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318章赏金猎人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蓝鹤站在那里,几乎是惊得呆了,自己赖以成名的阵图,在这个少女的面前,居然像是破铜烂铁一样的不堪一击,毫无还手之力,他站在那里,张大了嘴巴,简直像是做梦一样,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顾颜冷哼了一声,“陆博远在我的面前都不敢如此放肆,你算是什么人物,敢这样叫嚣?”

    蓝鹤瞪大着眼睛,只觉得这世界似乎陡然间错乱了,碧霞宗的一个女弟子,居然有这样的威风,这样的杀气,现在他感觉周围的灵气全被顾颜的五座旗门定住了,只要他轻轻一动,必然是魂丧神销的下场。

    这时周围的修士已经有人看了出来,低声议论道:“这就是碧霞宗前些日子新晋的那位外门长老吧?”

    “是啊,听说陆家还特地相邀呢,只是人家都不肯去,听说就是她在碧霞宗的斗法中灭杀了陆旋玑的血影分身”

    听到的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而蓝鹤这时已经没有反应了,只剩下苦笑,自己也算是倒了霉,居然惹谁不好,惹上了这样一位女煞星。也是他久在北地,刚来南方,对碧霞宗的印象,还停留在以前,只知道她们损失了一位结丹长老,却不知道又新晋了一位长老,比起以前那位更加的厉害,更加的不容情面。

    他只愣了一下,忽然间跪倒在地,不停的磕起头来,“小人知错,小人有罪,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他飞快的把自己的乾坤袋掏出来,也不翻检,一股脑儿的递了过去,“这里有几百块灵石,算是小人赔罪的礼物,至于这个女子,任凭前辈带走发落,小的绝不敢说半个不字”

    顾颜本来还想给他个教训,这时看他把姿态放得如此之低,周围又有这么多的修士旁观,也不好做得太绝,伸手接过乾坤袋,掂量了一下,估计这人至少有一半身家在这里了,也不禁感叹,果然能够审时度势,这时候稍微的用些意气,恐怕小命就保不住了。她也不客气,把乾坤袋收起来,淡淡的说道:“看你态度诚恳,今日就不为难你,走吧,别在我面前再出现”

    蓝鹤如闻纶音一样,飞快的爬起来,刚要走,又转回身,对着顾颜深深的躬了三躬,然后头也不回,飞也似的溜走了。

    顾颜看了看一直怯怯的站在边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的苏沁妍,犹豫了一下,就从乾坤袋中掏出了几十块灵石,顺手丢给她,说道:“不知你有什么打算,不管是回碧霞宗,还是找别的地方修炼,都任凭你吧。这些灵石,算是我送给你的。”

    苏沁妍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看顾颜神色淡淡的,张口欲言,有一句话还是说了出来,“你……不恨我吗?”。

    顾颜奇道:“我救你,是念着当年碧霞宗同门之谊,也是不想看到以前的碧霞宗弟子在外面受人欺凌,至于恨什么的,从何说起?”

    苏沁妍道:“原来我总是和卫昭仪争风,又和你为难,也当面讥讽过你,这些,难道你都不放在心上?”

    顾颜不禁哑然失笑,“小女孩子之间斗个气,那些事我怎么会放在心上,至于你曾经讥讽过我,真有此事么?我已经不记得了。”说到这里她挥了挥手,“以前不管有什么事,就算过去吧,无论你回不回碧霞宗,我们今后也没什么关系了,一个孤身女子行走江湖,多保重便是。”说完便要离去。说实话,她与苏沁妍并没什么交情,以前的一些小事,她也早都没记在心上,如果不是今天见到她在外面受人欺凌,那个人又当众出口侮辱碧霞宗,她才不会出手救人。至于以后,两个人就算遇见,多半也会形同陌路吧。

    苏沁妍看着顾颜的背影,呆呆的站着,忽然发出了一声苦笑。自己还以为曾经得罪过她,让她记恨,却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说来也是,像她这样的高手,又怎么会对自己这样的小角色留心呢?不管自己是善是恶,是美是丑,对她是否有恶意,大概人家,都是云淡风轻,不放在心上吧

    她忽然想到一件事,大声说道:“前辈,陆云并没死,而是在陆家被幽禁了,他每天都口口声声,说要找你报仇呢”

