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377章面对面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12点)

    展城一时间居然踌躇了起来,现在大衍神阵的控制权已经被顾颜夺去,虽然她现在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如果径直去攻击卫东阳,那么无量劫反噬,威力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尽化劫灰。展城虽然是想尽一切办法要破坏卫东阳,但却并不想把自己的性命也赔上,但再与卫家兄弟争斗,却又没有了丝毫的意义。现在度天劫,只能交到卫东阳一个人的手里,其余的人等,再也无法影响,无法破坏。

    他心中一转念,忽地冷笑一声,从战团中脱身而出,然后迅速的向着红枫谷的方向飞去。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修有什么独特的手段,但大衍神阵中灵气所发生的异变,多半是由于这个女人所引起的,从她的身上,说不定能够找到控制大衍神阵的钥匙。

    反正这次孤身潜入栖云山的任务,他至少也完成了一半,所以说走便走,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卫家两兄弟愣了一下,不知道是否应该跟去,卫华庭马上省悟过来,他飞快的晃动着手中的阵旗,然后喝道:“镇压各地阵眼之人,请速回应”

    除了在红枫谷那个阵眼中的修士,已经被展城暗中下手斩杀了之外,余下的修士皆自做出了回应,但他们六人全因为阵法的异动,而被反困在了阵眼当中,现在阵眼内的灵气已经全部被吸干,而他们本人也被困而不能脱身。想要脱身,至少也要两三个时辰之后。这让卫华庭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下一道雷劫恐怕马上就要降临,卫东阳还能支持到两三个时辰之后么?

    他飞快的转念着,转头问卫华严道:“三弟,你可认识那个女修么,她为什么会一个人潜入栖云山,看样子那个叫展城的人对她很是重视,她到底有什么手段?”

    卫华严有些茫然,以他堂堂的卫家族长之尊,怎么会去注意一个筑基期的小散修?换作平日,就算是顾颜在他的眼前过,他多半是瞟都不会去瞟上一眼的。可是现在看上去,似乎这个散修,将成为决定卫家命运的一颗重要棋子。

    卫华严忽然想起卫玠曾在他的面前提过一个女修,身上可能有着寻找古镜的线索,只是匆匆一说,他也没记得多清楚,“玠儿或许是认识她,也许,她和卫家有些关联……”而远远的站在栖云山外,一脸焦急之色的卫玠,这时忽然间全身打了一个冷战。

    卫华庭只犹豫了一下,便说道:“东阳师在这里抵御雷劫,我们也帮不上忙,跟着过去看看吧,说不定在那里,能够找到夺回大阵的好办法”

    远在红枫谷的顾颜,这时候还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的九嶷鼎,已经控制了整个栖云山的灵脉,得到了整个大衍神阵的控制权,卫东阳能够度劫成功,很大程度上要集于她的身上。

    这时,她只是在畅快的享受着这个结丹的过程,那种在境界上的提升,让她在不断的感受着这个世界,感受着通往大道的那条路,这种感觉大概只在晋阶时才会有吧,也许只是短短的一瞬,而顾颜则绝不过放过。这时的一丝体悟,可能会抵得到将来的十几年修行。

    九嶷鼎上所发的灵气,不停的在她周身环绕着,金丹在游走了她周身所有经脉之后,又重新汇聚到丹田气海之内,然后九嶷鼎开始了它强大的吸力,整个栖云山的灵气被它倒吸而回,再源源不断的向着顾颜的体内流去。

    这回顾颜却不用担心她的体内被这些灵气撑爆了,经过了这次淬炼的金丹,其容量几乎胜过了汪洋大海,这些灵气全被它吸了进去,居然意犹未尽,仍不止歇,连顾颜也在担心,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金丹,如此这般不断的汲取下去,她体内的经脉会不会被金丹撑爆?

