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10章 古墓玄奇(十)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12点)

    那面长幡,在劲风的拂动下,不停的招展,一个个硕大的红色字符在空中飞扬,殷红的像血一样,似乎每个字都要从幡布上飞出来,红彤彤的颜色让人心中无比的压抑。顾颜驾起锦云碟,不紧不慢的跟在展城的后面,而段盈袖与她的手下,飞快的掠过了祭坛之后,展城就站在了祭坛的中间,他举起了手中的短杖,再度向着那面长幡上,轻轻的击了三记。

    木质的短杖,击在了布制的长幡上,却发出了金铁交鸣一般的“砰砰”之声,顾颜感觉像是一种扣打门环的声音,展城这三击,像是在叩击着一扇古老的大门。

    段盈袖这时已经站在了祭坛的一侧,她的面色肃穆,看上去有些紧张,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这座祭坛,眼珠也不错一错。

    那面飘动着的长幡,在被展城三击之后,忽然间静止了下来,所有的文字都凝滞不动,然后便奇异的发出了一种如同呜咽的声音,忽然间无声的向着左右裂开,在祭坛之后,露出了一扇大门。

    段盈袖与展城飞快的向前直冲而入,所有的手下都跟在他们的后面鱼贯而进,只有顾颜稍稍退后了一步,她敏锐的看到,在展城带着手下冲进去的时候,一直跟在他身边从不离身的陆旋玑,却特意留了下来,他从怀中取出了一面小旗,向着那面已经裂成两半的长幡不停的招展,手中不断的结着符印。而长幡上那些殷红色的文字,就开始慢慢的从布面上飘下来,然后又一个个的附到了陆旋玑手中的那面旗子上。

    所有人都飞快的冲进了那扇大门,除了顾颜之外,没人看到他的这个动作。这一切的动作,大概也只在几个呼吸之内完成,然后陆旋玑就收起了那面旗子,飞快的追赶上去,顾颜脚步停了一停,不远不近的吊在最后。

    这条通道就是她与夏若秋来到大殿时曾经走过的那一条,但看上去又有些不同。在周围的墙壁上,每隔一步,都会点着一盏长明灯,发出幽暗的光明,一点点的昏黄灯火在微风的吹动下不停摇曳,在墙壁上刻着一幅幅的壁画,画得似乎都是战争的场景,有的是青面獠牙的魔鬼,有得是长着双翼飞天的灵兽,有时则会看到那些穿着奇古衣冠的道者,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毁天灭地。顾颜不禁在遐想,这难道就是上古时期仙魔大战,以致改天换地的分野么?

    在上古时期,那些具有大法力的仙神,与可以生存万年的妖兽,和修士们在同一个世界和平共处,但是连续发生了几次的仙魔大战,那些仙神们与妖兽争斗,又因为道统之争而互相争斗,最终导致整个世界的坍塌,后来他们用大法力将整个世界的精华抽离,成为高高在上的灵空仙界,而将这个凡界留给了普通的修士们。那早就是不知道几十万年以前的事情了,随着现在修仙界的日益衰落,这些事情已经很少有人提起。上古时的秘辛更加的无人知晓。

    如果这真是上古时期的青帝之墓的话,那么有一些刻着那个时代印记的壁画也并不奇怪,但顾颜又隐隐的有一丝怀疑,只是因为这个古墓的风格,阵法的布置,都太像现在这个修仙界的风格,而不像上古时期那种仙神的飘渺,她打定了静观的主意,只是跟在后面,默不作声。有好处固然要占,但她更明白“戒贪”这两个字的要义,作为一个没有后台和倚仗的散修,贪欲是足可以让她葬送掉生命的大敌,

    而夏若秋的态度却与她截然相反,在看到了墙壁上的壁画之后,她的呼吸就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她身为丹鼎派的高徒,自然看到过派中秘藏的那些典籍,也有关于上古时期的零星记载,这里的壁画,无一不与那些记载相契合,她现在真的相信,这就是上古时的青帝之墓,那么里面所埋藏的,是不是流传自上古时的仙器?

    要知道,在上古时期的那些仙人们,所炼制出来的每一件法宝,都可以列入仙器之流,而在现在的苍梧之中,手中能拥有一件仙器的,也只是寥寥可数的几位修行深厚的元婴修士罢了。就算这个陵墓已经被别人发掘过了,那至少也会有一些东西流传下来吧,而且青帝所用的仙器,必定不是凡品。夏若秋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喜色,她甚至已经在考虑着回去该如何向师门交代。这次不过是碍不下情面,觉得不来这里走一趟,回去不好向那位脾气古怪的师叔交差的话,又怎么会得到这样大的机缘?

