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381章再战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12点)

    苏曼箭与秦封,本来都是站在栖云山的边缘观看,离那边喧闹的人群很远,时而窃窃私语,虽是初次相见,倒都觉得有些投缘的模样。他们看到了金光满山,香飘四野,也以为是结婴成功了,但紧接着两道天雷接连的降下,却又让人觉得不是如此。

    然后就是顾颜出现在了山顶之上,秦封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就看到顾颜手中拿着一面宝镜,光华如水的向着这边照来,在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个有些狼狈的年轻人。

    展城这时候确实有些狼狈,他拼着舍出了一滴本命精血,喂养自己的魔身,让它帮自己挡掉这一劫,没想到顾颜居然这样厉害,只一转手的工夫就将血影料理了,转头重新向着自己追来。

    他没想到自己靠着天池中的菩提叶隐身,居然被顾颜一照而现形,这时候展城的身上沾了不少血污,头发也披散开来,看上去倒真是被人追杀的狼狈模样。他因为另一边的修士较多,所以向着这边人少的地方逃遁,看到秦封与苏曼箭都听到了顾颜的话,然后不闪不避的迎上前来,不禁冷笑起来,“两个只有筑基修为的人,还想挡我?”

    秦封与苏曼箭虽然不知道面前来的是什么人,但听到顾颜出声,顿时各施法宝上前,秦封手中抄起了那杆长枪,而苏曼箭则放出了万剑囊。展城将手中的天朱镜一摇,光华摇曳,秦苏两人只觉得眼前一片迷茫,连攻击的方向都走偏了。苏曼箭顿时感应到了面前这人身上的气息,她伸手一扯秦封,疾速的向后退去,“这是魔教中的小魔师”

    魔教中人的修为境界,通常以魔士、魔师、魔尊等称之,以对应修士中的筑基、结丹、元婴等修为,其实两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情。当年的天诛以媲美元后的修为,被称为大魔尊,而展城的修为,目前还只能被称之为“小魔师”。

    但即使是以展城现在的修为,却也不是他们两个人所能正面相抗的,所以三个人在一照面之后,顿时向着左右分开。

    好在顾颜也不是想让他们真正拦下展城,只不过是要挡住这一瞬而已,锦云碟飞行之速,只是差了这一刹那的工夫,顾颜已经飞快的到了展城的身前,而展城虽然从大衍神阵中脱身出来,但却仍然没能躲过顾颜的追踪。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展城这时倒也放开了,他洒脱的一笑,“这次算是我输了一局,但是,你真想把我留在这里么?你就这么有把握,可以将我生擒,或者把我灭杀在此地,而自己不受丝毫损伤?”展城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极为自信,虽然面前这个女修已经几次打破了自己对他的预想,但就算是卫东阳现在晋阶元婴成功,大概都没有实力能生擒自己,就算顾颜再有本事,最多也就是同归于尽罢了。而展城敏锐的感觉到,顾颜与他,从本质上来说,其实像是同一类人。他们都做事缜密、果决,但从不轻举妄动。而且两个人之间并没有本质的冲突,他并不相信顾颜会为了一时意气而互拼生死,这不是现在他们这个修为的人应该去做的事。

    顾颜微微的一笑,她这时看到栖云山头的云雾已经渐渐散去,似乎并没人向他们这边望过去,而是都向着山头冲了过去,那么卫东阳度天劫的结果,已经不问可知。“事实上我对展兄非常欣赏,敢于孤身一人闯入栖云山,这样的胆气确实让人敬服。”

    展城哼了一声,“这些客气话,就不用说了吧。”

    顾颜笑道:“只是在下初次结丹,于修行上还有很多疑难之处不解,想借展兄手中的宝镜一用,以参悟玄奥,领会天机。”

    展城的目光锐利的一闪,事实上两个人的目的相同,展城要谋顾颜手中的惊天图,而她同样想取自己的天朱镜,当年天诛留下的两件法宝,本来就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情。只是,自己现在能轻易放手么?不说法宝本身的厉害之处,如果自己丢掉天朱镜,那么必然会被教中的那些对头们借此攻讦,于将来大为不利。他目光有些游移,飞快的思索着脱身之策。

    顾颜站在锦云碟上微笑的看着他,她自从结丹之后,气质高华内敛,发于内而形诸于外,比先前更多了一种恬淡而高远的气质,而边上的苏曼箭与秦封也是惊讶不已,虽然他们都知道顾颜已经到达了筑基圆满之境,但还是没有想到,她会在栖云山走了一遭,便如此顺利的结成金丹。向她询问,顾颜也只以“机缘巧合”四字作答。这却让苏曼箭的心中有些涟漪,自己来了卫国这许久,却仍没有遇到自己的本命之剑,那么自己的机缘,又在哪里?

