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374章嫁衣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收费章节(12点)

    早在展城刚刚以陆云的身份现身之时,顾颜就敏锐的有了感觉,说起来,这是她离开碧霞宗之后,第一次与这个陆云碰面,她以前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陆云”,在卫玠的面前,起了怎样的作用,又是如何的进言,让他与顾颜为难,但是她第一眼看到这个人,顿时就感觉到,他不是陆云

    因为在他的身上,顾颜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两个月之前,她在桐洛山,与秦封等人出入古战场,并在后山交割灵石的时候,那位亲手与他们交易的神秘人。顾颜当时用神念,在他的身上,无声无息的留下了一道印记,这个印记是直接刻入他的神念之中的,就算是他换了躯体,但顾颜仍然能够感应到自己在当年留下的一丝气息。

    以前根据自己的判断,这个人很可能是魔教中人,果然,当他手执古镜,大模大样的出现在卫华严面前的时候,便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展城

    这时顾颜还不知道,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她将与这个名字产生极为紧密的联系,两个人将成为天生的冤家对头,并产生无数次的交锋,直至最终能分出胜负为止。

    在展城说出他名字的时候,天空上似乎也有了感应,第十四道雷劫,轰然而降

    无比耀眼的雷霆掠过了栖云山上的所有人,径直的向着卫东阳劈了下来。而卫东阳在汲取灵脉只到了一半的过程,被硬生生的打断掉,显然受了极大的影响,他勉强的承受了一道雷劫,而这道雷霆劈在他的身上,却没有像刚才一样以他的身体为媒介流入大地,无数的电火花集中在他手中的那根短杖之上,盘旋不去。

    卫东阳吐气开声的大吼了一声,无尽的音波回荡在天地之中,硬生生的把那根短杖插入了地面,顿时像是山崩地裂一样,无穷的力量顺着四面八方涌去,飞沙走石,就如同发生了一场大地震

    顾颜感到了一种剧烈的眩晕,九嶷鼎在嗡嗡的作响,顾颜感觉到了鼎身上每一个方寸之地都在剧烈的震动着,在这一刻,她只有不停的把体内的灵气向着里面输送过去,以求能够稳固住九嶷鼎,不要让它被震成碎粉。

    九嶷鼎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吸水机一样,把她体内满溢着的灵气慢慢的抽干,似乎仍然不够,又开始汲取着混沌空间中的灵气。而顾颜体内充斥着灵气,如同汪洋大海一样的经脉则迅速的枯萎下去,本来晶莹透亮的金丹这时也像是失去了养分,九嶷鼎如同巨大的抽水机,把金丹里面的灵力也迅速的抽走,居然不留下一分一毫。

    这让顾颜大惊失色,她没想到在雷劫降下之后,九嶷鼎居然变得如此怪异,难道它与头顶上的天劫还有什么联系?

    她自然不想毁去这尊珍贵的宝鼎,但也绝不想付出自己经脉尽毁,丹碎人亡的下场,她当机立断的要将九嶷鼎放开,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牢牢的粘在了鼎身之上,想脱都脱不开。

    第十四道雷劫这时终于止歇,而卫东阳的身上已经被沾满了沙石,显得狼狈不堪,他的脸色变得殷红,几乎要滴出血来,用极为愤怒的目光望着展城,但是仍然牢牢的站在那里,不跨出一步。

    展城哈哈的笑了一声,他以孤身之躯,闯入了这个由十三位结丹修士镇守的大阵之中,却仍是谈笑风生,犹有余力一般,“东阳老祖师,果然不愧是东南一地的最顶尖修士,在我破坏了阵眼之后,仍然能够控制阵中的灵气,硬抗下这道天劫。可惜,你未必能禁受住我这面天朱镜”

    他用手轻轻的一拂镜面,在宝镜上就出现了一个极为妖异的女子,随着雾气慢慢的凝结成形,在空中做姿态万方之舞。带着无比的妖艳与魅惑之意,卫华严惊道:“你……你这不是桐洛山而得的么,难道不是上古女仙留下的宝镜,而是一面魔镜?”

