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406章 古墓玄奇(六)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12点)

    所有人都看得瞠目结舌这才是真正改天移地的造化自然之力,顾颜不禁惊叹道:“难道这世上还真有仙人的存在吗?”。

    随着漫天的飞沙走石扑面而来,一个人影从地底下飞了上来,他满身都是尘土,几乎看不清面容,但脸上却带着狂喜之色,飞快的冲到了那座被拔起山峰的下面,在地面下,正赫然的露出了一个硕大无比的深坑,在深坑之下,有一棵大树,正飞快的向上冲起,其势蓬勃,转眼间居然就长起了十几丈高。

    虽然那个人变得蓬头垢面,但顾颜却仍然清晰的看到,那个人正是刚刚在栖云山还见过一面的展城,他的脸色这时无比的苍白,像是耗费了极大的真元,但那股狂喜之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那棵大树在露出头来之后,迎风便长,转眼间就冲起了十余丈,树根一个人都无法环抱过来,但展城紧紧的抓住树根,就像是见到了无比珍贵的事物一样,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手。

    那棵大树的树干,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淡青色,每根枝杈上有九片叶子,每一片叶子都呈现一种月缺的形状,就像是每到朔日时那一轮弯弯的月牙,顾颜的心中顿时浮起了一个词:“缺月梧桐”

    她曾经听过,上古时的五仙之一,青帝,就是在缺月梧桐下成道,但她从来不知道这种莫名的树木长得是什么样子,今天才见到了缺月梧桐的真容。

    就在她惊叹着的同时,梧桐仍在不停的拔地而起,已经长得与周围的山峰并齐,才渐渐停止了长势,顾颜这才醒悟过来,惊呼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展城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顾颜,他这次来东南一地,要办得是两件大事,第一件是阻止卫东阳度天劫,第二件便要着落在这子午谷了,而子午谷的重要程度,更在栖云山一行之上。他也不禁大为的头疼,“怎么到哪里都能够看到你?”

    在此时地底的大殿之中,隐藏在青铜面具之下的那张面容,已经因为狰狞而变得扭曲起来,“他是从哪里出来的,怎么会有人潜入了子午谷,布下了九曜天罗,而你们都被蒙在鼓里,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盈袖这时毫不掩饰的散发出了自己的怒气,凛洌的杀意弥漫在整个大殿之中,她毫不留情面的指斥着邰战,“我神游卫国归来,早就提醒过你,让你们注意那边的动静,他们不惜露出形迹,大举的来到东南,难道仅仅是为了一个老不死的度天劫吗?”。

    邰战低下了头,有些嗫嚅的说道:“我们出渭水一行,本来就是为了查看他们的动静,谁知道他们怎么会突破谷口的禁制溜进来。”他有些恨恨的说道:“都是那个女人,打乱了我们的布置”

    盈袖这时的怒气略略的平复了下来,她平静的说道:“当年的那张图,其实是我们高黎族与大魔尊各执了半张,我们拿到的是地图,他们拿到的则是布置图,所以我们始终也不能控制整个落shen阵,但他们也同样找不到古墓的方位。他们这次过来,大概也是掐算出来,轮回之夜到了最后时刻,想要过来试一试运气。”

    邰战犹豫着说道:“公主,他们发动九曜天罗,把那个缺月峰齐根的掀去,并且开启了缺月梧桐,我们应该如何?”

    盈袖冷冷的说道:“怕什么?就算他拿到了缺月梧桐,没有七星灯,他依然无法开启墓门。”她扬声说道,“开启大殿的门户,我要上去,会一会这位魔教中的三公子”

    所有人都惊呼起来:“公主,不可”朱厌惊惶的说道,“现在外面的形势未明,我们这里还有落shen阵阻隔,他们绝对攻不进来,如果出去直接与他们面对的话,万一有个闪失……公主是高黎神的最后血脉,我们可担当不可这个责任”

    盈袖冷冷的哼了一声,“我既然是高黎神的血脉,怎么能放过这次开启神墓的机会?今天虽然凶险,但未必不是我们的良机,如果不是他发动了九曜天罗的话,我们想移平缺月峰,还要费一番力气,现在只需要点燃七星灯,既然各方人马都云集在这里,谁不是想着火中取栗,为什么那个人就不能是我?”

