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08章 古墓玄奇(八)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12点)

    随着这一记重重的塌陷,漫天的烟尘不断的扬起,就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烟柱,无尽的烟尘向着飞快的升去,直冲云霄。而所有站在空中的人,都看到了地下露出那庞大地宫的一片真容。

    正中央是脚踏七星,头顶悬着日月星辰的大殿,也就是顾颜与夏若秋曾经闯入过的那个大殿,这时无数的陶俑正手执着兵刃,整齐的列队在大殿的四周,拱卫着中央那个身披金甲的武士,在大殿之后,是连接的如同蛛网一样四通八达的通道,但是仅就露出的这一部分,却看不到哪条路才是通向古墓大门的。

    展城低声说道:“那里叫做天机殿,也是整座地宫的中心,是整个落shen阵阵法的枢纽,你不要看这里四通八达,其实其中只有一条生路,剩下的全是死路,有一条路通向著名的‘诛仙台’,如果上了诛仙台,就是大罗神仙都免不了死于非命”

    他这番话虽然是对着陆旋玑而说,但却并没有避讳顾颜,站在不远处的顾颜也能够清晰的听到。而这时顾颜也正被庞大地宫所露出来的一角而震撼。她想着自己曾经进入那座大殿时,似乎并没有看到如此之多的通路,难道是因为当时没有触发禁制么?

    就在这时,从地底,缓缓的飞出了一辆车架。这座车架,也是顾颜至今为止所见到过的最为华丽的车驾,远远胜过她在归墟海时所见过的五雷车,以及卫玠所乘坐的卫家那座华贵的马车。

    这座车架的外表并不算华丽,显得有些古朴的车身上,刻着天地山川,日月星辰,前面的十二名御者分别驾驭着一匹灵兽,在车厢的顶部,雕刻着一只身披金色翎羽的巨鸟,它肆无忌惮的张扬着双翼,双翅上都围绕着火焰,两只眼睛透射出极为凶猛的光芒。在车架上,站着一个身披金色战衣的少女,她身背长弓,腰悬剑囊,显得英资飒爽,充满了英气。

    她高高的站在车驾上,把目光投向了空中,迅速的就看到了顾颜,两个人的目光相互的产生了一个交击,然后又飞快的错了过去,然后她的目光就落到了展城的身上。在她的身后,站着的是莫日根、朱厌等人,顾颜看到那天与自己交手的两个人也在其中。相比之下,她的手下并不比展城的多上多少,看来这么多年过去,高黎族人的血脉已经在岁月的侵蚀下,消退成这个样子了。

    展城向着她拱了拱手,脸色很是严肃的说道:“在下是魔尊座下第三子,名叫展城,这位姑娘,可就是高黎族后裔?”

    少女微微的点了点头,“原来是展公子,段盈袖在这里见过了。”她微微的扬了扬手,算是回礼。两个人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却并没有剑拔弩张的味道,相反显得很是平和,似乎一点也看不出来,都是为了地下的那座古墓而来。

    虽然两个人说话都十分平和,但站在两个人身后的属下,包括陆旋玑,莫日根、朱厌等人,却都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目光一接触就能爆炸出一片火花一样。

    展城对迎面投来的那些几乎能杀人的目光视而不见,他也清楚自己突如其来的这一招,必然是极大的坏了他们的好事,自然不可能得到好眼色,只是行若无事的对着段盈袖说道:“记得在上万年之前的那场大变当中,先祖曾经与高黎族的主人会晤过多次,对于那时令祖的英风,甚是钦佩,不知令祖可还在世否?”

    虽然是提到了自己的先祖,但段盈袖的脸上却是无悲无喜,她只是淡然的说道:“先祖在那次大战中,受了些暗伤,隐居在子午谷中,不到五百年就殒落了。入灭之后,他的遗蜕便隐在这天机殿中。今天是我不孝,对不起先祖,让他老人家的阴灵受惊了。”

    两个人的说话全都暗藏着机锋,虽然并没有翻脸动手,但言语中的刀光剑影可一点也不差。顾颜的心中却是一动,在她以前所知道的传闻中,高黎族是因为在上一次道魔大战中为正道立下了极大的功勋,尤其是为当时正教年轻弟子的基地抵挡魔教高手们的进攻,花了极大代价,死伤无数,也最终得到了赐封子午谷赏赐,但现在听起来,似乎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展城口中所说的先祖,就算不是当时魔教的领头人,也必然是其中的高层人士,他居然与高黎人当时的首领相谈甚欢?顾颜隐隐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简单。而看这两个人的样子,显然也并不避讳这件事,毫无避忌的说出口,并不怕站在一边的夏若秋与顾颜听到。

    展城有些歉然的说道:“看来是在下鲁莽了,将来一定要令祖的灵先亲自赔罪才是。”

    段盈袖淡淡的一笑,“展公子,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今日此行,想必也是为了地下的陵墓而来的,想必你手中一定拿着那半张图了?”