    展城傲然的冷笑了一声,“我原本也以为是女仙留下的古镜,可惜事实证明,这不过又是一个以讹传讹的上古传说罢了,你别忘了,那里曾经是古战场,我教中‘天诛’大魔尊归灵之地,封存着她本命元神的至宝,天朱镜,就被她深藏于地底的灵脉之下只可惜,她所留下的那张惊天图,却随着她的逝去而湮灭无闻。”他得意的一笑,“还要多谢阁下的儿子,他费尽心思寻找上古典籍,却让我找到了前辈所留下的本教至宝。”

    卫华严再也忍耐不住,一口鲜血顿时喷出,原来自己费尽了心思,结果却为它人做了嫁衣裳

    顾颜极为敏锐的捕捉到了他所说的话,原来当年战死杀场的那位大魔尊,名叫天诛,那么自己在幻阵中所见到的景象,那个在镜前独舞的女子,是否就是战死的那位大魔尊呢?而她所施展的,为什么是控制朱颜镜的手法,这两者间有什么联系?

    随着那个幻影在空中做着妖异的独舞,阵眼中无数的灵气像是失去了控制,纷乱的向着卫东阳冲过去,卫东阳一声不吭的承受着灵气的冲击,他的脸色殷红如血,但却牢牢的手握短杖站在那里一步不动。

    展城轻轻的“咦”了一声,“按说被这样混乱的灵气冲击,他早就应该倒下了才是,为什么现在还能够支撑?”他皱起眉来,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在大衍神阵当中,似乎有着与栖云山的灵脉相冲突的灵气,但这两者却又奇异的相融在一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颜自然不知道他在自言自语什么,她只是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那么自己就要活生生的被九嶷鼎吸成一具人干了。就在她万般无奈之下,拼着要自爆金丹,也要脱离九嶷鼎的时候,忽然觉得从鼎身上传来了一股清凉之意。像是炎炎夏日的一袭凉风,沁人心脾。

    然后就有一股舒缓而悠长的灵气,从鼎身上传了过来,缓缓的流入了她的经脉之中,如果说原来体内是一片燥热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无比的清凉,灵气还是原来的那些灵气,但质地却已变得迥然不同。而且,通过这些灵气的流转,顾颜似乎感觉到,九嶷鼎正在与她体内的混沌空间,产生着某种不可知的联系。她闭上眼睛,用手轻轻抚着鼎身,就感觉到整个栖云山的地形地势,一草一木,无不在她的意念之中。

    她清晰的感觉到那朵无量劫云已经飘到了卫东阳的头顶,然后向四周扩散了一些,一丝丝浓重的白气不断的落下来。

    而展城则与卫家兄弟站在那里互相对峙,展城似乎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无量劫云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而卫东阳在被他搅乱阵法的情况下,还能坚持这许久,也同样让他惊讶无比。

    从劫云上落下来的,那些浓重的雾气,在落到半空中的时候,就凝结成了一滴滴的水珠,在空中像是放慢了速度一样缓缓的落下来,而卫东阳的脸色也变得无比的凝重,他举起短杖,用杖头去接下了一滴露水,然后就像是受到了千钧之重一样,额头上顿时沁出了汗珠。

    这是雷水火风中的水云劫

    展城在东南一地,已经筹划了许久,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要阻止卫东阳度天劫。在来之前,父亲曾经跟他说得很清楚,作为九大派视力所不及的地方,东南六国虽然荒僻,却是能够让他们的教派休养生息的好地方。但如果卫家出了一位元婴修士,那么一切都将会不同。卫家将能以犁庭扫穴之势,将整个东南六国纳入他的治下,从而以东南为基,挺进中原,那时候他们的教派将无立锥之地。在几十年前的那一次“九姓之变”中,未尝没有他们的影子。

    只是那个时候展城还小,并没有真正参与到那次事件当中去,但当时埋下的种子,如今却未尝不能为自己所用。这一次东南的事情,被父亲交给了自己全权负责。而陆旋玑在栖云山时所做的,只不过是在这风雨欲来之时,事先所做的一个试探而已。

    但除了这个目标之外,展城的心中还有更大的野心,他想一举摧跨卫家的势力,让他们遭受到比当年“九姓之变”时更大的打击,至少几十年不能翻过身来。要知道,虽然卫家在东南六国一手遮天,但他们仍然缺乏威慑力,没有元婴修士是他们的硬伤。六国九姓之中,那些貌似恭顺的家族,暗中无时无刻不在试图取其而代之。只要卫东阳这次失败,而卫家又能够实力大损的话,那么东南六国将会陷入一场极大的混乱之中,而展城的野心,也将会在这场混乱中发展壮大。

    所以他不惜甘冒奇险,在陆云被陆家逐出之后,他就以“三焦聚灵”之法,占了他的躯体,而陆云本身的神识,则早就被他抹去,让他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