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39章重逢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12点)

    顾颜站在河水之前,思索了片刻,就觉得还是应该先过河,如果顺着河水的流向走下去,真不知道何时何月才能到达了。她看着这滚滚而去的河水,忽然觉得与第一次来地底时见过的冥河之水有些类似,只是这里的河水颜色,比起那次所见的要浅一些。

    那次所见的冥河之水,是完全的黑色,像是能够把一切都吸进进去,而这次的河水却近似于无色,带着浓浓的寂灭之意。顾颜稍微释放出了一丝神念,就立刻感应到在河水之中有着浓浓的凉意,传达到自己的识海之中,让自己差点痛苦的呻吟出声。

    她想着夏若秋与自己说过的,在这种水面上,根本无法飞行,更不能运用法力,否则重力会把人吸得直掉下去,落入水中之后,会被腐蚀得尸骨无存。她想了一想,就取出朱颜镜,一道白光向着对面照射过去。

    在小姜用紫眶金瞳去除了周围的雾气之后,朱颜镜的白光可达数百丈之远,顾颜看到对面的情况,顿时惊讶起来,对面根本就没有河床,在河水之后,就是高耸直入云天,丝毫看不到尽头的峭壁,根本无路可去

    这大概也就不难解释这条河的水面为什么会高过河床,因为水本身就带着极强的重力,另一边又临着峭壁,一大部分力量被山岩所抵消了,那么这边高过河床也就不以为奇。

    但是展城他们又去了哪里呢?顾颜又对着河水的流向照了一下,远远的根本看不到尽头,直觉告诉她展城不是顺着河水而行的,在这里也看不到他们留下的痕迹。

    她忽然想到,从地宫的第一层,顺着那条地道而下,然后就到了第二层,穿过了石林,五火域,又来到了幽冥河,再往前已经是一条死路,但按照地宫修建者的风格来说,地宫应该绝不止两层,应该有一个入口,前往下面一层才对。她的心中涌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展城他们,是去了河底?

    这个并不是没有可能展城他们一路来到这里,那么只有两条路可去,一条是顺着河水向前,但是按顾颜的感觉,这条河水应该是从地底的远端发源,然后顺着这里流过,是一个前高后低的环形,如果顺着河水而行的话,很可能是走向一条死路,或者在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又回到原点,那个地宫的修建者,不可能把入口建在一条河的源头,这绝对不符合常理。

    只要陆旋玑所说的话不是假的,展城他们的目的地真的就是这条幽冥河,那么他们就有极大的可能是进入了河底

    顾颜看着这条波涛汹涌,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的水面,皱着眉沉思不已,她忽然想起,河底不会也像五火域一样,隐藏着什么妖兽吧?随即她就失笑起来,在冥河之水中,连修士都难以存身,有什么样的妖兽可以在这里一如既往的潜伏上几千年呢。但是这又提出了新的问题,展城他们是怎么下去的?

    按夏若秋的说法,冥河之水可以腐蚀一切修士所用的护身法宝,还可以不断侵蚀修士们的灵气,让他们因为灵气耗尽而死在河底。那么除非这里有密道,否则展城他们一定是用了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方法。

    顾颜拿了一块石子扔到水面上,连个水花都没溅起,然后就无声无息的沉没了下去,顾颜忽然觉得这河水里面蕴含着极为浓重的阴气,还有一种死寂一般的气息,这股气息让她感到十分熟悉,但一时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的了。但是她敢肯定,自己一定见过这种气息,或者还曾经身受其苦。

    这时一阵阴风吹来,水面上的大浪立起来,比河面还高出了数丈,一滴水溅到了顾颜的脸上,她用手指弹出,这时背上的缺月弓忽然无声而自鸣起来。发出了“嗡”的一声,弓弦颤动,响声低沉不绝。

    顾颜忽然间想了起来,这种阴气不就是自己那天于山峰上结庐而居,夜半时分引太阴之气入体,然后侵入了自己体内经脉的那种死气吗?如果不是归元箭效用的话,自己的经脉恐怕要受重伤。难道这条幽冥河,与缺月梧桐和归元箭之间有着什么联系?