    众人默默的在甬道里行了一柱香的时间,前面的灯光也渐渐变得明亮起来,顾颜却有一丝古怪的感觉,似乎比起自己第一次所走的这条甬道来,时间上要长得多。那次自己只不过用了还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到了出口,但现在时间已经超过了那次,前面却仍然没有看到尽头。

    顾颜将眼角的余光看向墙壁上的那一盏盏长明灯,外形似乎与墓门前的七星灯很是相似,每隔十几步,就会有一个油瓮,那里面厚厚的一层灯没,把灯芯都浸在里面。顾颜用鼻子嗅了一嗅,眼睛转了转,看向前面的队伍。

    这一条长长的队伍之中,段盈袖带着人走在最前面,中间是展城,被他的手下左右护在中间,陆旋玑这时已经赶了上来,走在队伍的尾巴上,离着他不远就是夏若秋,她这时一边前行,一边兴奋的看着周围的壁画,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一样。而顾颜则落后她六七步在最后。

    顾颜的眼珠转了转,悄悄的放慢了步子,缀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慢慢的离最近的夏若秋也有了几十步的距离。那些人只是一直埋头向前,并没有留意到顾颜已经落在了后面。

    她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前面,然后慢慢的从怀中取出了朱颜镜,黯淡的镜面在油灯的映衬下发出了昏黄的光,并没有为人所察觉,顾颜在镜面上轻轻的划动着,一个个的符印被她飞快的印了上去,然后镜面上就浮现出了十分奇怪的花纹。慢慢的她的目光就亮了起来。

    顾颜仔细的看着段盈袖所走的方向,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手指似乎在轻轻的掐算着什么,这时大家已经走到了一个岔道处,段盈袖向着左边拐过去,后面的人都跟着前行,拖在最后的顾颜在到了那个弯道处,她忽然间一闪身,然后便悄悄的消失在了人群之后。

    就在顾颜一闪身即没的时候,段盈袖背负的长弓忽然无声自鸣,发出了“铮”的一声,她的眉头顿时一皱,用眼角的余光向后看了一眼,忽然间停下了脚步。

    她一停步,展城也随之停下,他身后的那些手下们齐刷刷的站住,整齐划一的就如同一个人一样。展城冷冷的说道:“段公主,你为何驻足不前?”

    段盈袖将目光看向了展城手中所持的那根手杖,缺月梧桐被他化作一根长只盈数尺的短杖,似乎是毫不在意的持在手中。段盈袖露出盈盈的笑意,“墓门就在不远处,只是在此之前,想先向展兄借件东西一用。”

    展城愕然道:“何物?”

    段盈袖微笑道:“便是你手中的缺月梧桐”她口中迸出了最后一个字,忽然间捻唇作啸,发出了一记极为尖厉的啸声,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像是刺破了每一重石壁,让所有人的耳轮都嗡嗡作响。然后段盈袖的双掌互相一击,身形则陡然间的向后退去。

    她的动作极快,犹如闪电一般,而莫日根、朱厌那些手下们,则似乎是结成了一个天然的阵势,他们直冲向身后的石壁,而那面看睦骈坚硬无比的墙壁居然在一瞬间变成了像是纸糊的一样,被他们轻易的穿墙而过。然后整个甬道里的灯同时熄灭了

    展城挥了一下手中的短杖,几乎在灯灭了的同时,他已经断声喝道:“不许妄动”他身后的所有手下在他这一喝之下,全都硬生生的停住了步子,有一个人已经点燃了火光。

    在黯淡的火光下,他们惊讶的看到,前面是一片片坚硬的石壁,根本就看不到出口,段盈袖把他们带到了一条死路,而他们所穿过的那面墙壁,这时又重新封闭起来。陆旋玑低声说道:“少主,我们是不是被困在落shen阵里了?”

    展城摇了摇头,“这应该不是落shen大阵的变化。”他晃了一下手中的短杖,“缺月梧桐才是落shen大阵之根,而且也是打开墓门的钥匙,她处心积虑的要取我手中的缺月梧桐,也无非是想要独吞而已。”

    他一边说着,忽然间回头看了一下,“那两个女人哪里去了?”

    陆旋玑这时也回头看了一下,愕然的发现,落在最后面的顾颜与夏若秋,居然也同时失去了踪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