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399章死生之变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12点)

    顾颜的眼睛悄无声息的一亮,这只不起眼的小瓶,里面似乎有着无穷的火焰,她隐隐看到有七彩光华在上面流转,莫非能够发出七种不同属性的火焰?说起来,这算是她来到苍梧之后,所见到最为厉害的一件异宝。作为一个天生火灵根的修士,她不免多看了几眼。

    那些火焰这时已经把那些鬼影子团团的围住,夏若秋说了一声:“收”无数的火焰就裹住了那些影子,然后如长鲸吸水一般的倒卷而回,全都向那个小瓶子中间投去,眨眼之间就把那些漫天的鬼影清除了一个干干净净,夏若秋微笑着收起了玉瓶,“我想已经快要到地底的核心之处了吧,再往前走,必然有更厉害的禁制,你要记着紧跟着我,寸步不要离开。我想用不了多远,我们就能抵达目的地了。”

    顾颜还想再看几眼那个玉瓶,但没想到夏若秋把它收了起来,想一想也是,她这种名门大派的弟子,纵然身上的法宝厉害,可也不会平白的拿出来跟外人炫耀,那样未免也太浅薄了,有失名门弟子的气度。

    她听夏若秋一副大包大揽的口气,便淡淡的一笑,点了点头。周围的那无数盏长明灯在鬼影子被收去之后,纷纷的熄灭,夏若秋轻轻的一吹,一点残存的火星被她吹了起来,在空中一飘,然后无数盏灯同时亮起,把这里照得如同白昼。

    原来这是一块极宽的空地,地上还有着一片一片的痕迹,就像是原本有着很多的器物,但又都被收拾走了一样,只留下一块残余的空地。在往前几十步之后,有一条深深的壕沟,深得几乎看不见底,足有十余丈宽,隐隐可以听见拍打着石壁的水声,夏若秋捡起了一块石子,向着前面扔过去,掉入了壕沟之内,却没听见半点声息。她的脸色有些沉,说道:“这好像是冥河之水看来这个地底,还有很多我们没见过的东西在。”

    顾颜并没听过这个名字,投来个疑惑的眼神,夏若秋露出个有些讥诮的笑容,说道:“冥河之水,与黑沼之雾,苍澜之花,是当年魔教中的三种奇物,是专破一般修士的法宝的,你可要小心点,如果被冥河之水溅上去,那么会极快的腐蚀掉你的护身法宝。你们这些散修,炼一件法宝不容易,记得一会儿,千万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她后面的话被顾颜自动的过滤掉,冥河之水她不清楚,但黑沼之雾却曾经见识过,她那次在栖云山,与陆旋玑对敌的时候,就曾经用朱莲业火,焚去过陆旋玑所发的黑沼之雾,现在想起来,那种雾气中确实隐含着一股死气,倒与这次在子午谷内所感应的差不多,既然这里有冥河之水,难道莫日根那伙人,与原本的魔教中人也有关联?

    可是他们明明是高黎族人的仆从族,而高黎族人,却又是当年的道魔大战之时,为道家这几个流派立下过大功的,肯定曾经杀过不少的修魔者,这让顾颜更加的费解了,看来后面所隐藏着的,必然是一个深藏多年的秘密。

    夏若秋看着前面的那条壕沟,自言自语的说道:“冥河之水只在几个特有的地方才会出现,那都是以前修魔者的盘踞之地,现在都已经被荡平了,除了南北两极之外,怎么这里还会出现冥河之水,难道是有人特意移过来的?”她用手轻轻的敲着额头,“回去一定要告诉师父,让师门派人到这里来看一看才好。”

    这条壕沟虽然宽达十丈,但一般的修士想要飞过去,并不是难事。但夏若秋却说道:“不要轻易飞行冥河之水的水面上,会形成一种极为奇特的重力,比起一般的地方重上成千上万倍不止,当年有一个叫做搬山道人的,能够力抗一座小山,但走在桥上的时候,都抵抗不住冥河之水的那股重力,被硬生生的坠下去,如果不是施救及时,险些就尸骨无存。这种魔水,所见的修士越厉害,它产生的吸力就越大。”

    顾颜不禁有些惊讶起来,她倒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奇怪的东西。说起来她如果用锦云碟飞行,再以九嶷鼎护身的话,她绝对有信心可以通过这十丈的距离,但夏若秋显然是要带着她一起飞行,那么她也就乐得藏拙了。

