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382章结丹之殒(下)(卷五终)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16点)

    卫东阳见到他脸上的怒色,不禁叹了口气,只是这时想细说什么,却也没有时间,他勉力的说道:“今日之事,在于魔教的妖人身上,与她何干?还不快去”

    卫东阳虽然已是濒死之躯,但积威仍在,一双浑浊无力的眼睛一张,便射出两道精光,卫华严全身打了一个冷战,飞快的出了人群,挥手招来卫玠,两个人向着栖云山前山的方向飞去。

    顾颜与秦封站在那里,两个人也算是劫后重逢,居然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还是秦封先开口说道:“甘掌门说是带着她的弟子,要向西南方去,在那里找地方安身。”

    顾颜“嗯”了一声,她的心思有些不属,正如苏曼箭所说,卫东阳死后,东南六国要出现一个怎样的变局,这还都是未知之数。她虽然不打算再于此地停驻,但至少,她要为碧霞宗安排一个妥当的去处。这都是她现在需要思量的,低头沉思了片刻,她才发现秦封站在那里,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禁奇道:“秦兄有什么事情么?”

    秦封似乎是有些踌躇,但还是说道:“此间事了之后,你是准备前往中原么,可有去处?”

    顾颜点点头,“我来到苍梧,养伤之余,就十分憧憬苍梧大地上那些源远流长的修仙门派,无数的洞天福地,九大派那些高手们的风姿,东南六国毕竟还是个荒僻之地,只有到中原去,那里才是真正的修仙圣地。至于去处,我倒没有一定的行止,或许,一切随缘吧。”

    秦封应了一声,他忽然爽朗的笑了起来,“我也准备结束赏金猎人的征途,回到中原去。想必我们日后还有相见之日”

    “哦?”顾颜扬了扬眉,她听出秦封语气里的一丝异样,惊喜的说道:“秦兄要准备结丹了?”

    秦封点点头,说道:“经此一战,我的锐金旗已经修炼大成,我家中的长辈也催了我许久,让我回去,今日就在此作别吧?”

    顾颜忽地想起一事,就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瓶,郑重其事的递给秦封,“这是我最近炼制的丹药,对于结丹修士疗伤颇具奇效,秦兄与人对敌时,万要小心,此药说不定就有大用。”这是她刚刚在九嶷鼎中炼成的避尘丹,也送给了苏曼箭一瓶,这两个朋友都要冲击结丹,虽然问题不大,但也难免过程中会有损伤,避尘丹可保万无一失。

    秦封也不矫情,接过了扔进乾坤袋里,站在那杆长枪之上,向着顾颜拱拱手,便破空而去。顾颜微笑着向他招手。想想来到苍梧这两年,最大的收获,还是结识了一群能够性情相投的朋友罢?虽然只要是修仙界,都免不了争名夺利的倾轧,但相比之下,还是苍梧这里的修士,向道之心更加浓烈热切。

    她的眼睛刚从空中收回来,就看到在远处两个人影正飞快的向着这边飞来,她的眉头不禁一皱。卫家父子,他们来做什么?

    卫玠被卫华严召来,还不知道要去做什么,他的心中这时正在忐忑不安,他已经知道,自己所收的那个手下陆云,居然就是魔教中人附身,而且直接破坏了祖师度劫的大计。虽然卫东阳并没有责怪他,只把这一切归诸于时运,但他心中仍然十分的惶恐,这时看到了站在面前的顾颜,心中不禁更加的惊讶起来,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天哪,她居然结丹了

    卫华严见卫玠还站在那里发愣,心中不禁有些恼怒,扯了他一把,然后快步上前,说道:“顾道友原来在这里,东阳师有请”

    卫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初见的时候,她还只不过是一个无根无依的散修,连卫云青都不会把她放在眼里,现在,自己的父亲居然带着自己,郑重其事的上来拜见?