    但她又不愿意放弃这样难得的机会,要知道对一个结丹修士来说,金丹的容量,也象征着她以后所能达到的成就。显然她的金丹在经过了五火淬炼,又被九嶷鼎炼制之后,已经远胜过同级的修士,也就是现在,在沉浸在这样的境界时,她的金丹才会自行运转,拼命的从九嶷鼎中吸收着灵气,这样的时刻,就让它多一分是一分吧

    当展城飞快的到达红枫谷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个修士,正沉浸在完全忘我的境界之中,他的心中顿时就是一惊。这个修士,似乎达到了结丹时的“天人忘我”之境,这是一种玄之又玄,极为玄妙的境界,极少有修士在结丹的时候能够一窥门径。这需要修士本人的心志极为坚定,还需要外部环境的诸多机缘才能够达到。而面前的这位女修,似乎正沉浸在这种境界中,久久的不愿醒来。而她体内的金丹,仍然在不断的发展壮大之中。

    展城毫不犹豫的挥动了天朱镜,就算不能阻止她结丹,他也绝不能让顾颜在这种境界中停留得太久,在潜意识中,他总是觉得,这个女修将来会成为他极大的麻烦。

    天朱镜一展,周围顿时风云变色,阴森而凄厉的鸣叫不断的从耳边响起,一下子将顾颜惊醒,让她从那种玄妙难言的境界中脱身出来。顾颜的感觉,就仿佛是从云端一下子坠落到了地面,而那种洋溢着全身的暖意也在迅速的消退,她感觉到体内的经脉在不断的作响,金丹停止了吸取灵气的过程,迅速的在丹田气海中归位,经脉与灵气正在不断的重组当中。这就是一个修士在结丹之后,重塑形体的过程。

    展城也有些诧异的看着她,顾颜在成功结丹之后,整个人的气质似乎有了一些改变,变得更为深沉而内敛,像是沉蕴了不知多少年的古井一样。但这似乎只是一种表象,隐藏在下面的,是她本人变得更加的锋锐,那是一种难以掩饰的自信彰显。这也是一个结丹修士所应有的气势。

    展城的心绪有些复杂,他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小看了这个不起眼的散修,他与卫家,以东南六国为棋盘,所有人都是棋盘上对弈的棋子,而最后,这个无声无息的女修,却在这个最终的战场上,成就了自己的金丹

    顾颜缓缓的睁开双目,她对这个打断了自己体悟天地玄奥的人很是不满,然后她就看到了在远处的云端上站着的,目光有些复杂的展城,不禁说道:“你与陆旋玑是什么关系?”她从展城与卫家的斗法过程中,看到了陆旋玑的影子,再想到陆旋玑在栖云山有些鲁莽的举动,顿时就想了出来,恐怕那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陆旋玑,不过是这个人手中一个探路的先锋吧?

    展城微笑着说道:“在下展城,为教主座下第三子,陆护法为我办事而已。”

    顾颜有些诧异的说道:“你是魔教中人?”朱颜镜只能显现影象,却不能听到那边的声音,所以顾颜只是看到展城与他们斗法,却不知道他本来的身份。她说出这句话,却并没有多少的恼意,来自于神州的顾颜,对于修魔人的看法,并不像苍梧一样的势不两立。而且她还有一位交情极好的朋友,那位来历有些神秘的魔道中人——明无妄,顾颜从他那里,曾经学到了不少东西。只是这位魔教中少主的年轻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善。

    顾颜发现自己居然有些看不透他的修为层次,但至少也是过了结丹初期。从他的身上,顾颜隐隐嗅到了一丝危险之意,这位少主,似乎对自己有着莫名的敌意。从本心来讲,顾颜并不愿意掺和到魔教与卫家的争斗当中,但看样子,自己似乎是身不由己呢。

    而展城的目光,这时却落到了顾颜身上的九嶷鼎上,他的目光不禁的亮了起来,“这是九嶷鼎?”他不禁有了一丝狂喜。虽然前古至宝九嶷鼎早在第一次神魔大战时就已经湮灭无闻,但后来由古时炼器大师所制的仿制品,仍然威力无穷,几乎可以列入仙器一流。但是早在数千年前就不见踪影,而本来的持有者丹鼎派对此事更是讳莫如深,没想到会在顾颜的手中见到。

    顾颜淡淡的说道:“展少主看谬了,这不过是我用来炼丹的炉鼎罢了。”她也知道此事瞒不过对方的眼睛,但至少名义上,她不能承认。虽然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她早就明白,但想要保留这样的法宝,更多的还是自身所拥有的实力。

    只是九嶷鼎本来是丹鼎派的法宝,这不能不让顾颜对这个传闻中极为强硬的大派有一丝忌惮之意,所以至少在口头上,她是不会承认这就是九嶷鼎的。而且她也对这尊宝鼎十分的好奇,当年碧霞宗的那位祖师,真是因为炼丹的流派之别而叛出门派的么,她为什么又找到了栖云山这样一个地方,而这个地方,就是九嶷鼎上的山川河系之所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