?”

    段盈袖站在石棺之前,她仔细的查看着这尊陶俑,忽然间她像是见到了什么无比吓人的东西一样,飞快的向后倒跃了回去,然后这尊陶俑的身上忽然间浮起了红光。

    那是一条条密密麻麻的纹路,似乎是被什么人,刻在了陶俑的胸前,在周围七星灯的火光映射之下,这些红光飞快的浮现出来。那些细密而诡异的纹路,所有人都不认识。

    顾颜有些惊讶,这些纹路,看上去,似乎像是一张阵图?

    当段盈袖在空中站定身形的时候,她有些恼怒的喝道:“谁在边上施法?”看上去,她不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而是被某种力量从那里给推了回去。

    她把目光环视了一周,又紧紧的盯向了前方,显然在周围的每一个人都不会有那种力量。这时无数的火光罩在了那尊陶俑的身上,本来很是喜庆的笑脸,看上去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忽然有一个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响起:“来者何人?”

    段盈袖沉声喝道:“什么人在这里弄神弄鬼?”在这一瞬间,她甚至以为这座圣陵已经被人盗掘过了,有什么人在这里偷走了石棺,然后又留下这样一个装神弄鬼的东西来哄骗后来人。

    但她马上就摒弃了这种想法,他们高黎人在这里守卫了近万年,牺牲了无数条性命,才找出进入圣陵的方法,最终还是利用了展城与顾颜等人,才成功的通过了诛仙台,进入圣陵,在当今的修仙界,又怎么会有那样厉害的人物能够瞒过他们?

    夏若秋的嘴角微微的撇着,露出一丝冷笑的看着段盈袖。而顾颜与展城则同时愕然,顾颜低声的说道:“那尊陶俑上刻的,似乎是一张阵图”

    展城也低声的说道:“那是魔门的‘七星落神’”这两个在不久前还生死相向,恨不得把对方置于死地的人,这时候却又不自觉的联起了手来。展城低声的说道:“这是我教中失传已久的阵法,据说那是在魔尊殒落的时候,用这样的方法,保留住他们的元神,延迟他们殒落的时间,给魔门或者是自己留下一些传承。但在这里,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阵图?”

    顾颜忽然想起了一种无比惊讶的可能性,她不自禁的张大了嘴巴,“不会吧……”

    这时那个陶俑已经发出了阴桀桀的笑声,他开始的声音似乎有些茫然,还摸不清周围的状况一样,但似乎很快就明白过来,那种笑声像是从无尽的地底深处传来,让人一听就忍不住的全身打着寒战。

    “你们是从何处来的,是当年那七个后辈小子留下来,准备唤醒我的人么?”

    段盈袖的脸色有些发白,无论如何,她也无法想象,如果自己的祖先守卫了近万年的那个期待,就是眼前这样一个东西的话,那么他们这么多年的牺牲,高黎人流尽了所有的鲜血,难道只是一个笑话?

    她晃了晃手中的白幡,觉得那十二个金甲铜人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才有些惊魂稍定的说道:“我是高黎后人段盈袖,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个声音有些茫然,“高黎人,是什么人?”在他说完了这句话之后,那尊横在石棺中的陶俑,居然在哗啦啦的响动起来,像是里面有着一个生命,要控制着它,让它坐起身来,但是却又力有不逮一样。

    这时头顶上的那七盏灯更加的闪烁起来,那个声音忽然开始低声的吟念起一种古老的咒诀,没有一个人能够听懂。

    展城低声的说道:“这似乎是上古仙语,在上一次道魔大战之后早就失传了”随着他低声的吟念,七盏七星灯的火焰居然在同一刻熄灭,整个峡谷内顿时漆黑如墨,但紧接着,七盏灯又依次飞快的亮起,一盏接着一盏,在一盏灯亮的时候,另外六盏则同时熄灭,火光不停的闪耀着,像是在进行着什么古老的仪式一样。

    顾颜忽然间醒觉了过来,大声的喝道:“拦住它,不能让那七盏灯亮起,否则我们都要没命了”

    段盈袖转过头怒视着她,顾颜高声的喝道:“你没看出来吗,那个陶俑是一件用来镇压元神的法宝,你现在已经将上古前被禁制着的元神唤醒,它在自行的召唤七星灯,如果它达成目的的话,那么这个元神就会脱身而出,到时候我们都危险了”

    那个声音阴桀桀的笑了起来,“小娃娃有些见识,当年我身殒之后,元神逃遁到这里,本来想借此地的法体重生,却被那七个后生小子联手困住,用十二铜人将我镇压,又在上面建了这么大的一座地宫,造了无数的陶俑,借着天地间兵戈之力来压制我,将我封在这陶俑中,一封就是这么多年,但是我的元神,却能永存于天地之间,而他们,则早就已经死绝了吧?”

    展城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听他的口气,倒确实像是段盈袖所说的那个“魔圣”,他口中所说的“后辈小子”,大概就是当时魔教中最顶尖的人物,那七位大魔尊吧,只是他在身殒之后,为什么元神会逃遁到这里,然后又被魔尊们封死在石棺之中?

    那七位魔尊为了镇压住他的元神,在上面修建了无比庞大的一座地宫,包括落shen大阵,但是为什么他们又会留下那一句话,“此地将有魔教复生的希望”,这到底是为什么?

    魔圣的元神,这时发出了一阵极为低沉而阴森的笑声,“那七个小子,他们虽然大逆不道的把我镇压在这里,并且在外面散布了我完全身殒的消息,但是他们却不敢将我完全消灭,因为我的传承,象征着魔教几万年的真正传承,只要我的元神不灭,那么魔门的传承永存,我随时都能够借体重生”

    他的声音忽然转冷,冷冷的说道:“你们既然能来到这里,想必他们早就死光了吧,大概魔教又开始势微了,还是又被那些修道人打压了,谁是献给我重生的法体?”

    这番话说得没头没尾,但也透露了出很多的信息,顾颜大概能猜出来,这位魔圣当年的修为,几乎已经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所以他在肉体殒落之后,仍然能保存住元神不灭,但他在将自己的元神逃遁回这里,也就是他为自己所修建的这座圣陵的时候,必然发生了某些事情,让那七位大魔尊转而联手对付他。

    顾颜忽然间吸了一口冷气,难道是他准备在七位大魔尊之中,找一位来借体重生么?这位魔圣的想法,居然如此的阴毒

    这位魔圣冷哼了一声,“当年那七个小子,想要害我,却又不敢下死手,因为他们知道总有一天,他们全都会身殒,尸骨无存,而我的元神仍将在世上永生。我再问一次,你们这些人中,谁才是献给我的法体?”

    顾颜喃喃的说道:“是了。是了。”那七位大魔尊为了不让这位魔圣借自己的法体,把他禁锢在自己修建的陵墓之中,但他们却又不敢完全消灭他的元神,为了是给后世的魔门弟子们留一线希望。因为这个元神,象征着魔教的传承。所以他们在道魔大战将要失利的时候,把这个任务交付给了高黎人,并且将这个秘密一分两半,只是不知道后来为什么,这个秘密散失了。高黎人知道陵墓的秘密,却不知道这里埋藏着的真相,而知道真相的魔门之主,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把这个秘密流传下来。当在旧纸堆里翻到有这座圣陵的展城,只是以为圣陵里埋藏着的是当年魔圣留下的至宝,却不知道,这里有一个魔门的老祖宗,可以夺走他们性命的元神

    段盈袖这时站在那座石棺的最前面,她的脸色有些发白,嘴唇微微的泛出青色,沉声的说道:“你就是当年的那位号为严渊的魔圣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