    但更让他惊讶的是,顾颜只是淡淡的点点头,似笑非笑的说道:“卫掌门何故前倨而后恭?要知道,我这尊丹鼎可不想送人啊。”她始终对这些世家大族的人有些不满,言语中小小的刺了他一下,反正以她现在的修为,她绝对有这个底气。

    卫玠只觉得这世界上的一切似乎都颠倒错乱了,这个貌不惊人,原来自己根本都不放在眼里的女修,现在居然大剌剌摆起了驾子,而自己的父亲被她的言语所伤,居然也像并不动怒的模样?

    他不禁愤然而起,喝道:“你大胆你可知道,你在跟什么人说话?”

    顾颜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这位卫家长子,貌似天资高绝,实质上也不过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罢了,无论是处事的手段、眼力,都比那位来自魔教的展少主差之远甚。至少顾颜从一开始,都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卫华严转身重重的给了卫玠一个耳光,“小畜生,方才的账还没和你算,现在哪有你说话的份儿?”他不禁有些后悔带卫玠过来,本来听卫云青说过,卫玠曾与这位女修有过一面之缘,带来一见,还可以修补一下方才动手的过节,但现在看来,效果却似乎更加恶劣了。

    卫玠扬着头,用愤恨的目光盯着顾颜,他平生自认是天资贵胄,现在却大大的失了面子,自然把这番恨意完全转嫁到了顾颜的头上。

    顾颜淡淡的看着这两父子在自己的面前作态,这时空中忽然传来了一个悠远的声音说道:“顾道友,看在老朽面上,可否前来一晤?”

    顾颜笑了笑,扬声说道:“敢不从命?”她也很想与这位纵横东南六国上千年,一直被认为是第一高手的卫东阳,见上一见。也不再理面前的这对父子,脚下一踏锦云碟,一道白光飞快的冲上云霄,向着栖云山顶那里飞过去。

    等顾颜到了山顶之上,就看到卫家所有人都分列在两侧,居然是迎接大宾的模样,而卫东阳端坐在中间,看上去气色居然还不错,一点也不像马上就要身死的模样。顾颜却不禁暗自叹了口气,以她的眼力,自然一眼就可以看出,面前的这位修士,体内的经脉已经寸寸断裂,这与自己先前所受的伤势还不同,自己是因为被魔火所伤,修复之后经脉的坚韧反而更胜从前,但卫东阳的经脉所受之伤,就算是大罗神仙,恐怕也无办法了。现在只是凭着一口真气吊住生机,只怕时时都是丧命的危险。

    她看着眼前这位老人,心中也不禁有几分敬意,上前行了一礼,“晚辈参见卫真人。”

    卫东阳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位貌不惊人的女修,她一袭青衣,不施粉黛,既不似烟视媚行的妖女,也不似那些故作清高的女仙,只是眉宇间有些些许的自衿之色,他呵呵的笑了起来,“年轻果然是好啊,当年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只知道与人争气斗狠,哪有这样的修为呢?”

    顾颜淡淡的笑着,“卫真人过誉了。”她心中其实是提着万分的小心,这个老奸巨滑的家伙,在尘世中打滚了几千年,无论是经验还是阅历,都远不是自己能比肩遥。所以她说话万分的小心,生怕一不小心被他套了进去。

    卫东阳叹了口气,“一山更有一山高,人不服老终究是不行。”他的眼睛一眯,目光陡然间就变得锐利起来。“我听说卫玠,曾经与你有些许旧怨?”

    顾颜的心中一下子警惕起来,“只是因小事有过些争执,算得什么旧怨?如今也都过去了,卫真人何必再提?”

    卫东阳淡淡的哼着,“我卫家子弟,侍强凌弱,仗势欺人,这难道也算小事吗?玠儿,你过来”卫玠本来就站在外围,听到卫东阳相唤,连忙快步走过来。卫东阳厉声喝道:“你去那里,跪下,与顾真人赔罪”

    顾颜听到这个称呼,不禁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她这才想到自己金丹大成,也可以当得起“真人”之称了。不过卫东阳可还是第一个这样称呼自己的人。她忽然想起在归墟海时参加温南秦结丹大典时的情景,胡思乱想的道:“莫非这位卫祖师,也要替自己主持一个结丹大典?”