    顾颜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随他去吧”像陆云这种小角色,如果敢跟她当面叫嚣,恐怕只有被自己拍死的下场,实在不需要挂念在心上。

    苏沁妍又是一愣,是啊,她连陆家的长老都是当面相交,毫不退避的,陆云这样的小角色,又怎么会担心呢?这才是真正的高手风范啊,她忽然觉得自己可笑而又可怜,当年在碧霞宗所争的那些风头,在陆云身上花费的心思,在人家眼中看来,不过只是一个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小角色罢了。

    她看着顾颜的背影,暗暗下了决心,自己今后,也一定要成为这样的高手才行

    顾颜把灵石扔给了苏沁妍,就大步的走出了茶楼,这件事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做了便做了,也不用放在心上。她自然也不会想到,日后两个人,居然还有相见之期,只是那个时候,早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她出了茶楼,便要回自己的居处,在桐洛山顶,她像其它的散修一样,觅了一个山洞,暂做栖身之所。她正信步的走回去,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息有一些不对,顿时停住了脚步,一只手已将五面旗门拿在了手中,冷冷的说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出来”

    在不远处走出了一个人来,苦笑道:“这位女道友果然是厉害,我已经将身形的这么好,却还是被你发现了。”

    原来出现的这个人,就是刚才在茶楼之中,被顾颜解了围的那个长发道人,顾颜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其它人跟着,才说道:“你鬼鬼祟祟的跟着我,要干什么?如果是道谢,那就不必了,刚才我只是为了救那个女子,与你并不相识,你也不必承我的情。”

    道人笑了笑,又拱了拱手:“不管怎样,总归是要谢谢你的。另外,我有一件事,想向你请教,不知你能否答应?”

    顾颜心中起了几分警惕,淡淡的说道:“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有些话若是不便,就不必说了。”

    道人向前凑了两步,微微压低了声音,说道:“想必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名叫长风,是一位筑基后期的修士,我还有三个伙伴,我们几个人,在卫国也算小有名气,别人都叫我们赏金猎人”

    “啊……”顾颜倒是有些诧异,赏金猎人这种职业,她是听过的,也是苍梧所特有的,在神州时从未听过。也是因为苍梧的修仙者众多,修仙资源远较神州丰富,才会有这种职业的出现。这些修士们通常是修为相近的几个人,聚集在一起,他们或者是寻宝,或者是去接受某种任务,在完成之后再换取灵石,通常以筑基修士为多,至于结丹修士,则大半是独来独往的,不过有时也会因为某件难以完成的任务而临时组队。不过顾颜来了苍梧一年多,还是头一次真正的见到一位赏金猎人。

    但是赏金猎人之间都是抱团行动,他们内部形成的小圈子,外人是很难轻易插进去的,这个长风道人一上来就表明身份,却让顾颜更加的警惕起来,她手中执着的旗门仍未放下,说道:“原来阁下是赏金猎人,不过我向来独来独往,不知上门有何见教?”

    长风说道:“我们小队一共有四个人,向来在卫都的附近活动,还是头一次到东南来,是为了一件事情的。还有一位秦兄,和一位陆姑娘,他们也在附近,但是本来我们小队里有一个岳小兄弟,是极为擅长阵法之学的,他因为前些日子在办一件事时,受了重伤,没办法,只能觅地静养,这样我们队里就少了一个人,偏偏这次要办的事情十分重要,所以没办法,秦兄准备临时找一个人,但是找来找去都不合意,我看刚才姑娘在对阵蓝鹤的时候,对阵法一道浸yin颇深,不知能否施以援手,帮我们这个忙呢?”

    顾颜略一踌躇,说道:“我听说赏金猎人都是相交多年的朋友,彼此互相信任,在战斗时可以把后背都交给对方,你我只是萍水相逢,就这样信任我?”

    长风笑道:“我与秦兄,和碧霞宗的阳长老都有些交情,也大概听过你的事,如果这样的人还不相信,恐怕我们再也找不出更合适的了。”他还怕顾颜不答应,又说道,“我们只是相邀你加入小队做这一件事,并不是要一直加入进来。而且,我和秦兄商议了,愿意以一瓶清鸣泉相赠,不知姑娘能否同意?”

    “哦?”顾颜眼睛一亮,别的她不在意,但清鸣泉却是她极需要之物。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