    正站在这里的展城忽然觉得心头一凉,然后他就看到从栖云山的后山有一道白气迅速的冒起,向着这边飞来,然后一尊小小的丹鼎落到顾颜的手中,鼎口处依然冒着青气,有淡淡的血腥味儿传来。他知道自己的那道血影已经被九嶷鼎完全炼化,不禁长吸了一口气。

    顾颜也惊讶于九嶷鼎炼化的速度,这尊丹鼎演天地为炉,造化为工,按最后一篇丹道中所言的,九嶷鼎炼到极致时,所谓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上可至宇宙天地,下至河系山川,无物不可容,无物不可炼。不过那是上古时大神通的仙人都无法达到的境界,顾颜是万万不敢期的。而且手中的九嶷鼎,也不过只是一个后人炼制的赝品而已,但能在顷刻之间就炼化了展城的一道血影,仍然让她有些惊讶。

    不过她面上却丝毫不露声色,微笑的看着展城,手中的朱颜镜轻颤着,显然让他的隐迹之法全都无所遁形。展城冷哼了一声,“顾道友,你真的打算与我为难,不死不休了么?”

    顾颜淡淡的说道:“只是一面古镜而已,展公子何必如此?而且此地修士云集,如果我叫破你的身份,恐怕你没有办法轻易脱身吧?”她一手持朱颜镜,一手托九嶷鼎,显然没有丝毫的放松之意。苏曼箭与秦封分别站在她的两侧,眼中也全是警惕之意。

    展城冷笑道:“如果你叫破我的身份,那古镜难道你能拿得到手?”只是他心中还是起了几分警惕,面前这个女子的行事作风,确实让他有几分看不透,他也不敢保证对方会不会因为得不到手而拼一个鱼死网破。这是一番心理的交锋与博弈,但展城却没有时间与顾颜这样对耗下去。

    他低吼了一声,说道:“你既不容情,便不要怪我”他忽然一咬舌尖,一蓬漆黑如墨般的血雨顿时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顾颜一直紧盯着他的动静,虽然她表面上十分轻松,但这位魔教少主,却实在是她来到苍梧之后最为忌惮的人。无论是修为、心境,处事作风,和他的雷霆手段,都绝对当得起一时之选,相比之下,卫玠就如同土鸡瓦狗一般,不足论耳。她能够把展城逼迫的如此狼狈,也是占了自己以逸待劳的先手,而展城孤身入栖云山,又与卫家人大战了一场,不免有些强弩之末的意思。所以她才想趁着今天的机会,一鼓作气,夺下他手中的天朱镜,否则丢掉今天这个机会,不知何日才能再觅良机。

    但她也知道展城绝不会束手待毙,所以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展城的一举一动。看到他忽然的动作,这时苏曼箭也惊呼道:“这是天蓬血雨,魔功中万毒之王,你要小心”

    展城那一蓬血雨喷出,几乎笼罩了周围数丈之地,顾颜飞快的退后,但血腥之气仍然刺鼻异常,被气息沾染到的花木在一瞬间就萎谢下去,天空中一片黑蒙蒙的看不真切,朱颜镜的毫光居然都照不透黑雾,只朦朦胧胧看到似乎空中有无数个影子在飞舞不停。

    苏曼箭低声说道:“这是魔教中的幻术,他的本体就隐藏在这无数分身当中”

    顾颜皱起眉来,如果展城能够幻化出这么多血影分身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杀之不尽?

    苏曼箭笑道:“他若有这样的实力,早就晋身于大天尊之列了。幻术便是幻术,终究不是正道而已。”她的肩膀轻轻一摇,斜背在肩上的万剑囊就晃出了无数道金光,如万道金蛇一般的向着黑雾当中扑过去。每一道剑光都穿血影而过,凡是被剑光穿过的血影,顿时飞快的消散开去。

    顾颜用手一拍九嶷鼎,九个孔窍内的青气盘旋而出,在空中凝成了一股巨大的吸力,把空中的万条血影全部倒吸而回,而朱颜镜上的十二个兽头也同时向天怒吼着,喷出了无数条的青气,在空中织成了一道密密麻麻的大网,结成金丹的顾颜,终于不用遮遮掩掩,而是肆无忌惮的展现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她今天要用这九嶷鼎,炼一炼魔教的这位少年英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