    卫玠听到卫东阳的话,脸色涨得通红,“祖师”他身为卫家的长子,几乎可以说是天之骄子,万众瞩目,集于一身,何时受过这样的折辱?

    卫东阳厉声喝道:“你不听我的吩咐,是想气死我吗?”。他须发皆张,声色俱厉,一点也看不出是濒死之人。吓得卫玠心胆俱丧,双膝一软,就要跪倒在地。

    顾颜一挥手,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将卫玠阻住,“卫老祖师,这样的抬举,晚辈可当不起。你有什么吩咐,就请讲吧。”

    卫东阳叹了口气,说道:“卫家家门不幸,出此孽子。只请顾道友看在老朽的面子上,多加宽恕。我有一不情之请,不知你能否应允。”

    顾颜点点头,不置可否,“卫真人但讲无妨。”

    卫东阳说道:“我在栖云山上度劫,你在红枫谷中结丹,彼此之间,也算是一场缘分。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是你与我卫家有缘。我身为卫家首席长老,如今即将殒落于此,我想将我的长老之位,传授于你,望你能体谅一个垂死之人的心意,不知你意下如何?”

    他这番话一出,围着的所有人都不禁惊呼出声,“祖师”只有卫华严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似乎是早就知道了卫东阳要说的话一样。只是却没人看到,他藏在袖子里的拳头紧紧的攥起,青筋暴露。

    卫东阳却像是全然没听到的一样,他又说道:“我有一件法宝,叫做滚龙珠,是当年卫家的祖师所传下来的,为历代长老所有,今天我把这件法宝赠给你,希望你能答应这一个长老之位,并不用你长驻在卫家,只要你记得身为卫家的一份子,便好。”说完他便从怀中取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就要递过来。

    卫玠将牙齿咬得格格直响,“祖师,你是不是糊涂了?”卫东阳挥手就是一个巴掌,径直抽在了他的脸上,这一下子可不像方才卫华严那么省力,重重的力道溅起了一篷血雨,卫玠连牙齿都被甩掉了两颗。

    顾颜淡淡的一笑,她伸出手,挡住了卫东阳的手,“卫真人的话,实在是言重了。长老之位,岂是我能轻受?这样吧,我也有一个请求,只要阁下答应的话,那么,也就算我与卫家结下一段香火情,将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你为子孙筹谋得太多,将来,他们又会不会记着你的情份呢?”

    卫东阳的全身一震,抬起头向他望来,顾颜也毫不回避的回视过去,四道锐利的目光在空中相交,卫东阳忽然间全身一软,像是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神情一下子萎顿了下来。

    顾颜淡淡的说道:“此地乃栖云山,是碧霞宗祖师当年驻锡之所,我身为碧霞宗的人,希望他们能够永镇此地,而卫家则向他们提供相应的保护。我不会在东南久留,即将前往中原,或许有朝一日,我会回来的。”

    卫东阳收起了那颗珠子,无力的说道:“就依你所言。华严,此事交给你办理吧。”他看着顾颜,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这双眼,从不会看错人,你终究非池中一物,总有一天,你能摸到大道的门槛,希望到那一天,你还能记得这里,有着一群你相识的人”

    顾颜微笑道:“自然如此”她向着所有的人一拱手,一道白光便冲天而起,投向了茫茫无尽的远方。当她消逝在云端之外的时候,栖云山上也传来了无尽的哭声,回荡在天地之中,久久不绝。卫家这位纵横了东南六国数千年,可以说是擎天之柱的卫东阳,就此殒落

    只不知这些哭声中,有几分是真心实意的,为他而哭?

    (卷五终)

    这一卷终于算是完结了,其实此卷的本意,是想起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我想写出来顾颜在结丹时的那种心境变化,一个由绚烂入平凡,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大概还是笔力不够吧。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一卷有些平淡。那么就请关注,结成金丹的顾颜,如何在苍梧大陆上,开创属于她自己的大场面吧。请看第六卷——此去马蹄何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