    顾颜从背上取下了缺月弓,拿在手中,果然弓弦上所发出的响声更加的响亮,像是随着水面上的浪头,在有节奏的不断奏鸣一样。她看着这条河的流向,忽然有了一个古怪的想法,这条幽冥河的尽头,不会就是通向自己当时所居的那座山峰之下吧,以河水滋润着缺月梧桐,引来的太阴之气,除了被缺月梧桐所吸收的之外,剩下的一股脑儿都被吸到了这条河水之中。

    这个想法虽然有些异想天开,但也并非是不可能。顾颜从怀中取出了归元箭,搭弓上弦,对着滚滚而去的河水,一箭就射了出去

    归元箭带着金色的光华,离弦飞了出去,就像是一条烈焰飞腾的巨龙,向着河面直冲而下。在归元箭临近河面的一刹那,所有的浪头居然全部奇异的静止,水面变得波纹不生,然后归元箭就飞快的没入了河中。

    连小姜都有些发愣的看着水面,不知道顾颜在玩什么把戏,这个主人是不是又学会了什么新的法术,怎么那样波浪滔天的河面,被她一下子就弄得静止起来?

    归元箭就像是被顾颜抛出的石头一样,无声无息的沉入了湖水之中,顾颜还以为自己是想错了,这时她就看到河水猛然间变了颜色,一层红色从水面之下翻涌了上来,就像是水底有一座火山在爆发一样,然后水面顿时变得沸腾起来,无数的气泡不停的冒起,一片片的水蒸气弥漫在整个天空,“蓬”的一声,一股数丈之粗的水柱冲天而起,无数的水珠向着四周飞快的激洒。

    顾颜立刻放出朱颜镜护身,还是险些被溅了一头一脸,小姜不满的发出“呜呜”的叫声,似乎是在抗议这个主人弄了它一身水,而且这种水还把它的身上弄的极不舒服。

    但顾颜却没心思理它,这时她正惊讶的看着河底,这个冲天而起的水柱,让幽冥河的中心,产生了一个中空的大坑,这个大坑像是一个倒插着的圆锥体,露出地底一大片的空间。

    她清晰的看到了河底的景象,那是一片起伏不平的大地,有着一座座低矮的山丘,中间有着一座环形的缺口,那是一座活火山爆发的地方。在那里围着站了十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展城

    陆旋玑站在他的身侧,而在展城的身边不远处,还站着夏若秋,只是她这时候脸若冰霜,看着钉在火山口上的那只归元箭,一言不发。

    顾颜用手一招,归元箭就飞了起来,重新又飞回她的手中,她笑吟吟的向下看去,“展兄,夏仙子,我们又见面了”

    展城不禁的苦笑了一声,他这时候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论身份自己是魔教的少主,论见识自己对这座古墓谋划已久,而对方只不过是一个恰逢其会,什么都不知道的散修,但她却一次又一次的坏了自己的大事他已经听先行赶来的陆旋玑,说过见到顾颜的事情了,但即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当他看到顾颜手中的那张缺月弓,以及那支归元箭的时候,仍然避免不了露出一丝的恨意。

    而夏若秋则神情漠然,反正她与顾颜已经为默言的事情撕破了脸,现在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如果说先前两个人还可以做一个点头之交的话,那么现在便是形同陌路了。她与展城在经历了那场大爆炸之后,顾颜无故消失,而他们在等了三天之后,便无奈的进入了第二层地宫。相比之下,他们的旅程,远远比不上顾颜的艰险。

    展城虽然心计很深,但夏若秋对他也有所提防,而且两个人之间彼此并没有利益上的直接冲突,所以还能暂时维持着联手合作的表象。展城以陆旋玑为饵,通过了那片石林,然后又凭借着先人所赐下的一道符篆,顺利的通过了五火域,那道符篆的作用,是可以将被镇压在五火域中的那只火灵蛛催眠,所以他们通过的时候十分快捷,没有一丝的阻碍。

    当陆旋玑通过的时候,那只火灵蛛其实还在被催眠的过程中,但陆旋玑却用秘法解释了它的催眠,他的意图就是想把顾颜永远的困在那里,就算取不了她的性命,也让她不能再前进一步,以免给少主的大计造成什么阻碍。

    但没想到顾颜这么快就来到了这里,而且她还看穿了幽冥河的布置,用归元箭打穿了河底,这样一来,地宫的入口,就完全的暴露在她的眼皮底下。

    展城苦笑了一声,他向着上面拱了拱手,“顾仙子,算是展城小看你了,这样吧,缺月弓仍是你的,以往的事情彼此不再追究,你这次来,究竟是要做什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