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诀 卷二 知北游 311章后事

作者:蛇发优雅 类别:武侠修真
    顾颜见陆旋玑脱身远走,心头也不禁惊讶,她这些年的修士们见得多了,行事如此狠辣果决的,倒是少有。看他逃走时的样子,像是元气大损的模样,看来少了这一道血影,对他来说,不亚于数百年修炼之功。

    等陆旋玑的身影远去,顾颜便可以感觉到被自己困住的血影,明显的失去了生气,但那股戾气和血腥之意仍然不去,她将朱颜镜高悬在天,十二道青气将周围的方位全部定住,然后便催动紫罗天火,准备将这道血影慢慢炼化。虽然她身具四种火灵,尤其是朱莲业火,在她结丹之后,功效更加厉害,无物不焚,用来炼化血影会更加快捷,但顾颜却不想动用,毕竟这里还有人旁观,一下子把自己的底全露出来,可不是一向谨慎的她所为。

    陆博远惊魂未定的收起了菩提叶与那道雷符,这两件法宝可以说是他压箱底的东西了,今天全都使了出来,还不惜舍去自己的本命法宝青灵剑,居然都没能消灭掉陆旋玑。想到这里他仍然心有余悸,没想到陆旋玑居然炼成了血影分身

    这种血影炼成之后,专伤修士的神魂,每吞噬一个修士,自身的威力就会壮大一分,虽不能结成元婴,却一样能拥有身外化身。陆旋玑的修为,全系在这三个血影分身之上,没想到还是看上去并不起眼的顾颜,居然有秘法,能够消灭掉陆旋玑的一个分身。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艳羡与贪婪之色,随即又飞快的掩饰下去,走过去将自己的青灵剑收起。这件是他原来修炼的本命法宝,但是失了统御,又被景阳钟一砸,已经面目全非,回去要重新祭炼一番才能够使用。

    不过陆博远也是在世枭雄,并不心疼,他在那里静候了三个时辰,直到顾颜用紫罗天火,把那道血影炼成了青烟,最后散于尘埃,这才收起了青灵剑,缓步向着顾颜的方向过来,遥遥的一抱拳,“在下是陆家长老,刚才蒙道友相救,却还未通过姓名,不知这位女道友如何称呼,来自何方?”

    顾颜淡淡的回礼,“我姓顾,来自于天脊山脉之东的神州大陆,因为受了些伤,暂时去往碧霞宗休养,至于师承,说来阁下也不清楚,就不必多说了。”

    她的神情淡淡的,陆博远看了倒有些放心,“原来是来自于天脊之东,穿越十万里大山而来,想必中途经历了不少艰险,受伤也是在情理之中,如蒙不弃的话,陆家也有些疗伤圣药,道友可径往陆家去取,或者在我陆家歇息上一年半载,老夫以名义保证,陆家上下,一定待如上宾。”

    顾颜知道他想岔了,自己并非穿越天脊而来,只是看到他眼中有些敬畏之色,也不说破,但听到他开口相邀,心中不禁便笑了,淡淡的说道:“陆真人言重了,我也粗通炼丹之术,如今伤势恢复了小半,正准备走往四方,寻找材料所需炼丹,就不再多叨扰了。”她心中淡淡的一笑,可实在不想和这些家庭有什么牵扯了,刚才陆博远眼中那一抹贪婪之色,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如果心中不存着几分小心,恐怕早就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陆博远听到顾颜婉拒,也不在意,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符递了过去,“这是陆家长老会合力发下的玉符,通常只有为本族立下大功的人才能得授,拿着这面玉符在苍梧行走,只要遇到陆家的人,都会听命,道友就收下吧,算是在下的一番心意。”

    顾颜想了想,便伸手接了过来,毕竟拂了对方的面子也不好,大不了以后不用便是。说到这里,她忽然间想起一件事,便顺口说道:“这次陆旋玑生变,如果不是有贵家族的家主相助,大概也不能成事,不知道会如何处置陆机?”