    展城微微的笑着,不置可否,但站在段盈袖身后的段举却忍不住大声说道:“你们这些魔崽子们,趁着我们不备,偷偷的潜进来,盗走缺月梧桐,现在还有脸来提那座陵墓的事情么,先把缺月梧桐还回来再说”

    站在展城身后的陆旋玑等人顿时大声喝骂起来,展城挥了挥手,他们的骂声才止歇,而段盈袖也同时制止了身后段举等人的喝骂,她的眼波流转,露出一个笑容,在顾颜与夏若秋的身上扫了一圈,这才说道:“展兄,当年你我的先祖,曾经为了这座陵墓,而订下过临时的约定,也将那张图各自分了一半,如今已近万载,当年的先人早已作古,为何我们不能效旧人的故事,再联手打开这座陵墓呢?要知道,如果没有你那半张图的话,想必我们也无法闯入落shen阵”

    展城只是微笑着,像是听到了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提议一样,他知道段盈袖自然还有下文。果然段盈袖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顾颜与夏若秋,说道:“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想必展兄也不希望有外人插手吧?”

    顾颜其实也有些惊讶,她本来以为这两方人马一旦面对面,就必定会是一场电光石火般的大战,但现在看来,她似乎低估了眼前这个少女的心思。她虽然年轻,但却是个极有手段的,明道理而识进退,展城虽然是突出一击,拿到缺月梧桐,算是占了先手,但她却拥有着子午谷中的地利,七星灯,十二铜人,墓门前的那两尊雕像,还有对落shen阵的熟悉,都是她的倚仗,在这个时候,她不与展城正面的相抗,而是把目标转向了自己与夏若秋,无疑是一个极好的选择。此时此景,如果换了顾颜,她也必然是同样的选择。

    夏若秋的脸绷的像严霜一样,她早就放出了无影璧,护住了自己的全身,她随便一想也知道,这个时候,无论是展城还是段盈袖,都不可能放自己离去,尤其是展城,他必然在外面已经布置好了极严密的禁制,挡住子午谷与外界的联系,使得他们在进入陵墓的过程中,不会受到来自外界的侵扰,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想联合他杀死自己?大概也没那么容易

    她轻轻的转动着手中的小瓶。这只小瓶,名叫七灵聚火瓶,是丹鼎派掌门人自有的三宝之一,论威力仅次于丹鼎派祖传的三宝。不单能收各种属性的火焰,而且在小瓶的底部,暗藏着七粒乾天霹雳子,这是采两天交接之处的五火之精,和天劫降临时劫雷的雷火所炼制的异宝,每一粒只能使用一次,但威力之大,就连元婴初期的修士都未必能硬抗下来,结丹修士如果遇到了霹雳子,必定是同归于尽的下场。在她修行的这百余年中,还从未运用过霹雳子,但如果这两个人要联手阴自己的话,那她也绝不介意与这两个人拼一场

    顾颜则只是淡然的看着这两个人在说话,并不多言。她自然知道与展城达成的那种所谓的协议是多么脆弱,但却并不认为他会马上和自己翻脸,那并不是最佳的选择。她相信展城的目光不会如此短视。

    这时陆旋玑低声的询问展城,他所用的是魔教中独有的传音之法,所以并不虞为别人所听见。“少主,她所说的似乎不错,高黎人毕竟也算是我们当时的旧识,这两个女人,一个是丹鼎派的弟子,另一个也曾经和我们作对,何不先铲除了他们,然后再与高黎人联手,进入古墓?”

    展城哼了一声,“你看得太浅了你以为这位段小姐会有这么好心么,我虽然拿到缺月梧桐,算是侥幸占了一个先手,但毕竟她们占有此处的地利,下面的落shen阵更是由高黎人一手掌控。我们想进入墓门的话,没有七星灯与金甲铜人相助,终究还是枉然,而且你别忘了,那个女人的手上,可能有我们最想要的归元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