    她返过身,在椅背之后,取出了一面足有一人高的长弓,在她的腰间,斜挎着一个长长的箭囊,然后她又取出了一件用金线编成的战衣,披在了身上,朗声说道:“数千年前,我们的祖先,曾经在战场中纵横睥睨,杀得敌人望风而逃,今日,我们亦不能堕了祖先千年的威名,请诸君随我出战”

    她高高的站在那里,手执长弓,就如同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所有人都心悦诚服的拜倒在地,“谨遵圣命”

    顾颜似笑非笑的看着展城,两个人在栖云山刚刚分别不久,这时候再见面,顾颜居然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在栖云山两个人虽然交过手,但都是各有立场,本身并没有什么说不得的仇恨,所以顾颜也不会马上的恶言相向,倒是颇有些笑意的说道:“展公子,这话似乎应该由我来说才对,你大老远不辞辛苦的,又从栖云山跑到了这里,怎么着,是怕卫家人追杀么?”

    展城看到顾颜的笑容,听出了她言语中的婀逾之意,心中忽然间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在栖云山一会之后,他对顾颜便有些避而远之的意思,只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他宿命中的麻烦一样。这时候却看到,原来她并不是一直板着脸,也是会开玩笑,打趣人的,心头便忽然松快了起来。

    虽然两个人并不是什么朋友,但展城却能够感觉到,从顾颜的本心来讲,她对魔教中人,并没有什么天生的敌对之意,在栖云山两个人的交手,也不过是双方互相的立场所致,不得不然,而今天,他却没有非要再树强敌的意思。看到顾颜露出笑容,自然也放下了一半心事。

    这时,从谷口外赶来的陆旋玑等人,已经飞快的聚拢到了他的身后,顾颜不禁吸了一口冷气,他所带来的,居然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团队,与陆旋玑的修为相若的,至少也有十几人,这一批人,已经可以与相比于卫家的那些中高级修士了,而在栖云山,他却只是孤身一人入大衍神阵而已,让人不禁会想象,这位魔教的三公子手下,到底有着多大的势力

    陆旋玑站在了展城的身后,他依然对顾颜怒目而视,顾颜曾经在碧霞宗的禁地里,坏了他的大计,并且用紫罗天火炼化他的一个血影分身,让他修为大损,至今而耿耿于怀。展城回过头,用严厉的目光制止了他,然后脸色一肃,说道:“顾道友,你今天来这里,也是为了地底的那座神墓吗?”。

    顾颜的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展城这个人心机极深,为人十分狡诈,与他对话,要打起十二分的小心才行。他口中所说的“神墓”,就是她们在地底见到的那座青帝之墓么,听他的意思,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本来的来意?

    顾颜在结丹之后,本意是要离开卫国,前往中原游历,如果不是因为在渭水上遇到了昏迷着的言欢的话,她根本不会多生枝节,来到这里,但现在她来到了子午谷,见到了这个大秘密,并亲眼见到了深藏于地底的青帝之墓,作为一名修士,见到了这样大的机缘,怎么能交臂而失之?如果现在展城真的马上翻脸的话,那么顾颜也不会轻易的放手。

    她沉吟着说道:“我本来是来这里找人的,但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山谷里那些人的秘密,他们似乎是在做一件事情,目的是为了打开地底的那座陵墓。”

    展城的脸上顿时激动起来,“你发现了那座神墓了?”

    顾颜自然不会被他这种故作夸张的表情骗倒,经过了栖云山打的一次交道之后,她已经大概明白了展城的性格,想必扮猪吃老虎是他经常做的事情,可惜,自己不是那只老虎啊。如果她真的以为展城对地底的陵墓什么都不知道,并因此而觉得奇货可居的话,那么自己一定会死得很惨。

    她缓缓的说道:“我从青丝井而下,到了地底,见了陶俑兵马,与十二金甲铜人,并且破开落shen阵的禁制,到达墓门,但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并以一件法宝,引发了地底的禁制,这才脱身出来。”

    她这番话说的意味深长,将自己的意思隐晦的表达出来,也许她并不如展城一样知道更多的秘密,但却也有着自己的倚仗,她亲历了地底的落shen阵,对情形了解得更加清楚,并且还有归元箭这样神秘的利器,她认为凭借这些,她足可以与展城面对面的谈一谈条件,看看是不是能从这件事情中分上一杯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