    提到此事,陆博远的眼中露出一丝恨意,“此人狂性妄为,枉作家主,回去必要废掉他的家主之位,至于处置,还要等诸长老聚齐会商才行。”

    顾颜微微的一笑,“这是阁下的家事,我本不该插口,只是陆云行事狂妄,对我颇有冒犯之处,听说他天资聪慧,将来恐怕会成大患……”她说到这里,见陆博远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便闭口不言。陆云纠缠林梓潼,虽然未必是出自本心,但毕竟也给她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后来更是企图伏击自己,她在陆博远的面前给他上点眼药,也是人之常情,至于最后如何处置,那是陆家的家事,就不必多问了,想来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算是自己临走之前,为朋友做的一件事吧。

    顾颜说完了话,便拱拱手:“阁下还要处理家事,我就失陪了,日后若有机会相见,再叙好了。”说完她一踏锦云碟,一道白光便向远处飞去。

    等她再回到碧霞宗的时候,发现红枫谷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想来是陆博远早一步回来,既然陆旋玑斗法失败而逃,那么跟随他的人,如陆机、陆云之辈,自然也就如同丧家之犬了,陆家自会处置这些背叛之人,不用劳碧霞宗操心。她环视了一下,刚想飞往前山,就听到不远处有迟疑的声音:“前辈,掌门人请您向大殿去呢。”

    顾颜回头看了一眼,不禁哑然失笑,“你们两个,如何这样客气?”

    在不远处的云舟上,站着的是林梓潼与卫昭仪两个人,想来也是甘碧梧知道她们两个与自己交好,所以特地派在这里等候的。

    林梓潼显得有些拘谨,卫昭仪倒是很好奇的看着顾颜,大眼睛眨啊眨的,“颜姐姐,听说你那么厉害,连陆家的家主都不是你的对手呢?”

    林梓潼低声说:“不要这样无礼,你忘记了在修仙界中的辈分之差了?”

    顾颜笑了笑,不管怎样,她始终还是很珍惜在碧霞宗所结下的这段情谊,走过来,拉着两个人的手,“别的不去管它,我们终究是碧霞宗的姐妹,虽然我未必会留在这里,但这段情意,我一直记在心上。”

    卫昭仪拍着手说:“我就说林师姐想得太多了,不管颜姐姐有多厉害,她始终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人,难道还会突然变了不成?”她神情有些飞扬的对着顾颜说,“你刚才没看到,陆家那个公子,号称东南俊彦第一呢,被他们那个长老当场就给废去了修为,说是回去要禁锢他一辈子,哼,可算是给林师姐出了一口恶气。”

    林梓潼叹了口气,“其实现在我也知道,他当初未必是真的要追求我,多半是有所图谋,说起来,也不过是个可悲的人罢了。”

    顾颜的眉毛微微一挑,她刚才在和陆博远说话的时候,言语中已经露出了杀意。她想要对付陆云,也不单是为了林梓潼,要知道一位结丹修士的威严,不容挑衅,难道其中还有什么缘故,让陆博远要留下他的性命?顾颜虽然不会再出手去杀陆云,但这件事她却记在了心上。

    这时林梓潼说道:“还是快走吧,掌门人还在前面等呢,这件事过了,大概碧霞宗也会有一番变化,她说要好好的谢谢你呢”

    顾颜看到她的神情又变得轻松起来,也跟着她笑了笑,三个人就乘着云舟,去了前山。依旧与当初刚入门的时候一样,在碧霞宗的山门前落下,顾颜看了看四周,有些恍惚,毕竟在这里呆了一年,如今要到告别的时候了,却突然有些不舍得。

    她定了定神,跟着林梓潼走向后殿,卫昭仪则留在前殿等候。到了后殿的一间静室,甘碧梧已经端坐在那里,她先是微笑着向顾颜颌首为礼,然后又对林梓潼说道:“你先下去吧。”

    林梓潼应了一声,走到殿外,又将门关上。甘碧梧才郑重的站起身来,对着顾颜拜了下去,“这次本门遭遇大变,多蒙道友相助,碧梧在这里替本门的所有弟子,表示谢意了”

    顾颜微微侧过身,虽然自己的身份是结丹修士,受得起她这一礼,毕竟以前有师生之谊,所以只受半礼,现在自己的修为还停留在筑基期,所以她也以道友相称,“甘掌门不必客气,我因为受伤,在碧霞宗修养,多蒙掌门人和朋友们照顾,这些事只是举手之劳,不必在意。”

    甘碧梧苦笑道:“道友只说是举手之劳,但我们全宗可差点遭受劫难。”说到这里,她的眼中又露出恨意,“没想到上官蓝那个贱人,居然会是陆家的棋子”

    顾颜看着她,有些同情,毕竟自己的门内出了叛徒,偏偏这个叛徒还碍于对方的势力而无法处置,这种情况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所以她便一句话带过,“门派中总会有一些害群之马,掌门人也不必太过在意。”

    甘碧梧笑了笑,“你看我,说起这些扫兴的事,如今道友的伤势已复,不知今后有何打算?”
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