    夏若秋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玉璧,像是半个月牙形状,晶莹剔透,看上去就像是一块薄薄的冰,但却发着湿润的光泽,向着空中一抛,说道:“我这叫做无影璧,是极厉害的防护法宝,你记着,千万不要离开它的保护范围之内。”

    两个女子在一片宝光之下,飞快的前行,十余丈的距离,对一个普通修士来说,也不过只是一眨眼的距离,但刚一到了水面上,顾颜就感觉到一股极为强大的吸力平地而来,把两个人拖着向下飞坠。好在无影璧所发出的宝光,柔和的将两个人紧紧的罩在里面,让她们浮在冥河之水的水面上,就是不掉下去。

    夏若秋有些惊讶的说道:“没想到你的修为居然也这样厉害,吸力比我想象的要大了许多”

    顾颜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这种冥河之水,与她所见过的黑沼之雾,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黑沼之雾中只不过是蕴含着死气罢了,但冥河之水里,却有着一种根本无法言说的寂灭之气,仿佛是大千世界,万事万物,都逃不脱光阴的侵袭而化为劫灰,刚才她只释放出了一丝神念到水中,那种难言的感觉就让她几乎想要吐血。

    无影璧所发的宝光,以极慢的速度向前移动着,大概足足过了有半柱香的时间,她们才抵达了对岸,刚一落地,忽然间像是半空中打了一道闪电一样,一道晴天霹雳,重重的劈在了宝光之上。

    夏若秋轻叱了一声:“回去”她飞快的打出了一个符印,那团柔和的宝光向回一缩,居然把那道闪电包裹了起来,然后又猛地反弹出去,轰的一声,耀起的白光几乎照亮了半个天际,前面的地面被重重的劈出了一条深深的地沟。

    这时天空中的金光雷火如雨一般的降下,夏若秋将手一挥,那团宝光就扩散开来,如同云锦一般的向上升去,把那些雷火都拦在了外头。任凭外面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却丝毫奈何不了她。

    顾颜则向前方看去,在过了这条壕沟之后,前面就是一个路口,然后左中右分出了三条岔道,每一条岔道都显得幽暗而深邃,里面还闪着淡淡的蓝色光芒,像是张开了一个血盆大口,想把人吞噬进去一样。

    夏若秋倒并不在意,她托起了掌心处的宝珠,依然发出着黯淡而又柔和的光芒,她看了一下,便说道:“往中间这条路上走。”说完抬脚就要进去。

    “且慢”顾颜忽然一下子拉住了她,夏若秋有些恼怒的看着顾颜,“你干什么?”

    顾颜说道:“不能向这条路去,前面是一条死路”

    夏若秋不禁觉得好笑,她晃了晃手中的那颗宝珠,“你知道吗,这是天澜珠,丹鼎派第七代的掌门人在天蓝之水中炼出来的法宝,能够看破一切阵法与幻术,它既然指示了这条道路,那怎么还会有错?”她很是不屑的看着顾颜,显得这个散修实在是大惊小怪,居然连自己的看法都要怀疑

    顾颜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不知道什么天澜珠,但前面这条路却一定是死路,不单是这一条,这三条统统都是死路”她刚才观察了许久,才终于发现这里布置的奥妙之处,也不管夏若秋的脸色有多难看,就这样滔滔不绝的说了出来。

    “这颗宝珠确实能看破所有的阵法与幻术,但我们所在的地方,并不是一般的阵法,它虚实相间,阴阳相生,死门与生门之间可以相互转化,换句话说,这是阵中之法,大阵套小阵,阵法中的生门,通向的是下一个死门。你看到后面的冥河之水么,这是生中之死,死外之生,前面的三条路,必然通向的都是死门,我们会跨入的,多半是落shen阵中最凶险的那一部分”

    夏若秋有些愕然,看着这个貌不惊人的女修说了这么一大套,居然有些被她驳倒的感觉,她可是九大派中号称天纵奇才,七十八岁就结丹的天才,什么时候会被一个黄毛丫头似的人物驳倒过?但她在阵法之学上并不见长,可是她向丹阳子师叔讨要这颗宝珠的时候,也多少了解了一些阵法之学,顾颜所说的,也算不上是什么无比艰涩深奥的变化,难道这颗天澜珠就这么没用?

    顾颜似乎是看出了她心中的所想,说道:“天澜珠固然是厉害,但也要结合持宝人对阵法的体悟,阵法本来就是虚实相间的变化之学,是布阵人与破阵人双方的角力,形势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之中,哪有一定之规的道理?”

    夏若秋的脸色顿时阴了下来,这个女人言语中的意思,难道是在指责她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